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行佑計劃,如果事情不對,一定要把布魯諾送出去。」崔萊斯沒有說話,而是用特殊的精神魔法與奎萊帕託交流著。

奎萊帕托瞳孔一縮,這個佑計劃只有崔萊斯和奎萊帕托兩人知曉,可以說是他們這一分支勢力最後的手段了。

崔萊斯現在這樣說明顯是感覺到了些什麼。

「希望我的直覺錯了。」崔萊斯心中喃喃道。

他的危險觸覺救過他許多次性命,但他只希望這一次是假的。

轟!

一分鐘后,奪目的藍光直接沖向了東北側靜默室的牆壁,下一秒,空間猛然震蕩起來,一個黑洞憑空而現,並不斷侵蝕擴大露出內部的景象。

那是一個狹小的密室,裡面不大的空間內擺放著一張小床以及一張石桌。

床上躺著一個人,那人的手腳被八條鐵鏈所束縛。

「叔叔!」布魯諾雙眼幾欲噴火,因為那個人的模樣實在狼狽不堪,好似一名乞丐。

「布魯諾!停下!」崔萊斯大喝一聲,他已經看出那個「帕洛米修斯」不對勁的地方了。

然而,心中牽挂著唯一親人的布魯諾仿若著魔似的,一下子便衝到了空間洞口處。

崔萊斯不得已,只能衝上前去。

「嘿嘿。」

那低著頭被長發遮掩了面容的「帕洛米修斯」忽然揚起一抹詭異的微笑,隨後便是一道寒芒!直接劈向了布魯諾!

「這!」

布魯諾隔著十數米的距離也感受到了一股威勢的壓力,那彷彿是死神的雙眸,盯住了自己的獵物,準備收割靈魂!

呼啦!

布魯諾感受到了死亡的降臨,他後悔了,他看到那張面容,那不是他的叔叔!

「蒙神垂憐!聖光守護庇佑!」崔萊斯咆哮著,一抹閃耀的光填充了整個黑暗的密室。 轟!

兩種強大力量的碰撞激蕩起圈圈漣漪,震動著那方空間。

布魯諾慢慢睜開了雙眼,那把刀並沒有刺入他的體內,因為崔萊斯擋了那一下。

長刀從崔萊斯的胸前刺入,於後背刺出,殷紅的鮮血頓時染了一地。

「崔萊斯伯伯!」布魯諾雙眼血紅,悲痛的咆哮著。

「咳咳,是你!」崔萊斯渾濁的雙眼死死盯住面前之人的模樣。

「好久不見了,崔萊斯。」那人淡笑著,可卻蘊含著一股冷意。

「巴拉托托!你竟然投靠了唐克!」崔萊斯尖聲叫著,他從未想到過貴為審判長的巴拉托托會投靠唐克。

「投靠?嘁,雖然唐克能力不錯,但還是不夠!我們最多是個合作關係。」巴拉托托淡淡道,可眼中的蔑視卻是顯露無疑。

「奎萊帕托!」崔萊斯當機立斷,大喊一聲。

「收到!」奎萊帕托心中一凜,一個箭步衝上前去。

「今天你們一個都走不了。」巴拉托托森然道。「動手!」

「嗯?」崔萊斯眼睛一跳,他擔心的事情發生了。

咻!噗嗤!

奎萊帕托行動迅速,可那麼一瞬間,一股勁風自左後方襲來。

多年養成的戰鬥本能讓他下意識的做出了反應,身子微微一側。

那襲來的利刃雖然避過了他的要害,卻也刺入了他的體內。

「誰!」奎萊帕托猛然跳到了另一側,將背後的一把匕首拔出,狠狠扔了出去。

「不愧是曾經的金鷹,速度還是那麼快。」阿姆雙手玩弄著僅剩的一把匕首,咧嘴笑著。

「阿姆?」奎萊帕托吐出兩個字忽然噴出一口鮮血,那是一片漆黑!

「匕首淬毒了!」

「我早該想到的。」崔萊斯亡魂皆冒。

要說什麼人可以輕易的泄露秘密,那必定是組織里地位較高的,而且他有能力讓唐克隱藏的埋伏成為現實!

這個人就是斥候隊長阿姆了!他可以帶所有人進入危險之地!

「結束了,比起唐克的手段,你們還太嫩。」巴拉托托搖了搖頭,並不想在這種地方浪費時間。

崔萊斯深吸一口氣,把心一橫,沙啞道,「奎萊帕托,帶著布魯諾!」

「還要掙扎嗎?」巴拉托托嘁了一聲,一枚傳奇之章飛出,那模樣與顏色已經無限接近於下一個境界,亞史詩!

「聖火焚身!」崔萊斯大喝著,「以神之垂憐,灼我耀耀魂魄!」

「瘋子!」巴拉托托低聲道,這是一門罕見的焚燒靈魂增幅力量的魔法。

「我撐不了多長,奎萊帕托。」崔萊斯留下最後一句話便朝著巴拉托托衝去。

「該死的!」奎萊帕托直接用鬥氣封閉住傷口,一個箭步衝上前去,將愣住的布魯諾抓住。

「奎萊帕托,我的毒藥你擋不住的,束手就擒吧,那樣我還可以饒你一命。「阿姆抬起頭,隱藏在一頭亂髮之下的面孔竟是滿臉疤痕!

他這一笑,阿姆就顯得更加可怖了,猶如恐怖片中的魔鬼。

「去死吧!叛徒!」奎萊帕托低吼著,一道道鬥氣如箭般飛射。

阿姆靈活的閃避著,一邊躲閃一邊嘲諷道,「你是不是感覺身子有些無力?眼前的事物越來越模糊?對,這就是效果!你越是使用鬥氣這毒就擴散的越快!」

「奎萊帕托!」布魯諾總算是回過神來,他看著已是氣喘吁吁的奎萊帕托,心中一緊。

「放心,我一定會帶你出去!布魯諾,你還不能死,你還得把你叔叔救出來。」奎萊帕托咬牙道。

「聖火焚身!」

「不!」

一聽到這熟悉的四個字,再想想之前崔萊斯決絕的模樣,布魯諾癲狂似的大喊起來。

「以神之垂憐!灼我耀耀魂魄!」

奎萊帕托此刻顯得十分平靜,一股股力量從他的血脈與肉體內迸發出,讓他看起來猶如一尊神邸。

「嗯?」阿姆皺起了眉頭,這群傢伙真是愚蠢,燃燒靈魂,那可是連轉生的機會都沒了。

「布魯諾,給我記住!從今天開始!你只能靠你自己了!別再像以前那樣魯莽和衝動了!」奎萊帕托將布魯諾狠狠甩了出去。

「帕洛米修斯大人,我的命是你救的,今日我便為你盡忠而亡!不負這數十年栽培!」

「不!奎萊帕托!奎萊帕托!!」布魯諾的雙眸被淚光所覆蓋,他無限悔恨著。

他恨自己無能!恨唐克狠毒!

「趕緊找人去!讓那小子跑了你們都得死!」阿姆氣急敗壞道。

咻!咻!

於小鎮幾處陰暗巷道,一道道身影躥出,飛速馳向空中的布魯諾。

「布魯諾,一定要逃出去呀。」奎萊帕托低聲道。

「去死吧!」阿姆將一腔怒火發泄在了奎萊帕託身上。

「來的好!殺!!」奎萊帕托一臉堅毅,他提起手中的劍衝鋒而去,留下一抹並不高大的背影。

啪嗒噠!

另一邊的布魯諾狠狠摔在了地上,一連滾了數十米才堪堪停下。

當他踉踉蹌蹌的站起之時,身上服飾多有破損,還沾染了眾多塵土臟污,顯得狼狽不堪。

「布魯諾,給我記住!從今天開始!你只能靠你自己了!別再像以前那樣魯莽和衝動了!」

奎萊帕托的話語不斷回蕩在布魯諾的腦海里,他攥緊雙拳,直到指甲嵌入肉中,最終甩過頭去向著北方而跑,那裡是秘境入口處,只有通過那裡他才能逃出去。

他知道,現在和那些人硬拼不過是白白送死,浪費崔萊斯和奎萊帕托的一番好心。

他得出去!在聖堂,還有他們的勢力!

這一次為了不驚動唐克,崔萊斯只是帶了一隻精英隊伍,屬於他們的勢力仍然還有大部分,足以日後捲土重來。

現在,隨著崔萊斯等人逝去,只有布魯諾才有資格繼承它!

「我一定會回來的!我發誓!唐克!今日之仇我會百倍千倍的償還回來!」

布魯諾狂奔著,一邊狂奔一邊大喊,發泄心中愁苦,也立下了一個誓言。 咻!咻!

就在布魯諾怨恨發誓之時,阿姆手下隱藏的小隊成員已經追趕上來。

他們一個個冷若冰霜,身上毫無生氣,猶如一台台殺戮機器。

噗!噗!

布魯諾轉過頭,小鎮里掀起的腥風血雨籠罩於殺氣之下,亦伴隨著一道道慘嚎哀呼。

這些聲音布魯諾都熟悉,在十數分鐘前他們還是相互交流的兄弟。

「我不能死!」布魯諾心中堅定了一個信念,他一定要跑出去。

咻!

一抹抹刀光由遠及近,布魯諾雖然莽撞了一些,天賦也比不過查爾多斯這些天驕,但戰鬥意識卻十分機警,一個驢打滾的姿態便躲閃了過去。

可就是這麼一下,讓後方的十幾人徹底追上。

噌!

布魯諾拔出腰間的長刀,此時的他無比冷靜。

「殺!不留活口!」一人冰冷道,毫不猶豫的沖了上來。

三星兵術·光之劍網!

布魯諾手中長刀揮舞,一抹抹純白色的聖光交織疊錯,形成了一張大網,護衛住四面八方來襲的攻擊。

當!當!

一開始他還能支撐,可隨著人數增多,戰陣的展開,布魯諾喪失了主動權,只能一味的防守。

作為一名身經百戰的戰士,布魯諾知曉久守必失的道理,然而他卻沒有辦法破局!

「天要亡我嗎?」布魯諾咬牙切齒道,一雙眼睛早已變得血紅,猶如一頭即將暴走的野獸。

「哈哈哈!哈哈哈!就算是死我也拉幾個墊背的!叔叔!我們一族沒有一個人是孬種!」

繼續支撐了三分鐘后布魯諾突圍的心斷了,但他絕不會束手就擒,那是玷污自己家族的榮譽!就算是死也要戰死!

面對著幾近瘋狂的布魯諾,周圍的十數人沒有絲毫變化,他們依舊配合著戰陣鎮壓著布魯諾。

「啊!!」

不遠處的小鎮傳來最後兩聲尖嘯,聲音直透雲穹,包含悲涼。

那是屬於崔萊斯和奎萊帕托的最後咆哮!

「奎萊帕托!崔萊斯伯伯!」布魯諾心中一震絞痛,最後的理智也徹底被怒火所淹沒。

「你們不是要我死嗎?好好好!」

「布陣防守!」

似乎是看出了布魯諾心中的死意,領頭的一人面容終於出現了一絲波動,但還是十分鎮定的發布著命令。

這支隊伍也是訓練有素,僅僅是一息的功夫便從進攻的戰陣轉換為防守戰陣。

「奎萊帕托,崔萊斯伯伯,對不起,布魯諾無能,恐怕不能逃出去了,我馬上就來找你們。」此時的布魯諾表現的十分平淡,連死亡都可以如此面對,又有什麼可以怕的呢?

可以說,這一刻,布魯諾的心境有了一個巨大的突破,倘若可以逃出去,未來的成就恐怕會遠遠超出現在。

「聖火焚身!」下一刻,布魯諾吐出了四個字,來自於血脈與靈魂的悸動牽扯著某種可怕的力量。

「以神之垂憐,灼我耀耀···」布魯諾拼勁全力吼出生命的最強音,卻在最後一刻戛然而止。

啪!

一抹矮小的身影打斷了他的吟唱,也中止了這個玉石俱焚的獻祭魔法。

「呼————還好,沒來遲,差了一點。」那人拍拍胸口,一把將昏死過去的布魯諾抱住。

「誰!」

「死靈守護者?還真是個可怕的隊伍。」來人眯起了雙眼,終於露出了真容。

「諾蘭大師?」小隊長瞳孔一縮,身子一僵,這可是他從露面以來最強烈的情感波動了。

「我倒是沒有想到唐克會訓練這樣一支隊伍,看來所有人都小看了他。」諾蘭嘆了一口氣,說實話,他也被唐克騙了,一開始他和查爾多斯一樣,都認為帕洛米修斯在掌控大局。

可就在幾個小時之前他聽到了關於布魯諾等人行動的風聲,這才推測出後面的事情,也就有了現在的場面。

所幸他的速度夠快,沒有讓布魯諾選擇燃燒靈魂,但獻祭魔法也不是那麼好打斷的,布魯諾日後醒來也會大病一場,能否恢復也要看他的造化。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