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神刀之內傳來一聲天刀宗宗主的怒吼。

頓時,整個血海撕裂的速度陡然加快了起來。

很快,站在一旁觀看的石柱等人就隱隱看到了學海之後的景象。

萬界星辰,好似一副美麗的圖畫,在血海不斷被展開之中,再度呈現在眾人面前。

「成功了!」

「居然讓他成功了!」

看到這忽然出現的大量星辰,石柱心情忽然間微微激動起來。

這次的天刀宗宗主可不像上次大風聖君,只要對方趁著這股縫隙飛走,那就可以直接前往上界了。

「果然是好刀!」

「此刀之鋒利,正好可以用來磨鍊我手中的劍。」

就在血海快要徹底撕開的時候,場中忽然出現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

是誰?居然敢如此囂張,想要以天刀宗宗主手中的神刀來磨劍?

一時間,許多人都被這聲音的主人吸引過去。

這是一個非常霸氣的男子,無論是他的相貌還是聲音,都透露著一股無法描述的霸氣。

這麼霸氣的一個人,手中抱著的卻偏偏是一把劍。

劍雖未出鞘,但在此大部分人都感受到了那股強烈的劍意。

又是一個高手!

「此人是誰?」

石柱看了眼那霸氣的男子,向一旁白驚仙問道。

「不知道啊!」

白驚仙看著那忽然出現的男子,也是一臉迷茫。

「此人是神劍山的劍主之一,絕天劍主!」

旁邊,諸葛青雲的聲音響起,回答了這個問題。

「絕天劍主?」

又是一個陌生的名字,石柱在心中念了一遍這個名字,然後古怪的看向諸葛青雲。

你不是剛剛來這兒沒多久嗎?

怎麼每次遇上一個人,你好像都能夠說出對方的來歷呢!

「石兄不要誤會!我的確是剛剛來此不久,這絕對是真話!」

「只不過在下喜好結交天下人,所以像絕天劍主、天刀宗宗主和石兄這樣的英雄豪傑,我都忍不住想要去了解一番!」諸葛青雲見對方看著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對勁,急忙開口解釋道。

「你這習慣,有些危險啊!」

石柱心中有些不舒服,微微皺眉看向諸葛青雲說道。

「石兄此話,倒是和我家中長輩有些相似!如此看來,你我應該更要多多親近才是。」

諸葛青雲眼中一亮,好似在為對方關心自己而感到高興。

「…………」

石柱臉色一僵,看到諸葛青雲那眼神,就知道對方會錯意了。

我這是提醒你,不要隨便去了解別人的隱私好不好!

你這樣,讓我有些不爽啊!

「呲吟~~~」

絕天劍出鞘,好似鳳吟九天,響徹整個天地一般。

神劍在手,絕天劍主一劍朝著血海中的神刀斬去。

頓時,一道恐怖的劍罡揮灑而出,朝著神刀撞去。

對方這一劍用的力道雖然不怎麼驚人,但卻非常巧妙。

一劍過後,神刀就從血海中飛了出來。

人刀合一消失,神刀化為普通形狀大小,被天刀宗宗主握在了手中。

「你是誰?為何阻我飛升?」

天刀宗宗主眉頭一皺,看向對面絕天劍主問道。

「在下神劍山絕天劍之主,今日有幸得見神刀出世,斬殺天劫,一路橫衝至,,心中甚為興奮,想要與閣下較量一番!」絕天劍主手中握著神劍,看向天刀宗宗主沉聲說道。

「………….」

特么你想比試,你倒是等我渡完劫再說啊!

你這麼一搞,不是讓我錯失了一次良機嗎?

天刀宗宗主看著對面絕天劍主,臉色一黑,好似再看一個神經病一般。

一股衝天的怒氣從天刀宗宗主身上釋放出來,滾滾湧向對面絕天劍主。

就是因為此人,讓自己剛剛的努力白費了!

今日若是不斬殺此人立威,那等下會不會還有其他人再出來阻擋自己?

僅僅一句話,天刀宗宗主已經動了殺心。

「閣下好大的殺性!好,這有這樣的對手,才能讓我手中的神劍磨礪得更加鋒利!」

「放心,只要你我比試一場!無論輸贏,稍後我都會為你斬開這血海,送你飛升。」

絕天劍主看向天刀宗宗主,一臉興奮得說道。

「…………..」

我特么謝謝你啊,這麼為我著想!

聽到對方這麼說,天刀宗宗主臉色更黑了。

絕天劍主此話絕對不是心懷愧疚或者是想要補償什麼,而是一種承諾。

這份承諾是為了對方稍後在與自己比試的時候,能夠放下所有的顧慮,能夠好好與自己大戰一場。

「此劍名絕天,曾經染過天神之血!今日與閣下手中神刀對決,希望能夠更上一層樓!」

絕天劍主將神劍豎起,看向對面天刀宗宗主鄭重介紹道。

「斬殺過天神?」

天刀宗宗主臉色一沉,頓時意識到自己大意了。

不過天刀宗宗主也是身經百戰之人,早已做到心如磐石,堅硬無比。

就算曾經斬殺過天神又如何?凡是阻擋我飛升的人,無論是誰,都得死!

「此刀名天刀,是我用來斬殺天劫,渡劫飛升之刀。」

「我只出一刀,這一刀過後,生死就不再由我掌控了!」

天刀宗宗主手握神刀,指向對面絕天劍主沉聲說道。 「來吧!」

絕天劍主手握神劍,一臉興奮地看著對方。

「好!」

「吃我一刀,斬盡殺絕!」

一股恐怖的殺性自天刀宗宗主身上散發出來。

手中神刀一揮,身後便凝聚出一道刀罡。

刀罡巨大無比,隨著天刀宗宗主一刀揮下,斬向對面絕天劍主。

「來得好!」

「天神一劍!」

絕天劍主手中神劍揮出,巨大的劍罡隨之出現,朝著對面刀罡斬去。

刀劍相撞,天刀宗宗主恐怖的殺性和絕天劍主那霸氣十足的劍氣衝撞在一起。

二人所在四周,天地靈氣早已紊亂,空間因為深受不住這股壓力而不斷遭到擠壓。

一紅、一黑,兩種不同的神光相互交替,都想要將對方徹底壓下去,卻始終無法做到。

「好恐怖去的神刀,居然能夠發揮出如此強大的威力。」

「這等威力之下,就算是領悟出大道的人物也無法等閑視之!」

文琴太子身旁,陳老看著仍然在不斷爭鋒的兩位強者,感嘆道。

「如此一隅之地,都能有這等絕世強者!」

「大聖天境果然是人才輩出,遠非其他四地可比啊!」

文琴太子也是微微點頭,看向不遠處地石柱,臉上露出一股隱隱地擔憂之色。

「諸葛兄果然遠非常人可比,如此強大的爆炸威力,居然也能夠等閑視之!」

石柱看向一旁神色淡然地諸葛青雲,微微感嘆道。

「哈哈哈,石兄說笑了。這二位的天賦,在下是玩玩不敢相比的。」

「也許是在下看人的角度與其他人有所不同。在石兄眼中,這兩位都是天下少有的強者。」

「但在我的眼中,卻是兩個不可多得的將才!」

「能夠見識到天刀宗宗主和絕天劍主這兩位將才,是在下的福分!」

「只可惜,可惜這二人都走錯了道了!」

「可惜、可惜!」

諸葛青雲笑笑,看了眼不斷爭鋒、拚鬥中的二人,臉上露出一股嘆息之色,好似真的在為兩個將才感到可惜一般。

「…………」

這諸葛青雲看人看事的角度果然和常人不同!

石柱微微古怪地看了眼對方,不知該說什麼好。

一旁寧龍臣卻是心中一動,好似有些明白諸葛青雲的話中之意。

「妙,實在是妙啊!」

「這位兄弟果然有眼光!試想一下,若是我手上有這兩位殺神在,那豈不是轉眼間就能夠變成風雲人物了!」

白驚仙眼中一亮,在一旁附和道。

「白兄果然是個妙人,思路居然也如此清奇!」

諸葛青雲有些意外地看了眼白驚仙。

「不好意思,我這位朋友想出名想瘋了,所以有時候說話不經推敲!還請諸葛兄見諒。」

石柱瞪了眼白驚仙,嘴角微微抽搐了下,對諸葛青雲解釋道。

「無妨,我這人最喜好結交一些有性格的朋友了。能夠有石兄、白兄這等風趣的人相處一段時間,那我豈不是也能夠風趣風趣!」

諸葛青雲搖搖頭,並不在意白驚仙的冒失。

遠處,一直爭鋒中的天刀宗宗主和絕天劍主忽然間停手,雙方都是露出一股驚訝和凝重之色。

「一刀已過,該輪到我出劍了!」

絕天劍主看向對方沉聲說道。

「哼!」

「我這一刀才剛剛開始,剛才那一下只是起手式,這一刀中多種變化還沒有使出來呢!」

天刀宗宗主冷哼一聲,不服輸道。

「哦?那就請閣下賜教!」絕天劍主微微一笑,看向對方說道。

「要打,咱們就在血海之中打!我用我的刀道開闢出一個領域,咱們就在那裡面打!怎麼樣?」天刀宗宗主看了看上方血海屏障,沉聲問道。

「血海之中?也好,我就見識見識閣下的刀道有何精妙之處。」

絕天劍主自信有神劍在手,天下雖大卻是哪裡都可以去的,也敢去。

就算是血海屏障又如何,憑藉手中神劍誰能阻我?

「請!」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