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是嗎?」又是一陣笑聲,「那你呢,你是什麼人?」

「我?」她指著自己,「您覺得我像什麼人?」

沒等向左說,木薇已經自言自語了,「您要是說我像個美女我自然是不介意的。當然了,也可說我像是個擁有貴族氣質的人也無妨,什麼閉月羞花,沉魚落雁的都招呼也沒關係的。我個人覺得您只要……」

「像一個故人。」向左開口說。

「什麼?」木薇晃神。

向左說,「我的一個故人。」

木薇噘嘴,「大叔,這就不好玩了!你這是報復我剛剛說你老嗎?您認識的故人還不得和你一樣大了。我看著如此的年輕不是嗎?」捧著自己小臉就開始眨巴眼睛。

這大叔一定是故意的,咋就這麼小氣呢?

「你認識寧夏嗎?」

「啊?」 497

木薇突然間後背脊梁骨升起了寒意,「寧夏,這個名字倒是很好聽!」又是個和她娘親認識的?

上上次的是夫君也就是她爹,上次是表哥也就是她舅舅,這回該也該輪到情人了吧!怎麼著也得是什麼青梅竹馬有著「日後我娶你,他人我嫁你」的戲碼吧!

木薇又開始狠狠地腦補一出狗血大劇,她點著碎步靠近向左,「大叔,難道是你很特別的故人!」

「一晃都十幾年了,心裡還是一塊疙瘩。」向左滿眼都是內疚。

木薇這一瞧更是有戲了,「您對她很思念嗎?」

「是啊~她已經過世十多年了,沒照顧好她,我,也是有責任的。當初信誓旦旦地答應了她的父母會好好地照顧她的,可是到底還是錯失了諾言。」小夏已經去了十幾年了,而當初找回她那滿身病痛的遺骸,為了贖罪,他也是在她的靈前跪了三日,還有她那隨著她一同死去的孩子。

「即使我不是害死她的人,可是到底沒有照顧好她。對小夏我能做的,也只是還好好的護著些她的夫家了。」文家雖說歷代忠臣,也是歷代重臣,可是文官再大沒有兵權沒有太多庇護,那些權勢在握的人怕是揪出些思想、文字錯誤,整垮文家不會是太難的事情。

唉呀媽呀,這聽得還真是用情至深啊~木薇這小心臟也是感動的一塌糊塗,拍拍向左,「大叔,別難過,我爹也是個痴情種子對我娘痴心不改的,在這兒我也只能同情同情你了,畢竟你又喜歡上了別人不是。你這心我幫你領了。」

「你娘?你爹?」果然是!

向左眼神一凜,「你果然是寧夏的女兒?」長得如此相像,性格也是寧夏那大大咧咧的,若非如此他也不會說這麼多話的。

「哎呀,說漏了!」木薇倒是不在意了,又一次拍拍向左肩膀以表寬慰,「大叔您這柔情我替我娘領了,死人終究是過去了,而且就算是我娘活過來也不會是你的。放下這段情吧,沒準你和明月村長還是很有戲的,我可以幫幫的。」

「我和明月有戲?」一說起來這個向左眼神都不一樣了。

鐵漢柔情,的確不假。這把真真切切的。

果然還是更喜歡村長的。

「不是,不是!什麼叫你娘不是我的?」向左又找回了關注點,「薇薇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

「別不好意思了,放心吧。剛剛那事兒我不會告訴村長你在思念別的女人,我也不會替我娘不甘心的,畢竟我爹一個人想著就好了。」木薇表示她會守住秘密的。

「想著別的女人是不能讓明月知……」又被這孩子繞過去了,向左繼續說,「你爹要是不想著小夏看我不手刃了他!我的寶貝妹妹我可是一天都沒有忘記的,作為夫君應該的。」

「妹妹!」

木薇不淡定了。

「怎麼又是妹妹?」

好不容易準備看了一場年度狗血青梅竹馬的大戲,怎麼這又是兄妹了?

本薇不開森!

————————————————————————————————————————————————

這後面,向左知道了木薇果然是他寧夏表妹的失而復得女兒之後,這心情額態度立馬都不一樣了。整個就是含在嘴裡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

一直是在噓寒問暖的。

可我們家木薇就是一副「本寶寶不爽」,「為什麼不按照本寶寶的劇情發展」?

娘親啊,你到底有幾個哥哥啊?

雙手環抱於胸,很是高冷啊!

所以這對於腦補了兩人都已經到了私奔再到婚後見面,到後面舊情難捨戲碼的木薇來說,向左大概是在這輩子都不太能了解這孩子為什麼生氣了。

向左也只能搔著頭髮,這外面的女孩子都變得更加難伺候了嗎?擱著旁人,向左早就一刀剁了的心了。也就是自己的侄女了。

「要是明月在這兒就好了。」都是難伺候的女人怕是知道點。

此時木薇的眼睛閃爍了,「舅舅,你是不是喜歡明月村長?那種男人對女人的!」這回她一定不會再猜錯了,這回是她親眼看過的。

向左這老臉一紅,「喜歡!打心眼裡面的喜歡,愛她。」絲毫不遮掩的。

可為什麼這麼直白的漢子,依舊是單身一人?

明明是一句暖心的撒狗糧的話,怎麼木薇就這麼鼻酸呢?因為她靠的過近了?聽出了他那無奈又失望了嗎?

她伸出手像是哥們地攬著向左舅舅的肩膀,「沒事兒,侄女我會幫你搞定這事兒的。」

「怎麼搞定?」向左明顯有些不自信。

木薇問,「你正式的對她說過剛才喜歡,愛她那話嗎?」

向左搖頭!

木薇問,「你給她送東西表示的是男女之情而非朋友之情嗎?」

向左又搖頭!

木薇問,「你又給她表示過自己想要娶她的暗示嗎?」

向左再搖頭!

木薇問,「你有正式讓她明白你是一個追求她的男子而不是一個多年的好友立場嗎?」

向左還是搖頭!

木薇按住了舅舅的停不下來的腦袋,「舅舅啊,連定位你都木有!你還想著人家對你咋樣啊!你可拉倒吧!人家就算是曾經的女將軍也倒是是個女人,也是需要人家追的。」

她揉揉鼻子,「虧得我剛剛還酸了一下子鼻子,我看那,就是您老活該的。」木薇撂了撂衣擺,站了起來。

這回輪到她這侄女搖頭了,向左舅舅就急了,「我大侄女兒有什麼招嗎?幫幫你舅舅。」

木薇抬了抬下巴,一副「你求我我就幫你的模樣」。

向左那會看不出來啊,「我家大侄女聰明又漂亮,機靈鬼要是成了,舅舅我什麼都答應你。」

「要的就是你這句話了!」

木薇立馬接話這讓向左覺得真的是上當了,可是心甘情願,為了明月無所謂,再說了這是他侄女兒哪裡會害他的。

木薇招招手,向左靠了過來,「明月舅媽這一直是追著男人後面跑的,為什麼? 拒愛,獸性老公太難搞 因為她解甲歸田之後,她那個大女人的形象早就按在了她的性子上,可是那心裡想要找一個依靠的心卻從沒有丟過,這就是為什麼她要找個男人,可是為什麼卻自己去窮追不捨了。」

明月舅媽!果然是他親侄女。

「先別在稱呼上偷笑,認真點。」木薇教訓道。

「是是是!」要是鏡花水月的看到他這副模樣怕是驚掉下巴。

「所以說您得主動攻擊告訴她你的態度,你的想法,都這把年紀了咱們可不能膩歪了。時間不要耗了,讓她直接淪陷看到不一樣的你。拉住她,抱住她,吻住她。」

「霸道將軍愛上她!完美的劇情!」木薇看樣子很滿意這個劇情,大抵是補了剛剛的缺失。

「這會不會太唐突了?」這就要吻了?「你這孩子成親了也不能這麼開放吧。」

木薇一瞅這老臉紅的,「您老還害羞了!」要說她這舅舅也算是威風凜凜的男人了,這還是這是難得一見。

「這種戲碼咱們當然是不能強上了,一定要順其自然,一定不能讓對方害怕,要溫柔要小心些,敞開心胸讓你更加靠近,讓對方放下戒備之心,然後再在拉住她,抱住她,吻住她。完美!我就是天才!哈哈哈哈~」

向左舅舅大概是被大侄女的豪放外加猥瑣笑聲給驚著了,這孩子可不是個省油的燈!

他們聊的熱火朝天的,這不遠處一塊大岩石後面也是藏著一個人,念叨著,「你這嘴上說得好聽,敞開心胸的!自己還不是連個機會都不給的,還什麼不好,逃跑技能一絕。」

追妻之路也是慢慢長其修遠兮~

該他出場了。

「舅舅,好好地聽著,我這可都是總結了多年的經驗,也算是閱人無數了。你這種案例也是有的聽我的准沒錯。」她這十多年的八卦不是白聽得。

這倆人還真是跟弟兄似的在勾肩搭背,尤其是木薇那表情拽極了。

向左笑道,「你這機靈鬼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多大年紀了似的?」聽她說她是一字閣的管事兒,一字閣近幾年名氣很大,商圈的人應該會遇到不少的事情吧。

「聽你的可以,只要別把舅舅我往溝裡面帶去就好了。」向左說,「勞心勞力地幫著,舅舅之後也一定是盡心儘力地幫著你的。」

他們二人來這兒的目的,他已經猜到些眉目了。

「有腳步聲來了。」向左耳朵動了動,沒辦法習武之人,「怕是來找你的。」步伐不重,一看就不是練家子的。

「我說,薇薇娘子可算是找到你了。」南宮傲微微喘著氣兒,「你讓我好找啊。」他其實一猜就知道她會來這兒,沒了安全感也只能來了這瀑布——他們進來的地方。

之前那次跑掉,他看出來了,她是不小心走錯了花田的,目的地還是瀑布這裡。

「我以為你要丟下我跑掉了!」南宮傲上前就把人給抱住了在懷裡,他確實怕,因為這個女人可不是那個什麼出嫁從夫的,更何況她一口咬定他們只是假成親的。

緋聞進行時 「你說,你是不是要丟下我跑掉的?」南宮傲冒著些哭腔。

木薇一聽立馬忘記了原本要推開的舉措,「沒有,我怎麼會丟下你了。」這裡也只有他和她了。「咱們是拜了天地的,我不會不管你的。」

南宮傲收緊了些手,知道她可能會不舒服可還是這麼做了,「那你為什麼剛剛頭都不會的跑了?害我找了這麼久?」她的頸脖好香啊,就像是昨夜他聞著的味道,吻住的味道。昨夜他想來是被她打昏了,在昏之前的印象他不是全然沒有的。

他覺得,木薇遲早要回去錦國的,可這怎麼行呢?他不允許的。

他絕對不能讓她跑掉的。

「我就是散散心,昨晚睡得不太好出來鍛煉一下身子鬆鬆筋骨!所以說你快點放開我啊!」她能怎麼解釋?解釋她面對他的時候面紅心跳?面對他現在越來越緊張?

「不行!不行!」他像個小孩子一樣鬧脾氣,「你說,你說你不會離開我的。薇薇娘子你說,你得說給我聽,不然我不放開你。」

木薇對著向左訕訕笑,可是向左除了避諱點之外倒是沒有什麼話要說的,「這裡還有人看著呢!」她拍拍他。

向左更是加上了些看好戲的意味。

「不要,你不說我不放心。你說完我就放手,再給人道歉。」南宮傲死活不撒手更是八爪魚抱著她,一點縫隙都不給的。

木薇都不知道他的力氣竟然也會這麼大,「好好好我投降!」

「我答應你不會離開你的。行了吧?」

「這還差不多!」南宮傲鬆了手,「以後不要丟下我一個人了。」

木薇也無奈只當他是真的嚇壞了自己一個人的,「是我的錯行了吧!我以後走哪就把你帶哪兒,最好還把你給拴在我褲腰帶上是吧!」

「這個就不用了,但是系條紅繩也可能會有視情況而定的。」南宮傲覺得這個想法可以有。

木薇傻眼,「行行行,你說的都是對的。」揉揉他腦袋,真是服了他了。

南宮傲可享受她揉著他的腦袋了,很舒服,酥酥麻麻的感覺。

「向左大叔你好啊,原來是你在這兒的啊!」這口氣和剛剛立馬兩個人啊。

木薇再次白眼過去。

「來來來,認識一下,這是我舅舅,我娘又是表妹。」木薇對這個事實似乎還是很難接受,對了她為啥要說又呢?好像還有一個來著的。

「是嗎?」這不會又是薇薇亂認的吧!可剛剛牽手的時候手上好像沒有粘粘的唾沫啊!薇薇和他提了,那個何言就是她的舅舅。

何言,何言?何言,「何」這個合起來不就是個向字嗎?何顧左右而言他?

向左!向右!

他們!

南宮傲突然屏住了呼吸,眼神朝著向左那張臉上看過去!他看不出這張臉和那個在尚衣局的那個平平無奇的何言有相似之處,但恰巧特徵全部相反!

所以那個何言在宮裡潛伏了這麼多年?所以說他們向家的人在宮裡面,在他的身邊一直藏著!

似乎機會又多了幾分。

向左不知道這麼的,那個少年的臉上原本是有些驚訝,還有那語氣里的哭笑不得。可突然間那股似笑非笑的突然湧現了出來。

這個少年讓他有些不寒而慄的錯覺。 498

「怎麼,看起來這南公子倒是有些不相信。」向左看著南驕愈發奇怪。

南宮傲回了句,「您說錯了。」

「南公子這稱呼如此的生分,木薇不是都說了嗎?侄女婿在這喊您一聲舅舅了。」

這小子倒是會拉關係,「不敢當!看南公子貴氣逼人想必身份定是高人一等了。我家木薇心性單純,受不得欺負和欺騙的,這聲舅舅我這剛剛才聽薇薇侄女兒喊著,若是她以後被哪個不長眼的欺負了,我必定會拚命到底的。」

向左怎麼看都覺得這個南驕有問題。

「那侄女婿求之不得,多一個人寵著薇薇娘子我是很開心的。」他還就怕這個向左不幹呢!

論嘴炮,南宮傲一定max!

木薇是不知道這倆人玩的什麼小心思,總之覺得兩個人都這麼寵著她最好不過了。尤其是南驕了,他這說話是越來越中聽了。

「好了,咱們回去吧。這地兒…….」木薇回過神來,「向左舅舅你來這兒是不是來找我朋友他們的?」

向左說,「你不是和穆青說你們是從這兒來的嗎?也不知道綿綿那丫頭怎麼知道的,這地兒要是出去的話還得看時機。」

「這裡一直是可以出去的,但是出口也不是常有的,因為確實也存在危險的。這外面的水確實是通著黑潭的,但唯獨那黑潭的水卻偏偏是有毒的。若非這裡的人若是喝了那外面黑潭的水定要中毒的。所以明月在你們倆來了之後便端給了你們水喝,解藥也是在其中的。」

木薇卻有些急了,「那若是沒有解藥就必死無疑了嗎?」真怕外面的幾個人會喝這水的,畢竟外面除了那黑潭的水源可就沒有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