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回事!凌長老給你的葯,你沒有餵給他?」

「餵了。可是……」

蕭妃同樣好奇,為什麼皇帝依舊健在,昨天按照凌長老說的,簡直呼吸之間,皇帝就要斃命才對的。

「你個賤人,一定是你說謊!」

太子極為暴躁的一把掐住了蕭妃的脖子。

「唔!」

蕭妃瞬間漲紅了臉,完全無法呼吸。兩隻手掙扎著,可面對太子,她毫無辦法。

「你是不是,把我們的秘密告訴了那個老東西!啊?」

「要是我死了,你也絕對活不下去!」

太子怒喝了幾句,也意識到了自己的魯莽。

深吸一口氣之後,鬆開了蕭妃。

「對不起……我……」

太子剛剛開口,就被蕭妃一道白眼給阻止了。

蕭妃揉了好一會脖子才算緩和過來。

「太子殿下,要是有下次,我恐怕真的會跟你同歸於盡。」蕭妃眼神冷淡,沒好氣的說道。

「是是是,寶貝,對不起,我錯了……」

意識到自己剛剛太過於衝動的太子,連忙軟聲道歉,並且主動湊了上去,給蕭妃示好。

「別碰我!」

「別生氣了,讓我來好好疼愛你一番……」

雖然蕭妃嘴上拒絕了太子,可實際上,她根本就沒有拒絕的權力。

二人已經是一條繩子上的螞蚱,而皇帝一旦駕崩。

那她的資本,就只有這個能夠吸引男人的身體了。面對太子的求愛,她不好拒絕,也不會拒絕。

深夜,蕭妃一個人看著天空中的月亮。

思索著這些天突然爆發的事情。

她感到委屈無比,可卻沒有眼淚流出。

忽然,天空中一陣烏雲飄過,將明媚的月亮擋住。

「不行,我不能這樣坐以待斃!若是太子那個傢伙,繼承大位之後,只是將我軟禁起來,當個玩物!那我豈不是生不如死?」

蕭妃外柔內剛的性格,終於爆發。

一雙嬌媚的眼睛,在此刻,盡現剛烈。

隨後。

三皇子伍秋瑞,收到了蕭妃的親筆信。

信上面隱晦的表示了要見一面的意思,而且地方時間都是不確定的。

幾近周折之後。

二人於皇宮之外會面。

「蕭妃娘娘找我何事啊?我父皇大病初癒,按理說,您應該陪在他左右才是。」

「三皇子,明人不說暗話。時間緊迫,我也沒有功夫跟你閑聊。」

蕭妃嚴肅著說完,稍許停頓了一下又道:「你想不想當皇帝?」

伍秋瑞愣住了,他赴約之前,想過這件事情的可能性。

也想過蕭妃會這麼開口說,可唯獨沒有想到,蕭妃居然會是如此的直白!

「你想不想當皇帝?」

短短的七個字,卻有種莫大的吸引力!

尤其是皇帝那兩個字,對皇子來說,就像是一道無法逾越的龍門!

登入則飛上九天,成為真龍天子!

失敗,則化為草蠅,一錢不值。

蕭妃一直盯著伍秋瑞,她心裡很急。

因為她的備選項,除了伍秋瑞之外,就只有二皇子伍秋詞了,可伍秋詞是什麼樣的人,她心裡清楚。若是說伍秋瑞還有一成的機會,那麼伍秋詞的機會不足萬分之一。

不到萬不得已,她很難去找伍秋詞說這件事情。

「你到底想不想,當皇帝?」

蕭妃的話,再度直逼伍秋瑞的心裡防線。

伍秋瑞也看著蕭妃,心裡揣摩著蕭妃的意思。

如此直接,必然不是皇帝指使的,而蕭妃是皇帝的寵妾,也不可能被別人左右!

那,這到底是為什麼?

伍秋瑞在心裡問自己。

可,他想不出答案。

「想!」終於,沉默良久的伍秋瑞,給出了一個回答。

而這個回答,也讓蕭妃鬆了一口氣。

「太子要弒君!」

「什麼!」

這個消息,比起先前那個問題來說,更加勁爆!

「已經動過一次手,失敗了!據我估計,下一次也不會太遠!」

蕭妃再來之前,已經想好了一切,所以說起來一點也不驚訝。

可停在伍秋瑞耳朵里,這事情就太誇張了。

一番商討之後,二人達成了某種合作。

隨後,蕭妃回宮,三皇子直奔尉遲德的住處。

太子想要弒君這個可怕的想法,一旦實踐成功。

那對於毫無準備的三皇子,幾乎是致命的打擊。 皇宮之中。

皇帝面對陸然以及陸然的一眾手下。

「既然大家都想要看我死,那我還偏偏不想死了!」

「傳令下去,明日晚上,舉行一場盛大的晚宴,孤要大事要宣布!邀請四品以上的所有在帝都的官員,全部到場!」

「放出風去,我有可能禪位!頤養天年!」

「是!」陸然等人領命而去。

在刻意的流傳之下。

帝都有身份的人,都人心惶惶。

就連那些個不涉及朝政的大宗門,都流傳著宮裡的事情。

這天中午,唐玉等來了尉遲德。

「小玉,坊間流傳,今天的晚宴之上,皇帝要禪位……」

「禪位?」

「對!今天晚上,陛下召集四品以上的所有人,去參加皇宮之中的晚宴!坊間有消息流出,說陛下會在這個晚宴上,宣布退位!」

「您來找我是……」唐玉一臉疑惑。

「帶兵勤王!因為禪讓一定是禪讓給太子的!」

「勤王?」

唐玉大吃一驚。

聯想起之前尉遲德花重金,讓他帶來龍衛的人訓練,而且中途還剔除掉了不少屬於太子的人!

唐玉眼神起伏,從目前掌握的情況來看。

尉遲德早就已經做好了勤王的準備了。

「這……」

唐玉有些猶豫,這事情,說的好聽,是勤王,說的不好聽!就是謀反!

逼宮,強行改變皇帝的意志,這已經是滔天大罪!

「小玉,如此家國大事面前,不能夠有婦人之仁啊!你想想看,若是太子登基!天下百姓都要遭殃,你要做的事情,實際上是為天下百姓謀福!」

尉遲的這麼一說,唐玉啞口無言。

的確,在天下百姓的利益面前,一個人的利益變得無足輕重。哪怕這個人是皇帝!

「屆時,只要你在宣布繼承人之前,帶著兩千龍衛進來,到時候帝君的人選就一定是三皇子了!」

「嗯!」

唐玉答應下來。

而這一天的帝都,無疑是風起雲湧的。

整個帝都之中,超過四品的官員,足足有五百多名。

而連帶上每人一位的家屬,這就上千人了!

這一千人的影響力,在帝都非常龐大,甚至能夠影響到皇帝的更迭!

穿越之寵妃難當 南武帝都外。

「主人,這就是南武的帝都嗎?感覺的確很大的樣子啊!」

那個衣衫破爛的男人,滿臉驚艷的看著帝都說道。

「是啊!我也是許久沒有回來了!不過,我們先要換一身行頭,這樣去參加晚宴,也太過於寒酸了!」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天色逐漸暗淡了起來。

而在整個帝都之中,身份地位高的那些人,卻全都出動了。

街上到處都是華麗的馬車,平時難得一見的四品,在這個傍晚,滿街都是。

而所有的馬車,都朝著皇宮彙集而去。

皇宮外,萬壽路!

這一條百米寬的街道,居然被停的滿滿當當!

最前面的,自然是身份地位最高的!

「尉遲將軍,您勞苦功高,您先請……」

阿諛奉承,也在皇宮的門口不斷的上演。

三皇子已經有了封號,自然不住在皇宮之中。

以他的身份地位,居然只能夠在皇宮門口的第二梯隊等著。

「陛下口諭,宣眾臣……」

如此龐大的隊伍,都是大官貴臣。

的確罕見。

而於此同時,唐玉也已經在唐府準備出發了。

總統大人,離婚吧! 「老爺,你注意安全……」

唐玉做的事情,余鳳凰自然是知道的。

余鳳凰從小雖然自強自立,可卻是傳統的很。

對於男人的事情,她一律不涉足。唯一能夠做的,就是替他祈禱。

「放心,老爺我什麼大事沒見過。」

「放心,等著老爺回來!晚上咱們說不定,還能有些時間干點別的事情呢!」

唐玉一聲壞笑,在余鳳凰肩膀上拍了拍,轉頭出去。

「龍衛眾人!」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