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

「沒有?那我可不可以理解為你同意嫁給我?嗯?」男人對她眨眨俊眸,將臉湊近她。

沈星毫不怯懦地迎上他的目光。

「對啊。」

不想嫁才是不正常。

霍擎天見她答得那麼爽快,反而心裡有種不舒暢。

誤上王榻:邪王請輕寵 小女人的語氣里沒有一點嬌羞,好像是例行公事?

「記住你今天說的話。」霍擎天睨著她。

沈星自然想不到有一天,霍擎天會搬出今天她說過的話來回敬她。

而且將原本有理的她回敬得沒有半點還嘴之力。

不僅如此,還將她收拾得妥妥貼貼。

今晚的霍擎天沒有繼續鬧她。

明天她還要參加《歌星的誕生》錄製節目。

所以霍擎天陪著她早早地就休息了。

「你不用去書房處理公事?」

「沒有公事可處理。」霍擎天摟著小女人的頭,摁在自己的懷裡,「早點睡吧。」

可是這樣親密的接觸,讓沈星實在難以入睡。

「不然你回自己房間睡吧。」

「為什麼?」霍擎天不悅,薄唇抿起。

「這樣你會休息不好。」

「誰說的,我休息得挺好。」

「可我……睡不好。」

「嗯?睡不著?」霍擎天眸中一亮,「那不如我們做點什麼?打發這……漫漫長夜?」

這樣摟著純睡覺,的確有點,單調。

沈星趕緊圓場:「不不,我睡得挺好,這樣睡就挺好,不需要再做什麼了。」

她趕緊閉上眼睛,裝睡。

眼睫毛還一顫一顫的。

霍擎天看著受到驚嚇裝模做樣的小女人,嘴角勾起一抹弧。

沈星起初是為了逃避霍擎天而假睡,可是假著假著,就變成了真睡。

不一會兒,就將小腦袋往霍擎天的懷裡又蹭了蹭,找了最舒服的位置。

看著沈星這麼安心地在自己的懷中入睡。

霍擎天非常滿足。

他撩起散落在她額角的頭髮,給她抿到耳後去,霍擎天她光潔飽滿的額頭。

「小星星,好好睡。」輕輕地在她嘟起的唇上印下一吻。

然後將她往自己的懷裡帶了帶。

師父大人又被師娘揍了 窗外的月光從窗帘的縫隙中透進來,這是一個安靜、祥和、有著溫柔幸福的夜晚。

第二天早晨,來接沈星的是路可。

她看著霍擎天就不順眼。

看在是她老闆的份上,她已經對他很有禮貌了。

「沈星,我們走。」

「沈星跟我走。」霍擎天攔住她們。

然後對路可說:「你坐你帶來的車,沈星由我送到電視台。」

路可並不買賬。 「霍總,你覺得現在如果爆出沈星跟您的緋聞,對她的事業發展會有好處嗎?」

霍擎天非常不喜歡緋聞兩個字。

睨了路可一眼。

他和沈星明明是男女朋友,怎麼會僅僅是一個緋聞?

路可似乎有點苦口婆心。

「如果沈星一出道就搭上了霍總,哪怕日後她再優秀,都會被人詬病說是靠著男人起來的。」

「靠男人有錯?」霍擎天不悅的反問。他的女人,他願意讓她靠。

路可扶額。

好吧,霍總老大。

女人靠男人沒錯,天經地義好吧。

路可簡直想懟霍擎天一句。可是看是他是老闆,對,他是老闆,給他些面子。

路可將心裡的火壓下去。

「如果沈星只是想在娛樂圈做一隻花瓶的話,那麼靠一靠霍總的名聲也不錯,只是,我想沈星是不喜歡這樣的。」

她自己也不會允許自己手下帶出的藝人是僅靠一系列緋聞而出名的。

要在這個圈子站住腳跟,靠的還是實力。

「您可以在沈星背後支持她。」

最好的結局 霍擎天提供人脈與資源,再加上沈星的條件和靈氣,不紅都不行,就怕紅得太快了。

人紅是還多,凡事不可以太滿。

所以路可要避免緋聞的出現,那對現在的沈星不需要這樣的消息來增加人氣。

「我坐路可的車就好了。」沈星拽了拽霍擎天的衣袖。

讓這個男人的臉色稍好了些。

「嗯。」男人輕輕應了一聲,雖然並不情願。

「你們先走,我隨後就到。」

他要看著小姑娘走上舞台,親自為他助力。

「我們走吧。」沈星不好意思地對路可笑笑。

兩人上了車,助理在前面開車,路可便看向沈星。

盯了足足有一分鐘。

沈星詫異,下意識地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臉。

「我臉上……有東西?」

「沒有。」路可說。

沒有,她為什麼盯著她看那麼久?

「我是想看看能讓霍大總裁失去自持力的女人到底有什麼過人之處。」路可半開玩笑,半是認真地說。

她在東娛那麼久,霍擎天是什麼樣的人非常了解。

何曾為了一個女人上心、緊張過?

爆寵魔妃:夫君請指教 可是現在的他卻恨不能時時粘在沈星的旁邊。

「路姐——」

沈星撒嬌地叫了一聲。

「別別別,別這麼叫我。」路可的雞皮疙瘩抖了一車。

幸虧她是女人,男人若聽了沈星這一聲撒嬌的語氣,再配上她這一張乾淨簡單、卻無處不透著嫵媚的臉,恨是魂都飛了。

路可點點頭。

「你就是這樣勾引霍總的?」

「啊?我怎麼可能勾引他?是他勾引我好不好?」沈星和路可已經熟了,也開起了玩笑。

路可一笑:「小蹄子,我來東娛那麼多年,東娛多少當紅的藝人,包括蘇燕飛在內,哪一個不是一頂一的大美人,可是霍總從來都是心如止水,沒有動心過,偏對你上了心。」

「哦,路姐別把我說得那麼優秀,人家還小,會承受不住不好意思的。」沈星做了一個嬌羞狀。

前面開車的貝貝「撲哧」一聲笑出來。 路可翻了一個白眼。

當初覺得這是個老實孩子,可是現在看來她到底是哪裡老實了?

「你之前的乖巧都是裝的?」

路可看著沈星,略嫌棄的眼神。

沈星閃著一比無辜的眼,說:「不是啊,我一直都是很乖聽話的。」

路可在心中呵呵了一聲。

近珠者赤,近墨者黑,這個沈星跟霍擎天在一起久了,怕是也會沾染上狡猾的一面。

三個人到了電視台,原本她們是先霍擎天一步離開,但是到達後台的時候,竟然看到霍擎天已經等在那裡了。

他用飛的嗎?

這是三個人同時的想法。

霍擎天只在後台呆了一小會兒就離開了,準備地說,是看到沈星來了之後,就放心地離開,去台下做觀眾了。

路可的話他還是聽進去了。

沈星的願望是做明星,做一個讓所有人都知道名字的明星,他會成全她,默默地在她的身邊支持她。

霍擎天的到來和離開都引發了一陣小騷動。

「霍總怎麼會來這裡?」

「也許是來支持蘇燕飛的,蘇大影后是東娛的藝人。」

沈星竟然不知道蘇燕飛也參加了《歌星的誕生》。

她看向路可:「蘇燕飛也參加這一期?你怎麼沒跟我說?」

路可的回答不咸不淡:「蘇燕飛參不參加與你參不參加有什麼直接的影響嗎?你要做的是發揮好你自己的水平就好了。」

沈星想想也是。難道知道了蘇燕飛也參加同一期節目,她就不參加了嗎?

既然結果沒有什麼改變,那知道與否確實沒什麼意義。

她要做的,就是把自己該做的做好。

化妝師來給沈星化妝。

路可在一邊抱胸看著,想起什麼似的說:「還有一個大約對你不是開心的問題,沈妍也參加了這一期。」

路可從方遠那裡知悉了一些沈星與沈家人的關係。

一會兒看到沈妍與自己同台,怕是不會開心。

「哦。」沈星輕輕應了聲。沒有表達什麼。

世間的事情有時候就是湊巧,比狗血還狗血,這是組團來嗝應她嗎?

沈星皮膚底子好,上妝容易,化妝師很快就給沈星化了一個適合她的新新自然的妝容。

配合他今天穿的白色連衣裙,如一株出水的荷花,亭亭玉立。

「好漂亮!」貝貝由衷讚歎。

路可也投去一個讚賞的目光。

化妝師頓時很有成就感。

卻也謙虛了幾句:「還是年輕好,沈星的膚底子好,怎麼畫都好看。」

這到是實話。沈星即不便不化妝,站在燈光底下都毫不遜色。

化妝室外有騷動的聲音,彷彿來了什麼大人物。

貝貝跑到門口看了一眼,回來對沈星說:「是沈妍,好大的陣仗,來唱個歌還帶什麼保鏢。」

沈星聽了倒有些奇怪。

沈妍被霍擎天在業內封殺,竟然這麼快又開闢了一條新的路。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