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他娘的先知!」趙子龍一腳飛踢,直衝那先知的面門。

白燭也連續閃躲,憑藉著嬌小得身軀躲過了束縛。

那先知冷笑一聲,「違背先知者,皆為惡。」

「惡者,死。」

話音剛落,那先知腳下突然出現一個虛空裂縫,他直接落入虛空中消失不見。

趙子龍一腳踢空,落地后連忙跑過去抱住白燭。

「沒事吧?」

白燭搖搖頭,嘟著嘴說道:「那大眼睛既不是實體也不是幻象,好奇怪啊!」

趙子龍轉過頭看了看院子,發現那先知消失后就再沒出現。

「奇怪?人呢?」趙子龍一愣,她突然驚呼道:「遭了!白扶蘇和青蓮在房間里!」

與此同時,房間里的白扶蘇已經知道外面打起來了。

這時,他背後突然出現一個虛空門,那個先知緩緩從裡面走了出來。

白扶蘇頭都沒轉,就這麼背著他微笑道:「不知眾神先知會的人,來我這萬詩閣作甚?」

那先知低著頭看著白扶蘇回答道:「為了人類,清楚世間一切罪惡,妖怪,就是第一惡。」

「哦?這話我曾經在一個光頭和尚那裡聽到過,只不過下場比較慘罷了。」

先知隨後看向正在渡劫的青蓮,他冷聲道:「大先知旨意,此蛇妖渡三劫后即可踏入荒妖境,所以要把罪惡抹除在搖籃里。」

「何為罪惡?」

「違抗先知,即為惡。」

「何為善?」

「遵從先知,即為善。」

「那先知就一定是善嗎?」

「善既眾神先知會,真理與眾神永存。」

白扶蘇冷哼一聲,搖搖頭無奈道:「你知道嗎?在我小的時候,所有生命聯合起來對抗天界眾神,推翻了他們幾萬年的統治,如今太平盛世,又搞出來一個眾神……真是好笑。」

「你也要忤逆眾神先知會嗎?」

白扶蘇搖搖頭,「我只是想保護家人。」

話音剛落,白扶蘇瞬間暴起,雙眼化為金色,一個轉身出掌,掌中帶火。一掌拍出,直接穿過了那先知的身體。

「哦?」白扶蘇眉頭一皺。

只見那先知就好像化成了水一樣,身體溶解成了液體,在地上化為一灘。

然後那一灘液體又變成了虛空。

「這是什麼妖術?」 我只是個穿越者 白扶蘇也是第一次見這種情況。

隨後整個房間便穿出了那個先知的聲音。

「我們自無盡虛空而來,我們屬於宇宙的盡頭,我們……是為了維護宇宙的秩序。」

「真是有點意思。」白扶蘇雙眼微眯,「華夏存在幾千年都沒有聽說過還有這種東西。」

說罷,白扶蘇雙手合十,嘴角微微上揚,「如果你們覺得你們就是唯一的善,那你們才是最可怕的惡!」

白扶蘇身上氣勢暴漲,但是他依舊擋在青蓮身前。

「有點意思……大先知召見,今天就放過你們。」

說完,便見那虛空漸漸縮小,然後消失不見。

過了一會,周圍沒有任何氣息了后,白扶蘇放下手,散掉了身上的氣勢。

趙子龍和白燭一直在敲門,門上有白扶蘇之前留下的禁制,所以她們兩個人打不開那個門。

「開門啊!裡面到底什麼情況啊!」趙子龍急的都快哭出聲了,她是從內心油然而生的一種無力感。

沒了裝備,她真的沒辦法……

吱————

門開。

白扶蘇站在門口,看著面前紅著眼睛的趙子龍。

「怎麼了,委屈的都快哭出來了。」

趙子龍一拳捶在白扶蘇的胸口,「你是不是想挨打!害得我和白燭擔心這麼久!」

白扶蘇哈哈大笑起來,「放心啦,我這邊都好著呢。」

「那個人呢?什麼先知?」

白扶蘇搖搖頭說道:「走了,不過我感覺那個眾神先知會很難纏……」

白燭在一旁嘟著小嘴不開心的說道:「那個大眼睛特別奇怪,完全打不到他。」

白扶蘇摸了摸白燭的頭,「我剛剛的攻擊也是這樣,並沒有攻擊到實體,這跟很久以前碰到的一種魍魎很像。」

「那你們打算怎麼辦?人家都打到家門口來了。」趙子龍使勁的撓撓頭,她不滿道:「可惡,明天我就偷偷跑回去,把老娘的裝備給偷出來!氣死我了!」

白扶蘇也只好無奈的笑了笑。

億萬總裁 突然,房間里青蓮身上的那層薄膜發出了一點聲音。

白扶蘇立馬轉身,匯聚能量於手中,把手中得能量又輸送到青蓮的體內。

「青蓮正在渡劫,肉身劫馬上到,能不能成功蛻皮,就看一會了。」

說完,白扶蘇脫掉了身上的漢服,連裡面的衣服也脫掉,上半身完全裸露出來。

趙子龍一愣,紅著臉驚訝道:「她渡劫你脫什麼衣服!!!」

白扶蘇一甩頭髮,他微笑道:「幫青蓮擋雷劫啊。」

說完,趙子龍突然想起,一般的妖怪如果要渡劫,第一道肉身劫就必須要受住天道的九道天雷轟頂,才可度過此劫。

而且近百年,已經很少出現渡劫的妖怪了。

「要在京城裡面出現天雷,那還真是麻煩啊……」趙子龍嘟著嘴,笑道:「反正現在又不歸我管,讓那幫垃圾自己忙活去吧。」

轟!

京城上空此時已經烏雲遍布。

陣陣雷聲轟鳴。

趙子龍緊握著雙拳,她抬頭看著天空,疑惑道:「你……可以嗎?那可是九道天雷啊!」

白燭緊緊抱著趙子龍,她也擔心的說道:「扶蘇哥哥,可要小心點啊……白燭怕怕……」

轟!!!

房間里青蓮的身體扭了扭,而且看起來十分難受的樣子。

「快要到達極限了。」白扶蘇眯著眼看著青蓮,「放心,有我在,你不會有事嗯。」

此時青蓮還是有自己的意識的,白扶蘇所說的話,她都能聽到。

只不過她現在並不能說話,而是在心裡想著。

「待到青蛇化蝶,通乾坤。不負郎君此意,伴君生。」

……

白扶蘇走出房門,雙手一托,只見一個屏蔽了整個萬詩閣的能量罩升起。

一是為了保護萬詩閣不被破壞,二是不讓外界看到裡面發生了什麼。

「我……去去就回。」 白扶蘇一躍而起,直衝雲霄。

剎那間,天雷滾滾,整座京城的烏雲都聚集過來。

正所謂,黑雲壓城城欲摧!

白扶蘇化為一道金光,衝進了雷雲之中。

重生之激蕩年華 與此同時,萬古街的居民都同時抬頭看向萬詩閣。

雖說萬詩閣有個屏障擋住,外面的人看不見裡面什麼情況,但是從天空上的烏雲和雷光的走向來看,他們都大概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

畢竟他們之中,也是有人經歷過三劫的……

王胖子抽著煙,緊皺著眉頭喃喃道:「那先知剛進去沒多久,怎麼老闆那邊就有人渡劫?」

黃喵喵站在一旁打著哈欠,「誰知道呢,不過那先知應該拿老闆沒辦法,說不定,老闆拿那個先知血祭了呢。」

「你看這天,恐怕渡劫等級很高啊!」

「雷劫為第一劫,應該是萬詩閣裡面的青蓮所渡吧?」黃喵喵搖搖頭笑道:「老娘當時如果有人願意幫我擋天雷,我早就渡過三劫,成為大妖了。」

「嘁,誰願意被雷劈,還幫你擋?」

一邊說著,天上的雷聲和雷光不停地在叫囂。

另一邊。

京城氣象局內現在已經亂成一鍋粥了。

剛剛整理的天氣預報,今天天氣非常好,晴,陽光正好,微風不燥,適合出門散步。

結果呢?

這剛把文件發出去,轉眼間就滿城皆「黑」!

這怎麼說?

把那些氣象員可急壞了。

「快快快!趕緊調查到底怎麼回事!!!」

「我的天啊!你聽這雷聲,誰會出來散步!找劈嗎?」

「完犢子了!又要挨罵了……」

「趕緊緊急製作出一份天氣預警!」

隨後,整座京城都發出了天氣預警。

專家立馬發文表示,這是京城有史以來,最大的一次雷暴!

這是一場人類的浩劫!

這是天氣史上出現在城市上空,最可怕的雷雲!

雲層厚度已經突破境界點!

這場雷暴據有關專家計算,起碼持續三天以上!

全城戒備!

文章剛發出去不到兩秒,雷聲便停了下來,雷雲也安靜了下來。

那些專家瞬間傻眼。

「啥玩意兒???怎麼停了???不是有史以來最大浩劫嗎???怎麼說停就停了???說好的三天呢???怎麼響了幾分鐘就沒了???專家呢????」

……

萬詩閣上空雲層之中。

白扶蘇手中托著一個雷電匯聚的雷電球。

「呼……青蓮真是渡了一次大劫啊,說明青蓮提升的等級絕對很高。」白扶蘇看著手中的雷電球,微笑道:「九重天雷全在這了,接下來就看青蓮有沒有蛻皮成功了。」

說罷,白扶蘇對準了大青山廢墟的方向,一使勁,把手中得雷球丟了出去。

與此同時。

那些磚家重新發文。

「經過科研人員的先進氣象武器,已經把雷暴控制了下來,將危險降到最低,此次自然災害,雖然被扼殺在搖籃里,但是依舊需要我們警覺!大自然的力量不容小覷!」

「此次雷暴,被專家命名為,被扼殺在搖籃里的天雷!」

請各位居民放心,雷雲很快就散,不會有任何危……

突然,只見天空一道雷光飛過……

轟!!!

大青山廢墟,被一道天雷柱給炸了……

和它一起炸的,還有那些專家們……

「您要鬧哪樣啊????怎麼又炸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