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姐,桂花姐。」羅陽伸頭出車窗,笑著應聲。

他在猶豫要不要將購物袋拿出去。

留在車廂里似乎更好,這不用向兩位村花多解釋,省去了許多口舌工夫。

先前還沒走近,安玉瑩和唐桂花看不清車廂後座的情況。

及至走近了,安玉瑩先看到羅陽。

購物袋就放在羅陽的背後,他開了車門,下了車。

這時唐桂花也走到車廂後門的位置了。

「安姐,村花姐,咱們進去啰。」羅陽一手拉住一個村花的手臂。

他的動作有些過急,讓唐村花起了疑心。

平時回來,羅陽從來沒有急著拉她們的手進屋的做法。

這算是第一次。

對於剛遇到的物事,總是容易令人不習慣,自然就會引人懷疑。

何況唐桂花見了雙喬和洪佳欣下車時滿臉的笑意,早就心裡盛滿了好奇了。

「牛仔,車裡有什麼?」唐桂花好奇道。

一面說,一面轉身。

「桂花姐,沒什麼。」羅陽拖著她往前走。

「車裡有東西!」

唐桂花掙脫了羅陽的手,打開車門,從裡面拿出那隻購物袋。

當看到裡面是內衣時,唐桂花問道:「誰買的?」

安玉瑩也感興趣了。

「我自己買的。」羅陽說道。

「你買的?」唐桂花根本不相信。

男生有多少個會獨自去買內衣的?這是個大大的問號。

就唐桂花所知,男生一般不會自己去買內衣。

「不信問大喬姐,小喬姐和班長。」羅陽氣定神閑道。

這時若是現出慌張,那可不得了。

當兩位村花望向雙喬和洪佳欣時,得到了肯定的點頭。

快穿:大佬上線中 3位美人都給羅陽作證,安玉瑩和唐桂花只好暫時相信這是羅陽自己買的。

其他美人也圍過來,點評5件內衣。

「原來牛仔喜歡黑色的。」

「還是條紋的。」

「這種面料好像不太好呢。」

「老娘不喜歡這種款式。」

……

……

羅陽站在一邊,聽著眾美人紛紛的評論,只有苦笑的份。

「牛仔,你怎麼只買5條,而不是4條,3條?」秦飄含笑道。

她的想象力非凡。

不前久,羅陽才剛跟秦飄簽了合約。

待10月1號跟忍者比武結束后,羅陽則要兌現承諾:每天給秦飄5次快活的體育運動。

此時看到5件內衣,秦飄當然是想到羅陽一天需要換5次內衣了。

這麼一想,她興奮極了。

若非有那麼多美人就在現場,她都要拖羅陽進房間了。

從秦飄那飽含期待的笑意中,羅陽看出她在笑什麼。

「一次買多幾條,換洗方便。」

這個回答,其實普通到不能再普通了。

可是說者無心,聽者有意。

5次快活的體育運動,5件內衣,這是巧合?

秦飄絕對不相信是巧合,她認為這是羅陽向她暗中宣示,過了10月1號,一天換5次內衣,目的自然是要讓她快活似神仙。

這個猜想已深深地烙進了秦飄的心田裡。

現今又聽羅陽那樣回答,秦飄覺得也算是印證了她的猜測。

正在秦飄高興時,卻聽唐桂花忽然說道:「牛仔,這些我拿回去給我弟穿吧。老娘到時重新買幾條給你。」

一聽這話,羅陽怔住了。

「不用,桂花姐,我穿這些就行了。」羅陽笑道。

「不好看。老娘會買給你的。我拿走了哈。」

話音未了,唐桂花便往她的家走去。

雙喬和洪佳欣格格歡笑。

其他美人並不知道3人為什麼笑的那麼開心,還道是在笑羅陽買內衣。

那是譚勝美買來送給羅陽的,3位美人想到若是有一天,譚勝美看到唐桂花的弟弟穿著那些內衣,不知會是什麼感覺。

這麼一想,她們自然就笑的花枝招展的。

「桂花姐,你弟可能不會喜歡的。那不是浪費了?」羅陽追了上去。

明日上縣城,還要穿5件內衣的其中一件。

不然,屆時譚勝美檢查,若看到羅陽沒穿,那她又要嘮叨。

一次可以說謊,下次就難以圓謊了。

再下次則會穿幫,得知羅陽將內衣送了別人,換了哪個美人心裡都不好受。

須知譚勝美給羅陽買內衣,那是對他下了真感情。

不然,她才不會給男人買內衣。

其實羅陽能輕易追上唐桂花,可是他故意放慢了腳步。

讓唐桂花走在前面,他跟在後面,目的是要走遠些,再跟她說話。

在那麼多美人面前談內衣,羅陽覺得挺尷尬的。

不過安玉瑩也跟了來。

走到村道轉彎處,距離秦飄家門口有幾十米了。

羅陽立刻追上去拉住唐桂花的手,笑道:「桂花姐,還我吧。」

唐桂花將購物袋藏到身後,含笑道:「不給。不好看。老娘會買給你。你今天有沒有穿老娘上次買給你的那些?」

說著,她要撩起羅陽的上衣查看下面的情況。

村道沒有燈光,難以看清楚。

只好用手機來照一下。

安玉瑩已走上來了,正好看到羅陽穿的是她買的那條內衣,心裡歡喜極了。

「牛仔,你穿這款很合適呢。很好看呢。」安玉瑩嬌聲道。

不待羅陽回答,唐桂花便施展出掐功伺候了。

「桂花姐,輕些。有話好好說。」羅陽齜了齜牙。

「老娘買給你的,你為什麼不穿?!」唐桂花酸溜溜道。

兩位大美女現在開始爭奪「兵家重地」了。

羅陽笑道:「桂花姐,昨天我才穿你的,今天穿安姐的。」

聽了這話,唐桂花掐人的力量便減輕了。

「老娘不信!」唐桂花撅著紅唇道。

羅陽摟住唐桂花的柳腰,輕輕啄了幾下她的紅唇。

「待會回去看晾的衣服就知道了。桂花姐,我怎麼敢騙你。」羅陽又啄了她的唇。

「要是騙老娘,晚上就掐你一個晚上。」唐桂花含笑道。

見羅陽只啄唐桂花的唇,安玉瑩頗有微辭。

「牛仔,人家不理你了呢。」安玉瑩嬌嗔道。

忽然想起冷落了安玉瑩,只得左手去勾住她的小蠻腰,將她擁入懷裡。

一連也啄了幾次安玉瑩的紅唇,才使她的嘴角有了甜甜的笑意。 「人呢! 悍妻來襲:BOSS非情勿擾 人呢!」

邁克爾抓緊了椅子的把手,整個人有點像是暴怒的公獅。

「大人,白石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沒留下絲毫的信息。」

女牧師有些惶恐。

「區區一個傭兵團大賽,哪值得我們來看。」

入口處,走過來三個人,正是比斯曼,羅德尼,和蘭登。

「安吉麗娜說辛格會出場,讓我們來看看他的實力。」

比斯曼說道。

「安吉麗娜坐哪呢。」

羅德尼掃了眼全場,問道。

「不擱那麼。」

蘭登看向右邊。

安吉麗娜正慵懶地坐在椅子上,看到比斯曼三人後,招了招手。

「即便這辛格很強,也沒必要讓我們親身而至吧。」

比斯曼坐下,目光落向場上的兩個隊伍,「呵,有意思,一群男的,打一群女的?」

「未免也太沒有風度了吧。」

「戰場不分男女,女的就很弱嗎?你怕是忘了被那女瘋子打趴在地上的事了吧。」

羅德尼說道。

「你這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啊。」

比斯曼臉上露出一絲不自然。

「好了,下面的戰鬥要開始了,好好看吧,沒準還可能會有奇迹呢。」

安吉麗娜嘴角微揚。

「奇迹?什麼奇迹?」

比斯曼眉頭一挑,玫瑰傭兵團的實力,他盡收眼底,最高不過銅環初階,在下面那辛格的面前,怕是連第一個照面都撐不住,因此,他有些納悶這樣的隊伍是怎樣混到決賽的?

場上,玫瑰傭兵團一片凝重,反觀獅王傭兵團卻是一臉輕鬆,特別是辛格身後的隊員,都往後退到了邊緣線處。

「既然他不來,那麼我也不以大欺小。」

辛格捏了捏拳頭,「我會將實力壓到銅環級初階。」

「辛格,你會為你的張狂,付出代價的!」

雪萊面色平靜,雖然沒有人看好她們玫瑰傭兵團,耳邊縈繞得都是嘲笑的言語,但那又如何?

誰說女人就比男人差?

的確,實力是不如,但拚命的這顆心卻不會比男人弱上多少!

「姐妹們,加油!我們不能輸啊!」

雪萊低吼。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