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先能源寶珠與藤並不是一體的,而是因為一場重要的戰鬥————摩爾尼亞保衛戰!」迪克道。

「摩爾尼亞保衛戰?是那一場決定南方戰場命運的大戰嗎?」諾爾迅速想起。

摩爾尼亞就是精靈王國的國都,在戰爭災變時期,南方區域近五分之四的土地淪陷,殘存的埃爾洛各種族匯聚在摩爾尼亞,開始長達三個月的摩爾尼亞保衛戰!

這是一曲悲壯的史詩!也是徹底決定歷史走向的戰爭!

一旦失敗,南方將徹底落入魔族手中,與東南方區域連城一個大塊!到時候,魔族將擁有一個前線陣地,步步推進!最終導致整個戰局的大失敗!

而一旦勝利,南方的部隊就會在休整後援助東南方,給魔族製造大麻煩!

所有人都明白這場戰爭的重要性,它也在歷史畫卷中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故此從第一天開始,圍繞摩爾尼亞的戰爭直接進入白熱化,場面慘烈之際,堪稱戰場絞肉機!

那時美麗的自然之森不再,到處是血流成河!到處是屍山骨海!

血腥味密布大地,空氣中回蕩的都是哀鳴!

最後的清靜之地被邪惡所玷污,魔族大軍在連戰連捷中長驅直入!穿越了邊界線,直達精靈王國國都摩爾尼亞!

摩爾尼亞聯軍死傷慘重,一開始近百萬的軍隊最後拼的只剩下十幾萬人!大部分都還帶著傷病!

當最後一日決戰到來!災難降臨了!末日划落了!

天空被層染成了血色,狼煙一刻不息的升騰!

人們的希望越發渺茫!絕境已然鑄成!

然而就在這緊要關頭,一隻名為森林之佑的編製為萬人的軍隊從摩爾尼亞的世界樹區域內走出,他們披著森林鎧甲,手持長短兵器,闖入戰場之中與魔族廝殺!悍不畏死!勇猛異常!

更令魔族膽寒的是這群傢伙絲毫不畏懼身上的傷痛,更是一度以傷換傷!

而每過一段時間后就會有一道綠光從天而降,治癒他們的軀體!甚至連斷去手足后也能重新接上!

這樣一隻軍隊的戰鬥力可想而知!魔族莫名其妙的潰敗了!

從洋洋得意的勝利者成為敗家之犬,倉皇撤退!

最終,摩爾尼亞保衛戰戲劇性的發生逆轉!埃爾洛人最終取得了勝利!掀開了新一章歷史!

「森林之佑之所以如此可怕的原因就是在森林曼舞!這件神之兵器上刻印的神武魔法——生命守望!」迪克徐徐道,「當時為了提供充足的能量,精靈族的大先知愛爾瑪將古代精靈族保存下來的聖物能源寶珠鑲嵌在了森林曼舞下端,這才製造出那一場驚天逆轉!」

「後來的事你也知道,在動蕩混亂后,沉淪十二朽消失了六把,有關森林曼舞的信息也只有零星半點記錄在世界樹中。」

「可也只是記載,森林曼舞究竟在哪裡我們也不知道呀,老師。」諾爾苦笑道。

「別著急,十幾天前有消息傳來,森林曼舞將會在自然之森出世!尋找他的新主人!」迪克目光轉而銳利。

「什麼?」諾爾今天遭受的思維衝擊可是夠多的了。

「無論如何,你得讓艾克去自然之森一趟,能源寶珠是最後的希望了。」迪克沉聲道。

「我明白了,到時候我會跟著他一起去的。」諾爾堅定的點點頭。

「也好,相互照應,我可是聽說了,你加入了他的傭兵團,從小到大很少見呢。」迪克慈愛道。

「我和艾克很投緣,傭兵團里的人在聯絡器上都還聊得不錯。」諾爾大大方方的承認道。

迪克笑而不語,比起以前只知道泡在研究室內的悶葫蘆,現在的諾爾更好些。

「自然之森···自然之森···」諾爾低聲嘀咕著。

不久的將來,圍繞這古老的森林,又將會有什麼事請發生呢? ?「怎麼會這樣?」

龍頓帕里斯頓酒店的某處房間內,艾克坐在床頭,雙手搭在膝蓋上,面目無神,口中呢喃著,莫名的落出了幾滴眼淚。

就在剛才,諾爾將實驗室中發生的事情告訴了艾克。

窗帘閉合,幽暗的環境下艾克孤僻的沉入屬於自己的世界當中,這個打擊對於他來說不啻於驚天一雷。

嘩啦!

就在這時,刺眼的陽光突然從外面照射進來,那溫暖的光芒頓時驅散了一切陰冷,連空氣中的幽怨都消減不少。

「嗯?」艾克眼睛閉上,伸出雙手阻擋,長時間的黑暗讓他無法適應突然變化的環境。

好一會以後,他才重新睜開雙眼,一下子就瞧見了站在窗檯前的雪莉,雪莉面色微白,美眸中流淌著絲絲擔憂。

「雪··雪莉學長?你怎麼在這?」艾克輕聲詢問。

「艾克,你怎麼了?剛才我敲門那麼大聲你都聽不見,最後我一進來你就在那裡,就像魔怔似的。」雪莉輕抿嘴唇。

艾克低下了頭,一言不發。

「有什麼話別憋在心裡,告訴我,也許我無法解決,但我會是個安靜的聆聽者。」雪莉慢慢坐到艾克的身邊,甜甜一笑。

艾克深吸一口氣,隨即將發生的事情道出,下一秒他抱住了腦袋。

「假如愛莉無法醒過來,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我自己,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望著艾克慌張的樣子,雪莉心中一痛。

在她的印象中,這是一個堅韌不拔的少年,那小小的肩膀在同伴眼中可以撐起一片天地!

然而此刻,現實告訴他,艾克依舊是個常人,也會有脆弱的一面。

「會沒事的,會沒事的。」雪莉拍拍艾克的肩膀勸慰著。

艾克終於忍不住心頭積攢的壓力,眼淚若潮水般湧出,一顆顆滑落臉龐。

他痛哭著,撕掉了往日里一切的偽裝。

在真摯的情感面前,只有那一顆心是最為純真的。

雪莉哀傷中夾雜著些許苦楚,假若他也會這樣為自己流淚該多好。

「艾克!諾爾不是說了嗎?只要去自然之森找到森林曼舞就可以讓愛莉重新蘇醒!」雪莉鼓勵道。

艾克抬起頭,淚眼朦朧,可模糊的眼底深處卻爆發出陣陣精光。

對!他還有機會!還有將愛莉喚醒的機會!

剛才與諾爾通話之時,他一下子就被那個信息衝擊到無法自拔,忽略了諾爾跟他說的最重要一點!

「自然之森!」艾克心中只有著四個字,先前不久自己的老師曾聯繫過自己,想要解除體內的死亡禁制,就要去自然之森。

而不久之後阿拉貢又來尋找自己,說弗利薩導師發現了遺失的一把沉淪十二朽! 神祕總裁很不純 也在自然之森!

更不用說曾經定下時間前往那個地方的綺麗絲了!

彷彿命運這隻大手將所有的絲線全部拉往了自然之森這座古老的森林!

「等比賽結束后我就啟程去那裡。」艾克堅定道。

「嗯。」

看到艾克振作起來的模樣,雪莉露出了由衷的笑容,這才是她記憶中的那個男人,那個頂天立地,無所畏懼的大叔!

一時間,雪莉看痴了。

心中卻是在想著,假若愛莉真的來自於未來某個時間,那麼曾經發生過的事情也一定是因為時間穿梭。

相遇於童年,苦等十餘載,換回如今這樣一個結果,未來究竟是如何?為什麼還是這麼模糊不清呢?

恢復神採的艾克一回頭,就瞧見了雪莉恍惚的模樣,他心中一顫,有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在蔓延。

「啊,既然你沒事了,那我就先走了。」雪莉回過神來對上了艾克的眼睛,不由面色一紅,小碎步輕起,一溜煙的跑出了房門外。

艾克忍俊不禁,但下一刻卻是悵然。

雪莉最近越來越像個小女人了,同時那流露出的情感也越發炙熱。

假如她真的直接將事情說透,艾克一定會拒絕,那麼這件事也就會告一段落。

但雪莉現在就是不說不爭,一直待在他的身邊,真讓人頭疼萬分。

「雪莉,對不起,如果沒有遇見愛莉,或許我會愛上你,但現在···」艾克迎著那鋪撒的金色陽光喃喃自語。

一生愛一人,何其幸哉!多得一紅顏知己,又是上天如何的垂憐!

······

龍頓某處大莊園地底密室。

寬敞的圓桌上坐著一群黑袍人,身旁還三三兩兩站立著些侍衛。

「明天就是學院祭典正式開始的日子了,今年我們極力推出改革,終於改變了賽制,直接將比賽放到了巢穴中進行,這樣我們的計劃也能快一點。」坐於首位的納達爾·捷克多發言道,一旁站立的是他的名義上的侄子西姆。

「畢竟,近段時間以來發生的事情,讓整個龍頓的警惕都提高了不少。」

「辦法的確不錯,該做的我們也做了,只要不發生當年一樣的事情,解除封印太簡單了。」弗利淡淡道。

「不會再發生了,當初是巧合,若不是艾麗卡公主那一環節出了事情,封印解除還需要等到現在嗎?」杜德克冷哼一聲。

「不會嗎?半個月前部落里傳來消息,艾麗卡公主出逃,直到現在都未尋找到!根據時間與路線的推算,她很有可能已經到龍頓了!」泰雷茲不安道。

「不是還有九色軍嘛,比賽一開始,巢穴就會被團團圍住,我想只憑著艾麗卡公主是不可能進入巢穴破壞封印解除進程的。」安西·坎多特昂起頭道。

「真的只有艾麗卡公主一個人嗎?要知道,以她的實力根本撐不到現在!」巴爾扎克重重的敲了一下桌子。

在場的氣氛頓時冷冽起來,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眯起了雙眼。

「是那些人吧。」杜德克陰冷道。

「最近有人找不到嗎?」弗利又道。

「有很多,不過最有可能的只有一個!」安西摸了摸自己的大鬍子。

「格蘭特!」

巴爾扎克將所有人心中的答案道出。

「明明知道他是該的人,魔帝大人為何要將他留在身邊?」安西忿忿不平。

「是為了清除計劃,好了,這些事情不關我們的事情,現在最重要的還是解除封印!這是我們的任務!我們潛入埃爾洛數十年的心血!」納達爾沉聲道。

若是有龍頓里的人見到這裡的場景,定然會目瞪口呆。

納達爾·捷克多!加瑪帝國學院祭典委員會最高長官會長兼任帝國議會常任議員!

弗利·托托!加瑪帝國學院祭典委員會新任司法部部長兼任學院祭典委員議會常任議員!

杜德克·費石!加瑪帝國四大學院之首莫哈特夫西學院現任院長兼任帝國議會議員!

泰雷茲·南希!加瑪帝國學院委員議會常任議員!

安西·坎多特!加瑪帝國九色軍巢穴外防駐紮部隊最高指揮官!

巴爾扎克·朗德雷!加瑪帝國學院祭典委員會監察部部長兼任學院祭典委員會常任議員!

這樣一批人竟是魔族潛伏安排的卧底,說出去絕對會讓整個埃爾洛震驚!而他們謀划的事情也必將記入史冊之中!

「還有一點你們得注意,妮娜公主也不見了,根據部落傳回來的消息,她很有可能混進了萊爾瑪吉斯的隊伍里。雖然她並不知曉這個計劃,但終究是個隱患。」弗利手指不停敲擊著桌子。

「那個混種?我以前就說過這種流淌著人類骯髒血脈的東西就該直接出手殺了。」安西冷冷道。

「除此之外也得注意一下萊爾瑪吉斯,廢土之戰的結局你們也都知曉的。」弗利繼續道。

「廢土之戰?奧蘭維多那傻小子提出的燃燒計劃?簡直就是個笑話!」巴爾扎克搖了搖頭,「當年的古迪拉爾克的確是厲害,可終究抵不過時間封印的流逝,而且還缺少了熔火之心!」

不平凡的婚姻 「好了,今天的會議結束,你們都趕緊離開吧,這個節骨眼上我們不能消失太久。」納達爾站起了身子。

眾人齊齊起身,隨後離去。

密室內。

「叔叔,真的沒問題了嗎?」西姆低聲問道。

「世界上沒有完美的計劃,任何步驟都可能存在問題,而我所要做的就是儘可能將風險降低。」納達爾重新坐到位子上,閉目悠悠道。

「我總覺得不妙。」西姆面色低沉。

「哦?」納達爾眯起了雙眼。

「對了,叔叔,在巢**的那個靈體該怎麼辦?我想艾麗卡公主就是沖著他來的!」西姆又道。

「靈體?是呀,怨念不散,地形陰幽,被阿西莫多這個傢伙製成了幽靈,結果竟然導致自己被殺!這個傢伙還真是蠢的可以!」納達爾冷冷一笑。

「幾十年來,他就一直在那裡衝擊著結界?」西姆無法理解。

「這是他的執念,不行,得想個辦法除掉他!」納達爾細細想著。

數十年來他不是沒有派人進去過,不過這個靈體太狡猾了,而他們有無法弄出太大的動靜,也只能聽之任之。

啪!

突然密室的門被推開,一道黑影躥了進來。

「什麼事?」納達爾厲聲道。

「主人,發現格蘭特的蹤跡了。」黑影半跪在地上毫無人氣道。

「嗯?」納達爾面露疑惑,這時候怎麼發現格蘭特的蹤跡了?

「叔叔,我想他是故意的。」西姆輕聲道,「不然以格蘭特的實力,即便在龍頓,也不會有人能發現他。」

「好,我們就去見見他吧。」納達爾大氣的站起身子,一步步朝著外頭走去。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