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廚師做的我也要蹭飯,嗯哼。」

在眾人吃飯的這個時間裡,大廳里發生了變化,沙發已經被搬到了兩邊,中間是兩個大大的蛋糕,一個插了十九,一個插了二十。

「奶奶這……」

「臭小子,快,許願吧」

葉黎寒本想問問另一個蛋糕為什麼插十九歲就被老夫人打斷。

「哦」葉黎寒盯著那個插了20的蛋糕,心裡默默地念著

如果願望真的能實現,那麼,就讓羲和一直開心下去吧。不管她過去經歷了什麼,以後,一定要開心。

許完願,他溫柔地看了夏羲和一眼。

夏羲和瞪著雙眼,盯著眼前的兩個蛋糕。

就知道,她眼裡,只有吃的。

「該你了小太陽,今天也是你生日,許個願吧」

「什麼?今天是你生日?」

葉黎寒戳了戳夏羲和:「你怎麼不告訴我?」

「你不是也沒問嗎?」她笑了笑,雙手舉在胸前,閉上眼睛。

蠟燭的火光照在夏羲和的臉上,葉黎寒低頭,仔細看能看到夏羲和臉上細細的絨毛。

原來今天是她的生日嗎?

夏羲和睜開眼睛,將蠟燭吹滅:「謝謝」

一陣掌聲響起來:「沒想到你們兩個居然是同一天生日,怎麼你們好像什麼都不知道的一樣?」

葉黎寒挑了挑眉:「現在不就知道了嗎?」

「孫砸,切蛋糕吧,小青,快去把空調開大一點吧,你看那丫頭凍成什麼樣了。」

老夫人指了指趙藝芯,這一刻,又好像之前沒有針對過她一樣,趙藝芯默默地退到一邊,披上了自己的外套。

狗命要緊!

蛋糕已經切開了,眾人才反應過來壓根沒有唱生日歌,陸晟一拍腦袋:「進展太快,都忘了唱生日歌,補上補上,先別吃」

陸雨婷愣住,表哥怎麼不早說,她已經吃了。

唱了生日歌,分了蛋糕,人也漸漸離去,沒有多少活動,大家好像就是為了過來吃一頓飯而已。

在老夫人眼裡,這個生日宴本來就不是什麼重要的,一開始是為了給葉黎寒製造機會,後來知道了兩人的關係之後,請柬已經發出去了,這才臨時改變想法,給兩個人慶祝。

陸雨婷跟著陸晟離開了葉宅,其他人也陸陸續續地離開,要說腳步最快的,就屬趙藝芯,現在的她一心想著趕快回家洗個熱水澡,然後捂在暖暖的被窩裡。

所有人都走了以後,夏羲和也和老夫人道別:「奶奶,我先走了哦,改天再來看你」

老夫人抓著夏羲和的手:「小太陽,怎麼就走了呢?今晚別回去了,這麼晚了,走,奶奶帶你上樓,你自己選房間」

說著,拉著夏羲和直往上走,停在了一間房前:「小太陽啊,剛剛小青說,她只打掃了這間房,你就將就著住吧,啊」

夏羲和點頭:「謝謝奶奶,我住哪兒都可以的。」

「不客氣,當自己家啊,快進去看看喜不喜歡,奶奶先下去了啊」

匆匆忙忙將夏羲和推進房間之後,老夫人下了樓。

既然已經被留下了,那就,既來之則安之吧。

夏羲和往裡面走去,這才發現,葉家不愧是安陽的首富,隨隨便便一間客房,都這麼大。

她推開衛生間的門:「嘶,比我寢室還大,有礦吧這」

衛生間里不僅僅有淋浴,還有一個大大的澡池

「這是要在洗澡的時候練習游泳嗎?」

「你可以試試看」

葉黎寒的聲音突然出現在耳旁,夏羲和一驚,轉頭:「你怎麼在這兒?」

葉黎寒很無奈,剛剛奶奶這麼心急的樣子,肯定沒什麼好事,看吧,這就不是什麼好事,不對,孤男寡女獨處一室,還是在自己家裡,刺激。

「當然是來睡覺咯」

夏羲和:「你家睡覺的地方很多吧,幹嘛非要來這裡?」

葉黎寒慵懶地靠在衛生間的門上:「沒辦法啊,我認床,從小睡的都是這間房,改不了啊」

從小到大?

夏羲和面部表情變化多端,伸手指著他:「這是你的房間?」

「嗯哼?」

她早該想到的,哪家人的客房弄得這麼豪華?

「不好意思,我走錯房間了」說著,夏羲和遮著臉從葉黎寒身邊溜過去。

葉黎寒一把抓住她的手:「別跑啦,所有的客房都被奶奶鎖上了,對了,奶奶知道我們的關係。」

夏羲和:「……」

所以奶奶是故意讓我來這個房間的,所以這……套路嗎?

假婚真愛:總裁,不可以 「洗澡睡覺吧」

夏羲和一把推開葉黎寒:「你先洗」隨後跑出衛生間。

其實在葉黎寒的公寓裡面,兩人都是睡在一個房間,可是,除了那次意外,也沒有同床共枕過啊

眼前就一張床放在房間的中央,那種窗前的小沙發都沒有。

「同床共枕?」她指了指床,又指了指衛生間,心裡感覺怪怪的。

難怪奶奶這麼著急把自己推上來。

不一會兒,葉黎寒已經弄好出來,換了夏羲和進去洗澡,幸好衛生間里有乾淨的浴巾,不然又會出現上次那種尷尬的情況。

夏羲和出來之後,頭髮還在滴水,就一張毛巾在頭上搓來搓去:「喂,有沒有吹風機啊?」

「過來吧,我給你吹」

夏羲和乖乖地坐在床邊,葉黎寒一點一點地給她吹著頭髮:「你送我的什麼啊?」

「嗯,這個說了就沒意思了,你猜猜看吧」

「手錶?」

「不對」

「項鏈?」

「不對,你猜猜你現在最需要的是什麼」

葉黎寒撥弄著夏羲和的頭髮:「最需要的,你啊。」

夏羲和臉一紅:「你還是自己拆開看吧」

葉黎寒放下吹風機,簡單的梳了一下頭髮,就將禮品盒拿過來,搖了搖,感覺裡面是一團大的在動。

「我拆咯」

夏羲和點頭:「拆吧」

葉黎寒迫不及待地拆開看:「圍巾?可我從來不戴圍巾啊」

話一出口,夏羲和立馬變臉:「你不早說,我弄了一整天」

「你自己織的?」

「啊不然呢?找了好久,都沒找到,就自己織了,腦袋都要花了。」

葉黎寒將圍巾圍在脖子上:「吶,帥嗎?你織的就不一樣咯,我喜歡。」

夏羲和這才露出微笑:「這還差不多」

她伸出手:「你要送什麼給我哇?」

之前並沒有告訴他她的生日,夏羲和知道他肯定沒有準備禮物,但是,誰叫他剛才還嫌棄來著。

葉黎寒將自己的手扣上去:「無以為報,只能以身相許」

夏羲和將手一翻,把葉黎寒的手壓在下面:「切,不要,換一個」

「不要?確定?」葉黎寒突然湊近。

「不要,怎麼滴?」夏羲和倔強地對上那雙眸子,挑釁地回答。

「不要,那就沒辦法了」葉黎寒直接在夏羲和的唇上親了一口:「蓋個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

他耍賴的模樣,逗的夏羲和哈哈直笑,她拍著葉黎寒的手:「你怎麼這麼無賴啊?倒貼?」

倒貼? 你不負我我生死相隨 呵,女人。

「什麼叫倒貼,是這樣嗎?」葉黎寒欺身而上,將夏羲和壓在了下面。

夏羲和還在傻乎乎地笑著:「不是不是,你搞錯了,這個不是倒貼。」

葉黎寒抱著她轉了一圈,兩人對換位置,夏羲和趴在他的身上。

「這樣就算了吧?」

「誰知道呢?」夏羲和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胸口,準備爬起來。

葉黎寒拽著她的手,往懷裡一帶,夏羲和重重砸在葉黎寒的胸口,疼得他悶哼一聲:「謀殺啊」

「活該,放手,我要起來」

「不放,撞疼我了,你得負責」

夏羲和翻了一個白眼:「負什麼責?你自己作死好吧,關我屁事?」

葉黎寒一聽,捂著心口,一臉受傷:「它在痛」

夏羲和:「……得得得,揉揉揉揉,手拿開,我給你揉揉,可以吧?」

聽到這句話,葉黎寒聽話地把手拿開,夏羲和伸手在葉黎寒的胸口輕輕地揉著:「可以了嗎?」

「不可以」 「那你還想幹嘛?」

葉黎寒眼睛一轉:「唱首歌來聽聽」

「切,沒追求」

「那不然呢,你想我要求更高一點?」

……

葉家的門,隔音效果還不錯,老夫人躲在門口偷聽了半天,只能聽見隱隱約約兩人的大笑,聽得她心裡痒痒。

「哎呀,小青,你說我怎麼之前沒有想到在裡面放一個竊聽器呢?在這兒什麼也聽不到,急死個人了。」

小青站在一旁,很無語地看著這個奶奶像一個小孩子一樣趴在門上偷聽:「奶奶,他們倆已經在一起了,您還想聽什麼啊?」

老夫人正了正身子,轉身沖著小青一陣吐槽:「切,別人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才是年輕人呢,你怎麼這麼沒有好奇心?小青你得和我學學,回去也得讓小蘭和我學學。」

咔!

小青看了一眼老夫人身後,門已經打開了,葉黎寒和夏羲和相視一笑,靠在門上看老夫人一本正經地教訓小青,嘴角憋不住笑意。

小青瘋狂地眨著眼,卻引來了老夫人的不滿:「小青啊,跟你說話呢,眨什麼眼睛啊?記住了嗎,做人啊,就是得有點激情,他倆談的熱火朝天的,做奶奶的,當然得關注關注了。還眨,見鬼了啊?」

老夫人下意識回頭看了看,又回過頭來正要繼續說,突然意識到,好像剛剛看見了什麼一樣,她慢慢轉過身,剛好對上了孫子的眼睛,一時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咳咳,孫子啊,你倆啥時候站在這兒的啊?來的正好,我正在教訓小青呢,年輕人不能養成這種偷聽的習慣」

葉黎寒下巴抵著夏羲和的頭,上下兩雙眼睛,眨巴眨巴地看著老夫人:「奶奶,你是不是想說,你不是年輕人,所以可以隨便偷聽啊?」

老夫人嘟了嘟嘴:「我可沒這麼說,你們繼續談戀愛吧,我才不吃你們的狗糧,小青,我們走。」

說罷,拉著小青落荒而逃。

我的極品女帝 「葉黎寒,奶奶一直都這樣可愛的嗎?」

葉黎寒環抱著她:「從有記憶開始,奶奶只有在爺爺去世那天沒有笑過,其他時候,就像一個十幾歲的小姑娘,她老說自己還年輕。」

夏羲和:「嗯,看出來了,奶奶心裡肯定住著一個美少女,以前你爺爺肯定很寵她吧」

「那是自然,爺爺還在的時候,他們帶我出去玩兒,常常把我丟在後面,自己手牽著手就往前走了。」

「哈哈哈,你就是被遺忘的那個」

葉黎寒敲了敲夏羲和的額頭:「你才是被遺忘的那個,不鬧了,睡覺吧,明天帶你出去玩」

「好呀」

……

韓楓手裡拿著一個精緻的小盒子,裡面是一條四葉草的項鏈,項鏈有些陳舊的感覺,他盯著項鏈,眼中儘是溫柔。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