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唷!你又要給我什麼益處呀?」

她見我不肯罷休,便開始換了套路,不再罵我,我到要聽聽,她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戴瑩瑩,是你好朋友罷?」

「是又怎樣?」

「倘若你不想她,被老公趕出家門,自此顏面掃地,再也嫁不出去,你應當知道怎麼做罷?」

「你把瑩瑩怎麼了?」

「如今還未怎樣,不過以後怎樣,我便不曉得了,她跟男人上床的相片,我這兒可是許多呢!如今網路這麼發達,以她的身型,做個網紅,應當是沒問題罷!」

「周思綿,你給我放老實點兒,你敢害瑩瑩,我饒不了你!」

「那就瞧你怎麼做啦!」

她倏然收線了,老四果真是被她陷害了,這還得歸咎於我,倘若老四不是我的朋友,周思綿也不會盯上她,都是我害了她,倘若她失去了老公,又沒人給她花錢,以她的性子,應當會去自殺,我必須得把這事解決掉。

這一夜我睡的並未華禹風踏實,他乃至打起了呼嚕。可能是真的累了。而我卻在擔憂老四,她父母都住在縣城,每個月也掙不了幾個錢,下邊還有個小弟弟在上大學。應當是最須要錢時,倘若此時。她失去了一切,真不敢想象,她會幹出什麼傻事來。而這一切又是由於我。她鐵定會恨我一生。

「昨夜最累的,應當是我罷?你怎麼眼圈這麼黑?」

「沒睡好,失眠啦!」

「是不是被我俊美的臉。吸引的,無法入眠啦!」

「別開玩笑了,快些洗漱罷!」

一大早。華禹風便開始拿我打趣兒,而我卻沒心情跟他鬥嘴,老四的事,我得去想法子處置,昨夜,我們的揪扯,被周思綿聽見的事,也不可以要他曉得,作為男人,就應當忙事業才對,並且,如今集團所有人,都知道我們的關係了,我彷彿應當離開了。

「禹風,我今天跟你一塊去集團,而後我要辭職!」

「為啥?乾的不順心么?你想離開我?」

「當然不是啦!」

「在你那,我啥都幹不了,更何況,如今大家也都知道,我們以前是情侶關係,我待著不自在,我得出去找份兒適合自個兒的工作,否則我這大設計師都埋沒了。」

「唷!我怎麼忘了呢,我們吳大設計師,是留法回來的高材生!」

「你不要笑話我,不管怎樣,我得出去自己闖出一片天地!還有就是,你趕緊把你集團的姓名改過來,叫什麼青晨傳媒,多土呀!」

「我才不改呢!要不是這名字,你還不來呢!你不來,我便不可以再看見你,這名字對我而言別有意義,你不要想插手!」

「隨你便罷!我也擰不過你!」

瞧他如此的堅持,也沒再勸他,我要離開也不完全是為我自個兒,集團到底是周思綿拿的錢,講話必定是有分量的,昨夜我惹了她,再待下去,也沒啥好果子吃,並且老四的事,我一定要查出來,因此如今也沒法子安心工作。

「一定要辭職么?那我以後見你,豈非困難了?小白白,你幫我勸勸你母親,行不行?」

「你推它幹嘛?」

「快去幫我勸勸她么!」

「我下定決心了,誰勸也無用!」

我拉著小白白出來房間,任他怎麼乞求,我還是無用應允,我們倆人雙雙進了集團,所有人都瞠大了眼眸,似是婚禮現場,走進入一對兒新人似得,大家目不斜視。

「姐,你昨夜跟華總在一塊么?」

「對呀!怎麼了?」

「哇塞!你也太牛了罷,你們複合了?」

「複合你個頭呀!好端端工作罷,蠢丫頭,姐是來辭職的,還不幫我收拾東西!」

「姐,你為何要走呀?你走了我怎麼辦呀?」

「好端端工作唄,我會交待一下,要他們照料照料你!」

「姐,你不要走了唄!」

「好了,否則讓華總扣你年底獎金!」

「好!我住口還不行么!」

王敏一人嘀咕著嘴走了,我曉得她是真尋思著留我,在集團她是唯一真心,跟我做朋友的人,她沒心機,也不會看面色,大大咧咧,但心地非常善良,我非常喜歡她。

「華總,這是我的辭職信!」 「放那罷!」

我進入他辦公間時,恰好周思綿也在,彷彿是方才爭吵完畢,看見我的到來,即刻收回了忿怒的神情,雙掌攀上了華禹風的肩,作秀般沖我笑了下。

「吳小姐,怎麼便不幹了呢?是不是乾的不舒適呀?還是被乾的不舒適?」

「看某些人不順眼罷啦!」

她話中有話的想惹怒我,而我卻不可以跟她多講,如今老四的事,還未水落石出,我先忍著她,待我處置完了,再回來收拾她。

「華總、華太太,先告辭了噢!對了,請告知財務,我要去結算了,工資你們可不可以少給我一分!」

「唷!這點你到是非常隨根兒呀,對錢的看法,真是跟你那媽如出一轍呀,不虧是母女,都那麼愛錢,你們怎不摟著錢睡覺呢?」

「我有男人,摟錢幹嘛,倒是華太太你,只可以摟錢了,也沒個男人!」

「你~~~賤貨!」

只聽見背後「啪」的一聲,一個杯子被周思綿砸碎了,我留給她的背形,就足以要她顏面掃地,這是由於今天我特意穿了短裙,把昨夜被華禹風蹂躪的痕迹,存心露在外邊,我的扭身,就相當於抽了她一記耳光。

她的丈夫昨夜是摟著我睡的,而她卻啥都沒,她最愛的男子不愛她,這便是一個女人,最大的可悲之處。

「姐,你真要走呀?」

「真的,財務都結完賬了,你要好端端照料自己噢!」

「姐,你是不是跳槽到哪個大集團了?要不你帶著我唄,我平日跟你最好了,你要是走了,華太太肯定得拿我出氣,我還哪兒有好果子吃呀!」

「王敏,你安心,等姐以後開企業的,鐵定會把你挖走,不過如今姐還未著落呢!你就只可以忍著她了,我會跟華總跟賈總講的,要他們照料你!」

「姐,我真捨不得你,夜間我請你用餐罷!」

「不必了,改日姐請你用餐,我去趟賈總辦公間!」

「噢!」

賈衛時這人雖然傲慢,但總體而言,沒對我造成什麼傷害,我跟華禹風的事,他應當也算是知情人,我要走,必須得跟他打個招呼。

「賈總,忙么?」

「美女求見,我怎能忙呢!進入罷!」

「我辭職了,跟你告個別!」

「為啥? 天龍神主 禹風把你怎麼了?要不要來我這兒投懷送抱呀!」

「少臭美,我們沒事,就是不想幹了,有點私事要處置一下!」

「好罷!那麼有啥須要,儘管找我,倘若是投懷送抱的話,那麼我就求之不得啦!」

「事倒是有個!」

「說完!」

「幫我照料王敏,這孩子傻,這段時間,又跟我走的這麼近,我怕我一走,周思綿會對她下手。」

強娶豪奪:總裁是狼躲不過 「行!我曉得了,你就安心罷!」

「那就麻煩賈總了,我先走了噢!」

他這人應當還算誠信,到底王敏不是他喜愛的類型,交給他照料,我也安心些,賈衛時在集團有大部分股份,因此周思綿應當會賣他些面子。

官梯 我拿著整理箱,離開了這幢大樓,跟我回國后的第一分工作SsyGoodbye了,我也更加放鬆了許多,面對那多的愛恨情仇,確實沒法子工作。

回至家,整理了下思路。即刻撥通了老四的電話。

「喂?瑩瑩!」

「那。青晨!你有事么?」

「出來談談罷,我有件事想問你!」

「我挺忙的,還是以後再說完!」

「倘若你今天不出來,那我們便不要做朋友啦!」

她始終躲躲閃閃的回復我的問題。這兒面鐵定是出了問題,我得找到她。問個明白,我跟華禹風的事,也是時候該跟她說了。

「青晨!我對不住你!」

「你不必說對不住我。我們見面談罷!我在麥斯威爾咖啡館等你。3點見罷!」

「噢!好罷!」

她最終還是應允了,我選擇的這咖啡館有包房,我們聊起來會方便點。這事不說清晰,大約我們也做不了朋友了。

3點!她準時到了,今天穿得卻沒往日妖艷。一改風格,穿起了休閑裝,容顏也相對憔悴了點,看見我之後,目光老是在躲閃,不敢直視我。

「青晨!對不起!」

「你可以講出抱歉,就是知道什麼罷?」

「給你發信息那天,是一個叫周思綿的,逼我做的!」

「她逼你,你就跟陌生男人那樣么?」

剛一提到那天的事,老四就即刻沖我撲來,抓著我的胳臂,聲響中帶著哭腔。

「青晨!我是不想失去如今的生活,我不可以沒如今的生活,倘若失去了,我會去死的,你知道么?」

「我曉得,可是她拿什麼要挾你的呢?」

「實話跟你說罷!前段時間,我去了一趟澳門,在飛機上,結識了周思綿,旅途中,她聽聞我跟你是同一個大學,便多聊了幾句,後來,她就邀請我一塊去賭場,我本計劃贏點錢便回來的,可是愈玩兒愈不甘心,最後不但把掌中的錢,都輸了,還管她借了點!」

「那你老公那麼富有,你還她錢,不就結了么?」

「青晨!我不敢跟你說,實際上我老公早就瞧我不順眼了,老是找茬想跟我離婚,倘若我出了問題,我老公跟我離婚的話,我就一分錢都拿不到,因此,我沒法子,都是我鬼迷心竅了,後來,我才知道,是自己上了她的當。」

「瑩瑩,我不怪你,實際上,今天不來見你,我大約也可以猜到一些,只是我沒料想到你會如此傻,相信她這類人,我也沒料想到,你跟你老公的關係這麼差。倘若,你不愛他,他也不愛你,乾脆就離婚罷!」

「不行!這可不行,我家中如今用的每一分錢,都是我老公給的,我弟弟正在上大學,我父母還計劃送他出國讀書,倘若我這姐姐離婚了,他便沒錢讀書了,我父母會打死我的。」

望著戴瑩瑩可憐的模樣,我非常心疼,她的家境興許真不允准她離婚,可是沒愛情,唯有金錢交易的婚姻,又何談幸福呢!

「你們倆沒愛情,當時你為何要嫁給他呢?」

「當時他使勁兒追我,對我非常好,又有錢,我便覺得他是愛我的,可結婚了,我才知道,他只是覺得我好看,一時起興了罷啦!」

「那後來呢?」 「後來,便是我須要他的錢,他須要我的美貌,為給他撐面子,我打扮的愈好看,他就愈開心,而後帶我出去,把所有人的老婆都比下去,這便是他的樂趣所在。」

「暴發戶,就是膚淺!」

沒料想到老四,居然嫁了個這麼反胃的男子,肯定是沒文化、沒素質的低能商人,並且,決對屬於無奸不商的類型,居然拿老婆都當是做生意。

「青晨! 嗨,親愛的初戀 你跟那男人,究竟是如何回事呀?周思綿,為什麼非得要你,看見那麼不堪的情景!」

「你們那天究竟有沒怎樣?」我猶豫了非常久,不曉得這類話該不該問出口。

「當然沒了,周思綿說他吃的是安眠藥,對我沒啥影響,我才應允她的。」戴瑩瑩肯定的說道。

聽見她的話跟華禹風似得,我的心算是放下了。

「那天,我瞧見這男人時,他已經被灌了安眠藥,迷迷糊糊的,後來便完全睡著了。」

「那房間中的聲響是如何回事?」

「那聲響,好像是提早錄好了的!」

「原是這樣!」

「青晨呀!那帥哥,你們什麼關係呀?」

「你還有心思關懷我!你究竟計劃怎麼解決這事呀!」

「沒瞧我如今節衣縮食呢么?我儘可能少買點東西,攢夠了便把錢還給她唄!」

「她還有拿其它要挾你么?」

「沒了,沒啦!」

提到這些時,她目光里又出現了閃躲的信息,莫非她有事瞞著我,可是她不願意說,我又怎麼逼問,就似哲人講的那樣:你永遠都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

倘若她今天鐵定了要隱瞞我什麼,那我自然是不該追問。

「我們聊了如此長時間,都沒點咖啡呢!」

「對噢!太激動啦!服務生!」

她非常快便把我的話,接去,看模樣是急於找機會換話題。

「兩位小姐,請問須要點啥?」

「青晨!你還是跟卡布奇諾么?」

「對呀!我喜歡甜的!」

「一杯卡布奇諾,一杯摩卡!」

「好的,稍等!」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