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去開會吧,到時間了。」段林白一看傅沉這模樣,就知道這老狐狸怕是把目光盯上許舜欽了。

「我去和同事匯合,先走一步。」許舜欽實在不願與傅沉打交道。

眼光太毒,好似能看穿什麼,那眼神就讓人渾身不自在。

許舜欽離開,傅沉也起身,抬手撫了下衣服上的一點褶痕,準備動身去會議室。

「以前怎麼沒看出來,你好奇心這麼重?」段林白笑著。

「你不好奇?」傅沉挑眉。

段林白只是一笑,「我回頭找許堯打遊戲。」

許舜欽的嘴巴是撬不開的,許堯那嘴……

天生漏風!

太好套話了。

傅沉只是一笑。

**

京城二院

許佳木上午有一台手術,她是助手,手術預計一個多小時,是個微創,不是大手術,進入手術室之前,她收到段林白的信息。

【我去開會了,中午我去接你,一起吃飯。】

許佳木笑著關了手機。

「笑成這樣?又是段公子吧。」同事打趣,「你倆這日常,未免太甜了,以前真沒看出來,段公子結了婚,會這麼粘人。」

「你倆這麼膩歪,怎麼現在還沒動靜啊?」

「也該要孩子了,我跟你說,再過些年,你要是轉正,能自己坐診,或者能親自操刀主持一台手術,生孩子的時間都沒有。」

……

許佳木笑著沒作聲,換了消毒衣,開始洗手準備進入手術室。

她和段林白一直在努力,科學計劃生育,只是近來她工作太忙,段林白又忙著企劃公司七夕活動,兩人都挺敷衍的。

紅樓一夢黛玉歸來 按照這種狀態下去,有可能今年要孩子都困難,她胡亂想著,已經到了手術台邊上。

很快她就全身心投入到了工作中。

原本以為是一台小手術,沒想到術中出現變數,導致計劃一個小時的手術,做了近三個小時,好在主刀醫生經驗豐富,一切順利。

不過許佳木沒見過這種情況,出手術室的時候,後背都涼透了。

「是不是嚇到了?」主治醫生看著許佳木,「所以說,你們上學的時候,為什麼老是不划重點,因為病人壓根不會按照書本內容去生病。」

「我知道。」許佳木點頭。

「你需要學習的地方還有很多,不要覺得是小手術,就掉以輕心,對你來說手術不大,可是對患者來說,半點差錯都不能有。」

許佳木安靜聽著,她洗了手,脫了衣服,回到辦公室,雙腿站得有些發麻,坐在凳子上揉了一會兒。

「聽說你那台手術出問題了?」有同事過來詢問。

「嗯,好在沒出事。」許佳木此時想起方才的情形,還覺得後勁發涼。

「佳木,苟醫生喊你!」有護士敲了下門。

「馬上過去!」

許佳木起身有點急,只覺得腦袋一陣暈眩,她急忙伸手扶住桌子,穩住虛晃的身形。

「木子,你沒事吧?」一側的同事急忙過來查看。

「沒事,可能早上沒吃什麼東西,現在有點暈。」許佳木喘息著,調整呼吸,方才眼前一片黑,此時才算緩過勁兒。

「我去給你拿個葡萄糖,你這是低血糖吧。」同事說著急忙往外走。

許佳木靠在桌邊,喝了同事遞來的葡萄糖,緩了好幾分鐘,整個人才覺著舒服些。

「之前手術十幾個小時的,也沒看你這樣啊,你最近晚上是不是熬太晚了……」同事笑道,「所以身體撐不住了,你們新婚不久,也是正常的。」

許佳木只是抿了抿嘴,方才整個人嘴角都白了,此時還沒恢復血色。

「你最近是要來例假了吧,這時候身體本來就虛,要多注意。」

終末之龍 「轉正重要,也別太拚命。」

「謝謝,我去找一下苟醫生。」許佳木說著往外面走,見了醫生之後,還是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大對勁。

她猶豫著,直接去買了兩根驗孕棒,進了洗手間。

**

段林白此時會議已經開到後半段,實在有點枯燥無聊,就摸出手機,準備查看一下最近京城新開了什麼餐廳,有什麼好吃的東西。

可是此時手機震動著,許佳木信息來了。

她可極少在工作時間發信息給他,段林白立刻調整姿勢,正襟危坐。

傅沉瞄了他一眼,看個手機,需要搞得這麼正式?

然後他就瞧見,某人手指一抖,手機「嘭——」磕在會議室的桌上,此時在上面講話的人,被嚇得一怔。

此時底下光線很暗,看不清段林白的臉,他還以為自己說錯了什麼,心底忐忑發虛。

「林白?」

傅沉蹙眉,因為離得很近,他看到某人居然在手抖。

剛準備查看他的情況,他倏得站起來,拿著手機就往外面走。

眾人懵逼了,這是搞什麼?

「你們繼續開會!」傅沉說完,直接追上去,段林白正在焦躁得等電梯,若非此時在二十多層樓上,他怕是要跑樓梯了。

「出什麼事了?」

「懷孕了,我終於……懷上了!」 巔峯對決:警官,七秒追到你 段林白激動地扯著傅沉衣服。

傅沉眯著眼。

他懷了?不應該是許醫生?這人莫不是激動地傻了…… 段氏集團

助理小江以為出什麼大事了,從會議室跑出來的時候,就聽到自家小老闆扯著三爺衣服,一個勁兒喊道。

「我懷上了,終於有了……」

他一臉懵逼,他懷什麼?

十方站在一側,抬手抵了抵他的胳膊,「你家小老闆高興瘋了,應該是許醫生懷孕了。」

「當時聽他喊著,我也是嚇了一跳。」

小江點著頭。

「我們小老闆平時就咋咋呼呼的,我都習慣了。」

段林白此時還沉浸在無以名狀的喜悅中,拉著傅沉,似乎有很多話想說,卻又激動地說不出來。

「電梯來了,我陪你過去。」傅沉指著已經緩緩打開的電梯門。

「你說這孩子啊,真的是……」段林白咋舌,一副要浪翻天的模樣,「之前我和木子那麼努力,愣是沒結果。」

「最近我一直處於消極怠工狀態,他居然就來了,哈哈……」

他和許佳木是計劃生育,一開始都很有動力,只是時間長了,誰也不能保證每個月那幾天,就真的很有精力。

尤其是近一個月,兩人都是敷衍了事,所以他壓根就沒想過會懷孕。

「你說神奇不神奇?」

……

傅沉抬頭看著電梯上不斷下降的數字,壓根不想搭理身側這個二愣子。

直至到了停車場,某人還在嘰嘰喳喳說個不停,原本就是個能說的主兒,現在更是不消停,傅沉就是擔心按照他這種狀態,開車容易出事。

上車后,傅沉瞄到一側有未開封的礦泉水,直接遞給他。

「喝點水,潤潤嗓子。」

「嘿,夠意思,體貼!」段林白笑著擰開水,一下子喝了大半瓶。

傅沉發動車子,他倒不是體貼,而是某人……

實在太聒噪,吵得很。

「噯,傅三,當初小嫂子懷孕的時候,你是什麼狀態,也和我這麼激動?」

段林白是喜歡小孩子的,況且這還是自己的孩子。

傅沉沒作聲,當初宋風晚懷孕,喬望北差點把他活剮了,能有什麼可開心的,這孩子來得不是時候。

「對了,木子懷孕了,我是不是需要準備什麼?」

「我爸媽一直說,你們家欽原長得好,小嫂子孕期都是怎麼進補的,我是不是也要注意什麼?」

「當初你不是給她報了個什麼班嗎?」

……

傅沉覺得腦仁疼,好像把他直接從高架上踹下去。

「許醫生懷孕的事,你通知家裡人了嗎?」

段林白一拍腦袋,「差點忘了。」

他說著,立刻摸出手機,給父母打電話……

段嵩喬反應最大,因為他此時就在公司,收到信息,就問他在哪裡,段林白說出公司去醫院了,氣得他直拍桌子。

他們就在上下樓層,這小子跑出公司給自己打電話通知兒媳懷孕?

這不是閑的?

段林白就通知了一個人,反正她心底清楚,他們會互相通知的。

此時是午高峰,京城堵車厲害,傅沉停了車,與前方車輛保持好車距,摸出手機給京寒川打電話。

京寒川當時正在三樓書房看書,看到來電顯示,微微蹙眉。

他該不會又要帶兒子過來?

不是說傅寶寶今天去梨園了?

「喂——」

「許醫生懷孕了。」

京寒川依靠在座椅上,眯著眼,「替我恭喜林白。」

「他問我,當個好的准爸爸是不是需要準備什麼?」

京寒川瞄了眼被他放置在角落的兩箱書,這些書他都已經看完了,「我明白了。」

「嗯。」

他們之間壓根不需要說破,簡單一句話就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京寒川招呼京家人過來,讓他們把書打包收好……

「六爺?這書您不看了?」這可是傅三爺特意送來的。

「看完了,現在要送給更有需要的人。」

京家人一抬頭,就看到自家六爺笑得非常詭異,頓時後頸都發涼。

這麼些書,是要送給誰。

**

京城二院

傅沉與段林白到醫院的時候,直奔許佳木辦公室,裡面只有個女醫生在,對他也非常熟悉了。

「來找木子啊?」

「她人呢?」

段林白興沖沖的,還特意在樓下買了束花。

「去查房了,估計還要十多分鐘,你們先坐,我也有點事,先走了。」她拿著桌上的文件,抱著就走出了辦公室。

段林白一臉懵逼。

懷孕這麼大的事,他都激動地要昏厥了。

這女人居然……

還在查房?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