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嘀嘀咕咕什麼呢?前面再轉個彎兒,就到了!」

沒等林飛感慨完,魏詩琳忽然轉過頭來,瞪著他說道。

「好的,師姐!」

林飛答應了一聲,順著魏詩琳指的方向看了過去,發現前面是一家名為京韻的KTV,這才恍然大悟,搞了大半天,神神秘秘的,原來是要來唱K呢!

很快,兩人踩到京韻KTV大門門口旁邊,把車停好后,魏詩琳也不問林飛同意與否,上前就摟著他的肩膀走了進去。

林飛一愣,明顯有點猝不及防,當即又明白了過來,尼瑪的,哥又要當擋箭牌了。

「唉,沒辦法,人長得帥,就是麻煩!」

幸好這句感嘆沒說出來,否則林飛非被魏詩琳罵死不可。

「從現在開始,叫我琳琳,知道嗎?」

剛一進門,魏詩琳就用警告命令的語氣對林飛說道。

「知道了,師……琳琳!」

林飛下意識地點頭,差點「師姐」就脫口而出,但在魏詩琳的怒視下,他立刻改口,魏詩琳這才將殺人般的目光移回去。

「等一下不要亂說話,否則我閹了你!」

魏詩琳兇巴巴地說道,其實她也不知道自己哪兒來的底氣敢這樣對林飛說話,她沒有忘記之前林飛在學生會辦公室的那一幕,如果林飛願意,估計她怎麼死都不知道呢!

反正這種感覺很奇妙,魏詩琳也說不出原由來。

「行,師姐,為了我的子孫後代,我絕對不會亂說話的。」

林飛做了個噤聲捂嘴動作,引來魏詩琳一番白眼。

很快,魏詩琳挽著林飛的手,上了三樓,出了電梯后又拐了幾個彎,走到688號房間門口這才停下來。

魏詩琳正要再提醒一下林飛時,卻冷不防地聽到後面傳來一道熟悉但卻讓她一直深惡痛絕的男人聲音:「琳琳,你怎麼現在才來啊?同學們都等你很久了呢!這位是……」

循聲看去,只見一個身材高大魁梧的年輕男子,正一臉好奇地打量著魏詩琳挽著的林飛,眼神裡面充滿了複雜的敵意。

林飛被看得心裡發毛,實在忍不住就問:「哥們,看夠了嗎?需要我脫光光給你仔細看嗎?」

年輕男子尷尬一笑,擺手說:「那倒不用,不用……」

「不用你還看個毛線啊?」

林飛心中使勁兒吐槽,只是表面上沒說出來而已,算是給面子魏詩琳了。

魏詩琳怒了:「蕭瑾楠,你惡不噁心?喜歡男的找別人去,他是我男人,再亂看可別怪我不客氣了!」

蕭瑾楠的臉狠狠抽搐了幾下,隨之咧嘴一笑,說:「琳琳,你別生氣嘛,我這不是不知道他是你男朋友嘛,多看幾眼很正常對不對?不過我相信,我們兩人很快就會成為好朋友的。」

原始部落大冒險 「好了,剛才的事情就翻篇吧,來來來,我們進去,一起唱K!」

說著,蕭瑾楠就快步走到魏詩琳和林飛兩人旁邊,他直接站在魏詩琳旁邊,微躬身體朝林飛兩人做了個請的手勢。

推門而進后,林飛立刻發現,自己和魏詩琳兩人成了現場耳朵焦點所在。

「喲,這不是我們班班花魏詩琳美女來了嘛,還帶著自己的小老公來了呀?嘖嘖,這恩愛羞得,這把狗糧我吃了。」

剛進門不久,魏詩琳還沒來得及跟眾人打招呼呢,就聽到一把熟悉的聲音傳來,讓她感到相當意外。

(本章完) 「狗糧你也吃?怪不得你不是人,是妖精了!」

魏詩琳冷笑了一聲,旋即猛地一扯林飛,再原地一百八十度旋轉轉身,幸好林飛是個練家子,否則被她這麼一下,不被嚇死也得被扯死。

「咯咯~」

說話的是一個穿著相當時尚,甚至稱得上是性感乃至暴露的年輕女子,只見她化著一個相當風塵的濃妝,嘴上還叼著一根女人煙,一邊吞雲吐霧一邊不懷好意地看著魏詩琳和林飛兩人。

只聽她接著說:「幾年沒見,你的嘴巴還是那麼賤呀,真不知道你這小老公是怎麼看上你的?該不會又跟上學那會一樣兒,搶別人的吧?這也對,一般做慣小三的賤人,骨子裡面全特么是做小三的基因,就算再過多久也改變不了……」

「余小花,你再說一句試試?看我不撕爛你的臭嘴?」

魏詩琳被氣得整個人都在顫抖,要不是林飛反過來及時拉住她,恐怕這會兒早已經飛撲過去,和那個叫余小花的女生廝打在一起了。

余小花吐了一口煙,咬牙切齒地說:「我再說一百句也行,有本事你過來啊?臭小三!賤人!」

「氣死我了,我非撕爛了你的臭嘴不可!」

魏詩琳再也按耐不住,大力掙脫林飛,瞬間就撲了過去,和余小花廝打在一塊。

「唉,發瘋的女人真可怕!」

林飛看著這一幕,忍不住搖頭感嘆,他沒想到魏詩琳生氣起來那麼可怕,居然連他都能掙脫的了,也是沒誰了。

「對啊,所以沒什麼事,千萬不要得罪女人!」

旁邊一個長相憨厚老實的男生沖林飛一笑,附和說道。

「兄弟,難道你也是個有故事的人?」

「兄弟,每個男人的心裡,都裝著無數個關於女人的故事,你說對吧?」

「精闢!」

「哈哈~」

林飛和這個男生相視一笑,似乎有種找到了知音的感覺……

魏詩琳和余小花扭打在一塊,難分難解,然而現場居然沒有一個人上前去勸架,其實不是沒人上去,而是根本就插不了手,這兩個女人簡直就跟兩塊膏藥一樣,粘的死死的,估計除非她們自己外,沒人能夠分開她們。

「林飛,你還不過來幫忙?怎麼當我男朋友的?」

正當林飛和憨厚男生聊得正嗨時,魏詩琳忽然喊了一聲,林飛不得不歉意地看了男生一眼,說:「兄弟,和你聊天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不過我得去處理一下,不然……呵呵,你懂的!」

男生笑了笑:「去吧,我懂!」

林飛隨後起身快步走到魏詩琳和余小花兩人跟前,但卻沒有立刻動手,而是問道:「琳琳,我該怎麼幫忙啊?」

「哈哈~」

「這問題問得能不能再白痴點兒?」

穿越之美男太妖孽 「就是,也不知道魏詩琳怎麼搞的,居然找了這麼個男生做男朋友,太沒眼光了,一點主見都沒有。」

林飛的話剛問出口,立刻遭到了現場其他圍觀的人的一陣嘲諷鬨笑,各種難聽的議論聲響起,矛頭都是指向林飛。

這些人都是魏詩琳的同學,居然都這樣說林飛,足以可見魏詩琳的人緣得有多差,估計人品也好不到那裡去。

「幫我拉開她!」

讓林飛感到奇怪的是,魏詩琳對同學這些冷嘲熱諷似乎充耳不聞,而是沖林飛吼了一聲。

「魏詩琳,你這個賤人,也太孬種了吧,自己打不過我,卻找自己的男人來幫忙,你還要臉不?」

余小花的脖子雖然被魏詩琳的雙腳緊緊夾住,但依舊掙扎著喊出聲,不忘對魏詩琳嘲諷一番。

只是,這一番的嘲諷卻立刻引來魏詩琳的報復,脖子被夾得更緊了,緊到她差點都無法呼吸,臉色也驟然變得紫青,一副快要窒息的樣子。

「我不要臉?好過你連命都不要了!」

魏詩琳咬牙切齒地說著,雙腳的力道再次加大,她這次是憤怒到極點了,這個該死的余小花,上學時候跟自己作對不說,現在即便是各自上了不同的大學,卻還不忘一見面就挖苦自己,可惡死了。

至於余小花口中所說魏詩琳做別人小三一事,更是憑空捏造,純屬污衊誹謗,無中生有。

其實事情的原委也很簡單,當時余小花看上了隔壁班的一個長相很帥的男生,並且叫當時還是她同桌兼好友的魏詩琳幫忙出謀劃策去表白什麼的。

魏詩琳起初不願意趟這趟渾水,但經不起余小花的一再苦苦哀求,因為當時魏詩琳是班上的語文課代表,作文成績每次都是全班第一,余小花就以這個為由,求她幫忙寫一份表白情書之類的東西。

最後,魏詩琳不但寫了,還幫余小花送去給那個男生。

誰料,那個男生雖然接受了,但由於情書後面魏詩琳一時忘記了寫名字,導致這個男生誤認為是魏詩琳寫的,所以反過來叫魏詩琳做他女朋友。

這一幕,被余小花看到了。

於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不用想都知道了。

余小花當場爆發,和魏詩琳絕交,自那以後兩人形同陌路。

至於那個男生,魏詩琳當然不會答應他,並且想方設法去逃避他的騷擾,再然後高考進入了衝刺階段,魏詩琳和其他人一樣,都投入到了緊張的備考中去,慢慢地就把這件事給忘了。

高考結束后,魏詩琳如願考上了京城大學,而余小花只上了京城一所二本院校,兩人再無聯繫。

這次的同學聚會,魏詩琳也是昨天才剛收到原來班長的信息通知,說是想在京城搞一次同學聚會,希望她能參加,並且特別指明余小花也會過來。

原本想拒絕的魏詩琳,一看到余小花也會來,她就沒再猶豫,答應了下來。

魏詩琳其實也想著了能不能和余小花和好,讓兩人的誤會能夠徹底消除,正是帶著這麼個美好的願望才答應的。

至於叫林飛臨時充當擋箭牌,魏詩琳其實也是為了避免其他像蕭瑾楠那幾個男生的繼續纏繞,還能讓余小花知道,自己已經找了男朋友了,不會再去跟她搶什麼男人了。

只是,事與願違。

魏詩琳也沒想到,兩人還是打了起來。

「琳琳,放開她,否則她快被你夾死了!」

(本章完) 「夾死最好,免得礙眼!」

魏詩琳語氣強硬,非但沒有半點要鬆開的跡象,還多加了幾分力道,敢情還真要活生生用腳夾死余小花了。

林飛當然不會讓魏詩琳釀成大錯,畢竟當著這麼多人殺人,可是要槍斃的。

於是嗎,林飛苦笑著彎下腰去,伸手過去分別抓住魏詩琳和余小花兩人,輕輕一掰,就把兩人給分開了。

原本以為林飛不可能分得開二女的眾人為之一愣,都看的傻了眼。

怎麼可以這麼輕鬆?

不但圍觀的人懵逼,就連余小花也愣住了,她萬萬沒想到,魏詩琳這次找的男朋友這麼給力,不費吹灰之力,就把她們倆給分開了,而且還臉不紅氣不喘的。

和眾人不同,魏詩琳不是第一次見識到林飛的厲害,所以一點都不意外。

被林飛這麼一分開,魏詩琳也迅速冷靜了下來,為自己剛才的衝動感到一絲后怕,幸好是被林飛及時拉開了,否則自己就可能真的殺人了。

想通這一點后,魏詩琳朝林飛投去感激的目光,並且主動地走上前,摟住林飛並且在他臉上親了一口,靠近耳邊說了句:「林飛,謝謝你!」

林飛沒想到魏詩琳居然會突然又是道謝又是親自己,意外之餘也欣然接受這個感謝之吻,沖魏詩琳笑了笑:「應該的,誰叫你是我林飛的女人呢?」

魏詩琳聞言,俏臉一紅,臻首順勢靠在林飛寬厚的胸懷上,一副小鳥依人的感覺。

此時,魏詩琳的心跳達到了有史以來的最高值,臉蛋潮紅且發燙如火燒般,甚至有股前所未有的甜美感直涌心頭,讓她瞬時迷失了自我,希望時間能永遠停留在此刻。

林飛再次愣了一下,旋即一陣苦笑,知道自己剛才的舉動,讓魏詩琳誤會了,但想到今晚他自己不正是作為魏詩琳的正牌男朋友過來的嘛。

既然如此,那麼做戲就要做全套了。

隨之,林飛的大手一攬,就把魏詩琳的小蠻腰一把摟住,兩人的身體親密無間地緊貼在了一起,魏詩琳大囧驚呼了一聲,滿臉通紅地抬頭看了林飛一眼。

她雙眼迷離,有著萬般柔情,旋即嬌嗔地轉開目光,再次將臻首埋進林飛懷裡。

兩人卿卿我我的一幕,自然引得旁觀的人一陣側目,同時再次惹怒了余小花。

「喂,你們兩個夠了啊!公眾地方請你們自重,否則我就叫保安趕你們出去了。」

余小花狠狠地說道,眼神裡面的羨慕嫉妒恨,倒是讓林飛看到感到一陣同情,可憐的女人,肯定是五行缺愛啊,估計單身很久了吧!

幸好,林飛這一番話沒有說出口,否則也不知道會掀起怎麼樣一場腥風血雨。

「余小花,該夠了的人是你!」

忽然,一道嚴厲的聲音從余小花身後響起,林飛順勢看了過去,當即眼前一亮。

居然是他!

訓斥余小花的人,正是剛才那位和林飛相談甚歡的憨厚男人,只是現在的他,卻是滿臉怒容,身上竟然多了一份先前沒有的威嚴。

「難道他的身份不簡單?」

一時間,林飛頓時對這位憨厚男生來了興趣,說起來,這哥們藏得也夠深的,剛才跟他聊了那麼久居然一點都沒察覺。

「啊?李……李…班長,你什麼時候來的?」

余小花剛一開始聽到有人訓斥自己的時候,還一臉憤怒的樣子,但當她看清楚對方的樣子后,立刻顯露出一副害怕敬畏的表情來,第一時間就認了慫。

不但余小花這樣,就連魏詩琳的臉色也瞬間變了。

其他在場的人,也都變的跟余小花一副表情,甚至不由自主地低下頭,不敢與之對視。

如此一來,整個包間的氣氛就變得詭異起來了。

除了還在播放的歌聲外,就再也沒有任何聲音傳來,甚至連彼此間的呼吸聲都能清晰地聽見。

壓抑!

相當壓抑!

林飛實在忍不住,開口問道:「嘿,哥們,你到底是誰呀?怎麼他們看上去都這麼怕你的?」

話音一落,全場的目光瞬間全落在林飛身上,有憐憫、有不屑等等,但更多的卻是幸災樂禍。

估計他們巴不得林飛能被眼前這個班長狠狠教訓一番呢!

但,接下來發生的一幕,卻直接讓眾人驚掉了下巴。

他們的班長在聽到林飛的話后,非但沒生氣,反而相當恭敬地朝林飛點頭致意,說:「林先生,不好意思,讓您見笑了,都怪我這個做班長的沒組織好,才會把聚會搞成了一場鬧劇……」

魏詩琳搶著說道:「班長,都是我不好,我衝動了,對不起。」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