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娘,您這是做什麼?我奶還好好的活著呢,你這就開始哭起來了?」

楊氏一怔,宋離這是在罵自己哭喪?

「阿離,你奶這麼大把年紀了,你們這一上門就把人給逼成這樣,難道你們還不應該給銀子請大夫來給你奶看病嗎?」

宋離點頭,「大娘說的倒是挺有理的。」

楊氏一笑,她就說嘛,當家的跟自己說這宋離有多厲害,再厲害還不就是個小丫頭,這不就被自己給唬住了。

「阿離,你放心這銀子就算是我們借你的,到時候肯定就還給你們了。」楊氏道。

借自己的?要是真把銀子給他們了,還有還給自己?真把自己當做兩三歲的小孩子來矇騙呢。

「大娘,您看您這話說的。」宋離乘著跟楊氏說話的功夫,到了蔡氏的面前。找准穴位直接把銀針扎了下去,蔡氏原本確實是暈過去了,可是過了這麼長的時間,早已經轉形過來了。現在就是在裝暈,等宋華江把宋華豐給拿捏住,好套取更多的好處。

只是蔡氏怎麼也沒有想到宋離會突然給自己來這一下,宋離這一針下去那直接就把蔡氏給痛的大叫一聲。

「娘呀!」

「哎呀,大娘您看,奶這不是就醒過來了嗎?」宋離指著蔡氏道。

蔡氏還想繼續裝暈,可是宋離捏著銀針額手,稍微一用力,蔡氏就扛不住了。

「你個瘋丫頭到底想要做什麼?」蔡氏怒道。

「我在救您啊。」宋離一臉的無辜。

宋華江的臉色難看的就跟吞了一隻蒼蠅一樣,這娘怎麼就這麼沉不住氣?要是再過一會兒這肯定就能把老二一家人給壓住了,到時候還不是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娘,您醒了?您可擔心死兒子我了。」宋華江撲倒在蔡氏的面前,不住的給蔡氏使眼色。

蔡氏知道自己剛才壞事兒,就想繼續裝暈。可是宋離的銀針還在她身上扎著呢。這讓她怎麼裝的下去?

「哎呦喂,我這頭怎麼這麼疼?這麼暈? 商女魔妃 我是不是就快要死了?」蔡氏兩眼一翻就要暈過去。

宋離湊近了,在蔡氏的耳邊小聲的說道:「奶,您知道我現在扎的是您的什麼穴位嗎?」

蔡氏不解的看著宋離,她這話是什麼意思?

「我吧,也認不準其他的穴位,所以我給您扎的是腦戶穴,只要我手裡的銀針稍微這麼動一動,您就直接睡過去了。」

蔡氏臉色發白,老二家的這個瘋丫頭這是要自己的命啊。

「不疼了,我頭不疼了。」蔡氏生怕宋離要是真的一不小心就給自己下了重手,那自己這條命肯定就保不住了。

「真的不疼了嗎?」宋離問。

蔡氏眨眨眼,「不疼了。」

「不疼了那就好,要不然我這還要擔心奶您這身子不好,還想著幫您多扎兩針呢。」宋離道。

蔡氏還怎麼敢說自己疼,要是真的讓宋離給自己繼續紮下去,自己的這條老命就算是沒有了。

蔡氏說自己不疼了,可是其他人不知道啊。

「娘,您怎麼可能不疼呢?您看看您這額頭上這麼大的一個包,還流血了。必須要請大夫來看看才行。」楊氏道。

宋有富也湊了過來。「奶,我娘說的是,這一定要讓大夫過來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葉天淡漠的聲音,讓得那鍾莫歸的心頭升起一陣無名火來。

「這小子之前明明那麼狼狽,此刻反倒是高高在上了!」

鍾莫歸的心中頗有些惱火,「不過也罷,即便只用六劫級別的實力,也能與之交戰!」

心中念頭落下,剎那間,那鍾莫歸的身影便是閃爍而出,朝著葉天飛撲而去!

「叮!叮!」

接連的金屬碰撞之聲,瞬間便是在這街道之上響徹而其,葉天與那鍾莫歸的身影陡然間飛快的閃爍了起來,看得人目不暇接!

「鐺!」

一聲令得周圍空氣都是一陣顫動的巨響發出,二人的身影飛快的分隔而開,相互用著一種打量的目光對視著

明眼一些的人皆是不難看出,此刻,二人依舊是處在一個互相試探的地步,並未鉚足了力氣要拼個你死我活,沒有絕對的把握之前,二人都沒有急於全力出手。

那鍾莫歸心中端是有著幾分不放心,沈相陽和林磐兩位超級強者雖然放話不插手,但他卻不相信,葉天若是真的遇到致命的威脅,這二人會袖手旁觀。

他要等一個機會,能夠一擊致命,即便是以命換命,也要一擊之下,讓得葉天瞬間落命!

葉天自然也是知道這傢伙的心思微微一笑,手掌略微的震了震,將那些許的酸麻之感驅散而去:「不依靠靈魂能量,感覺你弱爆了。」

「呵呵,小子,話別說太滿了,小心丟了性命!」

鍾莫歸的嘴角忽然掠過一道猙獰的笑,旋即猛的一步踏出,一股狂猛的氣勁,乍然間擴散而開!

鍾莫歸的身影幾乎是瞬間閃爍而上,手中的金刀不帶半分猶豫的朝著葉天迅猛揮砍而去,隨著那刀芒律動,彷彿是空氣都在為之顫抖,撕扯出道道尖利的呼嘯聲!

「叮!」

葉天的反應亦是十分的迅速,這鐘莫歸沒了靈魂能量的支撐,招式的速度和壓制力都是低了許多,這點手段,可不足以讓得葉天感到什麼壓力!

「這種手段,你也拿得出手?」

葉天冷笑,單手握著靈墨刀將那鍾莫歸給架住,左手之中,赫然便是喚出了另一把璇璣刀!

「驚鴻九現,驚鴻落!」

雙刀在手,葉天的雙臂陡然間便是一同律動了起來,驚鴻九現,本是需要兩人配合方能施展,但在葉天手中,確實早就能夠一人施展出組合招式,到的如今,這更是一劍再簡單不過的事情!

葉天手中雙刀一出現,立刻便是讓得那鍾莫歸受到的壓力猛增,手中的金刀趕忙是收回護住身軀,靠著極高的速度,不斷的抵擋著葉天手中的攻勢,一時間,居然是被葉天壓得連連後退!

「噌!」

一道刺耳的金屬摩擦聲之下,二者交接之處猛然有著一道肉眼可見的恐怖波紋擴散而開,朝著四面八方飛射而去,那波紋所過之處,便是土石翻卷,街道上的磚石都是大片大片的粉碎而去!

「這小子的實力……實在是可怕!」

那鍾莫歸略微皺眉,之前有哲理靈魂能量的增幅,他能夠輕而易舉的捕捉到葉天的動向和破綻,交手之中也是佔盡了上風,但此刻,沒了靈魂能量可用,他立刻便是發現,在純粹的刀法交戰之上,葉天的壓制力,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

葉天嘴角之上掛著幾分淡然的笑容,此時此刻,若是細看之下便會發現,葉天的眼中,有著道道鋒利的光華閃爍著,而在眼底,又如同籠罩著一層薄薄的霧氣,似是身處在一種玄妙的狀態之中。

此時此刻,葉天正身處在一個無限接近於心眼刀的狀態之下!

伴隨著靈魂能量逐步提升,葉天也是明白了為何涅槃尊者遲遲不讓他去嘗試著參透心眼刀的真諦了。

心眼刀,本身就是靈魂能量完美與自身結合方才能夠達到的境界,以他現在的靈魂修為,領悟不出完整的心眼刀來。

但那也無妨,此時此刻,光是靠著這並不算極其完善的心眼刀狀態,葉天已經是能夠與這鐘莫歸打得十分輕鬆了!

唰!

眨眼的功夫,葉天的身影便是閃爍而出,這一次,葉天選擇了主動出擊!

「泣血刀法——四方泣血!」

「給我死來!」

面對著葉天這接踵而來的兇悍攻勢,那鍾莫歸卻是臉色猛地一凝,絲毫沒有退避的意思,反而是將那手中的金刀猛然朝著葉天劈砍而去!

他感覺自己抓住了這個絕好的機會!就這一瞬間,葉天再出招的同時,也暴露出了極大的破綻!

多年累積下來的戰鬥經驗告訴他,此時此刻,就是出手讓得葉天落命的最好時機!

他此刻可不是什麼小心翼翼的與葉天穩健交戰的心態,他是個亡命之徒,此時此刻他只有一個念頭——

殺了葉天,為他的徒弟鐘不悔報仇!

鍾莫歸臉上有著幾分猙獰的笑容,他深知這一招葉天必須收手,若不收招,以傷換傷都是輕的,若是葉天當真不慎,結果便是毫無懸念的以命換命!

然而,此刻那鍾莫歸卻是並未看見,葉天的臉上,同樣是帶著一道笑容,不過相比他臉上的那猙獰之色,葉天的臉上,赫然便是一陣森然冷笑!

「噌!」「嗤!」

兩道聲音,幾乎是同時發出,葉天手中的雙刀正正的落在了那鍾莫歸的胸口之上,隨時並未直接傷及心臟,但卻是留下了一條頗深的傷口,而同時,葉天的刀刃之上,赫然便是籠罩著傷門刀氣,那縱橫的兩道傷口,此刻也是在逐漸的撕裂而開!

而在這同時,鍾莫歸手中的金刀卻是直接穿過了葉天的身體!

他笑了,他幾乎已經確定他贏了。

直到他的身後,再度傳來一道駭人的刀芒!

「噌!」

來不及反應!

鍾莫歸,自覺是個身經百戰的強者,特別是與用刀的對手交戰,他幾乎沒有遇到過被人逼到絕路,根本來不及反應的經歷!

但這一刀,卻是讓他來不及反應!

刀芒一閃而過,異常鋒利的氣息直接撲在他的後背之上,讓他感覺自己的整個後背都被撕裂了開來!他能感覺到,那道刀口很深,讓他的整個後背都是皮開肉綻,而那傷口,此刻仍然在繼續的被撕裂,擴張!

鍾莫歸的身影,帶著幾分狼狽的撲了出去,撲出很遠的一段方才停下。他滿面驚詫的回過頭,卻是見得方才他手中金刀穿過葉天胸膛之處,絲絲縷縷的灰色霧氣正牽連著,讓得葉天的身軀恢復到毫髮無損的模樣,就連他身上的衣服,都是並未有半分的損壞!

「反應不錯,心思也夠狠,不過我還是那個話,不依靠靈魂能量的話,你真的是弱爆了。」

葉天的身體,一直就是處在那萬象玲瓏法身的狀態下,根本未曾消解,方才的破綻,自然也是葉天刻意而為之,專門露給那鍾莫歸的,他要的就是鍾莫歸自信出手,然後落入圈套!

鍾莫歸的反應和速度已經算是很快了,亡命徒的心態也讓他膽子極大,根本不畏懼生死!

但他算漏了一點。

葉天何曾又是個弱小之人了?現如今的他,只需將那靈魂修為凝聚到足夠的程度,一舉突破七劫,實力絕對是要遠遠凌駕於鍾莫歸之上!

「來點真格的怎麼樣?這樣的小打小鬧,到此結束吧。」葉天手中的雙刀一收,只留了靈墨刀在手,指了指那鍾莫歸,淡淡的笑道。

鍾莫歸沉默了片刻,然後陡然大笑了起來。

「好!小子,今天即便是死,我也要讓你在我之前倒下!」 蔡氏氣的不行,自己的這條命可還在宋離這個瘋丫頭的手裡握著呢,怎麼他們還要過來跟自己搗亂?

「我說我不疼了,就是不疼了。」

宋正浩是最先發現老妻不對勁的,當然他也沒有忽視剛才宋離一走近之後,老妻就清醒過來了。所以這會兒老妻肯定是被宋離拿住了什麼。要不然老妻怎麼可能會錯過這麼好的機會?

好處固然重要,可是老妻的性命那也是很重要的。

「你娘不是說她沒事了嗎?我看這請大夫的事兒那就算了吧,咱們這能給你二弟省一點那就省一點吧!」宋正浩道。

宋離看了宋正浩一眼,「看來還是我爺明白事理,大伯您說呢?」

宋華江心裡雖然惋惜失去了這麼好的機會,但是到底還是不敢跟宋正浩對著干。

總裁離婚別說愛 「我知道了,既然爹娘都說不用請大夫了,那就不請大夫了吧!」

宋離自然不會繼續給蔡氏扎著針,免得落了別人的口舌。

「奶,我看您這身子骨還跟從前差不多,好好養一養也就沒有什麼大問題了。」宋離收起銀針。

蔡氏心頭壓著的重擔這才算是鬆了下去,而蔡氏的身上早已經是被嚇出了一身的冷汗。

「阿離,你奶真的是沒問題了嗎?」宋華豐問道,剛才他娘那樣子看著可不想是沒有問題啊。

「沒問題了,是吧,奶?」宋離道。

「沒問題了。」蔡氏現在是真的怕了宋離了,剛才那根針就扎在自己腦門子上,自己動都不敢動。

宋離滿意的點了點頭,「爹,您聽見了吧,奶說她沒事了。我看您也不用太擔心了,來趕緊把鞋子給穿上吧,要不然著涼受寒了,可沒有人會心疼你。」宋離把宋華豐的鞋子還了過去。

宋華豐沖宋離笑了笑。「爹沒事兒。」

「爹娘,我看大伯這裡應該是不歡迎我們的,咱們也就不要在這裡礙他們的眼了。」

宋華豐本來是帶著高興的心情來的,結果爹娘跟自己來這麼一下子就算是多高的興緻都被爹娘給消磨光了。

「行,咱們回去吧,娘你好好將養著,等您身子好一點了,我們再來看您。」宋華豐道。

宋華江擋在宋華豐面前,「老二,你這是什麼意思?你這是打算要一走了之?」

看來大伯這是還沒有死心,要不然怎麼還敢攔在爹面前。

「大伯,奶剛才可是說了她什麼事兒都沒有,您這麼擋在他們面前是怎麼個情況?」宋離道。

宋華江三番兩次的被宋離攔在前面,臉上又怎麼可能會好看?

「你爹教育不了你,那我這個做大伯的就幫你爹好好的教訓教訓你,免得將來出去了丟我們宋家人的臉。」宋華江揚手就準備打宋離。

宋華豐怎麼可能會讓松花江在這麼做?宋華豐抓住宋華江的胳膊。

「大哥,你這是準備做什麼?」宋華豐問。

「老二,你還要護著你這個瘋丫頭?」宋華江一向都不把自己這個弟弟放在眼裡,如今自然更加不會把他放在眼裡了。

「大哥,阿離就算是有什麼錯,還有我這個做爹的在,再不濟也還有翠芬在。什麼時候就能用的上你來多手多腳了?」不得不說宋華豐對於維護自己的閨女還是很強勢的。

「老二,你這是什麼意思?」宋華江一瞪眼,這老二現在的膽子真是變大了,居然還跟跟自己唱反調了。

「爹,您不用擋在我面前,大伯不是想教訓我嗎?那就讓大伯教訓看看。」這一家人真是太不要臉了,從進屋到現在發生了這麼多的事情,難不成他們就活該要被他們欺壓不成。

宋離這麼一說,宋華江反而不敢動了。

「老二,你窩囊啊,你幾十歲的人了,連一個小丫頭的主都做不了。你丟盡我們宋家人的臉面了。」宋華江越說月生氣,甚至直接就對宋華豐上手了。

「大伯,我爹是凈身出戶分了家的,如今怎麼您這又管上了,是不是有些於理不合啊?」宋離見不得她爹被宋華江這麼欺負。

宋華江怔住了,宋離這話是什麼意思?當年分家的時候宋離還小,這些事情她是怎麼知道的?

「爹,我看你也不用著急,大伯說不定就是在跟我開玩笑呢,大伯您說是不是?」宋離似笑非笑的看著宋華江。

宋華江舉起的手是放下也不是,打下去也不是。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