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姐,先別動。」

在他要耳語時,她左右轉著頭,她嬌軀又搖擺著,他只能先壓住她的身子,再把嘴湊到她的耳畔。

結果她還真的平靜下來了,然而他卻感受到她的心跳加速了,抬頭瞥她一眼,見她眼眸里噙著濃濃的窘色。

「安姐,怎麼了?」他關懷道。

「你好硬呢。快起來呢。人家酸死了呢。」她紅著臉道。

「安姐,咱們穿著褲子,沒事的。」他尷尬一笑。

身體那麼多個部位,就是有極少部位頗有個性,每到緊要關頭,卻不受他控制。老是想要鋒芒畢露,親自跟美人熱情地打招呼。

二人要說悄悄話,不挨近在一起,根本說不了。

「你先起來呢。再不起來,人家要生氣了呢。」安玉瑩兩隻小粉拳擂鼓也似的,輕輕地捶打著羅陽結實的胸膛。

「安姐,好,我起來哈。」

說著,他雙肘一撐,再以雙膝跪坐著。隨後兩手握住她的兩隻手腕,稍為用力一拖,便拉她的上半身起來了。

隨即,他兩腿往外分開,便自然坐在閣樓的地板上了。

在慣性的作用下,安玉瑩的身子撲進了他寬闊的懷裡,不偏不倚地坐在了他的大腿上了。

「你還是那麼硬呢。人家不要呢。」她雙手輕拍他的脊背,跟撫摩似的。

「安姐,咱們穿著褲子,怕什麼呢。」他呵呵笑道。 「雷龍槍」慕白殺向了秦昊,手持將魂雷龍槍瞬間殺向了秦昊,這一槍鋒利無比,這一槍狂暴霸氣。

「嘩嘩嘩…..」雷龍槍殺向秦昊時候的秦昊,在空氣不斷的發出響聲。

秦昊看著這快速,突然的一槍知曉完全沒有辦法躲避了,正準備全力抵擋讓傷勢最小化的時候。

「滾」突然一道冰冷的聲音傳進了兩人耳中,然後看見了李軒手持金劍擋住了這一槍,並且擊飛了慕白。

「李軒,帝王劍」慕白看見了李軒手中的金劍,金劍上面迸發出帝王之意冰冷的說道

「將魂,帝王劍」其他王朝看見了這一幕已驚訝了起來,這些王朝沒有想到先是一個使用了強大的武技,然後再是一個將魂覺醒了帝王劍,他們不得不高看了這個名不經傳的劍王朝幾分。

「秦兄,你先恢復玄氣」李軒對著秦昊大聲的說道,然後瞬間和慕白廝殺在了一起。

秦昊沒有多說什麼退出了戰局然後快速的恢復傷勢。

此刻李軒已經和慕白殺到了火熱的地步。

李軒的帝王劍和慕白的雷龍槍,戰鬥的不分上下,雷霆之意和帝王之意不斷的碰撞著,雷與帝的碰撞。

「砰砰砰……」帝王劍和雷龍槍在空中不斷的碰撞,兩人的身上都各自受了一些傷勢,但是兩人的攻勢完全沒有停下來,並且攻勢越來越快,戰鬥的越來越激烈。

「雷破驚天」慕白怒吼了一聲,使用了玄級初階武技瞬間殺向了李軒。

「哼」李軒冰冷的怒吼了一聲。

「帝破九霄」李軒已毫不示弱同樣的使用了玄極初階武技殺向了慕白。

一瞬間空中雷霆顯化,一瞬間帝王之意同樣顯化在了空中,雷霆與帝王的碰撞,王劍與雷槍的碰撞。

「給我破破破….」慕白怒吼道。

「給我碎碎碎…..」李軒已毫不示弱的冰冷說道。

兩人的碰撞進入到了激烈的狀態,風起雲湧,天地變色,一瞬間一股颶風將他們兩人戰鬥之人全部擊飛了出去。

「這兩人已達到了武將下位境界巔峰,足以和那群人比肩了」其他王朝之人看見了這一幕眉頭皺的更甚了幾分凝重的說道,顯然這兩個王朝已經可以和他們比肩了。

「爆」突然一聲巨響,兩人的碰撞告一段落,兩人同時倒飛了出去,然後吐出了幾大口鮮血退了數百米才停止了下來,這一次碰撞兩人勢均力敵都受了輕傷。

「殺殺殺…….」慕白瞬間調整了過來,然後沖向了李軒。

錯愛皇妃:錦瑟 「殺殺殺…….」李軒同樣怒吼道,然後殺向了慕白,兩人瞬間在空中再次碰撞到了一起,這一次兩人已經殺出了真火,兩人的攻勢都是致命的傷勢,若一人被擊中了便可能死去或者重傷沒法繼續戰鬥,這一次兩人的碰撞非常的兇險。

「碰」兩人在激烈的碰撞之後再次倒退了出去,依然不分上下,顯然兩人之間的差距不是很大,若是一直交戰下去,最多兩敗俱傷完全不可能殺死對方。

「呼呼呼…..」李軒氣喘吁吁的看著對面的慕白完全不敢任何的放鬆。

慕白和李軒一樣的表情,顯然兩人都沒有想到對方居然能夠和自己一樣強大。

「你很不錯,你是我第一個和我能夠戰鬥的不分上下之人」慕白看著李軒臉色出現了冰冷的笑容,這道笑容宛如來自於九幽地獄的惡魔一樣。

「那我應該多謝你的誇獎?」李軒冰冷的不屑的說道。

「現在你可以去死了」慕白聽見了李軒的話不以為然的笑了笑,然後便看見了慕白身上的雷霆意境,玄氣同時達到了巔峰,一股股強大的氣息從慕白的體內迸發而出。

「雷動九天」慕白怒吼道,然後一道道雷霆從慕白體內顯化,然後空中出現,一道道雷霆出現,宛如世界末日了一般,此刻慕白宛如雷霆之中的王一般,雷霆環繞,狂暴氣息不斷的從慕白的身邊擴散而開。

「他媽的又是一個玄級高階武技,這兩個王朝到達時什麼鬼?」觀看的王朝看見了這一幕頓時怒罵了一聲,非常的不敢相信。

「拚命了,看來已是該結束了,你能夠看我劍王朝最強一劍是你的驕傲」李軒看見了慕白冰冷的說道,對於慕白的武技完全不以為然。

「帝王巨劍」李軒怒吼道,劍意,玄氣同樣全部爆發了出來,帝王之意,劍意,玄氣三者融合在了一起,然後便看見了李軒居然只是武將修為的境界居然讓玄氣化形了,這可是武靈境界的標誌。

「玄氣化形?」慕白看見了李軒頭上的那一把百丈大小的帝王巨劍眉頭皺了起來,臉色第一次出現了凝重的神色。

「玄氣化形?應該不是,應該只是一種攻擊之法」其他王朝之人看見了李軒頭上的帝王巨劍眉頭皺了起來,但是很快鬆開了想到了什麼嘆了一口氣,但是這群人不得不感嘆這兩個小王朝真的給了他們很多意外。

「斬」李軒怒吼道,空中的帝王巨劍斬向了慕白。

「滅」慕白同樣毫不示弱的冰冷說道,然後便看見了兩人的武技在空中碰撞到了一起。

李軒和慕白的武技出現的時候,劍王朝和妖王朝的人都退後了拉開了戰局顯然感受到了兩者武技的強大,然後在他兩人之間戰鬥很有可能被這兩人的餘波重傷。

「轟隆隆」慕白的雷霆不斷的轟向李軒,雷龍槍已不斷的殺向李軒斬下的帝王巨劍。

「給我破」李軒怒吼道,然後玄氣注入到了帝王巨劍之中,巨劍斬下的速度越來越快距離慕白已越來越近,慕白終於感受到了致命的危機,這一次慕白不敢有任何的保留,他能夠感受的到,這一劍真的落下的話,他絕對會徹底死在這裡。

「給我爆」慕白怒吼道,便看見了慕白顯化出來的雷霆不斷的爆炸,雷霆爆炸的威力非常的巨大,慕白自己都被震飛了出去,然後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連吐出了幾大口鮮血,臉色頹靡的在別人的攙扶之下站了起來,這一刻慕白使用了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一招,慕白已因此受了重傷沒有辦法戰鬥。

「啊啊啊啊….」很快所有人便聽見了在爆炸中心李軒的慘叫之聲。

「給我破」李軒怒吼道,然後一聲巨大的響聲,雷霆爆炸消失了,巨劍已消失了,戰鬥中心出現了一群迷霧眾人完全看不見裡面的李軒怎麼樣了。

很快迷霧消失了之後,所有人看見了衣服破爛,全身都在流血,血紅色的雙眼,非常狼狽的李軒站在那裡沒有倒下,但是氣息卻變得很弱,顯然這一次李軒差點被慕白陰死了,最後應該是李軒使用了帝王巨劍抵擋了大半的雷霆爆炸,否則李軒可能已經死了。

「下次必斬殺於你」李軒血紅色的雙眼看著受了重傷,但是不是致命傷勢的慕白冰冷的說道,李軒說完便向後倒了下去,林江等人快速的接住了李軒給李軒吃下了丹藥將李軒放在了還在恢復的秦昊身邊。

「我們走」慕白看見了李軒居然沒死,感受到了李軒必殺他的決心,但是此刻慕白受了重傷顯然沒有辦法斬殺李軒了,慕白可是一個不會將後背交給任何人之人就算自己人來自於同一個王朝,他只相信他自己,其他人只能夠利用,慕白讓妖王朝人帶著他快速的離開了,顯然不準備再次繼續這一次王朝之戰了,這一次王朝之戰已打平落幕,其他王朝之人看見了這一幕已快速的離開了開始尋找秘境和遺迹,顯然他們已經知曉了下位面多了兩個強大王朝的競爭對手。 安玉瑩嘗試將臀往外移,可是她的小蠻腰被羅陽摟緊了,未能成功。

正待要繼續咬著他的耳朵申訴時,被他連啄了幾下紅唇,她甜甜一笑,便只好暫時坐在他的大腿上了。

「安姐,你看不出我對你好么?」羅陽舔了舔嘴唇。

「人家知道你對桂花好呢。人家爸媽要見你,你還沒說什麼時候去呢。」她柔聲道。

同住在一個村子里,向來羅陽稱安玉瑩媽媽為林老師,畢竟他整個小學六年都是她做班主任。忽然要叫媽媽,一時在心裡還難以改口。

「安姐,別急。我是在想怎樣做才能使你爸媽滿意。等我想好了,就去哈。」他輕撫她的脊背。

「你就是在找借口呢。人家生氣了呢。不理你了,壞牛仔。人家真的不理你了呢。」她皺起了秀眉。

這次,她是真的有點兒惱了。

羅陽左手摟緊她的小蠻腰,右手輕輕拍她的臀,安慰道:「安姐,你誤會了。 璽少心頭寵:小妖精,聽話! 我的意思是,待會去逛街,你先給我岳父岳母買套新衣服,看兩老怎樣說。試探一下,過兩天我就買禮物正式去登門拜見岳父岳母。」

聽他這樣說,安玉瑩滿意了些許,嬌聲道:「你不許說謊,答應了人家呢,不能老是拖著呢。」

這時,聽唐桂花在下面笑道:「牛仔,玉瑩,你們要在上面過夜么?」

二人聞言,略為尷尬。

「桂花姐,我們這就下去。」羅陽應道。

見安玉瑩羞羞地噙著笑意,他忍不住又輕啄她的紅唇,每啄一次,她的笑意便更濃一分。

「安姐……」他輕喚一聲。

「你快放人家下來呢,人家坐著,心慌慌的呢。」她嬌聲道。

「安姐,咱們穿著褲子,別慌。」他摟緊她。

隨即,便捧著她的臀,將她抱放在閣樓地板上。

安玉瑩的秀髮凌亂了,衣衫也弄皺了,閣樓上面沒有鏡子可照,她便用手隨便梳理一下秀髮,然後要整理上衣。因上圍太豐滿了,一時扯不平整。

弄好了,羅陽便扶她下了人字體,讓她先下去。他隨後才下。

見安玉瑩臉蛋紅暈輕舞,唐桂花笑道:「玉瑩,你們在上面,一點聲音也沒有,弄了這麼久,在做些什麼呢?」

安玉瑩含羞道:「有什麼好做呢,人家只是坐了會兒。」

泊心公寓 下來了,不見洪佳欣的身影,羅陽問道:「飄姐,有沒有看到佳欣?」

秦飄掃視一圈,說道:「剛才還在這兒。」

在閣樓只待了一會,也沒聽到下面發生爭吵打鬥的聲音,心想不太可能是被人擄走。

「不會去哪吧,可能在後面的廁所。」唐桂花說道。

「我去看看。」羅陽快步往屋後走去。

剛轉了個彎,便與迎面而來的洪佳欣撞了個滿懷。她正在甩手上的水珠,顯是才洗了手。

羅陽近乎小跑,一撞之間,在洪佳欣不留神的情況下,便把她撞得直往後倒。

「班長,小心。」

話猶未了,他已雙手握住了她的兩隻手腕,略用力一拉,便拖她回來了,擁入懷裡。

「差點撞倒姐,你走這麼快乾什麼。」她摟住他的豹腰,胸脯怦怦急跳。

「剛才我問你去哪了,你怎麼不回答呢?」羅陽笑道。

他一面說,一面輕撫她溫軟的脊背。

起先,洪佳欣因一時驚魂而只顧著喘氣,待回過神來了,貼著他的耳朵問道:「你的手放在哪裡?想幹什麼?」

彼時,他的右手正好擱在她圓圓的臀上。

說話間,她雙手使勁擰他的肋部。

一陣陣疼痛從兩肋傳到腦中樞神經,羅陽齜了齜牙,呵呵笑道:「班長,我不是故意的。」

這個解釋未能使她滿意,她不停手地繼續擰他。

「班長,別擰了。」他輕拍她的臀。

「姐饒不了你!」她正擰得起勁,哪裡肯收手?

他只得往後退,她卻嬌笑著追著來擰他。

忽然之間,聽到安玉瑩的話音響起:「牛仔,佳欣,你們在鬧什麼呢?」

回頭一瞧,見安玉瑩紅唇撅得老高,顯是又吃醋了。

「安姐,我找到佳欣了。」羅陽解釋道。

「安姐,他差點撞倒我了。我教訓他。」洪佳欣笑道。

她知道安玉瑩特別在乎羅陽,每每有機會,她便會故意逗一下安玉瑩,就是想看她吃醋時的表情。

「佳欣,他來找你,你別打他呢。你擰他,他會痛呢。」安玉瑩勸道。

「咯咯,我就是要擰他。誰叫他撞姐呢。」洪佳欣含笑道。

「班長,手下留情。我要去上廁所。」羅陽笑道。

洪佳欣只是為了氣一氣安玉瑩,才纏著羅陽的。她雙手只往他的肋部伸去。

這時,恰好羅陽兩手往前推出,洪佳欣並未留意,待他兩手按到胸脯了,才肉跳了一下,俏臉刷地紅透了。

時間幾乎停滯了一秒鐘,洪佳欣的臉蛋紅暈飛舞,柳眉輕輕一挑,眸子里即時射出慍色。

「班長,我不是有意的。」羅陽道歉。

「姐才不管你有沒有意,反正你抓了姐的……」她飛起一腳。

羅陽自然輕易避開了,身影一掠,便已飄到她的身後,雙手往前一箍,便將她的身子和雙臂抱緊了。

一時之間,洪佳欣掙扎不脫,只能用雙腳去踏羅陽的腳掌。

可是,羅陽巧妙地閃開了。她踩不中。

二人便似在跳舞一樣,彼此的腳都在急速動著。

唐桂花和秦飄也趕過來了,見羅陽從後面抱住洪佳欣,均笑道:「你們這是在打架呢?還是在跳舞呢?」

見了羅陽抱緊洪佳欣,安玉瑩上前勸道:「牛仔,佳欣,別打架呢。你們先冷靜下來呢。」

洪佳欣嬌嗔道:「姐要揍他!」

她晃著嬌軀,卻無法脫身,要踩羅陽腳掌,又踩不中,兼之又感受到了羅陽偉岸部位的親密接觸,她又氣又急又惱。

靈光一閃,她似乎找到了懲罰他的方法。

於是,她將身子往外突出,達到了最大限度后,便陡地臀甩向後面,猛撞羅陽的大腿。

只被撞了一下,羅陽便受了不,忙勸道:「班長,別撞。有話好好說。」

另外3位美人自然明白洪佳欣用臀撞羅陽的深意,唐桂花與秦飄格格歡笑起來,笑得花枝招展的。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