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這裡,我要先感謝東城區長陽分局的民警,昨晚你們的榴槤小王子被不靠譜的傢伙灌醉了,擱大馬路上睡著了,手機錢包全部賊摸光了,還好長陽分局的民警,把我撿回去,在無比安全的警察局住了一夜。」

「哇塞,人生第一次住警察局,蓋警察局的被子,真是激動人心啊!」

「……」

總之,按黃正浩的八卦解說,視頻上這位嘴皮子利落,穿得一言難盡,表情無比豐富的胖子,是番茄視頻網站的網紅達人,擁有大量忠誠的榴槤粉,每天都在視頻上幫粉絲們挑榴槤。

「親愛的美女榴槤粉們,現在是高能預警,這次你們的榴槤小王子,給你們帶來了一樣非常非常特別的福利,這就要從這次救我的警察叔叔說起。」

「咳咳,為了讓你們怦然心動,我先報一下數據,身高目測一米九以上,年齡二十五,國家鐵飯碗,為人正直誠懇,長相也就比你們的榴槤小王子我差那麼點兒味道,其他不說,就說這小夥子單憑一己之力,將榴槤小王子我扛到警局,這絕對是一棵老公的好苗子。各位被父母逼婚的美女們,心動了嗎?行動了嗎?現在買兩個巴掌榴槤,就能直接私聊你們最帥最帥的小王子,我幫你們介紹這位最適合當老公的警察叔叔……」

「誒誒誒,秦爺,說你呢?」打完卡的盧李輝也湊到旁邊看,邊看邊樂,笑得抽風。

大夥對秦旭愛招大媽大叔介紹對象的體質,深有體會,有時還會半認真打趣,將自己的姐姐妹妹同學好友介紹給他。

還真沒想到,這下居然連半夜出警扛回警局的醉漢,都當起了秦旭的媒人。

還是廣撒網的那種。

「得了,這人胡說八道呢!」秦旭拍了一下盧李輝的後背,讓他別看熱鬧,「沒聽到他前面說的話嗎?根本目的,就是推銷榴槤呢!」

「誰知道呢!說不定你的千里姻緣,就因為兩個巴掌榴槤牽起來呢!」盧李輝笑得額頭上的青春痘都在亂跳,掏出手機,打開長陽分局的微博維護後台,給秦旭念著。

長陽分局的賬號,從來沒有這麼多訪問量,擁有這麼多的訪客和留言。

「你看,我們局裡微博今天的留言,全是這位胖哥的粉絲。」

「謝謝你們救了我們的榴槤小王子,後半輩子就靠咱們榴槤哥挑果子了!鞠躬感謝!」

「強烈要求榴槤哥介紹的民警照片!」

「厲害了,居然能一人扛走榴槤哥,警察叔叔真是太有安全感了。」

「……」

盧李輝念了幾句,又忍不住吐槽道。

「不過,話說,這位的身材,還好意思自稱比你帥?那我豈不是警界絕世美男了!」

懶得理會更不要臉盧李輝,秦旭準備開始工作。

他們這行,一開始做事情,那事情簡直是如滔滔江水,奔騰不絕,一天給他七十二個小時也忙不完。

這不,秦旭之前病假,雖然活少幹了不少,但累積下來的書面材料,卻都需要他自己完成。

可是屁股還沒坐熱,喝了半杯濃茶的黃正浩敲了敲桌子,說道:「秦旭,總局今天有活,抽調你過去幫忙。」

秦旭還未開口,還在看微博的盧李輝又樂了,他調侃地眨了眨眼睛,脫口問道:「哈哈,總局呀?該不會又是魯副局長找秦旭吧?」

黃正浩正經地點點頭,然後表情瞬間瓦解,笑得說道:「點明叫秦旭過去。」

秦旭抽了抽嘴角,一臉便秘的表情。

秦旭從實習期開始,就頗受領導關照,很少與人交惡。

秦旭的性格,既不孤僻,也不執拗,無論是領導還是同事,清潔工阿姨還是看門老大爺,都相處得不錯。

但這個魯副局長,卻是一個例外。

秦旭看見他就頭疼。 東城區警察局是長陽分局的直屬上級單位,長陽分局許多案件的處理和手續申請,都要經由東城區警察局批准。

所以,秦旭剛剛參加工作時,作為新人,難免經常跑腿兩處。

這一跑不要緊,沒想到在東城區警察局一亮相,就被這位魯副局長盯上了。

魯副局長此人,全名魯清河,體型矮胖,腰圓脖子粗,常年面部赤紅,說話的時候,喜歡擠眉弄眼,不穿警服的話,就像喜劇里的逗趣諧星。

當然穿上警服的時候,就算從頭到腳沒有任何差錯,也沒有顯得特別嚴肅正經,活脫脫一個被警察職業耽誤的喜劇演員。

別看外表一言難盡,但他卻是東城區警察局分管刑偵的副局長。

直白的說,東城區這塊的刑事案件,基本上是由這位魯副局長盯著。

這位刑偵局長,老刑警出身,技術能力過硬,對轄區內各類犯罪事件的打擊強悍有力,可以說東城區能在外來人口較多的環境下,保持相對穩定的治安環境,與這位老魯局長兢兢業業分不開。

按理來說,這樣一位人物,秦旭只有佩服的份。

當初作為一位剛剛從事民警工作的新人菜鳥,秦旭也很熱情地與魯副局長打招呼,希望能從這手腕老道的老前輩身上,掏出些寶貴經驗。

可是,秦旭現在的想法就是,老天保佑,可別讓他再引起魯副局長的注意了。

事情要從半年前說起。

某次,秦旭被借調到總局幫忙,忽然,這位魯副局長喊住他,雙目發光,上下打量著他許久。

「小秦,聽說你還沒有女朋友吧?」

聽到這句熟悉的台詞,秦旭當時就覺得不妙。

果然,秦旭不幸料中,魯副局長對他十分欣賞,欲將自家閨女介紹給他。

秦旭雖然表示理解魯副局長拳拳愛女之心,但必須委婉而堅定的拒絕。

且不說,他剛剛實習轉正,對相親這種戀愛方式暫時不太感冒,最重要的是,秦旭早聽某個分局大姐八卦過,這位魯副局長的閨女,從小學業出眾,為人十分優秀,二十歲就完成京城大學信息專業學業,出國留學四年,完成兩個碩士學位,目前被特招進嶺南省警察廳,從事犯罪信息的相關工作。

而這位女學霸,還有另一個非常明顯的特點,她的外表和她爹是一個模子印出來。

秦旭並非膚淺之人,卻也很難想象,跟這位魯副局長版的姑娘,手牽手一起走的場景。

秦旭拒絕的乾脆,可無奈魯副局長不知怎麼,就是中意這大高個,連秦旭表述清晰的「委婉拒絕」都沒有當一回事兒,繼續孜孜不倦為女兒和秦旭牽紅線。

這位魯副局長也是奇人。

據說,他那位閨女是一個工作狂,壓根沒想現在嫁人,剛到警察廳,就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屢次立功,聲名傳揚警界。

而秦旭覺得自己單身狗的日子挺自在,壓根沒有在找個人過日子的打算。

婚前以身試愛 偏偏兩方皆無心,唯有魯副局長自個起勁,鬧得秦旭見他那擠眉弄眼般的笑容,頭皮都要發疼。

「什麼案子?」秦旭無奈問道。

「飛后峰特大殺人案。」黃正浩在警界關係網深,對這次調派的任務,有一點了解。

從骷髏島開始橫推萬界 飛后峰特大殺人案,是一場團伙作案的惡性殺人案,主犯三人,在案發後兩個星期內,潮海市警方完成對其中兩個犯罪嫌疑人的抓捕,唯有一人在逃。

此次調動分局警力,應該是有最後一人的線索。

「行了,我馬上去。」秦旭吸了口氣,抱著闖狼窟虎穴的決心,出發前往東城區警局。

東城區警局距離長陽分局不遠,秦旭特意踩著點,進入通知指示的會議室。

他一眼看到坐在會議室圓桌正對門位置的魯副局長,他旁邊坐著刑警隊隊長印福明。

在座除了東城區警局的刑警隊隊員,還有各個分局調派過來的民警。

秦旭力求做個隱形人,找了旁邊牆角位置的一個塑料凳坐下。

可秦旭的身高,實在太具有存在感,就連坐著,也是比旁邊其他分局的同事,高出一大截。

魯清河目光落在秦旭身上。他兩眼之間的眉心距離特別窄,所以無論什麼表情,都覺得在擠眼睛,就像網路上流行的「滑稽滑稽」的表情圖。

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倒是沒多說什麼,直接進去主題。

魯副局長的辦事風格,是有名的簡單高效,從不扯東扯西,一點贅言不說,直接進入會議重點。

「飛后峰特大殺人案,大家都還記得吧,孔周森,手裡可沾著五個受害人的血債。現在,這隻狡猾的地溝老鼠,總算露出了一點尾巴。 權少老公強強愛 今天來幹什麼,大家心裡都有數,我也不廢話,總之,一擊必中,早日告慰亡靈。」

「現在布置任務……」

「印福明就飛后峰專案組副組長……」

「戈強,負責專案組技術支持……」

「……」

「秦旭,第三小隊成員,負責排查犯罪嫌疑人可能出現的區域。」

接到任務的時候,秦旭還楞了一下。

這是他民警生涯第一次參與這樣的大案。

以前,就算有案情發生,生為菜鳥新人,他通常負責外圍工作,很難深入核心區域。

要不然,就是跟在黃正浩身邊,負責打雜的。

秦旭猜測,大概是前段時間的傳銷案和人口拐賣案,他的表現,被印福明等人看在眼裡,才有這個機會。

心裡正有點兒小激動呢,老秦師父的聲音突然從傳進耳朵里。

「這位兇徒似乎窮凶極惡,不知賞金多少?」

「……」

秦旭右手放在鼻子和嘴巴中間位置,稍微擋了一下嘴巴,然後吐氣如絲地說道:「這個不算,我現在是在專案組裡,逮到人是應該的事情,沒有私人懸賞,不過,事後肯定有獎金。」

老秦師父「哦」一聲,就沒有再說話了。

他大概在琢磨上一次認出罪犯和這次專案抓捕的區別。

等專案組的工作差不多布置完畢的時候,老秦師父又說話了。

「上次你翻看的賞金名錄,只有二十九份,等你有空,記得幫老朽一一全部翻閱。」老秦師父語氣平淡,但秦旭能聽出他想要逮住幾個嫌疑犯的堅定決心。

不知道哪個倒霉蛋,會成成為老秦師父的下一個目標。

反正不管怎麼說,這絕對是一件好事。

會議結束,各自領了任務的警察們,紛紛離開,抓緊時間,爭分奪秒。

秦旭因為聽老秦師父說話,稍遲一步,等其他人走了大半,他才回神起身。

「秦旭! 最後一顆子彈留給我 過來!」

人還沒溜,就聽到魯副局長笑容可親,擠眉弄眼地盯著他,直接點名了。

「啊,魯局長,您找我有事?」 「咳咳,嶺南省警察廳那邊,剛剛升級了新一代的人臉識別系統,聽說人臉識別的精度更准,我們局裡準備升級,你幫我把申請書交過去。」魯清河笑得兩眼眯眯。

「對了,到那邊記得找技術處的魯子龍,她會給你安排。」

魯子龍,可不就是這位魯副局長的閨女嗎?

這個名字有點男性化,普通人一看,通常都覺得這是一個男孩子。

可人家真是一個貨真價實的女孩子。

這麼直白的介紹對象方式,這樣好嗎?

好在秦旭對這種事情,算是久經沙場。

秦旭聽完自己的任務,也沒慫。

兩方都沒意思,你再怎麼修橋搭路,也只能碰壁。

既然領導布置任務,自己當普通工作完成就是了。

帶上準備好的材料,前往省廳,秦旭甚至還沒見到魯子龍這位嶺南省警界技術部的悍將,直接被告知她半個小時前被教育系統請去幫忙處理學生信息系統上的麻煩,材料直接轉交。

秦旭放下材料,想到那位一心為女兒製造機會的魯副局長,就覺得樂得不行。

這個簡單的任務,秦旭還沒用半個小時,就利索地回到東城區警察局,完全沒有魯副局長設想的那種與自家閨女相談甚歡的情景發生。

回到東城區警察局,秦旭很快也無心旁事,立刻投身入「飛后峰特大殺人案專案組的工作。」

飛后峰特大殺人案,最初是由潮海市森林公園的一名拎著鋤頭,在山上挖野菜的退休老幹部發現。

在潮海市森林公園最西端的飛后峰山腰處,登山遊客常常休憩的小亭子對面的灌木叢旁邊,這位閒情逸緻的老幹部,飛驚喜的發現一叢野生馬齒覓,挖著挖著,就挖到一個腐爛的人類手掌。

東城區警察局刑警隊,立刻派出刑偵警察,對此地附近進行細緻考察。

在隊長印福明的帶領下,刑警隊圍繞這處閑亭,共計找出五具被肢解分別掩埋的屍體。

經過法醫鑒定,這五具屍體,兩女三男,年齡在二十歲左右,身上沒有任何可以證明身份的材料。

刑警隊得到的報告,屍體經過極為謹慎而細緻的清理,這是心思縝密而性格兇殘的兇手。

在網路上,經常能看到吐槽某某地警方效能低下,自己所報警情,消息久久不得。

其實,華國警方找某某手機未必能行,但在破獲各類惡性傷害,尤其是兇殺案方面,偵破率在世界是排的上號的。

而一些在普通人看起來,十分倒霉的財物丟失案,比如電動車丟了,手機被偷了,並非警方不盡心,而真是警力資源嚴重不足,只能懸而未決,不了了之,看運氣警方能不能搗毀某些盜竊窩點,將贓物找到。

飛后峰特大殺人案,警察局組織了大量警力,反覆排查,終於在接到報警兩個星期時,捕捉到兇手留下的狐狸尾巴。

順藤摸瓜,出動特警對犯罪嫌疑人進行逮捕。

可惜,百密一疏,三位犯罪嫌疑人,兩人落網,而作為主謀的孔周森,卻狡詐地從警方布置的天羅地網中溜走。

原本能幹脆利落解決的重案,多了一根尖刺留在辦案人員的心中。孔周森一日不被抓捕,參與此案的民警,就一日難以安寧。

別說當初親歷這起大案的刑偵警察們,就連秦旭這樣剛剛成為警察的新人,在看到網路上發出的高額懸賞通緝令時,都覺得非常惱火和遺憾。

從事後的監控顯示,陰差陽錯,孔周森幾乎在警方實施抓捕工作前十五分鐘,就隱秘撤離犯罪嫌疑人三人所在民房,從錯綜複雜的巷陌中撤走。

而時隔半年,一直從未放棄的警方,終於從潮海市東城區發現了孔周森的蹤跡。

秦旭看到了案件相關材料,得知這一發現,還得歸功於三個月前警方剛剛升級的監控人臉識別系統。

這個人臉識別系統,恰好是魯清河副局長的閨女,魯子龍在加入嶺南省警察廳之後的第一個大功,她改進了原本從國外購買的人臉識別系統,讓識別率大大提升。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