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位大人請吧!」鈴鐺神女伸手對著兩邊的宗師請示一下。

各分門宗師聽到鈴鐺神女的話,帶領自己平時最得意的弟子,走到仙樂閣門前的廣場之上,分配自己坐下的新弟子。

「白嫣兒……」

空幽聽到弦宗的命令,上前高喊一聲,接著便看到白嫣兒第一個走到弦宗的面前行禮作揖!

「弟子參見師傅!」

在場的所有人,看著白嫣兒,有羨慕的,有妒忌的。

羨慕白嫣兒順利的考進仙樂閣,妒忌白嫣兒的美貌、才勢。

空幽又喊了幾名弟子的名字,接著便看見幾位考生從告示欄下走出來,站在了弦宗門下。

一旁的管宗、鳴宗也紛紛的按照名單,把考生領到了自己門下。

片刻之後。

空幽拿名單,突然笑了起來,笑的很是溫柔,很是好看,偷偷向著廣場上看了一眼。

「紅鸞!」

只見空幽大喊一聲,眉目之間乏起一絲笑意。

所有的弟子都分配完畢之後,各位宗師大人便領著自己的新弟子緩緩走進了仙樂閣。

「還請鈴鐺神女留步……」

一聲大喊,使得在場的眾人全部回首觀望!

北冥夜臉戴面具,銀絲束起,昂首闊步的朝著仙樂閣的宮門口走來。

「不知道魔尊大人這又是何意?」

鈴鐺神女看到來人是北冥夜,在心裡暗暗為自己利益考慮了起來,偷偷運起了功力。

昨夜音聖娘娘從外面進來之後,身體上雖說沒有什麼明顯的傷痕,但是神情根本就不對勁。

很明顯是受了很重的傷。

「不知魔尊大人有何吩咐?」鈴鐺神女站在原地,看著北冥夜到。

「哦,我想問問昨夜音聖娘娘幾時回來的?」

「您這是何意啊?」

「我想問一下,回來時候,你們可看到了我懷裡的哪位小哥?」

「小哥?」鈴鐺神女喃喃細語,看向了北冥夜:「沒有看到過什麼小哥!」 北冥夜看著鈴鐺神女,顯然很是不相信鈴鐺神女的問話,便把眼神遞到了紅鸞的身上。

輕身飛躍,飛進了仙樂閣的宮門。

鈴鐺神女一看北冥夜私闖仙樂閣,順勢對著身邊的侍衛招了招手。

侍衛收到命令,全部向著北冥夜的身旁攻擊了過去,想要欄下北冥夜。

不想北冥夜武功高強,靈力強大,那些侍衛跟不是北冥夜的對手,瞬間全部被北冥夜扔出了大門口。

「紅鸞,你可看都了夜哥?」北冥夜走到紅鸞的隊伍旁邊,拉著紅鸞問到。

紅鸞不知道發生了何時,開始便也不在多意,只是當下聽到北冥夜的問話之後,立刻緊張了起來。

「夜哥她,她不是跟著你呢嗎?到底發生了何事?」

想到離夜,腳上有傷,身體發熱,紅鸞馬上不淡定了。

空幽看到紅鸞面色蒼白的樣子,趕緊上前查看。

「紅鸞,發生了何事,為何這麼緊張?」

紅鸞不語,只是跟著北冥夜一同著急。

空幽覺得自己遭到了無視,秀氣的小臉一下子不高興起來。

「各位進曾弟子,趕緊排好隊伍跟著空幽去面見音聖娘娘……」

空幽說完眼神故意在北冥夜、紅鸞身上劃過。

站在隊首的白嫣兒此時緩緩的回首看向身後的北冥夜。

他怎麼會喜歡上一個男人?為什麼不喜歡女人。

白嫣兒越看越火大,大到不忍心直擊。

這時,管宗大人正領著自己的弟子經過。

遠遠的,慕容單羿看到白嫣兒羞澀的看向北冥夜,心跟著緊了又緊,突然漏了一拍。

北冥夜本就目視紅鸞,突然感覺身後有人偷窺於他,轉身,正好對上慕容單羿的眼眸。

繞過身邊的空幽,北冥夜站到了慕容單羿的身邊。

腹黑總裁請自重 「昨夜你可否看到過夜哥?」

「不曾!

慕容單羿兩個字簡單單明了的回答了北冥夜的話之後,直接把目光全部投在了白嫣兒的聲音上。

這一刻,北冥夜生氣了。

……離夜分割線……

國都!

丞相府後花園……

白遠山跟著狄念嬌狄氏兩個人坐在亭下撫琴閑談賞花。

「相爺,相爺……」

一侍衛小廝手裡拿著一封信箋快速的跑到白遠山的身前,不想看到白遠山伸手制止,小廝便推到一旁侯著。

「發生了何時?為何這般驚慌?」

白遠山走到小廝身旁低聲問到。

小廝聽聞白遠山的話,雙手顫顫巍巍的便把手中的信箋雙手交給了白遠山。

白遠山打開信箋,只是看了幾行內容,便是眼闊脹痛,雙目葷濁!

「嬌兒,嬌兒,嬌兒……」打斷了狄氏的琴聲,把手裡的信箋遞給了狄念嬌!

「這是什麼?但倒是?」

狄念嬌看都自己夫君拿著信箋喜極而泣的樣子,心中好似想到了什麼,趕緊的把信箋打開。

當看到是自己的女兒白嫣兒的書信之時,分韻猶存的女人,霎時也紅濁了眼闊。

變成血族是什么體驗 「相爺,嫣兒她,她說,她說她馬上就是仙樂閣的正式女弟子了。」

狄念嬌說著這句話的時候明顯的手有點抖。

她的女兒怕是回不來當皇后了。 「相爺,嫣兒她,她說,她說她馬上就是仙樂閣的正式女弟子了。」

南風有信 狄念嬌說著這句話的時候明顯的手有點抖。

她的女兒怕是回不來當皇后了。

白遠山聽聞女兒正式成為仙樂閣的女弟子,倒是沒用像狄氏那麼激動,反而是舒了一口氣。

想起那日白嫣兒跟隨他進宮退婚,在永壽宮發生的事情,白遠山現如今還是心有餘悸。

當時要不是自己岳丈家的三大主力在場救場,怕是事情沒有這麼的好辦、妥協。

雖說最後太後娘娘看在狄家的面子上,跟他白家簽訂協議,答應白嫣兒學術期滿時回來完婚。

但是以現如今的局勢看來,怕是皇上已經對於他們白家起了防禦之心。

不僅將自己的兩個兒子發配到了邊疆,還把自己的庶女指婚給一些七品官員做妾。

從眾多的事項可以很明顯看出皇上對於他們白家是刻意的在疏離,同時也是在削弱他們白家的勢力,警告朝政的各位官員白家現在今時不同往日。

白遠山看到狄氏即將湧出來的淚水,趕緊拿起古琴邊上的一張帕子幫其輕輕擦拭臉上的淚痕。

「嬌兒,你這是作甚?嫣兒她不是特別想進入這仙樂閣嗎?現如今順利考進去,你我二人應該為她感到高興才對啊?」

「相爺話說的如此,但是您有沒有想過,她一個女兒家家在那什麼閣的?」

「是仙樂閣!」白遠山笑呵呵的看著狄氏提醒到。

「對,就是那仙樂閣,一待便是三年,而且嫣兒她從小錦衣玉食慣了,身邊丫鬟婆子一大把,每日鞍前馬後小心的侯著,雖說出生自命不凡,但那也僅僅是出生,對於吃穿住行這方面,我這當娘的還是不放心。」

狄氏說著說著,眼裡打轉的淚水,便像是決了堤的河水一樣,顆顆滴落而下。

「當時走的時候,也沒能讓小桃跟著一起去,我現在是想想就覺得後悔!」

白遠山看到狄氏的眼淚越來越多,抬手揮了揮衣袖。

「來人啊,去狄將軍府通報一聲,明日夫人回府探親!」

本在哭泣的狄念嬌聽到白遠山的話,順即哭笑不得。

「你這是作甚,沒節沒禮的,我一個出閣的女子突然回娘家,讓身邊的人怎麼看待我狄念嬌!」

「哈哈哈哈……」白遠山輕笑:「夫人此言差異,明日夫君親自陪你回娘家探親,還有什麼可笑話的?」

白遠山說著慢慢拉起狄念嬌的手,握在了手裡。

「你?老不正經的!」狄念嬌羞愧,抽手推了推白遠山的衣襟,不想順勢跌入了白遠山的懷裡。

侯在亭外的丫鬟侍女看到此處,低頭退了下去。

白遠山擁著狄念嬌,看著遠處的天邊,漸漸的眯起了自己的眼眸。

現如今也只能抱緊狄家這顆稻草了,否則他的勢力三年期限不到,便會被慶愉王打壓的所剩無幾。

嫣兒啊嫣兒,當爹的後半身就指望著你了,如果你在仙樂閣有所成就的話,這川嵐國的后位還真不是什麼稀罕之物。

白遠山暗嘆一聲,把自己最後的賭注全部壓在三年後的白嫣兒身上。

一刻鐘后!

管家丁負沿著九曲迴廊來到後花園,遠遠看到自家相爺擁著夫人在後花園賞花,猶豫再三,還是走上前。

「相爺、夫人!」丁負雙手半握成拳,躬腰至於頭頂:「天啟國的黎王爺來了!」 白遠山聽聞管家的話,急忙鬆開狄念嬌,向前廳走去,走出兩步開外,旋即又折身返了回來。

「嬌兒,你吩咐大廚房做點好吃的,一會兒我宴請客人,順便你在讓小桃去岳丈家請岳丈、大哥他們二人過來一下,記得,帶上岳母跟嫂嫂!」

白遠山說完之後,轉身又向著前廳走去,走了幾步,再次折身返了回來。

狄念嬌看到白遠山又返了回來,緊跟著小步迎了上去:「夫君還有何事?」

「記得,讓小桃從後門出去,快去快回!」

「夫君放心吧,嬌兒心裡明鏡兒,您趕緊的上前廳去吧,別讓客人等急了!」

等待白遠山走遠之後,狄念嬌轉身匆匆離開了後花園。

白遠山走到前廳之時,上官玄月正在前廳上位喝茶。

看到白遠山從門口闊步走進來,隨手捻了一下茶盞,低頭輕輕對著茶杯吹了口氣,小飲一口。

「哈哈哈,不知黎王殿下到來,有失遠迎,還望黎王殿下不要怪罪於白某人啊!」

白遠山直徑走到正廳的上位,與上官玄月一左一右的坐在那正中的八仙桌兩旁。

上官玄月聽聞白遠山的話,仍舊低頭垂目的喝茶,只是嘴角瀲起的一抹淺笑,無人察覺。

待到茶碗里的清茶全部進入腹中之後,才抬頭看向白遠山。

「哪裡,哪裡,誰人不知白丞相是這川嵐國皇帝,慶愉王身邊的大紅人,每日為這慶愉王的朝事忙前忙后,操碎了心!」

上官玄月說著便把手裡的茶杯放到了桌面之上。

白遠山望著桌面上的茶盞,看了一眼侯在旁邊的侍女:「幫黎王再添杯新茶!」

「是!」

戀人未滿 秋荷這時端著茶壺走上正位,熟練的沏滿了一杯香茶。

白遠山看到來沏茶的是秋荷,心中微怒,但也沒有表現在臉面上。

倒是秋荷,偷偷多看了幾眼上官玄月。

「好茶!」

待到秋荷走後,上官玄月執起茶盞喝了一口,回味無窮的誇到。

白遠山哈哈大笑。

「如果黎王殿下喜歡,白某人就做主送給黎王!」

「哈哈哈哈……白丞相說笑了,別人都是君子愛財,取之有道,而我黎王則是好茶之口,順其自然,最好是心甘情願!」

上官玄月語畢,兩個人哈哈哈大笑。

倒是剛剛退下來秋荷,臉色異常的潮紅羞澀。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