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伯頓少爺,你怕他是盜匪嗎?」黛米嘲諷道。

在其他地方或許有盜匪的存在,可是合金平原一馬平川,加上金屬風暴的存在,根本沒有一個可以躲藏的地方,自然沒有了盜匪的隱患。

「是是是。」伯頓不住的點點頭。

「哼!」黛米斜瞥一眼,踩著步子遠去。

「可惡的小婊子,假如我成為了你小姐的男人,看我如何收拾你!」伯頓滿面淫光,貪婪的吞咽著口水。

另一邊遠去的黛米也終於在那塊炙熱的金屬大地上瞧見了一名身著破爛恍若乞丐的傢伙。

他一動不動的躺在地上,如同一具死屍。

「還好吧?」黛米彎下腰。

「恩···」只聽地上的傢伙發出沙啞磨礪的聲音,一隻手還在不停抽搐著。「水···水···」

「哦。」黛米隨手拿出一個水袋,也不嫌他髒兮兮的模樣,將其慢慢扶起。

咕咚!咕咚!

他舔了舔乾裂的嘴唇,迅速灌入了清涼的液體,頓時身子鮮活起來,恢復了往昔的動力。

「謝謝。」

「不用客氣!對了,你是不是遇到了昨日的金屬風暴?」黛米好奇道。

「是。」艾克苦笑著回應。

你是我生命中最亮的星辰 沒錯,這個狼狽的傢伙就是艾克。

在決定前往低沉世界之後他每日都在按照地圖的方位前行。

可就在三天之後,他再一次倒霉的遇上了金屬風暴!

這可真是一段傳奇的經歷!

要知道就算是那群總是穿行於合金平原的商隊幾年之中也很難正面遇到金屬風暴一次!

艾克呢?短短三天就跟金屬風暴有了兩次親密接觸!

若不是毀滅奧義與惡獄君主的拚死保護,他恐怕已經屍骨無存了。

「你還能動嗎?」黛米皺了皺眉頭。

「還··還可以。」艾克咬著牙撐起身子,他現在還是很虛弱,戰鬥力十不存一。

「黛米小姐,讓我來吧,後面的貨車應該還有位置。」大鬍子再次出現,對於黛米很是恭敬。

「謝謝布萊克大叔。」黛米甜甜道,對大鬍子的態度與伯頓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布萊克背起了艾克,朝著後方走去。

「小夥子,你可真是得好好感謝黛米小姐與綺麗絲小姐,不然你非得死在合金平原的曝晒之下。」

「當然,當然,我很感謝。」艾克點點頭,雖然再過一會他自己也能慢慢恢復過來,但是也伴隨著一些風險,誰也不知道在合金平原會發生什麼事情,要知道,這裡也有可怕的魔獸存在。

好一會以後,布萊克將他放置在一輛貨車的前面,旁邊正巧有一名大鼻子青年。

「博格,照顧下一他。」布萊克拍拍青年的臂膀囑咐道。

「放心吧,大叔。」大鼻子青年重重捶打著挺起的胸膛。

待到布萊克走後,青年十分熱絡的找上了艾克。

他從地獄里來 「你好,我叫博格·塞爾特。」

「你好,艾克·雨果。」兩人友善的握了握手。

「艾克,你還真是命大。」博格很是自來熟,直接叫上了他的名字,手中的長鞭揚起,貨車重新上路。

博格的性子跟扎西有點相似,艾克亦是有好感。

「是啊,運氣不錯,總算沒死。」

回想起昨天白日的場景,艾克仍是心有餘悸。

沒有了夜晚的遮擋,他總算看清楚了金屬風暴的全貌,那個時候,整個大地都在轟鳴著,金屬顆粒組成的塵暴幾乎吞噬了整片天空,讓人無處可逃。

「放心,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你瞧瞧,現在不是轉運了,剛才黛米小姐還扶了你,是不是很不錯?」博格猥瑣一笑,配合上他那大鼻子,如同一頭色狼。

「額···」艾克傻笑著,連這種悶騷的性格都跟扎西一模一樣。

當然,若是扎西在此處一定會反駁艾克的想法!

悶騷?我有卡西那傢伙悶騷嗎?

「哈切!」遠在多柯城的扎西狠狠打了一個噴嚏。

「對了,你們是去低沉世界的商隊嗎?」艾克打探著消息。

「我們的目的地的確是低沉世界。」博格侃侃而談,「不過卻不是商隊。」

「哦。」艾克沒有多問,人家去低沉世界幹什麼跟他並沒有關係,反正他只需要搭個順風車就好,問多了反而惹人懷疑。

「嘿,知道那馬車內坐的是誰嗎?」

即使艾克識趣的停止了話題,可博格自己確實繼續了下去,這個傢伙可真是沒有一點防備。

「不知道。」

「哈哈,那裡坐著的可是整個低沉世界最漂亮的女人!沒有之一!」 替嫁悍妻:老婆我都聽你的 博格壓低了聲音,話語很是興奮。「眾神在上,能夠和小姐同行一路,真是上蒼的恩賜。」

艾克尋了個舒服的姿勢躺在貨車上,到沒有什麼好奇。

低沉世界最漂亮的女人?跟他又有什麼關係,他的心中只有愛莉一個人。

對了,也不知道愛莉怎麼樣了?她一定很擔心自己吧。

想起愛莉委屈的模樣,艾克心中不由焦急起來。

「哼!鄉巴佬!」伯頓回頭瞧了一眼艾克,看到他與博格相談甚歡,直接在心中譏諷一句。

原本憑藉他高貴的身份並不需要關注一個小人物,但是剛才綺麗絲的態度讓他對艾克有了偏見與仇視,還真是無妄之災呢。

「那人沒事吧?」馬車內朦朧的紗布下面有一道曼妙的身影。

光是在外面遠視便能勾起人內心深處的慾望,更遑論正面?

「小姐,他沒事,只是虛弱了些。」黛米隨意回應道,顯然並沒有將艾克放在心上。

「那就好。」綺麗絲在車內回應著。

黛米很是奇怪,向來冰冷的小姐為何今日如此反常。

事實上,綺麗絲也是感覺如此,可心中有個聲音一直在提醒自己。

或許,這就是上天的安排。

一天的行程結束了,艾克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一會了,因為博格去準備紮營燒煮晚飯了。

真的,艾克覺得自己的耳朵已經被他的口水堵住了。

他得承認,博格的戰鬥力遠比扎西強悍,喋喋不休的能力令人嘆為觀止。

也正是他的話語衝擊,艾克得到了許多信息。

比如那個低沉世界最漂亮的女人,其實是大地地精族人。

大地地精的確是個美女種族,可以與精靈族、人魚族等幾個種族相媲美。而這位名為綺麗絲的少女則是十大神殿之一大地祭壇的聖女!容貌自然沒得挑。

而那個總是擺著諂媚笑容的青年則是十大神殿中熔炎座塔的一名會議長老的孫子,更是一個家族的繼承者,典型的二世祖。

聽說這一次路程就是他自告奮勇提出,美名其曰保護聖女,真實目的不言而喻。

不過按照博格的話來講,這種低不成高不就的傢伙只有背景好些,哪能配得上綺麗絲聖女呢。

「我只希望別再出什麼麻煩了。」艾克並不想參入這種事情,只祈求可以一帆風順的到達低沉世界。(未完待續。) ?又是一個黑夜,橘紅的篝火在大地之上點綴出最亮的光。

艾克依靠著貨車,享受著一碗美味的肉湯,還有幾塊烤的滋滋冒油的肉塊。

「怎麼樣?味道不錯吧。」博格湊了過來,嘴上滿是油沫子。

「博格,你吃太多了。」艾克翻了個白眼。

「能吃是福,每天累死累活的不就是為了吃飽,吃好嗎?」博格不以為然。

「你的目標還真是偉大。」艾克丟下一句。

「那是當然,等我攢夠了錢,就娶個漂亮的媳婦,錢再多一點,我就再娶一個!」博格傻笑著。

艾克笑而不語,這種才是平凡人嚮往的生活吧。

「小兄弟,好些了嗎?」布萊克大叔走了過來詢問道。

對於這位熱心的大叔,艾克抬頭回應道,「沒事了,大叔。」

「大叔,你這個點過來幹什麼?是不是受不了那個大少爺了?」博格賊笑著。

「去去去,要是讓伯頓少爺聽見了你的話,非打你一頓不可。」布萊克警告似的瞪了他一眼,但是眼底的笑意還是暴露了他真實的想法。

「切,誰怕那一個二世祖!」博格不屑一顧。

唰!

忽然,一道冷光投來。

博格頓時縮了縮脖子,視線的盡頭正是伯頓。

「哼!」伯頓又偏過了腦袋,彷彿並沒有因此而生氣。

「呼——」博格終於閉上了嘴,也不敢再亂開口說話了。

「你啊,管不住那張嘴!」布萊克責怪道。

「知道了,大叔。」博格吐吐舌頭,又恢復到嘻嘻哈哈的模樣,「放心了,那大少爺肯定不會和我這種人一般見識的。」

「好了,你自己小心一點,別讓你父親再生氣了!」布萊克搖了搖頭,漸漸遠去。

「就算我不惹事,老頭子也是擺著一張臉。」博格嘀咕著,目光不由瞥向了馬車上正遙望星空的黛米,儘是迷離神色。

「喂,你是不是喜歡黛米小姐?」艾克揶揄似的用肘子頂了頂博格。

博格出奇的沒有反駁,而是收回了目光,低下頭自卑道,「我只是個小人物罷了,黛米小姐又怎麼瞧得上我呢?嘿嘿,我們這樣的人,平平凡凡的渡過一輩子不久行了嗎?更何況我長的又不是很帥!」

艾克蹙著眉頭,實在不想看到朋友這副模樣。是的,短短一個下午的功夫,熱情純真的博格便征服了艾克。

「博格,你不能這麼想,你為什麼要自卑呢?」

博格摸了摸自己的大鼻子,自嘲道,」艾克,你知道嗎?從小到大都沒有人樂意跟我玩,就因為這個大鼻子,他們給我起的外號都是大鼻子,他們覺得我丑,誰都可以踩我一腳。」

「其實我也知道的,我只是個平凡的人罷了。」

「博格,沒有人規定你的人生!每個人的命運都應該掌握在自己的手中!」艾克握緊拳頭,他的人生前半部分可比博格慘多了。

其實每個人都擁有潛力,缺少的只是那一個將你激發的人而已。

「沒有關係了,哈哈,我可是打不死的小強!」博格揮舞著手臂,「好了,吃飯,吃飯!」

艾克嘆了口氣,他也不好多說什麼,畢竟認識時間不長。更何況,想要改變博格根深蒂固的觀念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

「小子!你過來!」

片刻后,趾高氣揚的話語炸響,直面艾克。

「我?」艾克指了指自己,一一頭霧水,並不明白哪裡惹了這位大少爺。

「對,就是你!」伯頓不爽道,就在剛才,綺麗絲竟然又詢問起這個小子!

艾克並不想惹事,徑直走了過去。

「看起來恢復的不錯。」伯頓挑了挑眉頭,而後又對著馬車內的少女柔聲道,「綺麗絲,你看,他好極了。」

「恩··恩?」綺麗絲原本只是應和一聲,但在瞧見艾克的面容之後語調忽然出現了變化,呼吸急促起來。

艾克隨意的打量著,望見了紗布窗下那對明亮的眸子,只可惜綺麗絲帶了張面紗,他無法窺得真容。

「好了,你下去吧。」伯頓揮了揮手,在轉身的瞬間給了艾克一個警告似的眼光,空氣中還傳來若有若無的細微聲音。

「你小子最好安分一點,別讓本少爺不爽!」

伯頓頤氣指使的態度令人生厭,艾克飽含深意的瞧了他一眼,而後一言不發的離去。

「哼!」伯頓就像打了一場聲張的將軍,昂起頭揚武揚威。

「竟然是他!」綺麗絲雙眼放光,剛才那一張年輕的臉龐與記憶中的圖像重合。「真的是命中注定嗎?」

「艾克,那大少爺找你幹什麼?」見艾克回來,博格湊上前道。

「沒什麼。」艾克淡淡一笑。

「他一定是警告你離聖女遠遠的。」博格攤攤手,一副你不告訴我我也知道的表情。

「你還會預言術?」艾克開著玩笑。

「別別別,我可不是學者,那大少爺出發前一天就警告了每一個人,想要猜出太容易了。」博格解釋道,在他看來學者是一份很神聖的職業,不容褻瀆。

「他簡直就把聖女當做自己的禁裔了,這種人也就出身好。」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