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葉飛點點頭。

「你這題是怎麼答得?」李老頭沉聲問,臉色也是不太好看。

李老頭一露出這種神色,一般就是動了真怒了。

被他教過的學生們都知道,學生能讓李老頭動真怒的只有一點。

抄襲!

「我還以為葉飛只是得了零分,原來這小子是個不甘於考零分的野心種啊!」

「這煞筆!是不是腦子出了毛病?上李老頭的課,也敢抄襲?」

「切!抄襲的傢伙,就更不配讓我敵視了!」馬學習傲氣說道。

「自己答得。」葉飛鎮定說道。

葉飛話一說完,教室里又炸了鍋。

「這煞筆!簡直是自己作死!李老頭最不喜歡的就是敢做不敢當!恐怕今天之後,李老頭就徹底把這葉飛給放棄了。」

「敢做不敢當!這樣的人,竟然也是個男人?真是噁心!」

「我馬學習生平最討厭的一種人,就是這種死皮賴臉的人!」

李老頭看著葉飛,逐漸的面色變得和緩下來。

下課鈴聲也在這時響起。

同學們預想之中的發飆並沒有出現,李老頭緊接著公布了這次測驗的前十名。

「唐小甜,98分。」

「趙惟依,94,退步了。」

「馬學習,90分。」

「葉飛,89分。」

「……」

「……」

「具體的自己把試卷拿下去看吧,下節課我會講解一下。」

李老頭把試卷留在講桌上,然後就離開了。

教室里的同學們腦袋都有些當機。

這是什麼情況?

不是要發飆了嗎?

不是說葉飛抄襲了嗎?

怎麼回事?怎麼就這麼走了?

愣歸愣,但是對於抄襲者的恨意,這些人是不增反減的。

「操了!竟然抄了個第四名?!你還要不要臉了?」一人把課本往桌上一摔,指著葉飛質問道。

「我真是服了!抄你就抄,但至少你得有點底線吧?直接抄了個第四名,你爸媽是這麼教育你的嗎?」

馬學習使勁攥著拳頭,氣的渾身顫抖,然後在群情激奮之時,他蹭的一下竄了起來,直接來到葉飛面前,一邊說著一邊抬手就要打。

「竟然只差我一分?你這個不要臉的抄襲者!」

他抬手打去,沒想著留手。

打也就打了,這葉飛能怎麼樣?

抄襲的就是不對!就是該打!不服?不服你也得忍著!

可是他朝著葉飛打去的手臂,卻是突然被攔了下來。

葉飛抬起手來,攥住了馬學習的拳頭。

馬學習慌了一下,然後想要掙扎著退後。

可是任他怎麼掙扎,都是掙脫不掉。

「你給我撒手!你抄襲還有理了?!」 鳳家女 馬學習氣憤的說道。

「對啊!你抄襲還有理了?這世上還有天理嗎?!」依然是群情激奮!

「你們這些撲街!!」葉飛突然沉聲喝道! 「你們這些撲街!」葉飛擋住馬學習的拳頭,然後沉聲喝道。

「明明自己是弱雞,卻偏偏懷疑別人的能力,有這時間,為什麼不好好提升自己的能力呢?」葉飛說道。

「你,你說什麼胡話呢?一個新來的,能第一次就看到班裡第四?你騙鬼呢?這不是抄襲是什麼?!有能耐你重新再答一次!我就不相信你還能看到這個分數!」馬學習臉色難看的說道,他是真的想離葉飛遠一點,總感覺這個人很危險。

可是自己的手掌被握住,無論他用多少力,都是掙脫不開,這讓他越來越慌。

馬學習說完之後,班裡又是炸了鍋,對待葉飛,簡直如同對待過街老鼠一般,人人喊打都嫌輕了。

「快點說!你這抄襲狗到底是抄的誰的?該不會是趙惟依的吧!」有人這樣說道。

在一邊躺槍的趙惟依,對這鬧劇根本不上心,耷拉著眼皮看了一眼,然後就是趴下睡了。

「一邊對人家趙惟依有意思,一邊考試又抄人家的,你這個人,我是真不知道怎麼形容你了,也忒不要臉了吧!」有人臉色氣的通紅,就差過來揪著葉飛衣領子說話了。

「你,你快把我放了!不然的話,小心我找人弄死你!」馬學習說著話。

「對!快把人放了!」

「怎麼?被我們說的心虛了,沒話說了,所以想動手了嗎?有能耐你就動手啊!」

「江離!你這癟犢子!動的不是你不心疼是吧?!信不信我跟你拚命?!」馬學習瞪著說話那人罵道。

葉飛低垂著眼瞼,在他們爭論的臉紅脖子粗之時,冷哼了一聲,然後手掌微一用力。

咔嚓!

聲響清脆,沁人心脾!

「啊啊啊啊啊啊!!!」 嘉平關紀事 馬學習還不等跟那人拼上命,就感覺到了快沒命的感覺。

他的叫聲如同豬叫,此起彼伏,響徹教室。

所有人心頭都是一顫,很難想象這得有多疼。

他們只看到馬學習抽出來的手掌,已經沒了原來的模樣,五根手指都攥成了一團,血肉包裹著的指骨,很顯然全部碎掉了!

「啊啊啊啊啊啊!」馬學習的豬叫一刻都不停歇,只見他左手抱著右手,疼的眼淚嘩嘩往下流,臉上黃豆大的汗珠也是嘩嘩往下掉!

「這是給你的教訓,讓你明白,有些人是你惹不起的!」葉飛坐在座位上,面色冷漠的說道。

「還有你們,」葉飛看向之前很是激動的幾個人,「你們也應該明白這個道理,如果再跟之前聒噪不休,我不介意幫你們體驗一下。」

看著馬學習的慘樣,那幾個人面色煞白,不自覺有些腿軟。

有一個人咽了口口水,緩了下心神,說道:「大家別怕!自古霸權出勇夫!咱們都是新時代的接班人,怎麼能被他給打壓住呢!」

「對!他已經傷了馬學習,我就不相信他還敢繼續惹事!那樣只會讓他滾出二中去!」

「咱們要一起聲討他!法治社會,怎麼能讓他這個暴力者為所欲為呢!」

之前的幾人,很明顯沒有被葉飛鎮住,反正疼的又不是他們,他們怕什麼?

就算待會兒葉飛還要動手,他們這麼多人,還會怕他葉飛一個不成?

「井中蛙,海邊螻,蚍蜉欲撼樹!」葉飛合上書本,蹭的起身,課桌轟然崩裂成碎屑!

「既然你們不聽我所說,那我就讓你們明白,我葉無仙是怎樣的一個人!」葉飛淡漠說道,眼瞼微抬,那裡面的光芒,攝人心魄!

所有心虛的人,在葉飛這氣場之下,皆是嚇得倒退幾步,面色也是變得無比難看!

正在葉飛將要出手之時,門口傳來一聲暴喝:「你們在幹什麼?!」

王學清快步走進教室,來到馬學習身邊,此時他已疼的躺到了地上,面無血色。

王學清簡單查看了一下馬學習的傷勢,當看到那仿似無骨的手掌時,饒是他經歷了四十多年的風吹雨打,心裡也是不禁打了一顫!

他站起身來,看著葉飛問道:「這是你乾的?」

「對!就是他乾的!我們就是隨口說了說,沒想到他突然就暴起打傷了馬學習,老師,這小子該不會是個神經病吧?」之前那個江離先行說道,把鍋全都甩到了葉飛身上,完了還幸災樂禍的看向葉飛。

腹黑雙胞胎:搶個總裁做爹地 「這事情很嚴峻,如果真是你乾的,你最好給我一個合適的理由,不然,你會面臨很大的麻煩。」王學清一臉警惕的說道,他此時也很是認同江離說的那話。

一言不合就把同學打成這樣,手骨全都碎掉了,這得是二級殘廢了吧?

只有神經病才會做出這樣的事來!

「沒什麼理由,他需要明白這個道理,不然以後只會更慘!」葉飛說道。

「什麼道理?」王學清問。

「螻蟻要有自知之明,就要有個螻蟻的樣子,不要總是妄想著雄鷹的天空。」葉飛傲然說道。

王學清瞥了葉飛一眼,有些話沒有說得出來。

「不管怎樣,你做好心理準備,一言不合就出手傷人的學生,我是不會讓他留在我的班裡的。」王學清又說。

「那老師你可以走了。」葉飛接著話頭說道。

「你說什麼?」王學清眉頭皺起來,一臉不滿的問道,在他看來,他的權威無疑是受到了挑戰!

一個學生竟然敢如此跟他說話,王學清從教十多年,從來沒有遇到過!

「你容不下我,那你就只能走了!」葉飛淡然說道,面色波瀾不驚。

「你是不是得了什麼妄想症?要走也是你走!你知道不知道?」王學清差點被逗笑,搞不懂葉飛是怎樣的腦迴路。

「能讓我走的人,這世界上還沒存在過,老師,你應該信我。」葉飛認真看著王學清說道。

「好好好!那咱們就走著瞧!」王學清連連點頭,然後沒再說什麼,接了個個電話,把馬學習給帶出去了。

看著周圍人群情激奮的模樣,葉飛冷哼了一聲,剛要說些什麼。

從後面飛來一隻小腳踢中了他的屁股。

只聽到趙惟依悠悠說道:「別再說話了,不然下次就踹你那裡了。」

「哈?!」葉飛轉頭一臉的難以置信。 「吵什麼吵?打擾我睡覺了,你負責?」趙惟依秀眉一豎說道。

「我吵我的,礙得到你什麼事?」葉飛臉色難看的說道。

他真心覺得這人有些得寸進尺,因為部分人總是巴結她,所以就覺得所有人都得巴結她,不能忤逆她。

「我睡覺就是天大的事,你吵到我了,這對我來說,就是天大的事!」趙惟依雙手傲氣的叉腰,波瀾壯闊,讓人咋舌。

「我勸你不要再聒噪了,不然的話,我可就要……」葉飛眯著眼睛看了她一眼。

「你想怎樣?你還想打我不成?」趙惟依嬉笑問道。

「你可真是好威風啊!仗著自己有兩把刷子,就敢打女人了?」

趙惟依挑釁著葉飛。

其實倒也不是她存心的針對葉飛,她的性格本就是這樣,直性子,想幹什麼幹什麼,有人攔她,她就敢跟那人急眼。

葉飛愣了一下。

趙惟依打量葉飛一眼,一邊感受著心裡的快意,一邊轉身要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她覺得在剛才的爭鋒中,是她大勝了。

只不過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在趙惟依轉身的瞬間,只見葉飛突然向前踏出一步,然後掰著趙惟依的細腰,給她來了個一個倒栽蔥……

趙惟依後背砰的落地,整個人蒙住了。

他真的動手了?

怎麼不疼?

死葉飛!

趙惟依出神的時候,葉飛湊近了道:「我告訴過你們了,沒有人能挑戰我葉無仙的威嚴!這次就饒你一次,再有下次,就別怪我辣手摧花了!」

當葉飛站起來的時候,班裡所有聲音都安靜了。

不管他們會不會怕葉飛,至少此時他們是怕了葉飛了!

竟然敢打趙惟依!

趙惟依是誰?

那可是二中所有男生的女神啊!

一頂一的頂級校花啊!是二中的門面之一啊!

校內不僅有著劉強這樣的硬茬盯著趙惟依,還有許多不弱於劉強的人,都在盯著趙惟依呢!

別說二中,其他學校,趙惟依的追求者也是一大把啊!

而且趙惟依本身存在就是一位公主般的人物啊!

不是松山本地人,而是從外地過來的。

聽說趙惟依的父親來松山一趟,連市長都得親自接見!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