「我若是說完全不求回報,你肯定也不會信!」

「我們四大修仙家族,之所以能屹立到現在,長盛不衰,就是因為我們對於頂級天才,一向是非常重視!」

「這一次,我們四大修仙家族都給了你一個外門弟子名額!」

「你選擇一個吧!」

「一旦你做出了選擇,你選的那個修仙家族,會將族中一批同齡少女拉出來,讓你挑選一位,與其定下婚約!」

「這下你有艷福了!」

姬騰滿面笑容道。

聽到這話。

林逸不由面色一凝。

果不其然。

這豐厚獎勵背後,是一個大坑。

「我都不選!」

林逸望着姬騰,滿臉堅定道。

「為何?」

「你難道要將四大修仙家族都得罪?」

姬騰驚詫問道。

如此好的機會擺在眼前。

換做任何人,尤其是林逸這樣出身的人,這是一個直接改變出身,改變命運的機會。

林逸竟然直接拒絕!

「第一,你們四大修仙家族給的外門弟子名額,我看不上!」

「我現在的目標,是參加飄渺宗入宗考核,在八萬同齡人裏面,排在前一百,直接成為內門弟子!」

林逸滿臉認真道。

外門弟子名額,現在對他毫無吸引力。

以他自己的實力,他直接就能得到。

「這倒是!」

「你確實有這個潛力,成為內門弟子的機會也挺大!」

姬騰贊同點頭。

「除了這個原因之外,第二個原因,就是我和福臨巷,梅夕月的女兒莫小棠,已經定下婚約!」

「儘管,當初她們只給了我三萬六千塊下品靈石聘禮,遠遠無法和你們四大修仙家族給的相比,但在我心裏,有些東西比錢財更重要!」

「我做不來始亂終棄之事!」

林逸滿臉堅決,正義凜然道。

梅夕月和莫小棠,對他很好。

他不會做對不起她們母女兩個的事。

「沒想到,你是這麼重情重義之人!」

「我果然沒看錯你,你這朋友我交定了!」

姬騰對林逸豎起大拇指,盛讚道。

將情義看得比錢財,比前途還重。

能做到這一點的,真的不多。

有很多女子,遇到了更帥氣,更有錢的男人,就拋棄了自己的戀人。

也有很多人男人,遇到了更好的女人,就一腳踹了自己的女人。

這種事,屢見不鮮。

相比之下。

林逸真的是一股清流。

天賦,潛力,人品,心性,都是上上之選。

哪怕出身不好,靠着這些,也都遲早能改變命運,飛黃騰達。

「謬讚了!」

「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林逸笑着擺手道。

他不想和那些人比爛。

君子有所為,有所不為。

錢財失去了,以後還能再賺。

有些東西比錢財更為重要,一旦失去了,可能永遠都找不回來了。

「只是,你這個選擇,讓我很為難!」

「你一個都不選,我回去如何交差?」

姬騰滿臉無奈道。

「我一個都不選,會不會得罪你們四大修仙家族?」

林逸有些擔心問道。

「若是其他人,肯定就得罪了!」

「總要在四大修仙家族裏面,選擇一個做靠山!」

「畢竟,在修仙界有個不成文的規矩,天才修者,得不到就毀掉,尤其是出身不好的天才,更是如此!」

「大多數天才,都是英年早逝,很早就夭折了!」

姬騰滿臉認真道。

隨即。

他話鋒一轉。

「當然,你不一樣!」

「你是福伯養大的,我們四大修仙家族,都和福伯是故交,欠著福伯的人情!」

「即便你一個都不選,我們四大修仙家族也不會因此就記恨你!」

姬騰面露微笑道。

聽到這話。

林逸不由鬆了口氣。

這一刻。

他對福伯,愈發充滿好奇起來。

四大修仙家族,和福伯都是故交。

顯然,除了孟家和姬家之外,汪家和何家,也都和福伯是故交。

再加上施緋煙所在的家族。

這麼看來。

福伯獨自一個人,就能媲美這些頂級修仙家族?

福伯,究竟是怎樣的一個存在?

因為有福伯這個靠山。

哪怕他哪個家族都不選,他都可以明哲保身。

這麼看來。

他現在雖然孤家寡人,孤孤伶仃,但其實,他的出身並不差!

「你想直接成為內門弟子,可以不選四大修仙家族贈送的外門弟子名額!」

「你有婚約在身,不想入贅四大修仙家族,這個也沒問題!」

「但是,我們四大修仙家族給你的這四百瓶絕佳品質一品蘊靈丹,二十萬塊下品靈石,四柄上品靈劍,你得收下!」

姬騰滿臉認真道。

「我都沒選!」

「怎麼好意思再拿這額外獎勵?」

林逸連連擺手道。

「這你就錯了!」

「你這樣的天才,若是無法招收你為上門女婿,那也要儘力打好關係,讓你欠下人情!」

「若是你什麼都不要,人情也不想欠,我們四大修仙家族和你之間,也沒什麼瓜葛和聯繫了!」

「即便我們看在福伯的面子上,不為難你,不動手毀了你,其他修仙家族們,種植大戶們,他們會放過你么?」

姬騰無比鄭重道。

「相反!」

「你收下這些,你就欠下我們四大修仙家族的人情,以後有我們四大修仙家族罩着你,誰敢為難你?」

姬騰一本正經問道。

「還真是!」

「看來我只能收下了!」

林逸點點頭,滿臉無奈道。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