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拒絕的這麼快嗎,我現在多寫點,等以後寫給你的時候我就有經驗了,你要是不要會後悔的。」

後悔個屁。

等會……她剛才說寫什麼?情書?

穆星辰眉頭皺起,「你說你在寫什麼?」

周孜月歪頭看著他說:「情書啊,你是不是也想要了?」

「情書?」穆星辰側著臉,隱約能看見他有點不太高興,「寫給誰?」

周孜月動了動眼珠子,壞笑著說:「寫給六年級的小哥哥,反正你也不要,我就只能送給別人了,我看學校的女生都有寫,我也寫幾張,多往外送送,說不定還能收到回信呢。」

多往外送送?

她是當發傳單?

穆星辰搭在腿上的手不知不覺間握起,他忍了半天,最終還是沒忍住,「學習不怎麼樣,花招還不少,別寫了。」

「哎呀你別吵,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寫了。」

穆星辰這會兒眼睛要是好的,非得看看她六十三分的成績的人能寫出什麼得天獨厚感人肺腑一往情深的情書!

聽著她落筆的沙沙聲穆星辰就鬧心,他調轉輪椅往門口走,周孜月看見了,坐在那動也不動的問:「你要出去啊,那你記得叫阿香姐姐幫你。」

穆星辰:「……」

這死丫頭是真的外面有人了?平時她看到他要出門都是死乞白賴的往上湊,今兒竟然讓他自己走?

穆星辰緊了緊牙根,「周孜月。」

「幹嘛?」

「你出去。」

「我不,你天天對我呼來喝去的,一會讓我回來,一會讓我出去,我不出去,要出去你自己出去吧。」

穆星辰真的被她給氣走了,周孜月偷著笑了一下,看了一眼寫好的情書,落款——周麗麗。

*

晚上周孜月爬上床,往穆星辰身邊拱了拱,穆星辰腳一伸,一腳把她踹去了一邊。

周孜月看了他一眼,繼續往他身邊爬。

她爬他就踢,爬了幾次之後,周孜月突然跳起來直接跨坐在他身上,「哥哥小氣鬼,我不就是寫了封情書嗎,你幹嘛對我愛理不理的,是你自己說不要的,我又沒說不給你。」

「不稀罕,下去!」

周孜月身子一癱,趴在他身上,「我不,我就要抱著你睡,你要是敢把我扔下去,明天我就去抱別的小哥哥。」

「你敢!」

周孜月抬起頭看著他笑了笑說:「哥哥是不是不喜歡我跟別的小哥哥玩?」

這話是個坑,說喜歡也不對,說不喜歡也不對,「我是不想讓你這麼早熟。」

「我早熟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嗎,我以為你讓我上學就是去交朋友的呢。」

「交朋友和送情書是兩碼事!」穆星辰有些急了,說出來的話都變了調。

周孜月抿著嘴偷笑,說:「可我是幫別人寫啊,又不是我自己的。」

穆星辰:「……」他被耍了!

「啊呀!」

穆星辰隨手一掀,直接把人給扔到了一邊。

周孜月鬼叫一聲之後,捂著肚子笑著直顫。

穆星辰氣的好想開窗戶把她給扔出去,床被她笑的一顛一顛的,穆星辰抓起她的枕頭往她身上一扔,「滾出去睡。」

「哎呦,笑死我了,穆星辰惱羞成怒的樣子太好笑了,誒呦我的肚子,笑得我肚子疼。」

周孜月笑的越來越大聲,後果就是她真的被穆星辰給扔出來了。

看來這次玩笑開得有點大,他真生氣了。

周孜月抱著枕頭,光著腳丫子被穆星辰扔出門,她站在房門口,聽著重重的關門聲,撇了撇嘴,「真小氣。」

*

穆星辰被她氣的心臟疼,一晚上都沒睡好,第二天一早下樓,就聽阿香說那丫頭老早就起來跟喬叔說要早點去學校。

不知道她又要搞什麼鬼,真是沒片刻安靜。

高風聽說有人給霍岩寫情書,二話不說就跑進了他們班。

「我對你愛不完,想和你天天年年歲歲到永遠,當山峰沒了稜角,當河水不再流,當世界日夜不分當天地化為虛有,我都不能停止對你的喜歡。你是我的心,你是我的肝,你是那天邊最美的雲彩……」

高風實在是念不下去了,笑的前仰後合的,信被霍岩奪走,他可一點都不覺得有什麼好笑的。

高風捂著肚子笑著說:「哈哈她可真有才,哈哈哈我差點唱出來,歌詞和情書結合的還挺完美的哈哈哈。」

高風笑歸笑,可他沒忘記看最後的落款,周麗麗。

這女的還真是強悍,昨天脫光了從女廁所里跑出來鬧的人盡皆知,今兒就豁出去敢給霍岩遞情書了,而且這情書還寫的這麼……高風越想越忍不住笑,看到霍岩拿著情書走了,他喊道:「欸,你去哪,你不給人家回信啊?」

*

六年五班,周麗麗一想到昨天在霍岩面前出了丑就渾身提不起精神,昨天她們可是在全校丟人,為了去撿衣服,光著身子繞了教學樓整整一圈,回想起來她連死的心都有了。

一個女生急匆匆的跑進教室,「麗麗,快出來,你的情書被貼在布告欄了。」

周麗麗趴在桌子上看了跑進來的人一眼,無精打採的說:「胡說什麼呢,我哪有什麼情書。」

「是你的情書,你寫的情書,寫給三班霍岩的,現在正在布告欄貼著呢,所有人都去看了,你還是快點去拿下來吧。」

聞言,周麗麗坐起來看著她,「我寫給霍岩的?開什麼玩笑,我什麼時候寫了。」

「可是那上面就是你寫給霍岩的,署名就是你周麗麗,咱們學校可沒有第二個周麗麗。」

周麗麗愣了半晌,站起來就往外跑,她有沒有寫過情書她自己知道,可如果不是她寫的,那特么是誰?!

布告欄前圍了好多人,全都在看熱鬧,周麗麗跑過來推開人群,看著貼在布告欄玻璃上的「情書」,腦袋嗡的一聲。

看著信上露骨的話,周麗麗惱道:「這特么是誰貼的?」

「我貼的。」

周麗麗回頭,看到走過來的人是霍岩,愕然的皺起眉頭。

霍岩說:「我不知道周麗麗是誰,所以就貼在這了,把你叫來是想跟你說,以後別給我寫這種東西,歌詞都寫錯了。」

周圍的同學一陣鬨笑。

周麗麗百口莫辯,她搖頭說:「不是我。」

「我不管是不是你,總之別在座這種事,還有,以後離我遠點,怪丟人的。」

霍岩的熱鬧怎麼能少的了高風,聽著他這不近人情的話,高風笑著伸手搭上他的肩膀,說:「別這樣嗎,人家喜歡你又沒有犯罪,雖然這情書寫的是差勁了點,可好歹是人家的心意,我看你就接受了得了,耍什麼帥啊。」

霍岩瞪著他,慫開了肩膀上搭著的手。

高風一點都不介意,他看著周麗麗笑道:「欸,昨天不穿衣服在學校到處跑的那個裡面就有你吧,這是受了刺激,所以來找霍岩破罐子破摔來了?」

周麗麗臉色像吃了屎一樣的難堪,她一把抓下貼在那的情書,扭頭就跑。

這麼多人都在這看著,不管她怎麼否認都不會有人相信這封情書不是她寫的,況且她喜歡霍岩是很多人都知道的事,她不想丟人,只能自認倒霉。

周孜月站在人群中最不顯眼的角落看著熱鬧,她真的是想幫忙,那周麗麗因為霍岩幫她出頭就來找她的麻煩,她心想著,要是幫忙撮合成了,她是不是就不會再來找茬了?沒想到這個霍岩小小年紀居然這麼不近人情,還把她幫周麗麗寫的情書給貼在了布告欄,更奇怪的是,他們到底在笑什麼,她寫的難道不好嗎,她可是絞盡腦汁花了好長時間才寫出來的。 看著情書上寫著的那些亂糟糟的東西,穆子城一臉嫌棄,她扯了扯周孜月的袖子說:「走吧,這種熱鬧有什麼好看的,寫的那叫什麼玩應兒,還情書呢,不嫌丟人。」

丟人?

周孜月不樂意的看向穆子城,「怎麼就丟人了,寫的不好嗎,我覺得挺好的呀。」

穆子城提了提眼鏡,嗤道:「好什麼好啊,全都是歌詞,寫情書都不走心。」

說著,穆子城看了她一眼,「倒像是你寫出來的。」

周孜月:「……」這是誇她,還是損她?

情書被周麗麗拿走了,這也沒什麼熱鬧看了,圍觀群眾漸漸散了,周孜月站在那瞪著穆子城就變得格外顯眼。

高風看到她,朝她揮了揮手,「小月月。」

周孜月回過神,看了他一眼,眯起眼睛笑了笑,「小哥哥好,我回去上課了。」

穆子城擰了下眉頭,看了一眼高風和霍岩,「你認識他們?」

「嗯,認識。」

「什麼時候認識的,為什麼我不認識?」穆子城覺得奇怪,他天天都跟在她屁股後面,為什麼她會認識他不認識的人?

「就前幾天認識的,那天你沒來。」

穆子城不高興的回說:「他們好像是高年級的。」

「嗯,六年級的。」

穆子城拔高了聲調問:「六年級的你怎麼會認識?」

周孜月不耐煩的瞪了他一眼,「你有完沒完,跟十萬個為什麼似的,這麼多問題上滅絕的課的時候為什麼不舉手。」

*

周麗麗寫情書的事兒鬧的沸沸揚揚,田可雖然沒去湊熱鬧,但也聽說了,可她卻覺得有點不太對勁,那周麗麗喜歡霍岩不是一天兩天了,聽她昨天的語氣,應該是被霍岩威脅了所以才去找她們出氣,怎麼會一轉頭就給霍岩寫什麼情書?

周孜月從外面回來,田可走過去把她堵在門口。

周孜月奇怪的揚了揚眉梢,「有事?」

「我有話問你,出來。」

穆子城這段時間他們在學校被人欺負全都是她惹出來的,聽到她叫周孜月出去,他立馬站了出來,提防的看著田可,「你又想幹什麼,你要是敢欺負小月我就告訴老師。」

田可瞪了穆子城一眼,拉著周孜月的另一隻手用力的扯了一下,「好啊,你去啊,你要是去找老師,我就跟老師走周孜月一個星期沒寫作業。」

相比被滅絕師太收拾,周孜月寧願跟田可打交道,她連忙說:「走走走,有什麼事兒出去說,穆子城你靠邊,別當著道。」

*

教室後門,田可問:「周麗麗的情書是不是你弄的?」

「不是啊。」

看著她亂竄的眼珠子田可就知道她在撒謊,「你少騙人,昨天你明明問過我她喜歡誰,你還說要幫她。」

周孜月一把捂住她的嘴,把她帶到沒人的拐角,田可推開她的手,「你不是說不是你乾的嗎,怕什麼?」

總裁的退婚新娘 周孜月撇了撇嘴,一副「我也沒料到」的表情看著她說:「我真的是想幫她,可是我也沒想到霍岩會把情書貼在布告欄上啊,我想著既然周麗麗是因為霍岩才找我麻煩的,那就成全了他們,以後不就沒我事了嗎,誰知道……」

「你可真會湊熱鬧。」

周孜月嘿嘿一笑,「助人為樂嘛!」

田可:「……」

周孜月尋思了一下,問:「你說我要不要再幫幫他們?」

「你還是算了吧,要是讓周麗麗知道是你在耍她,她非得弄死你不可。」

弄死她?

想要弄死她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周孜月撇了撇嘴,看樣子有點遺憾。

上課鈴響了,田可警告道:「別再多管閑事了,不然我也不管你了。」

周孜月覺得好笑,她什麼時候需要小學生幫忙了,不過,這小丫頭還挺仗義的,有點意思。

*

自從周孜月在家寫情書之後,穆星辰就很關心她在學校的動態,周末穆星辰會來這住一天,阿香每次都會問他周孜月在學校有沒有被人欺負之類的,前段時間他們被人欺負周孜月讓他不要說,穆子城很聽話,一直忍著沒說,好在這件事已經過去了,他也不想再提。

這個周末,穆子城的樣子看上去有點不太高興,阿香問:「子城少爺怎麼了,怎麼看起來像是不開心似的。」

「沒什麼。」

一昏再婚 他的樣子一點都不想沒什麼,阿香問:「你們這個禮拜在學校還好嗎,你和少奶奶有沒有交新朋友?」

聞言,穆子城看了她一眼說:「我沒交新朋友,她倒是交了不少。」

穆星辰為了讓周孜月少逃課,答應讓她周末去一天龐子七那,還讓古宗親自送她去,穆子城不高興就是因為他來了之後沒有看到周孜月,不過穆星辰卻難得的在樓下作陪。

聽到他說周孜月交了新朋友,穆星辰問:「你和她不是同班嗎,為什麼她交到了朋友你沒有?」

穆子城不高興的說:「她認識的都是高年級的,我不知道她是怎麼認識的,反正他們玩的挺好的,每次和田可玩都不帶我。」

「田可是誰?」穆星辰問。

「我們班的學習委員。」

「男的女的?」

「女的。」穆子城說完看了穆星辰一眼,沉默了短暫的一瞬,他故意的說:「六年級有兩個男生對她可好了,她還叫人家小哥哥呢,總是沖著人家笑,還裝出一副很乖的樣子。」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