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我怎麼什麼都沒聞到,我還以為我鼻子出問題了。」

「認輸吧認輸吧,不過你這次輸的也太丟臉了點!」

就聽到那些人異口同聲的說道。

蘇韻偏過頭,看到被人擠兌的是個女孩子,大概是被擠兌的面子上過不去,一張白凈的臉漲得通紅,「你們,根本就不懂!」

——————

題外:「斗香」這個遊戲項目是作者自己編的,勿考究。另,女主不是被關了,怎麼會出現在這裡?你們猜一猜。。 第946章

陳北冥再次動手,將劇毒加大劑量!源源不斷的給毒蛇的輸入進去……

「啊!!」

毒蛇再次慘叫起來!這一次比上次還要激烈!

但是這一次,毒蛇終於忍不住了!

他強忍着劇痛!抬起已經被毒的發黑的手!用嘴巴將自己的手掌咬出血來!

一瞬間,鮮血滴落在手掌之上!

毒蛇眼神怨恨!緊緊攥著雙手!嘴巴里不知道在念叨着什麼!

接下來,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毒蛇的肚子,突然莫名其妙的變大了!

而且看樣子,就像是充氣一樣,在一點點的不斷變大!

楊文廣他們都是一副迷茫的樣子看着地上的毒蛇,都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就連陳北冥一開始,也是一頭霧水!

直到他看清楚了毒蛇的手勢,還有他嘴裏念叨的東西!

他在施咒!

「快殺了他!」

陳北冥怒喝一聲!一旁的炎君反應很快!反手卡住毒蛇的脖子!此刻他的肚子已經鼓的像皮球!

毒蛇被捏住喉嚨,話說不出來,他肚子鼓漲的速度很明顯的慢了下來!

炎君毫不猶豫!直接捏碎了毒蛇的喉嚨!

毒蛇突出一口黑血,當場斃命!

陳北冥跨前一步!直接將毒蛇的屍體順着窗戶仍了出去!

房間內,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窗口上,死一般的寂靜!針落可聞!

過了不知道多久,彷彿一個世紀,楊文廣才緩緩開口問道:「陳先生,剛才那是……」

陳北冥深吸一口氣:「他想要血祭自己,釋放出自己身體里最強的劇毒,如果剛才他爆炸了,那就都完了。」

「換句話說,他想自爆。」

聽到這話,眾人就好像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一樣。

頭一次聽說,還有人能在沒有炸藥的情況下自爆的!

「先別說這些了,我把你們身上的毒給解掉吧。」

說完,陳北冥走到眾人面前,伸出手來,將每一個人身上的毒,全部都吸到了他的身上。

這一操作,直接把所有人都看啥了。

陳北冥一個人吸收了六七個人的毒素,居然一點事情都沒有。

這是何等的實力啊!

很快,眾人便能恢復活動。

蔣立起身走到陳北冥面前,之前他還對陳北冥有些不服,但是現在,他是心服口服!也明白了為什麼楊文廣會對陳北冥如此死心塌地!

蔣立微微頷首道:「陳先生,今天這件事,是我們失職!我們向您保證!這件事情我們絕對追究到底!」

陳北冥看了他一眼,輕聲道:「這件事情不用你們管了,我來處理,你們現在最重要任務,是要把望春台給弄好,如果下次再有這種情況發生的話,我會很不高興!」

蔣立聞言,心中狂喜!陳北冥這麼說,就說明已經同意跟他們合作了!

蔣家兄弟馬上站起來,對着陳北冥深深鞠了一躬!齊聲道:「陳先生請放心!我們保證不會再有下次!」

陳北冥深吸一口氣,轉身看向窗外,目光幽幽。

「炎君,去查查。」 剩下的這名星貓族,已經失去了戰鬥的慾望,只有一個念頭,逃出此地。

被五行大手印一旦鎖住,方圓幾千米,全部被籠罩。

「轟!」

猶如天崩地裂,造成的景象,連遠在千里之外的天靈仙府都感應到了。

如同地震了一般,周邊的山谷紛紛炸開,出現一條條溝壑。

強橫的氣浪,猶如疾風過境,摧毀了周圍數千米的樹木,全部化為齏粉。

場面恐怖至極,韓非子站在遠處,眼眸深處,閃過一絲驚駭。

這還是真玄五重的戰鬥力嗎?

說柳無邪是巔峰靈玄境估計都有人相信。

境界不能代表一切,戰鬥力才是唯一。

僅剩的最後一名星貓族,徹底被碾死,戰鬥這才算結束。

而地面上,出現一個巨大的深坑,深不見底,淡淡的清泉,從地下溢出,變成了一座小池塘。

也許幾十年後,人們早已忘記了這裏曾經發生過戰鬥,以為天然就是如此。

「你竟然領悟了五行之力!」

韓非子走過來,眼眸中除了驚駭,還有一絲羨慕。

五行之力極難領悟,更為關鍵,要達到五行平衡才可以。

任何一種元素過強或者過弱,就會導致五行不穩,最終自己炸裂。

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這是一個完整的五行循環。

當某一種太強,被克制的一方,很難融入進來,最終的結果,自然是五行無法凝聚,還容易造成反噬。

「巧合而已!」

柳無邪也沒詳細解釋,這一切還要歸功於五行鎮御神碑。

單獨煉化五行神素,效果遠不及這麼理想,肯定有強有弱。

但是煉製成五行鎮御碑,則完全不同,因為五行鎮御神碑除了元素不同,煉製的手法還有等級,一模一樣。

沒有過多的停留,以免還有危險,兩人加快了趕路的速度。

一日之後,終於看到天靈仙府的大門。

韓非子因為沒有令牌,無法進入,這一次輪到柳無邪笑吟吟的看着他。

經過這幾個月相處,兩人的關係,已經到了生死依託的地步。

韓非子白了柳無邪一眼,從懷裏拿出一枚特質的笛子,放在口中。

「嗚嗚嗚……」

一陣陣低沉的音律飄出去,聲音極具穿透力,傳出很遠很遠。

哪怕相隔數千里,都能聽到聲音,好古怪的樂律。

如同沉悶的鼓聲,也像是鳥兒在夜啼,偶爾還像是嬰兒在啼哭,反正說不清楚。

不是很難聽,卻也不好聽。

吹了一分鐘左右,韓非子將木笛子收起來,坐在一旁,似乎在等人。

「這就完了?」柳無邪。

「完了!」韓非子。

一問一答。

兩人坐在天靈仙府山門外,沒有柳無邪身上令牌散發出的氣息,估計韓非子早就被天靈仙府的規則清理出去。

等了約莫我一炷香時間,一道人影悄無聲息的出現,毫無徵兆。

韓非子可能早就有所準備,到沒有太震驚。

柳無邪則不同,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個人,而且實力深不可測,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他們後面。

這要是襲擊他們,兩人早就是一具屍體。

「砰!」

還沒等兩人說話,突然出現的神秘人,直接一巴掌扇在了韓

非子的身上。

韓非子被打得措手不及,直接被掀飛出去,跌的七葷八素。

從地面上爬起來,韓非子嘿嘿笑了兩聲,也不生氣。

柳無邪一頭的霧水,準備祭出兵器。

「你消失了整整五年,你可知道,你父親為了找你,尋遍了整個中神州。」

神秘出現的中年男人,直接一聲呵斥。

「額……」

柳無邪愣了,悄悄的收起兵器,看來他們之間認識。

「咳咳咳……不好意思,出去玩了一趟,所以忘記了時間。」

韓非子並沒有提及自己被神族囚禁的消息。

以他對父親的了解,要是知道自己被神族囚禁這麼久,肯定會率領族人前來消滅神族。

換成以往,他也許會這麼做。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