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沒有撒謊,可以用時間來作證,但是我可以告訴你的是,風行者這些年一直在和鬼宗對抗,不管他是處於什麼樣的原因,我覺得我們都不能置身事外!」

葉天此刻也是非常感激涅槃尊者能夠對自己說關於邱氏家族之前的一些故事,不過,涅槃尊者卻沒有讓葉天以這樣的方式告訴邱一丹。

因為涅槃尊者也知道,邱一丹自視清高,更是有一身高超的煉丹術,在他的眼裡,能夠容得下的人也是寥寥無幾,而葉天如果用這樣的方式告訴邱一丹的話,風險會很大。

可現在,葉天已經將該說的話全部都說了出來,涅槃尊者自然也沒有更多的時間來阻止,但涅槃尊者知道,邱一丹一旦憤怒的話,那麼葉天的下場不堪設想!

葉天心中自然也知道這一點,不過和邱一丹短暫的接觸之後,葉天便是得出了結論,對於這樣一個脾氣暴躁的人來說,一般的辦法或許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片刻之後,邱一丹果然是再度皺了皺眉,對於葉天所說的一切,他也是遲疑了良久。

邱一丹本性其實是一個善良的人,畢竟在這谷地之中生活了這麼多年,雖然脾氣有些暴躁,但本性還是不壞的。

所以,在聽到葉天的這些話之後,他的第一反應並不是暴怒,而是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一旦這件事是真的,那麼不僅僅是葉天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邱氏家族也能夠從這麼多年的霧霾之中走出來,重新面對自己真正的敵人!

再度思索了良久之後,邱一丹終於是在邱鶴那緊張的神色之中嘆了一口氣,而後對著葉天招了招手道:「你進來!」

葉天看著邱一丹那緊皺眉頭的表情,卻是沒有絲毫的緊張,因為葉天知道,自己的話已經打動了邱一丹,而且此時的邱一丹已經開始有些遲疑了。

而這也正是葉天想要看到的結果。

進入房間之後,葉天聞著那濃濃的葯香味,當即便是說道:「不愧是六品煉丹師,房間里的味道都這麼與眾不同。」

葉天不常接觸煉丹師,所以對於這葯香味也是極為敏感,而邱一丹自然不會在意葉天的這句話,他沒有絲毫遲疑的對葉天問道:「你方才所說的話,都是從哪裡聽來的?」

葉天看著邱一丹迫不及待的樣子,卻是微微一笑,而後不慌不忙的說道:「我還以為,邱一丹煉丹師真的像傳聞中那樣沒心沒肺呢!看來,您還是有在乎的東西的嘛!」

邱一丹再度皺了皺眉,對於葉天這不正面回答問題的態度,顯然是有些不悅。

而葉天片刻之後也是再度說道:「事關邱氏家族的歷史和天越國的作風問題,在下不敢妄下定論,您可想而知,這些年來,天越國的所作所為,何時有對邱氏家族不利?」

邱一丹皺眉思索了良久,當即便是再度冷哼了一聲,而後便是再度說道:「二十七年了,如果這件事真的不是天越國做的,那麼他們為什麼沒有召回邱氏家族?」

「鬼宗最擅長的是什麼?」

生生不滅 葉天看著邱一丹依然沒有反應過來,當即也是有些著急的皺了皺眉道。

而邱一丹聞言,自然是毫不遲疑的說道:「當然是魂力了!」

強婚摯愛,首長霸寵嫩妻 「那邱氏家族之中最擅長的又是什麼?」

葉天也是毫不停頓,繼續問道。

「自然也是魂力了!」

「那麼,一旦邱氏家族被召回中原,鬼宗又會怎樣做?以天越國當時的國力,又能夠幫助邱氏家族做些什麼?」

這些話不是涅槃尊者告訴葉天的,而是葉天自己思考出來的,想要學會煉丹術,自然脫離不了魂力,而鬼宗徒眾,也是最擅長魂力的,邱氏家族和鬼宗一旦碰面,那自然是水火不容,鬼宗不會容忍對他們威脅最大的邱氏家族存在於天越國的中原。

而邱氏家族也自然不可能向鬼宗低頭,所以,這兩個勢力幾乎是一見面就會爆發大戰的狀況。

而邱一丹聽完葉天的分析之後,也是再度皺了皺眉,這一次,他思索了良久,從葉天的話中,他也是分析了出來,鬼宗和邱氏家族的確是水火不容的兩個勢力,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亦或是以後。

「小子,你的確能言善辯,但是想要迷惑我,只怕你還嫩了點!」

良久之後,邱一丹卻是再度眯了眯眼,對於葉天,他有著極高的警惕心理。

不因為別的,就因為葉天是國榜第一家族的族長。

這些年來,邱氏家族對於天越國的仇恨實在是太大了,現在僅憑葉天這三言兩語,他自然是不可能輕易相信。

而葉天依然是面不改色,葉天知道,這麼多年的仇恨,不可能說解開就解開,葉天也是毫不遲疑的再度說道:「那你可否跟我解釋一下,風行者幫助當年的邱氏家族,又是為什麼?」

葉天此話落地,邱一丹再度沉默不語,風行者這些年的所作所為,顯然是和天越國綁在一起的,多年來對抗鬼宗也是從未改變過,雖然這件事很多人都不知道,但是當葉天告訴邱一丹之後,邱一丹不得不思考,既然風行者是和天越國綁在一起的,當初又為什麼要救邱氏家族? 影琦為了保證沐靈夕的安全,現在對自己的能力都開始產生了懷疑。

但是沐靈夕似乎並不贊成影琦的做法。

只見沐靈夕靜靜的看著影琦,雙手放在影琦的肩膀之上,然後說道。

「不用在叫你們獸靈族的長老過來了,你們獸靈族能隱藏至今,若是不小心暴露的話,豈不是前功盡棄,放心吧!以我現在的能力,也絕不是什麼靈獸就能輕易的拿走我的性命的。」

影琦見沐靈夕一臉的堅持神色,最終放棄了將自己族內長老叫過來的想法。

兩人說完之後,沐靈夕整理了一番,出門就看到狂戰小隊的隊員們,正嚴陣以待的守在院中,那一臉謹慎的神色,讓沐靈夕看的一陣感動。

他們經過了早上的兩場大戰,竟是連休息都沒有,就一直這樣的守在這裡。

雖然他們知道,有宮佑冥在這裡,雲家就算再來人,也不會對她造成什麼傷害,但他們還是這樣堅守著。

默默的對自己貢獻他們的力量。

看到這裡,沐靈夕不由的開口說道。

「狂戰小隊所有隊員聽令,現在立刻回到自己的房間中開始休息,一直到我們迎來下一次的大戰。」

話音剛落,所有的狂戰小隊隊員,這才發現,原來沐靈夕已經醒了。

所有人原本擔憂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靈夕!你醒了,我們就放心了。」

夜元鈺第一個開口說道。

其他的狂戰小隊隊員皆是一臉認同的點了點頭,那看向沐靈夕的眼神中,充滿了一種感激的神色。

總裁狂寵軟萌妻 「我現在已經沒事了,但是你們卻需要好好的休息,若是雲家的人再次到來,難道你們是想讓我一個人出去迎戰嗎?」

沐靈夕神色嚴肅的開口說道,若是不這樣的話,這些人肯定是不會下去休息的。

夜元鈺最先反映了過來,現在沐靈夕是他們的隊長,隊長的命令就是他們行動的準則,所以,即使他們現在並不想去休息,那也必須要服從隊長的命令。

想到這裡,夜元鈺頓時對著身邊的幾人說道。

「夜元鈺得令,現在開始回房休息。」

說完,竟是第一個朝著自己的房間中走了過去。

其他的隊員一聽,也都紛紛遵從了沐靈夕的指令,一個個皆是毫不怠慢的朝著自己的房間中走去。

沐靈夕見所有人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中,這才再次朝著穎月的房間走了過去。

也不知道穎月現在怎麼樣了,按說現在也差不多該醒了。

自此,這片忙碌的小院這才清靜了下來。

但是雲家此時卻是炸開了鍋。

「什麼!?你說我們雲家左堂的十二名高階護衛全都一去不返?」

在雲家一處偏殿的位置上,一座看上去絲毫不遜色家主殿的建築物正坐落在那裡。

一名身材肥胖的中年人,正暴跳如雷的對著那正像他彙報的屬下怒吼著。

那名屬下被吼得一陣惶恐,但還是不得不硬著頭皮回答道。

「是的左堂主,剛才派去監視的靈瑩獸確實是這樣回復的。」 「我不可能聽信你的一面之詞!」

邱一丹此時顯得有些慌張了起來,這件事對於他來說就是一個突然的轟擊,讓他猝不及防,然而他又不得不慎重思考,因為這件事如果是真的,那麼將會改變他這麼多年來對天越國和風行者的認知!

而葉天也知道,這件事不能著急,而後也是緩緩嘆了一口氣,旋即再度說道:「我知道,現在突然告訴你這件事,你一定接受不了,而我的目的也並不是為了用這件事來要求你什麼,我只是想要讓你知道,這些年你們邱氏家族的仇恨究竟有多麼荒唐!」

「你放肆!這是我邱氏家族的地盤,你究竟是一個多不怕死的傢伙?」

邱一丹原本就糟亂的內心此時也是被葉天這句話徹底激怒了起來,當即便是指著葉天如此說道。

而葉天卻依然是不慌不忙,當即便是再度說道:「其實,對於我來說,只要將這件事轉達給你,就算是完成了我的任務,但還有一件事我不得不說,就是我們現在和風行者一起抵抗的鬼宗勢力已經逐步強大,所以,我必須要得到化靈丹,讓我的實力進一步提升!」

葉天方才對邱一丹說這些的目的正是為了能讓自己有機會和他談這件事情,而此時的葉天也的確是達到了自己這個目的。

葉天話音落下,邱一丹當即便是再度笑了笑,他目光警惕的看著此時的葉天,良久之後,終於是再度說道:「你想要讓我幫你,得拿出一個可以讓我相信你的理由吧?」

聞言,葉天也是皺眉思索了片刻,而後說道:「天道昭彰,你今日做出的決定將會影響到天越國的未來,甚至是整個天神大陸未來的格局,我想不需要我幫你做出決定,這件事,你只能自己決定!」

邱一丹再度皺了皺眉,葉天這個精妙的回答讓得瞬間無言以對,此刻的他顯然不能再向葉天討要什麼讓他相信的理由,然而卻又無法拒絕葉天,只能陷入一陣糾結之中。

葉天此刻也是緩緩走向椅子,而後坐了下來,葉天知道,邱一丹這個思考的時間或許會很長,而對於自己來說,只要安靜的在這裡等候就可以了。

邱一丹看著坐在椅子之上的葉天,依然是一臉的糾結,堂堂六品煉丹師的他,如今看起來居然也是有些手足無措的樣子。

而葉天依然是面不改色的坐在椅子之上,一直靜靜的等待著邱一丹的回復。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外邊的邱鶴已經忍不住的想要衝入房間,然而在那些人的阻攔之下,他只能在門口靜靜的等候。

房間之內,邱一丹依然在糾結的思索著,而葉天則是一言不發,時不時的看一眼那一臉糾結的邱一丹。

再度過了良久之後,葉天終於是忍不住對邱一丹說道:「如果你自己拿不定主意,就把你們的家主叫來,我相信你們邱氏家族,會有一個拿得住主意的人。」

聞言,邱一丹當即便是甩了甩袖袍,而後再度說道:「就算我答應你,現在也無法煉製,化靈丹乃是四品丹藥,需要的藥材更是珍貴,即便你現在去尋找藥材,只怕也得需要很長一段時間!」

聽到這句話,葉天終於是微微一笑,而後緩緩站了起來,旋即看著邱一丹說道:「這麼說,你是答應我了?」

邱一丹看了看葉天,卻是沒有說話,而葉天也自然不可能錯過這個機會,當即便是將自己衣袖之中的納寶取了出來,旋即從中取出種種藥材,在邱一丹那錯愕的目光之中說道:「請煉丹師煉製丹藥的規矩我也是懂的,所以這些藥材我已經備齊了,你只需要煉製即可!」

邱一丹此刻可謂是極為震撼,他萬萬沒有想到,葉天居然有如此決心,似乎葉天在來之前就一定篤定,自己一旦會幫助他煉製這枚化靈丹!

良久之後,邱一丹心中依然是極為不解,終於是對著葉天再度問道:「你何以如此篤定我會幫你?」

葉天微微一笑,而後卻是搖了搖頭道:「我不篤定你會幫我,但化靈丹我必須要得到,不然的話,也就沒有明日的葉天了。」

邱一丹聞言,自然是明白葉天話里的意思,也就是說,不管葉天這次來到邱氏家族能不能得到化靈丹,他依然會選擇只身前往南境,至於最後能不能活下來,那就另說了!

葉天的決心終於打動了邱一丹,雖然從表現上看邱一丹是一個極為嚴厲的人,但是他的心中依然對此次南境之危很是掛懷,若不是因為之前對天越國的仇恨心理,他早已經幫助南境了。

而現在,隨著葉天的一番解釋,不管是真是假,對於邱一丹來說,都不得不這樣選擇,因為他不能違背自己的內心。

終於,邱一丹點了點頭,而後看著葉天說道:「我不管你是誰派來的,但是請你記住,我幫的不是你,而是南境!」

說完之後,邱一丹便是將葉天遞過去的藥材全部接住,而後便是轉身進入到了裡屋之內。

葉天見狀,也是長長的鬆了一口氣,而後對著離開的邱一丹鞠了一躬,並輕輕地說了一聲:「謝謝!」

二字落地,葉天不知道邱一丹有沒有聽到,但葉天的眼眶已經濕潤,那一滴眼淚在眼眶之中旋轉了許久,卻依然是沒有滾落而下。

這一刻,對於葉天來說似乎已經看到了成功的一半,也正是因為這一點,葉天才可以更加堅信,自己是可以做到這件事的!擊敗風墟國的大將軍奎懸,勢在必得!

片刻之後,葉天再度起身,而後對著房間之外行去,看到門口的邱鶴,葉天也是對著他微微一笑道:「讓邱少爺擔心了,我沒事。」

邱鶴聞言,當即便是迅速站起身來,而後打量了一圈葉天,確定葉天沒事之後,他也終於是長長鬆了一口氣道:「沒事就好! 吃你上癮:女人,你被捕了 沒事就好!不過……你究竟是如何說服我那個冥頑不靈的叔父的?」

「哎,不要這樣說你的叔父,其實,他是一個好人。」

葉天看到邱鶴這樣說,當即也是拍了拍邱鶴的肩膀,如此說道。 「是的左堂主,剛才派去監視的靈瑩獸確實是這樣回復的。」

那個神采肥胖的中年男子,在聽到屬下的回話之後,原本的暴怒,卻是變成了一臉的不敢置信。

「難道是他們那裡還有什麼高手不成,十二名高階修者,還不到一天的功夫,結果全都死了,這樣的事情,你告訴我說只有六個十來歲的學員,你竟敢這樣的愚弄我嗎?」

那屬下被那左堂主吼得滿頭大汗,這樣的事情,就連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若不是堅信靈瑩的傳訊從不會出錯,他絕對不敢拿這樣的消息來彙報。

「左堂主若是不信,可以親自前去驗看靈瑩的信息,屬下絕不敢捏造謊言來矇騙左堂主。」

不知是因為那屬下所說的話太過匪夷所思,還是因為其他原因,那左堂主竟真的腳步匆匆的朝著大殿外走去。

直到那左堂主看完了靈瑩傳回的信息之後,臉上的神情卻是變得嚴肅了起來。

看來那下屬彙報的消息,竟是真的。

僅僅只是六名十來歲的學員,竟是真的將他們雲家左堂所派去的十二名高階護衛全都殺了。

最後竟是連範圍符咒都釋放了出來,也只不過是將一命女子學員擊昏的結局。

這簡直不符合常理。

那女子的火焰只是一個瞬間,就能將高階護衛整個的燒成灰燼,任何防禦手段都沒有效果,只要被那火焰沾身,也就只有等死的結局了。

想到這裡,那雲家左堂的堂主眼神中頓時一片陰鬱。

殺了他的兒子,哪還有讓她再活著的道理。

若是讓那女子活著出了雲城,那他們雲家的面子還往哪擱?整個諾大的雲家,竟是連一個黃毛丫頭都收拾不了,這簡直讓天下人恥笑。

高階護衛不行,他們雲家還多的是高手,他就不信了,這一次她還能再僥倖逃脫。

一邊這樣想著,左堂主一邊下令到。

「長空!飛雪!你們兩人前去將那幾名學員給我殺了,我要用他們的血肉給我的兒子築碑。」

只見那左堂主的身邊頓時閃現出了一男一女兩個身影。

「屬下遵命!」

那一男一女兩人,全身皆是被籠罩在一片漆黑的斗篷之中,滿身的殺氣簡直讓人心驚。

這兩人就是那左堂主的隨身隱衛。

在收到左堂主的命令之後,身影一陣閃現,頓時消失在了那片空間之中。

這一次,左堂主連自己身邊的隱衛都排了出去,所下的決心也算是空前的堅定了。

早在之前他派出高階護衛,前去擊殺那幾名謀害他兒子的學員時,雲家右堂以及家主派系皆是極力阻止。

結果只是調動給了他十二個高階護衛,若是這一次他還不能將那六名學員擊殺的話,自己這左堂主的位置估計也要受到影響了。

眼神定定的看著長空和飛雪兩人所前往的方向,左堂主此時的心中竟是隱隱的有些焦躁起來。

然而就在他不知道的地方,一道黑色的身影瞬間一閃而過。

家主殿中。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