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神之淚!洪家有一尊等身像,傳說是洪家第一代古祖所留。他的修為不可揣測,據說曾經與青帝太無交手,從容離開。他失蹤后,蛻下一尊等身像。這等身像,洪家蓋世天才如果喚醒的話,會流出眼淚。眼淚中所含神性力量,可以彌補缺陷裂縫,達到九缺甚至無缺的程度。缺陷裂縫,你應該知道等級。」白玉涵說道。

「嗯,知道,半缺,九缺,無缺。」洪錚一邊說著,一邊眉心發光,露出了他那缺陷裂縫。竟然已經癒合了一大半,達到了六缺的程度!

「六缺!」白玉涵面露驚色,「怎麼做到的,就連我,也才剛剛達到六缺!」

「補天花。」洪錚開口,「也就是說,如果我要走極致孕骨路,必須要彌補缺陷裂縫,打開照海,然後鑄造泥丸?」

「開照海很難,但歷來都有人成功。至於鑄泥丸,事實上是在眉心泥丸宮穴鑄造出一尊宮殿,這個難度就不小了。 醫騎絕塵 你首先得尋一尊充滿大道痕迹的宮殿,推衍宮殿上的大道紋路。最後還需要奇珍異寶。比如仙珍帝金,不老山石等等。開照海,彌列缺,鑄泥丸,這三樣達到,你才走出了極致孕骨路的第一步。第二步,則是你不能刻畫血肉大陣。解決的辦法,就是原始陣胎,此物,則是在龍馬地的王家。王家也是極其恐怖的勢力,尤其是王家這一代的家主,如果我猜的沒錯,應該是王風波。此人,乃是成年帝血大妖——八卦龍馬!」白玉涵眯起了鳳目,顯得有些可愛。

「我見過他的子嗣。」洪錚想起了王隆錦,號稱探花,修為不俗。

「原始陣胎,不是任何大陣,但是可以自己推衍,以自身衍化大陣,溝通天地。你要是得到,對你來說,前途不可限量。」白玉涵看著洪錚,忽然冷笑起來,「不過你有些異想天開了呢。」

「如何叫異想天開?」洪錚眼皮都沒抬。

「你只不過剛剛彌補了缺陷裂縫,還沒有開照海,鑄泥丸,你要走這條路,難啊。」白玉涵說道,「還不如老老實實的遵循規律修鍊。」

「不試試怎麼知道,你看這是什麼?」洪錚說完,腹部開始發出極強的光芒,那裡,有一輪汪洋在咆哮,掀起驚天大道。有一種模糊的錯覺,從海洋中,傳遞出了一道道浩大神音,若天神禪唱。

「怎麼可能,照……照海,你竟然開了照海!」白玉涵再也難掩驚容,站了起來。

她發現自己小看洪錚了,仔仔細細的再次打量了洪錚一番。

身材頎長,面容清秀,劍眉星目,眉心中間還有妖異的火焰印記。她眼神一凜,因為那火焰印記給她的感覺,也很不一般。自己只看了一眼,就像是陷入到了無邊的火海中。

「你是誰?」白玉涵眯起了眼睛,「你還有多少秘密?」

「洪錚。」洪錚只說了兩個字。

「洪家的?」

「不是洪王地洪家。」洪錚稍微解釋,「對了,你身為準帝,跟我說說心德吧。」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白玉涵不屑。

「就憑你穿了我的衣服。」洪錚眼皮一翻,認真的說道,「不說,衣服還給我。」

「不還。」

「不還我就扒下來。」洪錚正色。

白玉涵暴走了,因為他發現洪錚說的理直氣壯,不帶有一絲的淫邪性質,也沒有一點開玩笑的樣子。她相信,洪錚絕對能做的出這事。

「好吧,我只說一次。」白玉涵認輸了,「修鍊最重要的就是厚積薄發,浮躁乃是大忌。你知道修士為什麼有缺陷裂縫嗎?」

見到洪錚搖頭,她只好再次開口:「因為這天地都不全。別看我,我也只是朦朧中感應到的。我感覺……怎麼說呢,這天地,好像缺了一種魂。缺陷裂縫,就是彌補自身,讓自身達到圓滿。大道三千,每一種都不同。就像你準備走的極致孕骨路,也是自身圓滿的一種,同樣屬於三千大道里的一部分。我們現在的修鍊境界,都是東皇太一所創。但是東皇太一沒有出現之前,修鍊境界是什麼樣子的呢?」

洪錚猛然醒悟,對啊,東皇太一沒有出現前,就不用修鍊了嗎?他想起了遠古血脈碎片,那些上古先民的修鍊方式。那似乎是以煉體為主。

「修鍊境界,可謂是百家爭鳴。但實力劃分,都是一樣的。如果你真的達到了極致孕骨路最後一步,你的修為境界還是孕骨。但你的實力,可能能夠與徹地大境一戰。」

「靈體大境之後,就是徹地大境。徹地大境,取自通天徹地的意思。徹地大境,又稱福地大境。要想進入這一境界,就要遍尋天下洞天福地,熔煉於自身。簡單來說,就是臨摹這些洞天福地,形成自身的大道紋路。」

洪錚靜靜的聽著,努力的記下。感覺眼前就像是打開了一道新的大門。一直以來,他都是自己摸索修鍊方法。洪行簡教他的並不多,就是極致孕骨路,也沒有跟他詳談過。所以今天白玉涵的一番話,讓他有種茅塞頓開,豁然開朗的感覺。

二人在東皇鍾內,時而討論,倒也感覺時光快的很。

兩天後,白玉涵終於停了下來,鬆了一口氣,白了一眼洪錚。

洪錚起身行了一禮:「多謝,姑娘一番話,讓在下,獲益斐然!」

白玉涵歪著腦袋,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他。

洪錚正準備說些什麼的時候,忽然身軀一震,感覺與東皇鐘的聯繫恢復了。

「我們能出去了!」洪錚說完,手中打出一道印訣,頓時,東皇鍾猛然縮小,二人出現在了隕星地帶的邊緣。

白玉涵不知怎麼回事,心中竟然有一種不舍的念頭。她發現,自己似乎很享受與洪錚在東皇鍾內的時光。雖然洪錚獃頭獃腦的,但是她卻不生氣。

「怎麼了,我怎麼了!」白玉涵拍了拍自己的臉頰。

洪錚看了周圍一眼,直愣愣的盯著前方。心神一動,一股奇異的波動傳來。

「大茶壺,快過來!」洪錚開口,他感應到了龍鬚席的氣息。

這一切都源於他修鍊了《喚龍經》的緣故,可召喚,感應天下一切與龍有關的東西。 「啊,老闆,你在哪,我看不到你。」不遠處傳來大茶壺的聲音,有些疲憊。

洪錚睜開了太初荒瞳,黑暗中亮起了兩盞神燈。不一會,大茶壺與七彩天雞出現在了洪錚的面前。

大茶壺與七彩天雞的模樣很是狼狽,蓬頭垢面,面色憔悴。七彩天雞還好一點,只是有些萎靡。但大茶壺就不一樣了,渾身都是鮮血。眉心中間,還有傷痕。他的氣息也是極度的不穩定,時而孕骨六七轉的模樣,時而又是蛻凡一二轉。面貌也是在不斷的轉化,有時候是滿臉書生氣息的青年,但更多的時候,卻是滿臉的絡腮鬍。

白玉涵眯起了眼睛:「你這個朋友不太簡單啊。」

大茶壺靠近了洪錚之後,看到了眼前的壁障,激動起來:「到了,我們到了。」

「你們是怎麼逃生的?」洪錚疑惑的問道,神陣崩碎之後,那恐怖的威力,大地都是被撕碎了。

「還不是靠我。」七彩天雞極度的憤怒,「大茶壺這個蠢東西,竟然判斷失誤。」

「七彩天雞有一個能力,就是模仿頻率。在大崩滅中,他迅速的模仿出神陣的波動。再加上龍鬚席的奇特能力,所以逃過了一劫。」大茶壺笑的有些歉意,「獅子皇沒死,但一身修為估計要廢了。至於澈丹,無損。」

「那快點行動,儘快進去,要是被澈丹尋來的話,我們就危險了。」洪錚道。

洪錚回頭看了一眼隕星地帶,那裡無數隕星穿梭虛空,不斷劃過。空間中響起了嗚嗚的聲音,有些刺耳。

「這個壁障,被稱為界障,不能夠用強力轟碎。」大茶壺擦了一把臉上的血跡,「對了,那妞呢?」

大茶壺看不到白玉涵,所以問道。

「我在這。」白玉涵淡淡的說道,說完,她走出了幾步,來到了壁障之前。壁障的光照耀在她的身上。

大茶壺張大了嘴巴,不可思議。

柔和的光芒照耀在白玉涵的身上,讓白玉涵美艷的不可方物。臉蛋似乎吹彈可破。一雙美眸,濕漉漉的,像是會說話一般。她的氣質如同天上的仙子下凡,不食人間煙火一般。雖然穿的是洪錚的衣物,但仍是一塵不染的模樣。赤著一雙玉足,小巧而玲瓏。貝甲整齊的排列,讓人看了有種握住呵護的衝動。

但是她也是不可接近的,似乎遙不可及一般。氣質高貴,如同高高在上的女皇。

「姑娘,你長的這麼漂亮,應該賣身啊!」大茶壺獃獃的說道,「你看你旁邊的這位老闆,眉清目秀,唇紅齒白。絕對是你理想的對象。啊,不對,你怎麼穿著洪錚的衣衫?」

七彩天雞也是睜大了眼眸,一臉大寫的懵逼:「我靠,什麼情況。」

「說出來你可能不信。」大茶壺再次抹了一把臉上的血,整張臉鮮血淋漓,顯得有些猙獰。他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語氣中有一絲猶豫的味道,「洪錚把准帝給睡了……我又少了一筆傭金。」

七彩天雞依舊一臉大寫的懵逼:「咯……咯……咯咯咯!」

「說人話。」大茶壺一巴掌打在七彩天雞的腦袋上。

「我的偶像啊!」七彩天雞一下子撲過去,保住了洪錚的大腿,「師尊,教我!」

洪錚滿臉黑線,哭笑不得。

白玉涵嘴角微微抽搐,恨不得立刻砍死這一對奇葩。她怒目而視:「再胡說,我現在就宰了你們。」

大茶壺與七彩天雞的聲音戛然而止,他們沒有洪錚的眼力勁。一想到眼前是個准帝,頓時不敢說話了。訕訕的縮了縮脖子,偷偷的對洪錚豎起了大拇指。

「我覺得這事,夠老闆吹一輩子了。」大茶壺暗中對七彩天雞說道。

「我也覺得。」

「被廢話了,具體該怎麼做?」洪錚說道。

「這界障,有一處裂縫,但是不容易發現。不過我準備了碎空符與懸空燈,將最薄弱的地方削弱。然後你用混沌大缺指崩碎它。」大茶壺說完,從儲物袋中掏出了一張尺長的綠色符籙。這符籙出現后,透發出一股宏大而蒼涼的氣息。只有尺長,上面刻滿了密密麻麻的符文古字。每個字,都代表了神秘的力量。

「碎空符!」白玉涵有些訝異,「竟然連這種寶物都有!」

「來歷很大嗎?」洪錚不解。

「大帝級別的陣法大師才能夠煉製,整個東荒,碎空符一隻手都能夠數的過來。此物可以劃破虛空,破除陣法!至於懸空燈,你要有的話,就更讓我驚駭了。因為懸空燈,不是這一界的東西。」

大茶壺一臉的驕傲,掌指張開,一盞燈出現了。說是燈,不如說是一塊玉骨,散發幽冷氣息。上面出現了一株火焰,火焰周圍,竟然有鴻蒙氣擴散,化為了燈籠一般。燈周圍,開始衍化出一方乾坤大世界。有光雨灑落,有神靈膜拜,有鬼怪臣服。

懸空燈出現后,整個隕星地帶都是一震!

「此物,我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得到的,我醒來,就在我的懷中。」大茶壺臉上出現了溫和的神色,撫摸懸空燈。

「你……你……」白玉涵瞪大了鳳目,卻是什麼也沒說出來。很顯然,她正處於極度的震驚中。

「開始吧。」大茶壺說完,執起碎空符。頓時,碎空符綻放出璀璨光華,暮然化為了一桿似乎從九幽深處穿越而來的大槍。

「破!」大茶壺怒吼一聲,手持大槍,猛然釘在了界障之上。頓時,大槍的槍體中,衝出了一大片的符文,密密麻麻,全部轟在了界障之上。

轟!界障都是猛然一震,那光幕,開始如幕布一般的抖動起來。上面盪起了一圈又一圈的漣漪。而後,大茶壺面色冷厲,掌指一翻,懸空燈祭出。頓時,拇指大小的懸空燈之上,居然衝出了一道驚天火柱!

這火柱,粗大無比,如同颶風,彎彎曲曲,直擊雲霄,鏈接了整個蒼穹。整個隕星地帶都是被照亮了。遠遠的看去,異象極為驚人。

就像是從穹頂之上,垂落下一道火焰颶風! 懸空燈的來歷,鮮有人知。就連身為準帝的白玉涵,都是不知曉。但白玉涵知道的是,懸空燈代表了詭秘。傳說此燈不屬於這一世界。白家典籍明確記載,白帝少昊就是遇到一盞懸空燈,追逐而去后失蹤!

懸空燈爆發出的火焰颶風,神光搖曳,照耀漫天星斗。而後,懸空燈內,轟出了一道震動洪荒的咆哮聲。隨後眾人便是見到,從火焰颶風中,伸出了一隻白骨大手。

白骨上,盡都是詭異的紋路,白森森,沒有一絲血肉。下一息,白骨大手握指成拳,一拳轟出。

「我……要……歸來!」白骨大手傳出了一道邪惡至極的神念。這神念一出現,化為無邊雷霆,在蒼穹上炸裂。長空炸裂,虛空大裂縫不斷蔓延。整個虛空宛若鏡子一般,竟然崩碎了!

白玉涵玉洪錚面露驚色,簡直難以想象。懸空燈內竟然隱藏著一隻白骨大手。僅僅是一道神念,便是炸裂長空,撕碎蒼穹!

整個界障在這一拳之下,若平靜的湖水被擲入了巨石,翻起了一道道漣漪。整個過程持續了大約一刻鐘的時間。當漣漪漸漸平息的時候,界障上出現了一個拳頭大小的裂紋!那裡,就是界障最為薄弱的地方。

白骨大手爆發出一擊后,逐漸消失,不過最後卻留下了一段話:「我快要歸來了,因為我聞到了餘孽的味道。」

洪錚心中一動,當初自己在洪行簡的書房中,領悟缺字帖與補字帖的時候,也看到一隻強大的獸爪橫過天際,說自己與洪行簡乃是餘孽!

洪錚還未來得及思考,大茶壺喊道:「老闆,就是現在!」

洪錚索性不去考慮,向前跨了一步,抬起了右手,伸出了一指。那一指,綻放出了不朽神光,開始極盡升華,璀璨無比。手指發出的光,如若天上的真陽,照耀九天十地,橫掃**八荒。

而後,一個個符文古字開始出現,在他的指尖跳動!四周虛空,開始扭曲,有強大的異象衍化。那裡自成一個乾坤,那些符文古字就像是乾坤內的生靈在跳動一般。

「混沌大缺指!」洪錚一指點出,有真仙指路之勢。攜帶出無上大威而至,猛然點在了界障最為薄弱的點上!

卡擦,卡擦!

一聲聲脆響不斷傳來,界障的裂縫在擴大,而後,崩碎了一丈大小,像是一座門戶!

界障,被打開了!

界障的另一岸,是人間仙境。一股股精純至極的氣息,從人間仙境傳遞了出來!

「真是個奇特的地方,一邊是黑暗無比的隕星地帶,另一邊,卻是耀眼的人間天堂。」白玉涵贊道。

洪錚心中一動,像是抓住了什麼關鍵的地方。但這個念頭卻是一閃而逝,仔細思索,卻什麼也沒得到。

「快進去吧。」大茶壺極度興奮,「四世身,我來了!」

七彩天雞也是嚎叫著:「葬天棺,我也來了!」

二人爭先恐後的跑了進去,生怕慢了一步就會晚了一般。

「這界障真是神奇,你看這被崩碎的地方,漸漸的癒合了,我們也要快些進去了。」洪錚開口。

「嗯,我肯定是要進去看看的。」白玉涵點點頭,秀髮披散,脖頸修長白皙。

洪錚當先,白玉涵在後,而那被崩碎的裂縫,癒合到了只有半丈大小了,再過幾個呼吸的時間,就會徹底的修復。

就在白玉涵踏入裂縫的剎那,洪錚猛然回頭,看向黑暗的隕星地帶,雙眉倒豎,面色冷厲!

「不好!」白玉涵面色大變。白玉涵只感覺到了通體冰寒,被一股殺機鎖定了,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心中被生死危機感充斥。到了她這個級別,雖然修為盡失,但靈覺依舊在,她清楚的知曉,這次自己躲不過去了!

她面色慘白,慘笑一聲,閉上了眼睛。

在她的身後,一顆百丈大小的隕星極速而來。這隕星,通體布滿了密密麻麻的符文。極速而來的時候,攜帶了一股恐怖到極致的威勢。速度達到了極盡,一道道雷霆在星體上不斷炸裂,延伸進無盡虛空!在隕星之上,盤坐著一名修士。他頭顱巨大,身材瘦小,不成比例。此刻,他已經從隕星上站了起來,冷笑的盯著洪錚與白玉涵。

隨著他的站起,他完整的推動起了通天大境的修為。那是出於人道絕巔領域的力量,他的氣勢,瘋狂的爆發!

轟!

營銷女王 轟!

轟!

他四周所有的隕星,在接觸到他氣勢的一剎那,全部崩碎成了沙礫! 神鬼行紀 他的頭顱,釋放出無盡光華,似乎化為了一顆超級星體。在這星體上,熾熱的光芒擴散,無邊的至尊氣擴散,化為一朵朵星雲。星雲旋轉間,將空間崩碎了,一塊塊虛空碎片如玻璃渣子飛舞。

洪錚只感覺自己的呼吸都是停滯了,澈丹的威壓全部擠壓而來,瞬間填滿整個空間。這一方天宇沸騰,然後搖晃。

嗤啦嗤啦!

洪錚好不容易痊癒的傷勢,在這一刻複發。而澈丹,開始動手了,眸子瞬間睜開。他的雙眸,瞬間化為了兩輪乾坤世界。裡面星河滿天,幽魂遍野,斗轉星移,神魔嘶吼。而後,從他的眸子中,崩出了兩顆血色珠子。血色珠子一出現,便是湧現出了濃濃的鴻蒙氣,大道轟鳴之音不斷瀰漫。血色珠子居然瞬間化為了兩顆巨大的星辰,交叉在一起,拖起了長長的尾光,向白玉涵撞擊而來!

星辰所過,空間崩碎的不像樣子,空間碎片飛舞,化為點點碎光!它們所帶起的罡風,轟碎地面!

「老闆,快進來!」大茶壺喊道,因為洪錚的身軀已經跨入到了人間仙境之內。只要再跨出一步,洪錚就能夠完全的躲過澈丹,而澈丹,也進不來了。因為界障裂縫已經癒合了一大半,澈丹根本來不及進來。

而白玉涵,同樣來不及進來。

白玉涵看著洪錚,雙眼靈動,隨後展顏一笑:「加油!」

這一笑,春暖花開,宛若黑暗中綻放的補天花。 洪錚眼眸平靜,盯著白玉涵,嘆息一聲。

白玉涵看著洪錚如刀削一般的臉龐,輕聲說道:「真遺憾,我活了幾千年,還沒有談過戀愛呢。」

「你不會死。」洪錚平靜的說道。

瞬息間,洪錚動了,看向白玉涵的身後,一把摟過白玉涵,與白玉涵的位置瞬間對調。這一切說起來很漫長,但都是在電光火石間發生。洪錚的速度很快,快到白玉涵都來不及反應。

而澈丹爆發出的兩顆星辰速度更快,快到洪錚根本就來不及爆發出朝拜王的三擊!

「吼!」洪錚仰天發出了一聲咆哮,將白玉涵護在了身後。下一息,他身上透發出無盡神光,頭頂血氣衝天,蒸騰而起,化為一朵朵祥雲。他的身軀,在這一瞬間,化為了百米高!

原始真身,推動!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