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妹有這般信心,那師兄就先在這裡祝賀你了。」

「多謝師兄。」

「來啊!給然兒師妹來一間高級煉器房。」男子對著八字鬍男子道。

八字鬍男子臉色一變,隨後小心翼翼地道,「凌少,真是抱歉,剛才最後一間高級煉器房已經被那位公子給預訂了。」

男子聞言,眼中露出不悅,八字鬍男子心中叫苦不迭,擦了擦額頭上的汗。

「小子,你給我站住。」荒神陽身體剛一動,一聲冷喝傳來。

他轉過頭,望著男子,隨後道,「你是在叫我嗎?」

「廢話,本少爺不是叫你,那是叫誰。聽說你手上有一間高級煉器房,把它讓出來吧?」男子昂著下巴,異常囂張地望著荒神陽。

荒神陽眉頭一挑,隨後道,「抱歉,這煉器房我已經包下了,而且我現在急著用,不能讓出來,閣下若是想用,還是等一等吧!」

男子聞言,臉色微沉,隨後笑道,「你說什麼,讓我等,我可沒有要等別人的習慣。你手中那間高級煉器房我要定了。」

「若是我不給呢?」

「從小到大,只要是我想要的東西,還沒有一樣是得不到的。」

「那今天,你註定是要失望而歸了。」

荒神陽話語一落,四周頓時一靜。

「這位公子,你還是把高級煉器室讓出來吧!凌雲少爺乃是煉器工會,凌天長老的後人,凌天長老在工會中位高權重,除了會長和兩位副會長,少有人敢惹。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才養成了凌雲囂張,跋扈的性格,你若是忤逆了他,他絕不會善罷甘休的。」八字鬍男子低聲焦急道。

荒神陽聞言,眉頭一揚。

「出了什麼事了。」此刻,這裡的動靜,也引起了工會內其他煉器師的注意。

「好像是凌雲要強行霸佔別人的煉器室。」

「真是太可惡了,這凌雲仗著自己背景深厚,在工會內無法無天,也沒人管一管,早晚有人收拾他。」有人低聲道。語氣中滿是怒氣,顯然是吃過虧。

「噓,你這話以後還是少說,若是被凌雲知道了,以後別想在煉器師工會混了。」

「怕什麼,大不了我離開就是了。」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好好考慮清楚再回答我。」凌雲冷聲道。

「不用了,就算是再考慮一千,一萬遍,我的回答依舊如此。」荒神陽搖頭道。

八字鬍男子臉色焦急,這荒神陽怎麼搞的,自己都告訴他了,凌雲不能惹,他怎麼還不改口。

那名叫然兒的女子,眼神有些同情地望著荒神陽,這傢伙真是不知死活,居然得罪凌雲。 「哈哈,好,好,真是有種,我凌雲好久都沒遇到這麼有趣的人了。小子,你如此不識抬舉,難道就不怕走不出煉器公會嗎?」凌雲眼神陰冷地望著荒神陽,這傢伙簡直是太不識抬舉了。

看樣子自己是給他臉了。

冷帝的親親甜妻 「哦!煉器師公會可是你家開的。」

「自然不是。」凌雲眉頭一皺道。

荒神陽眼中露出玩味地笑容,隨後道,「既然煉器師公會不是你家開的,那你囂張個什麼勁,還說要我走不出工會。我倒是很想見識一番,你要如何讓我走不出去。」

荒神陽語氣中滿是不屑,說完便不再理會凌雲,轉身離開。

「放肆。」凌雲頓時大怒,荒神陽真是太過囂張,居然不將自己放在眼裡。

從小到大,他還沒受過如此待遇,他心中怒火衝天,望著荒神陽眼中滿是森然。

「鏘鏘。」只聽一陣輕鳴,一把長劍出鞘,一道道真氣湧入長劍中,長劍頓時光芒大放,一道道拇指粗的劍氣環繞在其上。

這長劍,乃是一柄下品靈器,蘊含著恐怖威能。

凌雲眼中寒意大盛,一劍刺向荒神陽後背,這一劍速度極快,劍氣十分可怕。

眼看劍氣便要刺中荒神陽了,荒神陽身軀一動,從原地快速移形換位。

「彭。」只聽一聲輕響,劍氣余勢不減地刺進地面,堅硬的地面,出現一個黑森森的劍洞。

望著那劍洞,荒神陽眼中露出殺意,剛才凌雲那一劍,威力驚人,堪比通幽境後期武者的攻擊。

而且,他是奔著要自己命來的,沒有任何留手,若是被擊中,小命便不保。

「哼,沒想到你能躲過我的攻擊,看來還有幾分本事,難怪如此囂張。」凌雲冷笑道。「今天算你運氣好,之前的事情我就不計較了,師妹咱們走吧?」

凌雲不是傻子,之前自己出其不意的攻擊,被荒神陽躲過了,他便知道,自己即使是手握靈器,那也不是荒神陽的對手。

俗話說,好漢不吃眼前虧,既然打不過,那自己就先閃人。

不過,你不要以為這件事就算完了,只要荒神陽在煉器公會,那就逃不出他的手心。

荒神陽身體一閃,便出現在凌雲面前,他面無表情地盯著他。

「小子,你想幹什麼。」

「剛才你想殺我,難道就這樣走了。」

「哦!那你要如何。」

「我這個人有個習慣,那就是,殺我者,橫殺之。」

話語一落,荒神陽便出手了,他一把抓了出去。

荒神陽實力何等強大,雖然只是入天境巔峰,但是戰力彪悍,就連通幽境後期的武者都不是對手。

眼前的凌雲雖然是通幽境初期的武者,但在荒神陽面前,根本就不夠看。

凌雲根本沒有任何反抗能力,便被荒神陽抓住了脖子,猶如小雞般擰在手中。

「你竟敢對我動手,快放我下來,不然你會後悔的。」凌雲先是一愣,似乎沒想到荒神陽真敢出手,隨後厲聲喝道。

「後悔,到底是你後悔還是我後悔,蠢貨。」荒神陽眼中寒意更盛。

「現在我給你兩個選擇,第一跪下來,為自己之前所做的事情懺悔。第二那就是死,你選哪一個。」

「要我下跪,懺悔,不可能。殺我,你敢嗎?」經過最初的慌亂后,凌雲漸漸冷靜了下來,望著荒神陽,眼中露出冷笑之色。

這裡可是煉器公會,自己乃是公會長老的孫子,就算是給眼前人一千個膽子,他也不敢動自己絲毫。

想到這裡,他心中底氣越發足了起來,望著荒神陽道,「你居然敢對我動手,你死定了,如果你跪下來求我,倒是可以放了你。」

「不知死活的蠢貨。」荒神陽眼神憐憫地看了他一眼,隨後握著凌雲的下品靈器,「剛才你哪只手要殺我,那我就廢了它。」

話語一落,荒神陽便揮劍刺了出去。

「啊。」凄厲的慘叫聲傳來,凌雲臉色扭曲,下品靈器猶如切豆腐般刺穿他的手掌,鮮血流下,發出滴答,滴答的聲音。

八字鬍男子和那名女子臉色皆便,他們做夢都沒想到,荒神陽居然敢對凌雲動手。

「這傢伙,真是膽大包天。」見到這一幕,四周的煉器師心中暗暗乍舌,這小子實在是初生牛犢不怕虎。

看到凌雲凄慘的模樣,一些看不慣他以前行為,或是在其手中吃過虧的人,心中暗爽。

「啊,你竟然敢對我出手,你死定了,你別想走出煉器師公會。」劇烈的疼痛,刺激著凌雲敏感的神經,他臉色扭曲地望著荒神陽,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對於凌雲的叫囂,荒神陽毫不在意,他在自己手中,威脅顯得如此無力。

荒神陽將下品靈器從他手掌中拔了出來,撕心裂肺的痛苦,差點令凌雲昏死過去。

他身份高貴,從小養尊處優,什麼時候遭受過如此待遇。

下品靈器抵住凌雲胸口。

凌雲渾身打了個寒顫,望著荒神陽那不帶絲毫感情的雙眼,心中露出一絲恐懼。

荒神陽敢在公會對自己動手,此人做事百無禁忌,是真敢殺他。

「你要幹什麼,殺了我,你也別想活。」凌雲聲音顫抖道。

荒神陽露出惡魔般地微笑,「剛才,你不是很囂張嗎?現在威風去哪裡了。我能不能活,不是你說了算的,這樣吧!我先送你下去,你在半路上等等我,看看我會不會來陪你。」

話語一落,荒神陽手臂一用力,下品靈器輕易刺破凌雲皮膚,凌雲發出慘叫。

此刻,八字鬍男子,那名少女,還有四周的煉器師都變了臉色,難道這傢伙他真要殺了凌雲嗎?他不怕殺了凌雲后,自己走不出煉器公會嗎?

「我們需要出手嗎?若是真殺了一個煉器公會長老的孫子,煉器公會可不會善罷甘休,他們的能量非常大,到時候咱們青家可是會頭疼的。」某處無人看得見的地方,青雨眉頭一皺道。

「不用,他不是魯莽之人,知道分寸,再說,這煉器師公會的人,還真需要教訓一頓。」青風擺了擺手道。 「別殺我,求求你了。」此刻,凌雲已經被嚇破了膽,他從小到大,哪裡經歷過這種陣仗,頓時被荒神陽鎮住了,開口求饒道。

狼性總裁的暗寵 「知道錯了。」

「對,我知道錯了。」凌雲咬著牙道。

荒神陽手掌一松,凌雲整個人跪倒在地上。

他心中一嘆,這裡畢竟是煉器公會,自己嚇嚇這凌雲自然沒有問題。但若是殺了他,自己也走不出去,他只能無奈地放了凌雲。

「今天的事情,就這麼算了,若是你還想玩,我隨時奉陪。」

話語一落,荒神陽便邁步向高級煉器房所在地行去。

「凌少爺。」八字鬍男子趕忙上去攙扶凌雲。

「給我滾。」凌雲眼神陰沉地盯著荒神陽背影,怒喝道。

他從小到大,第一次在如此多的人面前,丟盡顏面,這事絕對不算完。

荒神陽很快便找到了高級煉器室,101號,他拿出手中的令牌,注入一絲真元,令牌之上,光芒大放,一道光芒射出來,定格在大門上。

震動傳來,隨後整個煉器室大門都開了。

荒神陽邁步走了進去,這是一個長約五米,寬約十米的房間,房間內有數把石凳。

在中央處,有一處洞窟,洞窟內不斷有炙熱的火焰冒了出來。

整個房間內的溫度,頓時直線上升。

荒神陽盤膝坐在一個石凳上,莫仆虛幻的身影,從秘庫中飛了出去。

荒神陽將自己之前購買的天外隕鐵,水藍庚精,融魂石,還有十瓶妖獸精魄,外加各種輔助材料,全都拿了出來。

莫仆虛手一招,荒神陽從凌雲哪裡搶來的下品靈器頓時飛了出去,他手掌一抹,整個靈器光芒綻放,猶如一尊小太陽,雪亮的劍身上,出現一道道靈紋。

莫仆不屑地搖了搖頭,隨後道,「果然是偏遠的小國,煉器之術,如此落後,還停留在此等初級階段。而且這煉器手法簡直不堪入目。」

這話若是被外人聽到,必定會不屑,要知道,這柄下品靈器,乃是煉器公會長老凌雲親自為自己孫子煉製的,強過一般普通靈器,卻被莫仆形容得如此不堪,這傢伙是有病吧!

不過,荒神陽可不會這樣想,他是知道莫仆的來歷的。

話語一落,莫仆一揮手,下品靈器猶如利劍般射了出去,劍身深深地插在地上。

「好了,小子,接下來,我將教你封魄煉器法。」

「封魄煉器法。」荒神陽眼中露出一絲疑惑。

「不錯,煉器法分為兩種,一種是靈紋煉器法,就是你之前手中的那柄劍,在其上刻畫靈紋,讓劍的威力大增。這種煉器法乃是煉器的初級階段,當年聖國早就不用了,因為我們發現了更為強悍的封魄煉器法。」

「封魄煉器法,將妖獸,蠻獸,凶獸的靈魂,力量,精血封入其中。這樣煉製出的靈器,威力比之靈紋煉器法煉製的武器將要更強。」

荒神陽聞言一愣,莫仆的話,等於是給自己打開了一番新天地。

「好了,下面我便給你演示一番如何煉器,你可看好了。」

話語一落,莫仆一招手,一塊天外隕鐵飛出,落入中央火窟中,天外隕鐵在火焰中翻滾,隨著時間的推移,渾身變得火紅,雜質慢慢地被踢除。」

隨後荒神陽和莫仆便閉上了眼睛,煉器的第一階段,煅燒,去除多餘的雜質,需要一個時間過程。

隨著時間的推移,天外隕鐵的體積慢慢地縮小。

半天的時間,一晃而過,莫仆猛然睜開雙眼,他望著已經變得十分纖細的隕鐵,手中快速結印,打出一道道法訣。

纖細的隕鐵不斷顫動,慢慢地扭曲,最後化為一柄長劍的形狀。

「下面進行第二階段的封魄,這一階段,也是煉器最難的地方。凶獸和妖獸,天生便擁有強悍的力量,即使是被殺死,精血中,也會蘊含強大的意志。在進行封魄的過程中,煉器師必須要有強悍的靈魂力量,能抵抗妖獸的意志和鎮壓它。」

話語一落,一隻玉瓶飛起,在玉瓶內,有一團拳頭大的精血。

它凝而不散,不斷變換,時而是精血的模樣,時而變化成一隻栩栩如生的血色獅子,兇狠異常,仰天咆哮。

這乃是三階妖獸血獅的精魄,相當於人類,通幽境的武者。

瓶蓋被打開,血獅精魄猶如一隻獲得自由的籠中之鳥,想要迅速逃離,卻被莫仆龐大的靈魂力鎮壓,包裹。

帶著它緩緩飛向長劍,寥寥血霧從血獅身上飛起,血獅面容扭曲,仰天發出陣陣痛苦咆哮。

莫仆結出一連串眼花繚亂的印訣,飛快地打入血獅身體中,手臂輕輕一揮,血獅精魄便融入長劍中。

隨後莫仆又將融魂石打入長劍中,融魂石的作用,就是讓血獅精魄完全與長劍融為一體。

要想讓血獅精魄完全與長劍融為一體,這自然不是一個簡單的過程,每過一柱香的時間,莫仆便要打出一連串不同的法訣。

足足過了數個時辰的時間,在這期間,血獅精魄慢慢地不再掙扎,到如今,已經徹底與長劍合二為一了。

長劍之上,一道道血色紋路浮現,在長劍的頂端,有一隻栩栩如生的血獅。

「小子,你看看吧!」莫仆一揮手,長劍便飛了出來,落在他手中。

荒神陽握著劍,一道真元注入其中,劍身上的血獅陡然活了過來,一股冰冷,凶厲的氣息傳來,化為張牙舞爪的惡獸,似乎要將人的靈魂都撕碎。

「好劍。」荒神陽眼神一亮,讚歎道。他手掌傳出一陣吸力,那插入石室的下品靈器飛了過來。

他運轉真元,兩柄靈器皆放出光芒,荒神陽用力一斬,只聽一陣輕響。

沒有任何懸念,從凌雲那裡奪來的下品靈器,瞬間便被斬碎,煉器公會長老凌天煉製出的靈器和莫老煉製的,完全不是一個級別。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