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當然,我們是龍鳳胎,哥哥太頑皮了,丟下我自己跑了。」小丫頭嘟著嘴不滿的說道。

「他在哪裡?」李麟沉聲問道。

「應該還在這座城中,老哥也真是的,老爹都來了還藏著。」小丫頭的話中很有告狀的嫌疑。

李麟有些頭疼,雖然還沒有見過那個兒子,但從小丫頭這裡來看,那恐怕也不是個省油的燈。

「你對你哥哥有感應嗎?這裡不是久留之地,我們需要儘快找到他。」李麟沉聲說道。

「當然,臭哥哥想甩開我哪有那麼容易。不過臭哥哥那邊恐怕有一個大高手,老爹你貌似不是對手啊!」小丫頭極為欠揍的說道。

「先找到他再說!」李麟滿頭黑線,另一個孩子沒見到,這一個卻絕對是妖孽級的人物,就算他不來,這丫頭恐怕也能夠平安脫身。(未完待續。) 就在李麟準備有所行動的時候,遠方傳來一陣魔氣波動,一道烏光如同閃電一般衝來。稚嫩的童聲遠遠的傳來。

「誰敢欺負我老爹和妹妹!」

話音剛落,李麟發現自己另外一個肩頭上出現一個粉琢玉砌的小男孩,小男孩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正好奇的看著自己。

「你是另外一個!」李麟臉上難掩震驚之色,又是一個逆天妖孽級的存在。

「老爹,我是天天,你的寶貝兒子!」小男兒說著在李麟臉上親昵的親了一口。

「哥哥,你太不講究了,老爹都還不認識你呢!」另外一個肩頭上的小仙子搖著小腳丫不滿的說道。

「現在不就認識了,妹妹你太狡猾了,竟然用這種方法將老爹吸引出來。不過老爹,你這實力也太差了!」小傢伙看著李麟的實力很是不客氣的打擊道。

「你們不會是離家出走吧?」李麟開口,怎麼看兩個奶娃都不像是獲得允許出來的。

「老爹你這是什麼話,我們是來找你的,怎麼算是離家出走呢,更何況我們已經給母親留下話了。」小仙子冰冰笑嘻嘻的開口說道。這丫頭情緒變化之快連李麟有些接受不了,雖然周身神光璀璨,但絕對擁有魔女的潛質。

「就是就是,母親整天閉關,族中老祖也一個個古板的佷,我和妹妹不反抗就要變成小古董了。老爹,你那裡好玩嗎?如果不好玩,我們就不去了。你寶貝兒子英明神武,一歲就可以闖天下。」天天揮舞著小拳頭,牛逼哄哄的說道。

「好了,你們兩個給我安心的呆著!」李麟有些頭疼,如此逆天的孩子真的是他的種?如果不是那濃郁的血脈親情,恐怕李麟都要以為這兩個小傢伙都是返老還童的老怪物。

「老爹,要不咱們還是跑吧,咱們剛見面可別成了永別!」冰冰的烏鴉嘴讓李麟滿心鬱悶。

李麟深吸一口氣,將一雙兒古怪兒女收入六芒星空間。他們兩個實在是太小了,即便天生身為神級高手,但這樣的大戰根本就幫不上忙。

凶戟橫空,狂暴的氣息從李麟的身上爆發而出。然後李麟一分為二,新出現的李麟一聲歷嘯,化為一頭巨大的青色神聖巨龍。利爪橫空,向著三名神級強者抓去。這是當初李麟的本體,從新取回之後,一直壓制在體內,並沒有完全融合。這也是李麟實力達到神級,武道境界始終卡在半步神級巔峰的根本原因。

手持凶戟的李麟對著宮裝女子衝殺而去,李麟知道此人才是自己逃離最大的障礙。

轟隆隆!

巨龍橫空,在其龍爪之上出現一條晶瑩的黑龍骸骨,那骸骨在精純龍力的催動下如同烏黑利劍。三名神級強者施展法天象地,化為巨大的真氣巨人。三人圍攻神聖巨龍,破壞極為恐怖,但效果卻並不理想。

另外一邊,形勢截然相反,李麟境界上的不足完全暴漏出來,如果不是無人能及的時空造詣,他恐怕早就被宮裝女子鎮殺了。

李麟神色凝重,他知道如此下去,輸的一定是自己。這裡即便不是對方的老巢也絕對是一處重要的據點。如此大戰不可能不吸引其他高手前來。

李麟一聲歷嘯,打出最強法則,逼退宮裝女子, 亡靈者維斯

宮裝女子一聲清斥,速度更快的追殺而來。

嗷吼——!

龍吟震天,神聖巨龍本體橫衝而來,化為人身擋住了宮裝女子。

「用替身送死嗎」宮裝女子冷笑。她看出李麟極為年輕,再加上能夠生出如此逆天的孩子其背後的勢力必然不簡單,既然動手,唯有斬草除根才是最佳。至於那兩個孩子的仇恨,只要被她們抓住,她們有無數的辦法可以讓兩個逆天的孩子失去過往的記憶並一輩子忠誠於聖天宗。

轟隆一聲,宮裝女子一掌將熔煉神聖巨龍血脈的本體李麟轟飛。但是讓她皺眉的是,自己蘊含了八成力量的攻擊不但沒有滅殺李麟這具分身,甚至連一絲一毫的傷害都沒有造成。

「不可能,你只是分身,為何肉身會如此堅固?」宮裝女子不可置信的喊道。

本體李麟體內只有一部分神魂,甚至為了開發本體的戰鬥潛力,李麟這一部分主導的神魂多是戰鬥為主。這就使得本體李麟整個就是一個人形戰鬥兵器。

宮裝女子幾次出手將本體李麟擊退,但是讓她變色的是,其已經使用十成的功力但對這具詭異的分身傷害不大。

噌——!

一柄粉色軟劍被其從腰間抽出,漫天劍花籠罩本體李麟。

撲哧撲哧!

條金色龍鱗從體表長出,甚至連眼睛口鼻這樣敏感的部位也沒有例外。

噹噹當——!

激烈的金鐵交鳴聲響起,軟劍被彈開,但是本體李麟身上的龍鱗而也破碎了不少,絲絲血跡從其身上散發而出。

「本宮就不相信破不了你這具肉身。」宮裝女子雙手結印,神級強者中領悟自己攻擊法則的不多,但是作為大派傳承,學習前輩的法則神通卻更加容易,因此大教傳承者都有幾種壓箱子底的絕學。

「青葉掌法!」

女子沒有繼續使用軟劍,她發現軟劍再鋒利也只能破壞李麟的體表,根本難以對內部造成太大的傷害。而青葉掌法展開以後,連綿不斷的攻擊如同連綿青葉,每一片都擁有恐怖的殺機,本體李麟戰鬥天賦不弱,更是精通前世不少的拳法,但是這些拳法大多數皆是貼身肉搏,像青葉掌法這種遠近皆適宜的掌法本體李麟對付起來極為吃力。

嗡——!

虛空出現一個白須老者,老者的臉色極為陰沉,看向兩處戰場,最終轟然沖入宮裝女子的戰場,並在瞬息間衝到本體李麟身前,一掌將李麟打飛。

哇——!

本體李麟一口鮮血吐出,胸口大片金色鱗片化為齏粉,堅韌不輸於恐怖凶獸的皮膚皸裂。

「掌教!」宮裝女子神色一愣。沒想到一向沉穩如山的掌教竟然會出手。

「那兩個孩子呢?」老者臉色極為難看,他一個上古傳承大教的掌教竟然被一個一歲多的奶娃戲耍,如果不是天天突破眾人封鎖飛到李麟身邊的時候暴漏了自身的氣息,恐怕老者還依然被其騙出城了。奇恥大辱啊,老者心中甚至升起將天天徹底滅殺的衝動。

「被他收去了,此人是那兩個怪胎孩子的父親。」宮裝女子三兩下解說清楚。

「小子,我看你與我聖天宗有緣,不如加入我聖天宗如何?」白須老者沉聲開口。

「掌教,本體在那裡,這只是他的一具分身,不過極為邪門,這具肉身堅固的有些難以想象。」宮裝女子雖然沒有達到神級後期,但是在神級中級徘徊多年,實力就算和真的神級後期也相差不多。以她的力量竟然不能對李麟的本體造成太大的傷害,足以說明本體李麟的恐怖。

「這是一具巔峰不滅體,不知道什麼原因被人祭煉到了近乎圓滿的程度。現在你我聯手將其打碎,汲取內部的不滅印記。」白須老者沉聲說道。

宮裝女子點點頭,武道到了神級,元神肉身就像人的兩條腿,並需同時修鍊到巔峰境界才能窺探到聖人境界。聖天宗宗主乃是神級後期的大高手,甚至越是到了神級後期,這神魂肉身的提升就愈加困難。現在看到這樣一具近乎圓滿的不滅體,對方當然不會有絲毫的放棄。

另外一邊戰場上,持戟的李麟瘋狂出手,意圖衝破三名神級強者的聯手圍攻。

聖天宗宗主和宮裝女子冷笑,轟然出手,如同兩道白色的閃電,全力攻擊本體李麟。

本體李麟如同沙袋一般,幾乎在瞬間就被兩個強者聯手打斷了全身的筋骨,原本魁梧的身體都徹底扭曲了。

翁——!

一股恐怖的生機從本體李麟體內爆發而出,這是本體李麟體內的不滅印記爆發了,意圖修復李麟的傷體。

「不能給他機會!」聖天宗宗主轟然打出一件破損的神兵,這是一柄有些殘缺的金色大剪,金光閃動間,李麟那神兵難損的肉身竟然被其生生剪成了兩截。

咔嚓一聲, 閃婚情深,總裁好霸道


聖天宗宗主臉上露出一抹心疼之色,這金色大剪乃是他從上古保存下來的大殺器,即便破損也有神級巔峰的威能,可惜這一擊之後已經徹底支撐不住了。

之後兩人不給本體李麟的機會,將李麟的肉身徹底紅碎。

就在兩人準備收攏血肉,汲取不滅印記的時候,遠方戰場中的李麟突然消失,等到再次出現的時候,整個人已經出現在破碎的血肉之前。

「時空本源!」白髮老者臉色大變,他之前沒有和李麟交過手,並不知道李麟精通時空本源。

轟隆一聲,李麟周身布滿了密密麻麻的裂痕。

「不好,他要自爆!」宮裝女子臉色大變,連帶著白髮老者都迅速後退。

不過很快兩人就發現不對了,這個精通時空本源的對手竟然只是做出自爆的樣子,根本就不是自爆。他的神魂肉身瞬間崩碎,和那團被宮裝女子兩人破碎的肉身融合在了一起。(未完待續。) 恐怖的氣息從一團血肉之中爆發而出,一股興奮的精神波動浩蕩四方,白髮老者和宮裝女子臉色同時黑了下來。


「多謝你們幫我打碎肉身,助我完成融合!」

本體雖然和其同根同源,但後來凝聚的肉身畢竟只是本體的一滴精血衍生而來,在本源上遠遠無法和本體相比。當初李麟重新獲得本體之時,卻尷尬的發現他竟然無法徹底煉化。李麟曾經試圖利用時空之力破碎本體,可惜本體的不滅印記實在是太強大,多番嘗試的李麟最終也不得不放棄。

現在面對兩個恐怖的對手,李麟敏銳的覺得這是個機會,果然,在聖天宗掌教和太上長老兩人的全力施為之下,近乎不滅體圓滿的肉身被破碎。

「他在融合不滅印記,不能讓他成功!」白髮老者怒吼道,為了破開李麟的肉身,他已經損失了一件上古秘寶,現在李麟跳出來摘果子,即便這原來就是他的本體也讓白髮老者怒火滔天。

「全力出手!」宮裝女子臉上也滿是不忿,很有種被人算計的恥辱感。

其他三名神級強者封印四方,防止李麟逃走。剛剛李麟動用時空本源從他們圍攻之中脫困,這讓他們視為奇恥大辱。現在自然不能讓他逃掉。

轟隆隆!

白髮老者和宮裝女子的攻擊在接近李麟的瞬間消失不見。一座湛藍色寶塔從一團血肉之中升起,並散發出恐怖的時空之力,將李麟一層層保護起來。

「時空至寶!」白髮老者眼中露出極為熱切的光芒,對於滅殺李麟的信心更加堅定了。現在蒼龍大陸時空崩壞,就算有再好的材料也無法煉製出時空至寶,而上古超級宗門勢力之所以能夠在消失百萬年之後再出現,最重要的就是時空至寶的存在。當然,時空至寶不是萬能的,百萬年已經是很多時空至寶的極限,可以說現在整個蒼龍大陸的時空至寶極為罕見,李麟頭頂上這尊時空寶塔甚至比聖天宗鎮教至寶時空神壺等級還要高,如果聖天宗能夠獲得這東西,聖天宗的傳承就可以再傳承百萬年,甚至更久。


面對一個神級後期強者的瘋狂攻擊,時空塔不斷搖晃,恐怖的時空之力撐起一片方圓數米的時空領域,阻斷一切攻擊。

「好堅固的防禦!」白髮老者沉聲說道。

「宗主,時空之寶的催動消耗極大,他堅持不了多久的。」宮裝女子沉聲說道。

「這小子很詭異,你去加固虛空封印,絕對不能讓他逃掉了。」白髮老者沉聲說道。

宮裝女子點點頭,時空之力極為詭秘,她的攻擊全部被時空之力轉移到未知空間,她只能退而求其次,加固空間封印防止李麟逃走。

李麟絲毫沒有逃走的意思,那一團巨大的血色肉團不斷蠕動,不滅印記散發著恐怖的生之波動,讓其肉身以極快的速度凝聚。隨著肉身凝聚的還有破碎的神魂,原本遺留在本體之中的神魂潛力在不滅印記的催動下全面釋放,李麟武道境界如同做火箭一半瘋狂提升。

轟隆隆!

高空之上傳來雷鳴之聲,無窮黑雲籠罩,毀滅的氣息從高天之上孕育。

咔嚓一聲,雷霆轟擊而來,三名加持空間禁錮的神級強者臉色瞬間蒼白,一個個如同見鬼一般瘋狂後退。

宮裝女子不信邪的再次出手,但當第二道雷霆落下來的時候宮裝女子後悔了。這根本不是雷劫,而是雷罰。而且第二道雷罰威力比之第一道強大了十倍不止。

宮裝女子虛空禁制陣紋剛剛瀰漫就被瞬間擊潰,如果不是其動作夠快,恐怕就要被雷劫納入攻擊範圍。

「宗主速退,這是天罰!」宮裝女子大聲提醒。

「現在想走,晚了!」已經凝聚出人形的李麟發出瘋狂的神念波動,其裹挾著的時空寶塔瞬間沖向白髮老者。


掌控時空本源的李麟近乎天下極速,白髮老者竟然一時間擺脫不開。

咔嚓!

這次的雷劫並不是劈向李麟,而是瘋狂後退的白髮老者。這是天罰的警告,凡是和被罰者呆在一個區域,將被視為挑釁天道,天罰威力將擴大。白髮老者在知道天罰的一瞬間就在後退,可惜李麟如同牛皮糖一般,時空本源被他催動使得白髮老者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混賬小子,老夫和你不死不休!」白髮老者回頭怨毒的看著頂著時空寶塔追擊他的李麟。

「老東西先逃過天罰再說!」李麟冷笑聲傳來,其頭顱已經徹底凝聚,雙眸散發著恐怖的神光。

老者看著第二次警告的天罰,老臉一沉,在其身上出現一枚金色的神壺,在壺口之中噴出一抹金色霞光,包裹著白髮老者瞬間消失不見。

李麟臉色一愣,他在那神壺之上感受到了和六芒星類似的時空同源之力。

「時空至寶嗎?威力和六芒星無法相比。」李麟有些惋惜,雖然那神壺的威力不能和六芒星相比,但對方境界遠超李麟,突破李麟的時空鎖定並不困難。

李麟深吸一口氣,準備催動六芒星的力量對抗天罰。他不知道自己為何會招來天罰,但和老天扯上關係的東西絕對不好對付。李麟可不是聖君,沒有號令天罰的能力,而且現在看來,天罰也並不認可他聖君之子的身份,否則不會如此霸道,連神級後期的強者都要抱頭鼠竄。

「小子,如果你想完美融合肉身之力,最好以肉身硬抗天劫。」一道聲音從六芒星空間中傳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