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繞道。」瘦高老者緩緩擺手,隊伍立即從另外的方向繞過。

雖然整個隊伍可以無懼那兩隻黑風豹,但雪鷹團此行的目標並不是這,時間只有一個晚上,不能把世間浪費在這裡。

天色漸漸的黑暗下來,由於林子茂密,月光根本無法透露進來,能見度幾乎為零。隊伍點燃了火把,繼續深入。

一般的妖獸都懼怕火,不過若是那些強橫的物種,卻是不懼怕的,甚至見著火把會主動攻擊。不過這裡到底還是山脈的邊沿,那些強橫的物種都在山脈深處,一般不會輕易出來的。

隊伍又行進了一個時辰,這已經算是深入山脈的邊沿內部了,隊伍停了下來。

兩名老者將眾人聚集了起來,在地上畫出了一個草圖:「大家看好了,我們現在的位置距離我們的目的地只有二十里了。那裡是一面斷崖,斷崖下面有一個山洞,裡面是霸王熊的巢穴,我們的目標就是殺死霸王熊把屍體弄回去,如果運氣好掏著了小熊崽,所有人的工錢按照小熊崽的數量漲倍。比如淘著了一隻小熊崽,工錢漲一倍。淘著三隻小熊崽,工錢漲三倍,大家明白嗎?」

「霸王熊?」黑毛大漢發出唏噓的聲音,並不為工錢而心動,看著兩位老者:「霸王熊可是七階妖獸中強橫的存在,成年的霸王熊發起瘋來,連真氣境的高手都要退避三舍,你們確定是去獵殺霸王熊嗎?」

黑毛大漢的話立即也是得到其他傭兵們的支持,他們雖然是來賣命的,但還沒有蠢到來送命。激怒了霸王熊,他們不會有人活著離開這裡,哪怕是雪鷹團的兩名老者,也要飲恨在這裡。

「你們別擔心,這山洞裡只有一隻母霸王熊,而且還是受了重傷的,並且那公熊也已經死了。」瘦高老者早預料到傭兵們的反應,立即解釋說道。

「這消息你們確定?」有人狐疑道,雖然雪鷹團的信譽一向不錯,但這時刻,再好的信譽都沒有自己的小命重要。

「這消息是我們跟採藥隊買來的,他們白天親眼目睹了公熊被別的妖獸拖走了屍體,母熊受到重創,龜縮在山洞裡面不敢出來,所以我們雪鷹團才連夜趕來獵獸啊。」矮冬瓜老者說道。

「那採藥隊為什麼不來獵殺這母熊?」有人質疑著,他們原以為這一趟非常輕鬆,哪想風險一點不小。

「採藥隊主要擅長領域是藥草,不是獵殺妖獸,所以……」瘦高老者頓了頓說道,「聰明的人,向來都是干自己熟悉領域的事情。」

「你們有什麼計劃嗎?」黑毛大漢詢問道,就算那母熊身受重傷,但受傷的妖獸往往更加可怕。

「先在外面弄一個陷阱,然後把母熊引到陷阱裡面弄死!」矮冬瓜老者立即在地上畫出了陷阱的草圖。

這是一個巨坑,裡面倒插著尖銳的利器。巨坑上面虛蓋著偽裝,人的體重比較輕,從偽裝上面踏過沒事。霸王熊比較重,一旦踏著偽裝,定然陷落下去,被利器刺死。

眾人看了看,臉上的凝重減緩了許多,這招很不錯,搞好了不用跟那母熊正面對抗,就能夠收拾了它。

看著眾人表情緩和了,矮冬瓜老者故作詢問道:「各位還有什麼意見嗎?沒有的話,那我們就立即著手挖陷阱吧。」

眾人面面相覷,都點了頭。

周寒沒有表態,兩位老者這一招看上去似乎不錯,或許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殺死母熊。但若是那母熊沒有上當,那怎麼辦?

如果換了是周寒,周寒肯定還要弄個備用計劃,若是行動失敗,那麼還有備用計劃。

不過這是雪鷹團的事情,那兩位老者看上去對自己頗有信心,就算周寒給他們提出備用計劃,估計他們也聽不進去,周寒也懶得說了

這畢竟是一隻受到重創的母熊,若是計劃失敗,憑著周寒的實力逃命還是沒有問題的。

兩位老者帶領著傭兵隊伍來到距離那斷崖山洞三里處的位置,取出早準備好的掘土工具,很快就刨出了一個深兩丈,長寬各有兩丈的巨坑,然後在土坑裡面倒插上了尖銳的利器,並在利器上面塗上了麻醉藥汁。

到時候這利器若是沒有當場刺死母熊,麻醉汁將母熊麻醉,讓其沒有發瘋的機會,眾人也就不會有遭到發瘋母熊狂暴攻擊的危險了。 將陷阱弄好之後,瘦高老者和矮冬瓜老者立即將隊伍分成了兩組,一組埋伏在陷阱旁邊。待到那母熊被引入陷阱之後,他們要立即抓緊時間補刀子,把屍體弄走。

這裡畢竟是山脈,而且現在是晚上,一旦鬧出動靜來,很容易吸引來其他妖獸的,所以要爭分奪秒,速戰速決。

另一組則是去吸引母熊,雖然那母熊已經受到了重創,行動會被牽制許多,但風險很大,於是隊伍裡面的所有後天之境實力的人,都被分配到這一組,其中也包括了周寒。

瘦高老者領隊,帶著周寒這組人一路上小心的察看地形,將障礙處地方全部銘記在心頭。等會將母熊吸引過來的時候,那時候必須全力奔跑,若是隨便被障礙被拌一下,那絕對是要命的事。

將地形弄明白之後,便是來到了斷崖處。

這斷崖下面到處都是被折斷的樹木和殘留的妖獸皮毛血跡,根據痕迹查看,顯然是今天才發生的。

狼藉現場範圍很大,能夠看得出來,那來獵殺霸王熊的妖獸應該也是七階的,應該是有著數量優勢,不然不可能造成如此大痕迹的現場。

見著這場景,眾人紛紛凝重的很。若是這母熊沒有受傷的話,他們無論如何也是不敢來的。

那霸王熊洞口並不是處在斷崖底,而是在離地約莫二三十步的位置,洞口非常的寬廣,直徑差不多將近三丈。火光照耀下,洞口也殘留了大量的獸毛血跡。

「你們在下面待著,我去吸引母熊。」瘦高老者對周寒等人吩咐道,指了指那陷阱的方向,說道,「只要母熊一出來,記住了,所有人立即跟我一起圍攻,將其激怒之後,立即快速脫離,往著陷阱方向跑,明白嗎?」

「嗯!」眾人點著頭,想要把母熊吸引到陷阱處去,肯定要激怒才行,到時候動手到時候,可是要小心應付。

「好,那我去了。」瘦高老者說罷,持著火把慢慢的爬向了那洞口。瘦高老者先天之境前期的實力,那洞口在平時隨便一跳就可以觸及,但現在必須萬分小心,若是貿然跳進去,撞到母熊懷裡,那真是找死了。

見著瘦高老者慢慢的爬了上去,其他人紛紛屏住呼吸,緊握手中的冰刃,嚴陣以待。那黑毛大漢也沒有把目光放在周寒身上了,這母熊一出現,那可是玩命的活兒啊。

瘦高老者的速度非常的慢,爬了數步,便把耳朵貼在崖壁上聽一下,待到沒什麼動靜之後,立即又朝著上面爬幾步。

約莫一盞茶的功夫,瘦高老者順利的接近了洞口,他沒有立即朝著洞口露頭,而是直接把手中的火把朝著洞里丟了去。

在火把拋入洞口的時候,瘦高老者立即發力,猛然跳上了洞口。

火把還在空中,瘦高老者要憑藉火光將洞里的情景一覽無遺,然後看如何攻擊母熊,將其引出來。

然而瘦高老者跳上了洞口的瞬間,他的瞳孔猛然一縮,一隻碩大的熊掌在他眼裡急速放大。

「卧槽……」

瘦高老者沒有料到,這母熊竟然在洞口埋伏,面對母熊這突然襲擊的一巴掌,瘦高老者來得及躲閃,被一巴掌拍飛了。

轟!

瘦高老者的身體就像一顆隕石一樣,從崖壁上迅疾的砸下來,地上被砸出了一個深深的人形土坑,泥土飛濺!

眾人沒有來得及看瘦高老者的情況,而是緊張的盯著那洞口,然而他們預料中的情況並沒有出現,那母熊沒有出洞,眾人的表情才略微緩和了一些。

「咳咳……」瘦高老者連咳出幾團淤血,臉色慘白的從土坑裡面爬了出來,立即塞了一顆丹藥在嘴裡,臉色慢慢才恢復了些許血色。

「這畜生真是狡猾啊!老夫連它的面貌都沒有瞧清楚。」瘦高老者的傷勢很重,母熊那一巴掌拍碎了他的左肩部骨頭,內臟也受到嚴重的震傷,沒有三個月,是無法養好的。就算養好了,也會留下暗傷。

「老先生,還搞嗎?」黑毛大漢很是期待的看著瘦高老者,這母熊這般聰明而且危險,想要弄下去,絕對很難。若是這老者立即放棄了的話,那可就好了,雖然是兩手空空回去,但工錢一分不會少,更加重要的是,不用繼續玩命了。

「搞!」瘦高老者的態度立即顯得非常的堅定,「今天若是不弄了這畜生,老夫就不走了。」

瘦高老者的話讓黑毛大漢等人一陣無語,你都這樣了,還怎麼搞啊。不過心中的不滿黑毛大漢等人沒有流露出來,黑毛大漢詢問道:「那你老接下來準備怎麼搞?」

「我已經受傷了,不可能再去吸引母熊了,所以……」瘦高老者的話沒有說完,黑毛大漢等人立即開口了:「你可千萬別讓我們上去,我們後天之境實力去,簡直跟送死沒什麼區別。」

「你們緊張什麼,我又沒說讓你們上去。」瘦高老者沒好氣瞪了黑毛大漢等人一眼,說道,「我的意思是說你們立即去通知文老頭來,這引母熊的事情得讓他來做了。」瘦高老者說道,文老頭自然便是那位矮冬瓜老者了。

「哦哦哦。」黑毛大漢等人這人放心下來,立即便是有一人連忙跑了。

沒一會,那矮冬瓜老者匆忙趕到了,看著瘦高老者的傷勢,他的面色頓時凝重下來:「老楊,具體是個什麼情況?」

「唉,那畜生竟然埋伏在洞口,偷襲了我一巴掌,差點要了我的老命。」瘦高老者嘆著氣,神情頗為火氣,「這畜生就交給你了。」

「嗯,你去主持陷阱那裡的事務,這裡交給我了。」矮冬瓜老者點著頭,瘦高老者離開了。

矮冬瓜老者看著黑毛大漢等人,語氣嚴肅:「這母熊看上去很精明,不肯輕易出洞,我們若是貿然爬上去,很容易遭到它的伏擊,所以……」

矮冬瓜老者語氣頓了頓,道:「我們得用別的法子將其引出來。」

矮冬瓜老者說罷,立即拿出了一個小瓶。瓶蓋一打開,一股獨特的肉香味道傳了出來。

矮冬瓜老者隨手將小瓶往崖壁地下一丟,誘人的香味很快便是瀰漫開來。

八零農家小福寶 「大家注意了,一旦母熊出洞,立即找機會攻擊!」矮冬瓜老者提醒道。

矮冬瓜老者這招很不錯,比之前瘦高老者高明了許多,不過這東西究竟能不能把母熊引出來,還不知道,畢竟這畜生智慧不低。

那獨特的肉香味道飄到洞口,洞里立即便是傳出了吞咽口水的聲音和小熊的饞叫聲音,但眾人等了好一會,並沒見那母熊出來。看來這畜生知道是個陷阱,不肯輕易出來。

「既然這招不行,那老夫也只好出狠招了。」矮冬瓜老者眼裡閃過一絲厲色,對黑毛大漢等人說道,「立即準備柴火,老夫要用煙把這畜生熏出來。」

「老先生,用煙熏的話,恐怕裡面的小熊崽子……」黑毛大漢的話沒有說完,矮冬瓜老者便是打斷道,「老夫何嘗不知道小熊崽子挨不住煙熏,但現在老夫顧不上了,不把這母熊弄出來,咱們就白跑了。」

矮冬瓜老者的意思很明顯,哪怕不要小熊崽子了,也要弄到母熊的屍體,這趟不能白跑。

「老先生,或許可以不用煙熏。」周寒在這時刻開口了,雖然煙熏是個不錯的法子,但這林子這麼密,風有這麼大,若是弄出火災來,那可是不妙。

周寒不是怕跑不贏火勢的速度,而是怕大火燒出更加可怕的妖獸,跟著他們一起跑就麻煩了。

「不用煙熏?」矮冬瓜老者狐疑的看著周寒,「那你有什麼好的法子嗎?」

黑毛大漢等人都全部朝著周寒頭來注視的眼神。

「很簡單,只要我們弄踏洞口上面的岩壁,令洞口坍塌封閉,到時候那母熊若是不想和小熊崽子一起埋在裡面的話,那麼就只有帶著小熊崽子出洞。而且洞穴一毀,母熊沒有棲身之地,必然暴怒,到時候我們或許不用攻擊,它也會拚命來追殺我們,我們趁機將其引到陷阱之處,或許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拿下了。」周寒說道。

「這……」矮冬瓜老者一聽,頓時間愣住了,這個辦法比煙熏好多了啊。不用熏著小熊崽子,也把母熊引出來了,還省去了圍攻激怒的風險。

黑毛大漢等人也都朝著周寒投來驚詫的眼神,周寒這小小年級,頭腦竟然如此聰慧,果然不愧是中等王朝的人啊。

「小夥子,你這個辦法不錯,哈哈,咱們就這麼辦!」矮冬瓜老者朝著周寒投來感激的眼神,「事情成了,回去之後你的工錢翻倍。」

工錢周寒倒是不稀罕,區區幾千上萬金對他來說,毛毛雨都算不上。周寒這麼做,只是想獲得對方的好感,明日入城的時候能方便點。畢竟到時候肯定會遇著盤查,矮冬瓜老者對自己有了好感,到時候幫忙周旋幾下,那幫助肯定很大的。

「呵呵。」周寒微微一笑,看著矮冬瓜老者,「不過上崖壁的時候要防備那母熊偷襲……」

「這個好說,我來便是了。」矮冬瓜老者很是爽快的打斷周寒的話。

「你們都留心了,只要那母熊一出洞,立即往陷阱處跑,知道嗎?」上崖壁之前,矮冬瓜老者對黑毛大漢等人告誡道。

「嗯,我們知道了。」黑毛大漢等人重重點頭。 要把洞口上方的崖壁弄踏,這自然就要爬到洞口上方去。這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可是不容易。

不是這崖壁難爬,主要是洞里那狡猾的母熊。若是這畜生中途偷襲的話,那可是不妙。

於是,為了保險一點,矮冬瓜老者並沒有從洞口下面的崖壁直接爬上去,而是從旁邊的崖壁攀爬了上去,爬了十來丈的高度,然後又從上面慢慢的平行移動到洞口的上面。

這期間,洞里的母熊並沒有動靜,看來這畜生應該是知道矮冬瓜老者在崖壁上面,但它沒有出洞,估計是沒弄明白矮冬瓜老者具體想要做什麼。

受到了重傷,守在洞里不出來,這對於眼前的母熊,無異於是最好的防禦。

矮冬瓜老者從洞口上面的崖壁慢慢的下落,待到距離兩丈位置的時候停住了。這母熊必然知道他在洞口上面,若是靠的太近,這畜生突然偷襲,那就不妙了。拉開這麼一段距離,就算這母熊出擊,矮冬瓜老者也有躲避迴旋的時間。

轟!

矮冬瓜老者十指如鉤,深深的嵌入崖壁裡面,然後超過十萬公斤的力量爆發,那洞口上面的崖壁頓時被撕下一大塊巨石,巨石落下去,掉在洞口處的平台,正好將洞口給堵上了。

轟轟轟!

矮冬瓜老者沒有停止,十指繼續不停的刺入崖壁,一塊塊巨石落下去,矮冬瓜老者從洞口上面朝著下方徑直的挖了下去。

要想徹底毀了這洞,單單堵上還不行,要從上面崩塌下去,徹底的弄踏洞,這樣才可以逼出母熊。

果不其然,矮冬瓜老者的行為激怒了母熊。

只聽得轟的一聲爆響,那堵在洞口的巨石頃刻間爆開,四分五裂,然後一個碩大的灰影從洞口飈了出來,朝著上面的矮冬瓜老者撲了去。

竹馬男神不正經 矮冬瓜老者早料到母熊會出洞襲擊,這畜生一出來,矮冬瓜老者並沒有立即閃避,而是用力撕開崖壁,大量的巨石轟轟轟的朝著母熊砸了下去。

嗷嗚!

巨石太多,母熊由於受傷,行動受到阻止,被落下的巨石砸中,發出了慘呼。

母熊沒有被巨石砸落下崖壁,但落下的巨石又堵住了母熊剛剛弄開的洞口,裡面傳出小熊崽子驚恐的叫聲。

若是不能立即弄出小熊崽子,過不了多久就會窒息而死。母熊也無法攻擊到矮冬瓜老者,只得硬著頭皮折返回洞口,幾巴掌拍開洞口的巨石,然後迅速的鑽了進去。

見狀,矮冬瓜老者手上再一次用力,又是幾塊巨石落了下去,又堵住洞口,趁著這機會,矮冬瓜老者立即快速的下了崖壁,和周寒等人合在了一起。

只待那母熊暴怒追擊,眾人就要立即撒開腳丫子了。

轟!

洞口的巨石再次被拍飛,碩大的黑影從洞口跳了下來,落在崖壁下方,周寒等人的面前。

火光照耀,眾人這時候才清楚的看見母熊的面貌。

母熊身高一丈半有餘,粗壯有力的四肢,尖銳的熊爪上面血跡斑斑,殘留著不少其他妖獸的毛髮。

但母熊渾身也都充滿了各種縱橫交錯的傷痕,尤其是胸口那道幾乎是從母熊的肩膀拉到了小腹,血肉模糊,深可見胸骨,可以想象一下,給母熊造成這種傷痕的妖獸,是多麼的可怕。

這同時也體現出妖獸強悍的生命力,傷勢這麼重,居然都不死,而且還是這般兇悍。

母熊沖著周寒等人咆哮著,那尖銳的牙齒令人生畏,血盆大口裡吐出的猩紅舌頭充滿了鋒利的倒刺,若是被這舌頭舔上一下,那絕對不死開玩笑的。

母熊的後背上,三隻灰色的小熊趴在那裡,眼神裡面充滿了驚恐和不安。

說是小熊,這是相對於母熊那高大的體型來講,這三隻小熊和一頭剛出生的小牛犢差不多大小了。一般的練體三四重境的人,還不是這三隻小熊的對手呢。

嚎!

母熊又一次咆哮著,朝著周寒等人撲了過來。

「閃!」

矮冬瓜老者大喝一聲,眾人立即扭頭便跑。

轟隆隆……

母熊那強大的體格奔跑過來,恍若一頭小山,給人強大的心理壓力,眾人跑的飛快。

周寒雙腿健步如飛,他沒有拿出全速來,這樣的話,黑毛大漢等人必然會瞧出破綻。周寒混在隊伍的中間,不慢也不快。

那母熊咆哮著追擊,所到之處,那碗口粗的樹木被硬生生的撞斷,斷木亂飛,氣勢恐怖。

很快,眾人便是跑了兩里地,再跑一里,便是陷阱處了。

然而,就在這節骨眼上,那母熊竟然停止了追趕,掉頭朝著左邊的密林鑽了進去。

「不好,這畜生追趕我們是假,逃跑才是它的真實意圖!」矮冬瓜老者大喝一聲,立即追了上去。

黑毛大漢等人沒有耽擱,立即也是鑽入了林子,跟著矮冬瓜老者一起追擊。

周寒也是暗暗吃驚,這妖獸的智慧真是不低啊,竟然還有這麼一招。看來這畜生很明白,它深受重傷,不適合強行奔跑戰鬥,保護小崽子才是最重要的。

熊的視線其實並不好,而且還有個名號:熊瞎子。

現在是黑夜,熊的視力更加的差了,黑暗裡,母熊橫衝直撞,鬧的動靜非常的大,無異於給矮冬瓜指引了方向。

再加上母熊受的傷,母熊的逃竄速度並不快,很快就被矮冬瓜老者等人給追上並圍住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