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啊,你們看有沒有什麼需要的!」

王玉蓮點點頭,語氣裡帶著一點自豪和得意,平時村子里有些婦女對她很是不感冒。

覺得她是個寡婦,是不祥之人,都不大喜歡跟她玩,平時聊天都不帶她的。

現在她有葉風的幫忙,都能開的起超市了,自然很高興,也很得意,不知不覺的就連說話也硬氣了起來。

「還真的開超市啊,你哪裡來的錢啊!」

有人忍不住驚呼了出來。

「我借給玉蓮嫂的,她一個人帶孩子不容易,都是一個村子的,我就幫她聯繫了下批發商!」

葉風先一步說道,「幾位大娘,你們要不看看,這裡東西很便宜的,都是我從縣城批發來的,質量上和鎮子上超市裡買的一樣。」

「這個肥皂多少錢啊?」

「三塊五!」

「這個衛生紙呢!」

「一袋子十三!」

「這個洗潔精呢?」

「十塊!」

……

幾個村民拿著日用品問了起來,葉風全都沒有出錯的全都說了出來,他剛剛就看過價目表,全都記住了,這會也是張口就來。

「還真的便宜,這個洗潔精比鎮子上還便宜五毛。」

「沒錯,這個衛生紙還便宜了一塊,不錯不錯!」

「那我以後就在玉蓮你家買了!」

……

幾個村民也都買了幾個急需的日用品,付了錢。

「小風啊,你還有什麼賺錢的路子,也幫我們想想啊,都一個村的,可不能光顧著幫玉蓮啊!」

「就是,我們幾個家裡也都不富裕,你有好點子也幫幫忙!」

「小風還真的是熱心腸,別忘記了我們大夥!」

……

幾個村民你一言我一語的,都是羨慕的看著王玉蓮,沒想到一個寡婦,也有時來運轉的時候,榜上了葉風。

不少人都開始猜測著葉風和王玉蓮之間是不是有什麼特殊的關係,不過也沒說出來。

畢竟葉風的人品在村子里是公認的好,一時也沒人會當面說出來。

「放心吧,我有好的點子都會說出來的,讓你們都發財!」

葉風笑呵呵的說著。

買完東西,他們也都走了出去。

王玉蓮看著手上的三十五塊錢,微微有些發獃,雖然僅僅只有三十五塊,但對她有著非同一般的意義。

「小風,謝謝你!」

王玉蓮十分感激的說著,眼睛里都帶著一點水霧,那是感動的。

「咱們這關係還說什麼謝謝啊!」

葉風笑了笑,輕聲說道。

「對了,這些日用品多少錢啊,我現在沒錢給你啊!」

王玉蓮一拍腦袋,這才想起來,這些東西可都是葉風帶來的,她到現在都還沒有付錢呢。

「這些大概是五千多,具體的我也忘了,你不給錢用別的抵也可以啊!」

葉風忽然說道。

「用別的抵?能用什麼抵啊,我又沒有什麼東西!」

王玉蓮皺著眉頭不解的問道。

「傻瓜,我想要你……」

葉風看見四周沒什麼人,忽然一把將王玉蓮給抱了起來,走進了房間里,現在還早,小丫還在睡覺,葉風才會這麼沒有顧忌。

「你……」

王玉蓮被抱起來的那一刻,才想起來,葉風那話是什麼意思,敢情他是要讓自己服侍他來抵這個錢啊。

壞蛋,自己又不是來賣的!

王玉蓮心裡忍不住腹誹了一句,但卻沒有說出來,因為她知道葉風不是這個意思。

沒兩分鐘,屋子裡便響起了一陣熟悉的樂章。

「輕……輕點,小丫還在睡覺!」

王玉蓮忍不住輕呼了一聲,提醒了一下。

……

從玉蓮嫂家出來,葉風心滿意足了,神清氣爽的,而且他發現了一個現象,似乎他和女人之間的那點事情,還有助於《神農經》的修鍊,明顯感覺神農之氣比之前充足的多了。

「想不到這《神農經》的發明者也是個崇尚男女搭配幹活不累觀點的人啊!」

葉風心裡忍不住腹誹著。

……

而幾乎是同時,徐永盛也接到了一份報告。

「嗯?這石頭村居然自己建造小學了,還是村長趙東來出資建造的,葉風之前不是說這趙東來不是個好東西嗎?」

總裁溺愛:名門俏老婆 徐永盛看著這份報告,不禁疑惑了起來。 第122章

「難道葉風一直在騙我?」

作為一個在官場混跡了幾十年的人,徐永盛能走到今天,自然有過人的本事,他從來不會去輕易相信一個人,上一次他對葉風雖然有了個好印象,但現在看到這樣的報告,還是會下意識的產生懷疑。

腦海里不禁浮現出葉風那天說的話,徐永盛的心裡終究是有了點疙瘩。

「楊秘書!」

霸武聖主 徐永盛想了想,忽然開口朝著外面喊了一聲。

「書記,您找我?」

這時,外面一個男子推開門走了進來,恭聲說道。

「給我安排一下,明天去青陽鎮石頭村調研,不用通知什麼人,我單獨下去轉轉!」

徐永盛想了想,便說道。

「是,書記,我把行程調一下!」

楊秘書點頭說道。

石頭村?

楊秘書從辦公室里出來,也不禁有一些疑惑,作為書記的秘書,他當然知道青陽鎮的石頭村,那是很貧困的一個村子。

說是整個江寧縣最貧困的地方也不為過。

書記怎麼會想著去那個地方開展調研呢?

……

葉風哼著歌從玉蓮嫂家回來,神清氣爽,最近陰陽交合,他都覺得自己精神好了很多,不管做什麼都特別有勁。

「小風,你還不回家啊,村長去你家了,還帶著不少人呢!」

這時,路上一個大爺一看到葉風,忽然開口說道。

「什麼意思?」

葉風不禁皺了皺眉頭,不解的問道。

「我也不知道,剛才路過你家的時候就看見村長帶著幾個人進你家院子了,你快回去看看吧!」

那大爺解釋了一下。

嗯?

這趙東來又想幹什麼!

葉風一陣煩躁,這傢伙還真和自己杠上了是吧?

打了好幾次就是治不好了?

想到這裡,葉風也來了脾氣,快步朝著家裡走去,心裡打定了主意,這傢伙要是敢欺負蘭姐和笑笑,他保證讓趙東來受到血的教訓。

一而再,再而三的仗勢欺人,葉風也不是吃素的。

很快,他便到了自家的院子外,卻沒有聽到院子里有什麼聲音,推開門一看,趙東來正坐在院子里的椅子上,後面是站著四五個打手,蘭姐和笑笑則是站在另外一邊,都很安靜,也不說話。

「小風,你回來了啊!」

陳蘭一看見葉風,便立馬走過來,輕聲問道。

「怎麼樣,他沒有欺負你吧?」

愛你勝過偏執 葉風關心的問道,還打量了一下蘭姐,生怕受到了趙東來這惡棍的欺負。

「沒有,怎麼會呢!」

陳蘭心裡一甜,小風第一時間想到的是自己的安危,說明他是把自己真正放在心上的啊,作為女人,自然很高興了。

「怎麼,這麼擔心我會欺負蘭蘭啊,怎麼說,我也是蘭蘭的長輩吧!」

趙東來在旁邊也聽到了葉風的話,冷笑了一聲,但臉上卻又是帶著笑意,完全不像平時的那個惡棍形象。

「長輩?呵呵,有些人還真的有臉提長輩這個詞!」

葉風嗤笑一聲,趙東來要真的有長輩這個觀念,他就不會一直打壓自己了,作為長輩,卻對晚輩各種欺負打壓,這是長輩做出來的事情?

「小風啊,我知道你對我有很多的誤會,我呢,也不解釋什麼!」

出乎預料的,趙東來卻沒有生氣,反而微微一笑,表現的十分大度,「我家裡有點喜事,明天在家辦酒席,你也賞個臉來吃吃飯吧?」

嗯?

喜事?

葉風一陣疑惑,這趙東來有什麼喜事,居然還會請自己去?

這倒是有點奇怪了啊!

「說吧,什麼喜事?」

葉風開口問道。

「我兒子升任縣衛生局副局長,我請村子里人吃個飯,慶祝一下,怎麼樣,你和我家兒子也算同輩人,一起來吃個飯吧!」

趙東來說這些話的時候,臉上都是自得之色,他當村長很自豪之外,他的兒子也很給他爭氣,年紀輕輕的也是副局長了。

葉風微微詫異,這倒是他沒有想到的。

這趙傑陞官的速度這麼快?

都副局長了?

「行啊,都是一個村子的人,你趙村長都親自來請了,我哪有不去的道理!」

葉風沒有多猶豫,便直接答應了下來。

「哈哈,那就好,明天一定要來哦!」

趙東來聽到葉風答應了下來,便忽然高興了起來,臨走之前還神秘的一笑,讓葉風有點摸不清頭腦。

難不成,這明天的飯局,還想對付自己?

不應該啊!

都說是給他兒子慶祝的,跟我應該也沒什麼關係吧?

葉風心裡有不少的疑問,但一時也想不明白,這趙東來向來是黃鼠狼給雞拜年,不安好心啊1

這明天真要做點什麼,還真的不是沒有可能!

「算了,靜觀其變吧!」

葉風想不通乾脆也就不想了,俗話說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有什麼招,接著便是了。

「小風,這村長是不是要對付你啊!」

陳蘭在旁邊也擔心的問道,「總感覺這次是沖你來的,我聽村子里人說,別的人家,村長都只是派人去說的,卻親自來跟你說,擺明了要找你的麻煩!」

「要不就不去了唄!」

凌笑笑下意識的說道。

「不去是不行的,都一個村子的,真有事情找我,我也逃不掉!」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