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小鄭啊,貪多嚼不爛,你要知道,雖然併購耗費精力和時間,但是你可是一分都不會虧,要知道,我們隨便找誰都能做這件事情,為什麼最後選了你,也是因為相信你的能力。」小馬哥淡淡開口。

鄭宰元點點頭開口:「放心吧馬總,我知道我不吃虧。但是併購方面,我需要幫助,而且併購方案可以由我來負責,但方案內需要你們配合的地方,你們不能推辭。」

小馬哥沉默半晌,最後說道:「支持是沒問題,但是,不能出格,你懂我意思嗎?施壓方面我們可以做,但是如果逼急了,影響不太好。」

鄭宰元笑了:「馬總,要併購別人,還束手束腳,可就是得不償失了。這樣吧,等我把方案做出來,大夥一起商量商量,到底行不行。」

「行,到時候我和老馬都去。」小馬哥很果斷的開口。

等到電話掛斷,鄭宰元站在長城往下看,忽然發現,此時此刻,倒是挺應景的。 看完長城,中午吃完飯,下午自然也要看看紫禁城。

一天的時間很快過去,到了晚上,不管是金泰妍還是金夏妍都太想出去吃了,兩人回到家都是直接癱在了沙發上。

不過玩了一天,身上也都不舒服,三人輪番洗了澡以後清清爽爽的在客廳重新癱在沙發上。

「那晚上吃外賣?」鄭宰元開口問道。

「隨便,你決定吧。」金泰妍拿著遙控器擺弄著,隨意的開口。

經過金夏妍強烈建議,最終也沒點什麼貴的,反而是點了KFC。送的也挺快的,送到以後鄭宰元去取,拿回來之後三人圍著客廳的茶几吃了起來。

一邊吃著一邊電視,也不知道金泰妍從哪裡調出來的韓劇。

突然鄭宰元電話響了,他一看聯繫人,也是直接接通。

「在哪呢?」Jessica帶著小奶音的聲音傳來。

鄭宰元正咬著一個雞翅,聲音有些咕噥:「唔….天朝啊,家裡吃飯呢。」

Jessica淡淡的開口:「和小短身還有她妹妹?」

鄭宰元嗯了一聲,然後又咬了一口雞翅。

「你也是真行,我跟秀晶你從來不關心,結果到了小短身那邊,你還帶著她妹妹出去玩??」Jessica聲音冷冷的。

鄭宰元語氣一滯:「這都哪跟哪啊,這不是正好趕上泰妍生日,她過來正好帶著夏妍來了。那你說我在天朝,不得盡地主之誼?」

「我不管!你現在就給我回高麗!」Jessica不耐的開口。

「怎麼了姐,我這怎麼回的去,有工作呢。」鄭宰元喝了口可樂,然後說道。

「還怎麼了!你就只關心小短身吧,不知道我要solo了?」Jessica負擔叫道。

嗯?這還真不知道,鄭宰元捂著話筒看向金泰妍問道:「我姐要solo活動了?」

金泰妍點點頭,小聲說道:「我以為你知道的,你不知道嗎?應該就是最近吧,會公開音源,應該還要去打歌。」

「呵呵,姐,我怎麼能不知道,不是這個月公開音源嗎,聽說還要打歌來著?」鄭宰元一本正經進的轉述,給金泰妍和金夏妍都逗得捂嘴忍著笑。

金泰妍發現鄭宰元有時候張嘴就來,還裝的像模像樣的。

「哼,這還差不多,明天來高麗,沒問題吧?」Jessica還就真信了,輕哼一聲開口。

「不是,姐,你solo為啥要讓我去高麗呢?我在天朝也可以給你加油啊!」鄭宰元瞪了眼還那裡笑的小短身,然後繼續開口說道。

「呀!那個小短身solo你就去看現場,換成我solo,你就在天朝給我加油?艾西…..臭小子你眼裡也是沒有個我了!!艾西…..」Jessica負擔呵斥道,而且看樣子也是真的氣的不輕。

「去去去,去還不行嗎!讓你這麼一說我成什麼了…..」鄭宰元無奈開口,看來是推不掉了,不過,去看看也好,正好陪金泰妍把金夏妍送回高麗。

也幸好Jessica不會讀心術,要是知道了鄭宰元的打算,怕是能掐死他。我冰山無敵卡皇啥時候變成順帶的了呢?

「到了以後聯繫我,可能還有個綜藝需要你出鏡。」

「啊?什麼就出鏡…..」鄭宰元剛想問什麼就出鏡,結果人家那邊已經掛斷了。

他愣愣的看著手機,這是mo呀?讓我出鏡就出鏡?我這麼大個咖位,出鏡不要錢的啊?

「西卡讓你回去?」金泰妍拿著可樂喝著問道。

鄭宰元無奈點點頭。

「那就正好明天一塊走唄。」金泰妍笑著說道。

萌妻來襲:總裁,請驗貨! 鄭宰元嗯了一聲,隨後拿著手機開始訂票。

「她說讓我跟她出鏡一個綜藝,是什麼綜藝?」訂完票,鄭宰元疑惑開口問道。

金泰妍仔細回想了一下,然後開口:「好像記得西卡在群里說過,這次發的是正規專輯,還不是迷你,所以準備了很多行程,其中綜藝不少,我也不知道她讓你去哪一個綜藝。」

「算了,等到了就知道了,要不合適我就不參與了。」鄭宰元點頭開口。他明白,估計Jessica所說的讓他出鏡,很可能裡面也有sm的意思,畢竟如今鄭宰元在高麗人氣不低,畢竟長得帥又有錢,在加上和Jessica的關係,絕對是很大的看點。

這邊吃完,又看了會電視,三人都累了,也就紛紛休息了。

第二天,三人一起登機,這次是回高麗就不敢再招搖了。

候機的時候,鄭宰元笑著說道:「這樣也行,就算是咱倆一起送夏妍,到時候再一起回去。」

「嗯,我這幾天正好網上看看買點什麼,給你那裡好好布置下。」金泰妍笑著說道。

這幾天金夏妍在,兩人自然也沒什麼機會親熱,等到再回去,鄭宰元想想也有點激動呢。

上了飛機分開坐,等到下飛機的時候肯定也要分頭走。

金泰妍的車就放在機場,鄭宰元去了也坐不開,所以讓她們倆先走,他自己則是直接打了個車回家。

「偶媽,你在家嗎?我沒帶鑰匙。」鄭宰元上了計程車跟司機說了位置,然後拿出電話打給李靜淑。

「宰元你回漢城了?我在外面買菜,你阿爸在家呢應該。」李靜淑笑著說道。

「阿拉掃。」鄭宰元掛掉電話,然後又打給Jessica,告訴她自己回家了。

等到鄭宰元到家的時候,Jessica已經先他一步回來了。

Jessica雖然嘴上總是冷冷的,但是真正見到鄭宰元,還是非常貼心的從玄關處接過他的行李箱,幫他拿進屋。

鄭宰元笑了笑,然後換上拖鞋,走到客廳就發現鄭父正看電視,樂得不行。

「阿爸看什麼呢?笑這麼開心。」鄭宰元走近看了看,好像是什麼綜藝節目。

「宰元回來了啊。你說這個啊,jtbc的一個綜藝,挺有意思的。」鄭父笑呵呵開口。

鄭父說完又看著鄭宰元問道:「最近公司事情不忙嗎?」

「沒什麼大事,這不是nuna打電話,說要solo,非要我趕回來給她加油來著!」鄭宰元說這話的時候,Jessica正好幫他放完行李箱走回客廳。

聽到這話Jessica立馬心下暗道不好,只是看著鄭父板著臉,就知道自己怕是要挨罵了。 開玩笑一樣的,電話里又是艾西又是什麼的,給鄭宰元說的不回來都不行,那還不給你上個眼藥?我外號有仇必報真君子,跟你鬧呢?

「艾西這個丫頭!」鄭父還能客氣了?直接起身衝過去就要教訓Jessica。

「別別別,阿爸,別生氣!有話好好說,我想著怒那讓我回來肯定也是覺得我平常並不辛苦,有機會就要回來要支持怒那。」鄭宰元假裝拉架,嘴上卻繼續說著,而且還拉住了Jessica不讓她跑。

「臭丫頭!宰元平常那麼忙,你還讓他折騰!」鄭父連抽兩下Jessica後背,當然了也不會很用力,但當父親的必須得擺出來個態度。

「阿爸,你別聽他胡說,他根本不是工作忙,我給他打電話的時候…..」Jessica受了這兩下,一抬頭就看見鄭宰元彎起的嘴角,立馬氣更是不打一處來。

鄭宰元連忙開口打斷:「內,怒那說的對,我確實不忙,怒那打電話那會我正好剛開完一天會,正準備休息呢。」

「呀!鄭宰元!」看著鄭父又要來抽她,Jessica負擔的大叫。

「在呢!」鄭宰元面色如常的看著Jessica,但Jessica能看的出來,這傢伙忍著笑呢!

「這次就算了,下次你要是再給宰元刷性子,我真教訓你!臭丫頭!」鄭父瞪了Jessica一眼,然後重新坐回沙發。

Jessica委屈的撇撇嘴:「內!」

「噗!」鄭宰元看著Jessica的樣子,差點就沒忍住笑出來。

Jessica白了他一眼,偷偷看了一眼還在看電視的鄭父,直接一把拽住鄭宰元的胳膊:「阿爸我和宰元聊聊品牌服裝的事!」

鄭父聽到是正事,自然不會說什麼。

不等鄭宰元反應過來,他就被Jessica拽到她房間。

砰的一聲!門關上!

「….那個,姐,我就開個玩笑!」鄭宰元看著開始擼袖子的Jessica,往後退了退。

Jessica這會也是剛回家,上身是一件白色小襯衣,下身則是牛仔褲,襯衣的下擺打了個結,剛好小蠻腰若隱若現。

鄭宰元也是剛好看見了,就在他暗中拿著和金泰妍的比較的時候,他就感覺自己的耳朵被拽住了。

「你長本事了,還敢在阿爸面前告我狀?」Jessica當然沒用力,但是這口氣她肯定是咽不下。

「呀!姐,疼疼疼!你再弄我喊阿爸了!」鄭宰元高聲喊道。

Jessica憤憤放開手,最後又拍了鄭宰元一下才解氣。

鄭宰元憨笑以對,自然不會還手。

Jessica沒好氣的揉著後背,做到床邊輕聲開口:「阿爸還打那麼使勁,痛死了。」

鄭宰元坐到Jessica旁邊,手很自然的幫她揉了揉後背,輕聲問道:「真打疼了?」

「你說呢!」Jessica自然不在意,放任鄭宰元揉著。

Jessica房間滿是那熟悉的香氣,鄭宰元一進來就聞到了。

「行了別揉了。還沒問你呢,怎麼捨得回來?」揉的時間有點長,Jessica可能也是覺得有點異樣,所以拍開他的手,然後抱肩問道。

鄭宰元笑著說道:「親姐召喚,我敢不回來嗎?」

「切,這還差不多。」Jessica彎起嘴角開口。

「我只知道你要solo,是什麼歌?能聽了嗎?」鄭宰元開口問道。

Jessica點點頭,然後起身從桌子上拿起來耳機,然後插到手機上。

「給,要聽就仔細聽,聽完我要聽評價!」Jessica把耳機遞給鄭宰元,然後從手機上調出來歌曲。

說完Jessica就坐在他身邊。

一時間鄭宰元都有點恍惚,上次讓自己聽歌的是誰來著,是小短身沒錯吧?喵的女朋友讓我聽也就算了,老姐你咋也玩這一套呢?你這樣容易讓我誤會儂曉得伐?

他胡思亂想著,但是音樂也響起了。

前面是英語feat,聽聲音是個男的,鄭宰元也聽不出來是誰,短暫的feat之後,Jessica聲音也就出現了。

「Invisible

Pushthroughthefog

Ihadtofindmywayyeah

Aglowoflight

Asparkofhope

Ifyouimagineityou’llfind」

是全英文的歌,和金泰妍的歌完全不同的風格。如果說金泰妍一開口會立馬讓人對這首歌投入感情,那麼Jessica的這首歌,只是一開口,那種甜甜的嗓音,是獨一無二僅屬於Jessica的。人們的關注也許會在歌詞,但大部分人的關注點可能都和鄭宰元一樣,只是在Jessica的嗓音,那種甜甜的感覺,會讓人忘卻歌詞。

「Justspreadyourwings

Reachforyourdreams

There’snomountainthat’shardtomove

Takeachanceandtry

Youwouldneverknow

You’reaheroyoucanfly」

聽完歌聲,再聽節奏,比較明快,沒有特別特殊的元素,但反而顯得比較乾淨,動聽。最後再看歌詞,是比較勵志的那種。只是聽著歌詞,鄭宰元就能猜到這一定是Jessica自己寫的詞。

因為這個歌詞的心境,應該正好符合她想要做品牌時的心情。

只不過……最後這一句……

「You’reaheroyoucanfly……不會是說我吧?」

一曲終了,鄭宰元緩緩摘下耳機,然後笑著問道。

Jessica切了一聲,不屑的說道:「歌詞而已,哪有什麼具體的人。」

鄭宰元看著Jessica,哪怕她不說,但是這個回答,恐怕這裡的hero說的就是這個意思了?因為幫她解決了品牌的事情,所以是hero?

「好了,聽完了,說說吧。」Jessica抿著嘴唇,翹著腿。

鄭宰元略微思索后,開口說道:「我先問問,你自己作詞作曲嗎?」

「沒錯,主旋律和歌詞都是我自己來的。」Jessica傲嬌的仰頭開口。

「旋律什麼的我也不懂,只是聽上去的話,感覺還不錯,而且很突出你的嗓音。」鄭宰元開口回應道。

Jessica美美的彎起嘴角,然後問道:「那跟泰妍的比呢?」

鄭宰元笑了笑:「主要就想問這個吧?你怎麼老想跟她爭個高下?」

難捨毒愛:惡魔前夫,放了我 Jessica切了一聲:「什麼爭高下?我就問問而已!」

「其實仔細想想,好像和I的曲風有些類似?按理說越是這樣越好比較的,可是偏偏你倆的音色完全不同,而且是各有特色,因為這個偏偏很難去比較到底誰的歌更好。」鄭宰元一本正經的開口。

「你說的還挺頭頭是道的,總歸就是沒法比較是吧?」Jessica抬手拍他一下嗔怪道。

「那我說的都是實話啊。對了,這歌叫什麼啊?」鄭宰元開口問道。 「歌名是fly,這次專輯的主打。」Jessica開口說道。

「我就說你和金泰妍絕對有問題,這又是打什麼暗語呢?」鄭宰元咧嘴開口問道。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