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喲,沒想到冥蝰叔還是我娘的求命恩人哪,剛才還真是多有得罪。」

一聽說冥蝰是自己親娘的救命恩人,蘇心優的語氣立馬變了,她可是有情有意的人,如果冥蝰單純只是纏著自己娘的男人她自然是不會客氣,但是如果他是自己娘的救命恩人就不一樣了,怎麼說她也不能忘恩負義吧!

嬌妻狠惹火:狼性老公花式寵 這一聲叔讓冥蝰十分地意外驚呼道「喲~小丫頭,你變得可真快啊,剛才是死活不肯叫我叔的,你家翰哥一句話你就乖了!」

「那是當然,我翰哥是我誰啊,他可是我最愛的男人,我不聽他的話我聽誰的話,你說不是啊翰哥。」

這回蘇心優是給足何弘翰的面子,他受寵若驚的回道「是,我老婆說什麼都是。」

兩人無意中在冥蝰面前撒了一波狗糧這讓他情何以堪。

他捶心頓背的說「你們兩個這樣對待我這個孤寡老人好嗎?」

蘇心優大笑道「哈哈哈~誰讓你非常要跟著我來的,你不跟來不就行了,還怕死了我會騙你不幫你叫我娘來見你,我跟你說,我娘很愛我的,如果她聽到我們之間的約定,她不管多不喜歡你她都會選擇來見你的。」

「我還不是被你們這些人騙怕了,不然我怎麼會跟著你。」

「我像是騙人的么?」

「不好說!有些長著一副很老實的樣子就愛騙人,老實只是他用來騙人的面具。」

這人真的是,她是明白了淵王為什麼不喜歡他了,就一個直男癌,要跟他在一起生不活生生被他氣死?

蘇心優是懶得理他。

「小妹妹你怎麼不回我了?我說的對的是吧?」見她不回話這人直男還跑到她前面非常要她認同他說的話是對的。

從來不跟直男非要爭到贏蘇心優繼續不理他,想看看何弘翰在做什麼好吃的。

「你們倆個啊都別在這裡說了,餓了不,渴了不?我煮好點地瓜葉子湯,要不要來喝點?」何弘翰打破兩人的尷尬招呼他們過來吃東西。

他並不知道他們倆個會來找他,所以他也才煮了他自己喝的一份,不過他還是熱情地拿出來給他們喝。

「翰哥,你這葉子湯聞著好香啊,我來嘗嘗好吃不。」她很賞臉地拿著看樣子是剛做的竹勺和竹桶盛湯喝了起來。

沒有鹽味,只有澀澀的綠葉子味道,不過這是出自何弘翰的手再難喝也要說好喝。

「嗯,味道不錯,翰哥你嘗嘗。」她喝了兩口將湯遞到何弘翰嘴裡。

他也喝了一口,不太好喝了,可能是餓了,也不是難以下咽,他接著又喝了好幾口。

見他們倆個喝得那麼美味的樣子,冥蝰也來喝喝看是不是真的那麼好喝。

地上還有一要沒斷開的竹子,他用法術三兩下弄出一套碗筷出來,盛了點送進嘴裡。

剛進嘴,什麼鬼澀澀的東西,他連忙吐掉「什麼好好喝,難喝得要死,別喝了別喝了,叔我去給你們找吃的去,把火燒旺了啊。」

他那好像吃到屎一樣的表情把蘇心優逗笑了等他走遠之後,才收起笑容問何弘翰「翰哥,你怎麼認識他的?」

「之前不是去找你,在去的路上遇到了你這個時代的娘,接著又遇見了他,那會他好像在追求你娘吧,只是你娘並不喜歡他,但他仍是不死心的想要跟你娘在一起。」

「我知道他是我娘的追求者,沒想到你跟我娘要早我認識。」

「嗯,你娘答應我,只要我幫她救人那她就幫我找我根本不可能找到的人,陰差陽錯我遇上了你才知道原來你的靈魂被一分為二了。」

「嗯,翰哥,我的另一半靈魂並不在昆崙山上,好像被放去了一個苗族的小部落里養著。」

「我有聽說過,這次我也是想到都城去打聽一下那個部落到底在哪,打聽到了就先去找你的另一個靈魂。」

「沒事,那條水虺叔不是有預知別人在哪個位置的功能嗎?一會等他回來了再他看看唄,反正我們時間多得很,慢慢找也不怕。」

對於找另外一個靈魂的事情她不是不急,只是一想會傷害另一個新生的肉身她就不太想去找,可是不找到自己另一個靈魂的話那麼她就不是一個完人不能回到自己的時代去。

「嗯,你不著急就好,這事啊,急也急不來,我們一家人在一起,平平安安就好。」

因要在野外過夜,何弘翰去抱了些竹子回來在路邊的草地上開始搭起簡易沒帳篷來。

蘇心優對野外求生也是了解的,也起身跟他一起搭。

這些草地比較軟,很合適當床,但同時蚊蟲也太多了,所以何弘翰會搭高了點,把草拔了下來拿去火堆旁烘烤起來,蟲子感到熱便會離開草,一會就可以鋪在剛做的架子上。

他們把帳篷架好只等鋪草時冥蝰提了三隻野雞回來,還是殺好用竹子架好的,只差沒有放油鹽醬醋茶腌制起來。

「你們兩個要不要這麼厲害?我只是出去半個時辰房子都建好了?」

看到那剛建好,剛好可以躺得下三個人的帳篷時不禁發出感嘆。

「那當然,我跟翰哥可是搭帳篷的老手能不快么!」

她得意的樣子超可愛,何弘翰寵溺地颳了下她的粉色小鼻翼道「我說娘子,你啥時候這麼愛自誇了?瞪你尾巴都要翹上天了。」

「跟你在一起之後唄,你讓我驕傲了!」

這小情侶當他的面你儂我儂的,整得冥蝰也想戀愛了,可惜他喜歡的人不喜歡他,想要像他們那樣遇見你是我的榮幸,遇見你是我幸福,遇見你是我的驕傲。

「我來烤好吃的吧,翰哥你去把床都鋪好了,今晚沒有月亮,怕是一會有大雨,我們要吃完了快點進去睡覺。」

「嗯,老婆這三隻雞就交給你了。」

蘇心優架起雞肉,何弘翰也是抱起剛才烘烤了下的生草,那味道真的是一言難盡,不過也是沒有辦法,等把草鋪好之後還要放點烤熱的土放到剛才拔過草的土地上,這樣就可以不被任蚊蟲叮咬了。

冥蝰只是送了雞回來又不知道幹什麼,她也沒有問,管他呢,反正他那麼大個人也不會害怕走夜路。 ?「小子,你太放肆了,你知不知道,光憑你這句話,你就得死。」慕容文華臉色陰沉,本來以他靈嬰境的修為,也犯不上和一個小輩置氣。

但凌天實在是太狂妄了,此事涉及到慕容家的臉面,他絕不能放任。

「哦?你要殺我?」凌天似笑非笑。

白小蕾和葉靈運臉色也刷得變為慘白,她們倒不是擔心凌天,而是擔心白詠思和慕容文華。

白小蕾和葉靈運親眼見識過凌天的能耐,連葉家大佬、靈嬰二重的葉瑞龍,也被凌天擊殺。

雖然白詠思和慕容文華在兩女眼中也是神仙一般的人物,但和凌天比起來,好像差了一些,雖然這種想法有些不敬。

「知道怕了?你跪下,老老實實磕個響頭,憐你是小輩,我不殺你。」慕容文華道。

「怕?」凌天笑了笑,「我是怕你不夠我打的。」

什麼?

聽了凌天這話,慕容文華臉色大變,怒意升騰,白詠思也是心中不悅。

太狂了!世界上竟然有這麼狂的人!

「哈哈哈哈,白兄,你聽到沒有?他竟然說我不夠他打的!我這輩子都沒聽過這麼好笑的笑話!」慕容文華怒極反笑。

「呵呵,那加上老夫,夠不夠你打得呢?」白詠思笑道。

「你們兩個?還是不夠呢。」凌天搖了搖頭。

白詠思眼睛一眯,怒意顯現,他自認脾氣算好的,但凌天一再挑釁,佛都不能忍。

靈嬰境,都是高高在上,豈容羞辱。

「小子,你是自尋死路啊。」白詠思搖了搖頭,本來以他和慕容文華的修為,自重身份,不至於對一個小輩出手,但凌天太不知好歹了。

「不要!」白小蕾突然叫道。

「小蕾,你想為他求情?」白詠思又看向凌天,心想要不要放過這小子,白詠思還是很疼愛這個玄孫女的。

但問題是,就算白詠思能原諒凌天,慕容文華不原諒也沒有用啊。

慕容文華心中冷笑,誰為這小子求情也沒有用了。

「凌前輩,求你放過我祖爺爺吧。」白小蕾跪下,對凌天懇求道。

白小蕾此話一出,白詠思和慕容文華差點噴出一口血來。

這什麼情況?有沒有搞錯?

白小蕾不是要為凌天求情嗎?怎麼反過來了?

就在白詠思以為白小蕾是昏了頭說錯話時,白小蕾又說了一句話,差點沒讓白詠思和慕容文華兩人背過氣去。

「凌前輩,我祖爺爺和慕容前輩他們,沒有見過您的實力,才會有這樣的誤會,求您展示一下實力,給他們看看吧,求您了!」白小蕾急聲道,她也是豁出去了,如果打起來,白詠思和慕容文華兩人肯定沒命。

「你要我展示實力?」凌天道。

「凌前輩!我也求你了,就展示一下吧。」葉靈運也道。

「好!好!好! 仙武都市 凌前輩,你就展示一下,讓我們開開眼界!」慕容文華怒火中燒,用諷刺的口氣道。

「老夫也開開眼界,說不定人家是隱世高人呢。」白詠思也譏笑道。

「行,既然大家這麼熱情,我就展示一下吧。」

凌天點了點頭,手指一點,一團靈力彈出,在他身前凝聚成球。

與以往不同的是,這靈力球是由極細極長的靈力絲凝聚而成的,猶如蠶繭。

凌天用上了新學的靈力化絲的技巧,使得靈力球的滯空時間更長。

一億力量!

白詠思和慕容文華略微驚訝。

五億力量!

白詠思和慕容文華動容。

十億力量!

白詠思和慕容文華眼中掩不住驚訝,這靈力之雄厚已達到靈嬰境一重修士的水平了。

二十億力量!

白詠思和慕容文華張大嘴巴,足以塞下一枚雞蛋。

三十億!

四十億!

五十億!

當力量加到五十億時,白詠思和慕容文華的表情已換上了濃濃的恐懼。

一百億!

靈力球已有十丈大小,停留空中,猶如一個小小太陽,掌握了更多靈力技巧的凌天,能把靈力球壓縮到更小,而威力不減。

以凌天力量池中幾千億單位的靈力,拿出一百億也就是輕輕鬆鬆的事情。

白詠思和慕容文華的臉都崩了,臉上肌肉不斷抽搐,好像被閃電擊中。

太可怕了!

白詠思和慕容文華心中一萬頭羊駝踏過,這樣恐怖的力量,光靈力就至少相當於十個靈嬰境一重的修士了。

這樣的人不是寂滅冰帝,還有誰是寂滅冰帝,而且比白詠思和慕容文華預想中的寂滅冰帝還要強了十倍。

凌天見差不多了,把靈力球收回力量池中,背負雙手,似笑非笑的看著白詠思和慕容文華兩人。

後宮浮沉錄 「凌道友,我等有眼無珠,冒犯了你,還請恕罪!」

白詠思和慕容文華一齊深深向凌天鞠躬,語氣恭敬。

白詠思心臟亂跳,沒白養這玄孫女啊,要是沒有白小蕾這兩句話,恐怕白詠思和慕容文華兩人現在已化為飛灰,形神俱滅了。

「剛才你說,要我下跪?」凌天瞥了慕容文華一眼,淡淡說道。

慕容文華臉皮緊繃,這小子這是睚眥必報,要追究到底了,但他也不敢露出任何不爽不敬的情緒。

要是動起手來,他連一成的勝算也沒有。

見凌天還要追究,白詠思暗暗慶幸,還好剛才自己沒有說重話,至少沒說下跪這種話,不然現在尷尬的就是自己了。

「凌道友,我得罪了你,是我的錯,這五千萬純陽丹,是我全部的積蓄,向你賠罪了,你看這樣夠誠意了嗎?」慕容文華一咬牙,拿出五千萬純陽丹來,雖然交出了一輩子的積蓄,但總比沒命好。

「五千萬?有點少,這賠罪馬馬虎虎,算了。」凌天微微皺眉,把五千萬純陽丹收入囊中。

慕容文華欲哭無淚,這小子太氣人了,五千萬純陽丹還嫌少。

其實凌天也不是故作姿態,他身上好幾億純陽丹,還真看不上這五千萬。

「慕容道友拿了五千萬,白道友,你呢?」凌天掃了白詠思一眼。

「在下也願拿出三千萬純陽丹,向凌道友賠罪,我們白家是小家族,比不上慕容家的……」白詠思還格外解釋幾句,怕凌天嫌少。

「勉強算你過吧。」凌天擺了擺手,又收了三千萬純陽丹。

白詠思和慕容文華愁眉苦臉,如喪考妣。

就在這時,又是兩道遁光急速向這邊飛來。 她也想事情就這麼簡單,把劉思宇推到奶奶面前,可像爸爸說的那樣奶奶要見的人不是他!

她只好向大家解釋,不是他,但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只想奶奶快點好起來。

於是有人在她的貼子下留言,讓她藉助萬能的網路為她人肉尋找奶奶初戀。

很快的,她又發布了一條尋找奶奶上半輩子戀人的貼子。

不少粉絲都紛紛為她轉發和人肉搜索。

她實在太困,在把尋人啟示發布之後便睡著了,手機仍在耳邊叮叮咚咚的響個不停。

心挂念奶奶,只是睡了兩個小時,在夢見奶奶被毒蛇咬傷的情景又醒了過來。

醒過來的第一件事自然是看一下萬能的網民們為她人肉出來的結果。

謝天謝地還真的被粉絲人肉出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