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其實,其實我們兩個人之間並沒有關係的,之所以願意去他家裡面見面也是因為,我有一些事情想找他商量的,只是覺得有一些不對勁的地方。」

李然也沒有要打斷對方的意義是其實這種事情自然也是不言而喻的,之所以一直在扭扭捏捏的,不願意把真實的話說出來,不過是考慮到她有丈夫這件事情。

「那一天我是下午的時候去他家裡面找他的,只是那個時候他好像很著急的樣子在收拾著東西,說是要出去一段時間,我也不明白他到底是怎麼了,只是看他的那一個樣子很著急,我就問了一下,他說是因為有人要找他,只是也沒有時間和我解釋,就急匆匆的走了,我們兩個人也就見了那樣的一面。」

對方在說完這些話之後,摩擦杯子的手沒有停止,反而變得更加厲害了起來,甚至有一種馬上就要離開的感覺了,這是一種急躁感,也是在考慮要不要把接下來的話繼續說出去。

「你知道的,如果要是繼續隱瞞下去什麼話的話,下一次見面的時候不知道還會不會有機會說出來呢。」

與其說這是一種威脅的話,其實這些話裡面更加表達的是一個道理,也算是一個勸告吧。

「其實我也不確定之前的時候他一直都沒有什麼錢的,只是最近卻突然變得很有錢了去了,甚至於說已經在國外買好了房子就等著一起過去了。」對方在說完這些話之後,就有了一種如釋重負的感覺可以,看的出來,他說的話已經說得差不多了,只是還有一再避免的那一些部分可能也是為了保護自己吧。 「這樣的一個健身房的教練可以在國外買得起房子,這件事情確實是耐人尋味,你放心好了,只要你把你知道的這些事情告訴我,我自然會替你保密的,只是你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可能沒有,只是和教練那樣簡單吧。」

「這些事情,是我的隱私吧,我應該沒有權利去告訴你們的,他說了一開始的時候我也說過的,有一些話我是不能告訴你們的。」

「確實有關於你隱私的事情,我們是沒有,其他的可能的,你要告訴我們這個林青家到底在那裡。」

自從案發到現在,他們對於這個林清還是有許許多多神秘的地方的,以至於到現在為止都還沒有調查清楚她到底是在哪裡租的房子。

之前的時候也一直想從這個秦雪這裡得到一些有用的消息,其實他一開始的時候就知道兩個人一定存在著不正當的關係,要不然的話,這個秦雪也沒有必要在說話的時候還那麼遮遮掩掩的。

「我可以帶著你們一起去的,就在離著他很近的一個小區裡面,其實我也不明白他到底是怎麼想的,之前的時候我也曾經說過為什麼不買套房子呢?其實他這個人總是居無定所的,就算是租房子的話也不會時間太長,我把位置發給你們,你們過去看一下吧。」

李然在秦雪分開了之後就馬上朝著地址上面的這一個方向走了過去。

林淼淼擔心這一邊的情況也是趕過來幫忙的,現在這個屋子裡面到底是什麼情況也是不得而知的。

「剛才回去的時候聽起這一個女人做的事情,就覺得他肯定是不簡單的,可是沒想到連人家的住的地方都知道,韓代口口聲聲的說著自己清白的話,真的不知道她的老公知道,自己老婆在外面養小白臉之後會是一個什麼樣的反應。」

「果然呀,這個教練還是有錢的,在這裡租一個房子也是不便宜的,最起碼一個月要七八千塊錢吧,加上水費怎麼著也得1萬多。」

這可是有名的富人小區罷了,林淼淼在看到這些的時候也不由得感嘆,原來做一個健身房教練可以這麼有錢呀,還不過就是一個兼職罷了。

所謂的堅持也就是時間比較自由了,平時的時候不管想去哪裡就去了,一天只上幾個小時的班,可是這樣的話依舊可以得到這麼高的報酬,心裡都有一些忍不住的想要轉行了。

「不要有這些有的沒的想法了,趕緊去保安那裡詢問一下情況吧,不能再繼續耽誤時間下去了,現在案發已經這麼長的時間了,我們連線在第一現場都沒有找到。」

這是那一個兇器的形狀,這些天來一直都困擾著李然的想法的。

本來以為這只是一個普通的殺人事件,但是隨著調查的慢慢深入,後來越來越覺得這件事情並沒有想象當中的那麼容易,一定是有什麼事情被忽視了的。

「就是這個年輕人啊,這個人的脾氣可不怎麼好呢,總是喜歡帶一些烏煙瘴氣的女人進來,誰知道到底是幹了什麼樣的勾當呀。」

保安在看到照片裡面這一個年輕的時候,顯然也沒有什麼太好的態度的。

通過保安的反應也不難看出這個人平時的人際關係並不怎麼好,並且很有可能和多個女人保持著不正當的關係。

「你們是警察呀,這個人就住在302,他是不是犯了什麼事情了?我也覺得這個人這麼壞,看著就不像是一個好人。」

「行,真的謝謝你了,你們這物業有鑰匙嗎?幫我把房門打開吧。」

李然也哪有太多的解釋,本來是期待被找到的時候,就已經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了,這個時候調查案子的時候也是要低調一些的,這個是高局親自下命令說的。

「你放心,放在我的身上,我馬上就把鑰匙給你們帶過來,這種人一旦犯的事情你們一定要好好的觀察幾天,要不然的話一旦出來了肯定還會和之前的時候一樣呢,再說了還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這一片我可是特別熟悉的。」

連保安對於他的態度都是這麼差的,可想而知這個人平時的時候是怎麼和別人一起相處的,這樣看起來的話他的仇人肯定也是不少的,這對於辦案來說也沒有什麼好處。

「就是這一個了之前的時候呀,他們家裡面漏水了,人家舉報到物業去了,然後就讓保安過來看一下,結果呀,我剛剛去敲了一個門,對方就在裡面破口大罵,不過呀,說起來我已經好幾天都沒有見到他回來了,你說會不會跑了呀。」

保安因為現在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樣的事情,所以對於這件事情也是有非常多的猜測的。

最大的想法就是肯定是因為這個人犯了什麼罪了,畢竟看他這個人也不是什麼好人,所以一直都是非常熱情的幫助警察的。

「你只要幫我們把門打開就好了,這一次的事情謝謝你了,只是不要把這件事情傳播出去,我們現在案件還在偵破當中,希望你可以保密。」

李然對於保安善談的這一點,可是沒有什麼細心的,所以不忘要囑咐幾句。

「你們放心好了,這件事情我肯定不會說出去的,就當做你們朋友都沒有來過。」

保安也是一副非常敬業的樣子,把們打開之後沒有繼續下去就急急忙忙的離開了。

房間裡面被打掃的很乾凈,這對於一個單身居住時間這麼長的男生來說,確實是有一些不對勁的。

如果要是按照秦雪的話說起來的話,對方是在著急忙離開的時候,應該是那個時候遇害的,如果是那樣的話,那麼屋子裡面應該有一些凌亂的,畢竟收拾東西的時候很有可能會留下什麼。

就算是一個再整潔的人的話,那麼在急急忙忙離開的時候,難免有一些東西是顧慮不上的。

「這個屋子也太乾淨了吧,竟然只比一個女人住的都要乾淨,你說這個林青是不是有什麼潔癖啊? 上門女婿 要不然的話為什麼要把屋子裡面打掃得這麼乾淨嗎?你看這個地板都可以照鏡子了。」 「這個屋子也太乾淨了吧,竟然只比一個女人住的都要乾淨,你說這個林青是不是有什麼潔癖啊?要不然的話為什麼要把屋子裡面打掃得這麼乾淨嗎?你看這個地板都可以照鏡子了。」

按照目前的情況來看的話,這一個房子打掃的確實有一些太過於乾淨了,好像是故意這麼做的。

一個搭訕的男人了,看他屋子裡面的這一些衣服也並不是一個多麼整潔的人。

甚至於連衛生間裡面都是一塵不染的一個人,平時的時候工作作風應該是多麼的嚴謹,怎麼可能允許自己有汗臭味。

「你相信一個急急忙忙要從這裡離開的人,會連垃圾桶裡面的垃圾一併帶走,並且換上新的垃圾袋嗎?」

死者在離開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並且看到保安的話,就知道他是下午的時候才離開的,既然是這樣的話,那麼他又怎麼可能在離開的時候要把屋子裡面打掃乾淨了,這根本就是不合理的。

「如果按照你現在的說法的話,是不是有人曾經來過這個屋子,然後把這裡給打掃乾淨了。」

林淼淼分析的說道,如果真的是有人在後來的時間裡面進到這個屋子裡面,把房子打掃乾淨的話,就說明他肯定很有可能就是那一個兇手了。

只是為什麼既然已經把人給殺死了,為什麼又要把屋子給打掃乾淨了?到底是為了掩飾什麼呢?所有的案件現在都要從這個屋子裡面下手了。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裡很有可能,就是第1條案發現場了,對方之所以把這裡打掃乾淨,大概是害怕被別人找到這裡的血跡之類的東西或者說,他回到這個家裡面是為了得到什麼東西,只是為了不被別人發現,所以故意的,隱藏了自己來過的痕迹。」

一個健身的教練,平時帶回來的人,從保安的口裡也是可以知道的,還是魚龍混雜的,尤其是那一些女人,很多都是已經結婚了的,來到這裡這種事情自然是小心翼翼的,所以,想要從這一方面入手還是有一些難度的。

「我馬上通知技術人員過來查看一下,屋子裡面是不是有什麼血跡。」

第一版已經被反覆的擦過了,尤其是卧室的地方,可以看得出來床單和被罩都是剛剛換好的,至於之前的那一些並沒有在柜子裡面發現。

讓人有一些奇怪的是,這個屋子裡面居然沒有林青的一張照片,只是牆上貼著一些海報,也是關於健身的。

按理說這樣一個注重身材的人,平時在家裡一定會放上很多照片的。

這也是一個大概的猜測罷了,所有的都是要有證據的情況下才能有一個大概的結果了,技術部門馬上就來檢測了,只是在這個屋子裡面還是沒有發現任何的血跡,就說明這是第一現場的這件事情還是錯誤的。

「這件事情現在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注意到這一邊的情況了,我看你還是要趕緊的把這個案子給破了吧。」

不管是什麼案子,主要是關注的人多了之後很容易就會造成恐慌的,所以這個時候了還是要小心一些的,也要把影響降到最低,對於市民來說心裏面如果造成恐慌的話,那麼接下來的危險也就越大了。

「就算是在屋子裡面沒有發現任何的血跡的話,那麼居然特意的好好的把屋子裡面打掃乾淨了,就說明情況一定不會那麼簡單的,還是需要好好的調查一下,對於屋子裡面,按理說應該擺放的那一些東西要好好的調查一下。」

李然還是覺得,屋子裡面一定是有什麼重要的東西沒有發現過的。

「技術人員對於那裡一直都是非常仔細的調查的,這些還是沒有任何的發現,如果你有不好的話也可以過去看一下,我總是覺得應該也不會有什麼,太大的成果了。」

高局這一天有新聞媒體,對於這件事情有了一個關注之後,也有越來越多的民眾對於這件事情有了關心了,所以壓力也是非常大的,上面也是直接下命令了。

要限時間破案的,可是現在看起來的話還是沒有任何的線索,不過他剛剛找到這個死者居住的屋子。

「那一個是失蹤的手機,到現在為止都沒有任何的結果,現在趕緊讓技術部門去定位那一個手機現在有沒有開機。」

一開始的時候沒有找到任何的破綻,不過就是因為對方的身上什麼東西都沒有了,並且他在家裡面也是沒有發現手機和身份證,任何可以證明身份的東西都已經不再了。

現在唯一一個可以證明的也就是說,要麼就是兇手帶走了,要麼就是被丟棄了,現在看起來的話也就只能是現在的這兩個結果了,不管是哪一個。

只要是被兇手刻意帶毒的東西,就可能證明是熟悉的人,或者說是手機裡面有什麼樣的東西。

「那一個秦雪,雖然他已經把一些事情說出來了,只是我還是覺得他好像在隱瞞著一些什麼,除了他們兩個人不正當的關係之外,說不定還有一些別的東西是我們不知道的,也派人盯著一點,不要發生了什麼意外。」

李然目前在這個案件當中可以發生的也就只有兩個人了,還有的就是那一個健身房的老闆了,對於員工跳槽這件事情,他好像是非常的不滿意的,這也有可能是因為仇殺的原因。

「不好了不好了,那一個秦雪被殺害了。」

這一天安排的人,但還沒有來得及過去的同時,就收到了秦雪的死訊了。

在見到屍體的時候,他也是,全身都是*著的,可以看得出來是從樓頂上掉下來的。

「怎麼好好的?一個人就這麼死了,你們一定要好好的調查一下這件事情,還有啊,不要有這麼多的警察,我的孩子還在屋子裡面呢,你如果要是讓孩子看到的話,對孩子造成了陰影,你們這件事情誰來負責呢?」 「面前的這個中年的男人就是死者的老公了,並且他就是報案的那一個人,他昨天晚上的時候一直在公司裡面處理事情,小區裡面的保安也是可以作證的,昨天晚上的時候秦雪是回來了的,他的這一個新手卻沒有回來,今天早上來打開房門的時候就發現人已經死了,只不過還在屋子裡面睡的好好的,絲毫沒有注意到外面的這一些聲音。」

現在看起來的話,這個秦雪的聲音很有可能和這個臨清市有分不開的關係的,就說明那一天他的害怕也是有原有的,一定是發現了什麼樣的事情,所以才導致那麼害怕想要尋求幫助的。

只是現在注意到這一些的時候還是太晚了,以至於讓對方付出了生命的代價之後才反應到了這一邊的情況了。

「你注意一下你的態度,你現在死去的可是你的老婆呀,你現在這麼不難受,可是有傷害你老婆的心意。」

正常人才看到了自己的妻子,失去了之後肯定會難受一下的,只是現在看見秦雪的丈夫好像看到一個外人死去了一樣,臉上也是沒有任何的好臉色的想法的,因為家裡面來了警察,還有一些不開心的樣子。

孽緣:市長有個小情人 「我自然是知道,我的妻子現在死了,只是你們現在要快一點把這件事情處理完,我公司裡面現在還有一些事情呢,我要給家裡面找一個保姆來照顧我的孩子,我還有許多的事情需要處理,我不能因為家裡面死了一個女人就放棄了自己的工作。」

通過秦雪丈夫的話,也是可以看的出來兩個人之間的感情早就已經名存實亡了,可能也只是因為孩子的關係,所以才能勉強的維持著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了,其實這種感情,也是沒有任何存在的意義的。

「現在可是死了人了,並且還是你的老婆,你現在還有心思去公司,我想你現在可是嫌疑人,還是和我們一起去警局錄一下口供。」

林淼淼最看不起的就是這一種,最好都不把家裡面的人當成一回事了,明明兒子現在害怕的在屋子裡面哭,還想著找一個保姆,就把這件事情給打發了。

「我是打電話找你們來幫忙處理屍體的,你們有什麼資格把我帶到公安局去,從現在開始我不會說任何話,如果要是你們有什麼意見的話可以和我的律師談。」

秦雪的老公對於去公安局這件事情也是沒有任何害怕的,甚至於直接就把自己的律師給搬了出來,確實他們現在沒有什麼證據,不能就把人給拘留了的。

「那麼好端端的一個人就在你家裡面這麼死了的,我倒想要知道,難道你就不覺得害怕嗎?以後在這個屋子裡面繼續睡覺的話,不就不害怕最近晚上起來的時候和你的妻子一樣就這麼死了嗎?」

李然好笑的詢問道,看到這個男人現在的這個樣子的時候,也是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樣子,真的不知道他會不會在午夜夢回的時候覺得有一些害怕的地方呢。

「你當然可以為了自己選擇一個律師了,只是現在無論你有多麼著急的工作,也要和我們去公安局錄一下口供,你是第1個發現死者的現在死亡時間還不能確定,你也不能確定,昨天晚上你就真的沒有回來過,就說明你現在還是嫌疑人,如果想要洗脫嫌疑的話,那就乖乖的配合我們,要不然的話,你在監獄裡面浪費的時間會更加的多。」

林淼淼語速非常快的大姐記著這件事情的利弊,只是現在看她丈夫的這個樣子,也是不可能繼續從這裡離開了。

「你們說這話是什麼意思?他可是我的老婆呀,我怎麼會把人給殺了呢。」

李然也是自從見到了這個男人之後,第1次從他的臉上看到了一抹慌張的意思。

只是現在這個人到底是不是兇手這件事情還是要好好的調查一下的,他們不會冤枉任何一個人,也不會在沒有依據的情況下就把這樣一個重點的嫌疑對象就給擺脫嫌疑了的。

「這件事情可不是你說了算的,但是說了,你還知道這個死了的人是你的老婆呀,剛剛你的那一個態度和根本像是看成了一個陌生人一樣,你的兒子在房間裡面需要人安撫的時候你也從來就沒有提起過,現在呢都知道他是你的老婆了,我看你這個人可是非常的有嫌疑的。」

林淼淼在之前的那一些案子裡面也是見到過丈夫,因為忍受不了妻子在外面的一些事情,就直接把老婆給殺死了的,世界之大無奇不有,這些事情他們也不能完全排除了這個嫌疑了。

現在在這個案件裡面,這個林青和秦雪之間的關係一定是不正當的,現在這件事情已經基本可以確定下來了。

任何一個丈夫在知道了這件事情之後,也是非常的難以忍受的了吧,因為這種事情,所以殺害了自己妻子的話。

也是可以解釋的通的,完全不用擺脫這一個嫌疑,並且看這個女人在此之前一定是受到過侮辱的。

*著身子死在自己的家裡面,現在又有這麼多的人圍觀了,說不定就是有人故意想要,他死後也是受盡這樣的屈辱。

「你是警察有些事情應該再清楚不過了,如果沒有證據的話就隨意說,這些話我可以去告你的就告你誹謗!!」

誰知道男人在聽到這些話之後,也是馬上就特別緊張了起來了的。

「現在自然是沒有證據的,但是可不代表以後的時候就沒有任何的證據了,等我找到證據之後,你根本就沒有在這裡說話的份了,就算是你有再好的律師的話,也是沒有辦法,因為這件事情就擺脫了自己的嫌疑的,你應該了解一點法律吧。」

林淼淼見過的無賴,也是非常的多的也是不可能不是這一個眼睛裡面只有錢的一個對手了。

「你……」

男人在思考了一下這件事情之後,對於法律還是有一些不了解的,平時公司裡面的事情也是有專業的律師去了解的。 剛剛只是覺得自己氣勢強一些的話,對方會害怕可繼續看現在的這個樣子的話,還是需要去公安局一趟的。

「你叫什麼名字?」

諸天之龍脈巫師 「王英,我公司真的有許多的事情需要去處理的,他說了我的孩子自己一個人在家裡面,我也是不放心的。」

人在公安局裡面是老實了不少的知識還在時時刻刻的想著去處理公司那一邊的事情了。

「等你老老實實的把這一邊的情況說完了之後,再好好的去考慮一些別的事情吧。」

謝斌一直以來就是一個非常好的審訊高手的,凡是經他審過的案子,也都是有很大的進展的。

「昨天晚上的時候你在哪裡?」

太古劍尊 現在實體這一邊基本的死亡時間已經確定了,就在昨天晚上12:00左右,死亡原因是因為從2樓墜落。

身上有一些細微的拖痕,就說明人在被扔下樓之前還是活著的,不過之前的時候是受到過一些折磨的,甚至有被性侵的跡象,只是對方採取了防護措施,所以身體內沒有採取到任何的*。

是昨天晚上孩子還在家裡面,他們也已經過去確定過了,他昨天晚上沒有聽到過任何的聲音,家裡面也是有保姆的,只是保姆,昨天晚上正好有事情回家了,所以這個時候了,還沒有人回來。

家裡面的門口是有監控的,只是昨天晚上的時候被人給故意的損壞了。

門口的保安也從來都沒有看到陌生人進去過,甚至於是一個王英也是沒有發現他昨天晚上進過家門的,昨天下午出去了之後就真的沒有回來過這件事情,還是有很多的未知數的。

「我昨天晚上是在公司裡面上班的,這件事情我已經說過了無數遍了,我是今天早上到家裡面的時候才發現秦雪已經死了的,只是你們也看到了這兩年我們之間的感情並不是很好,只是為了孩子,所以他顧全著表面的和諧的,也是為了我公司的發展,我們兩個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我也知道他們是有男人的。」

讓人沒有想到的是,王英對於這件事情沒有絲毫的避諱,對一切得在外面給他戴綠帽子這件事情也沒有任何不自然的地方。

「難道你的妻子在外面花著你的錢和別的男人在一起,這件事情你就沒有覺得任何不對的地方嗎?」

謝斌語氣裡面全部都是一些試探的語氣了。

那看起來兩個人之間的關係確實是有一些奇怪,就他是因為孩子的話,可是看到自己的老婆和別人在一起的話,該是一個怎樣的想法呢。

「我不在乎這一些的再說了,如果要是我們兩個人離婚的話,那麼我公司裡面的股份也是要給她一份的。」

王英的解釋裡面,兩個人之所以名存實亡,一個是因為孩子的關係,只是從案發到現在他對於孩子的那一個關心程度可以證明他對於這個孩子其實並沒有太多的感情了。

只是現在說的公司股份的時候可以表現出來,他其實更加在乎的就是公司裡面的那一些股份了,這屬於夫妻共同財產,如果要是離婚的話兩個人都要分一部分的。

這對於現在來說,一個蒸蒸日上的公司,如果要是現在突然要分一下股份的話,確實是有很大的影響的。

「其實這些年他在外面做的那一些事情我也是多多少少知道一些的,只是不願意去搭理他罷了,這是每一個月給她的零花錢也是有限的。」

李然也是在小心翼翼的觀察著王英的反應的,有些犯人很容易在緊張的審問條件下,不自覺的就露出一些破綻的。

只是在看這個王英的時候,卻是特別的冷靜的,沒有任何不對勁的地方,哪怕是在說出自己妻子出軌這件事情,上面也沒有任何太大的感情波動。

「那麼你對於他在外面的這一個男人,有沒有一些基本的了解呢?或者說有沒有,曾經調查過這畢竟關係到你的財產問題啊?你難道就不怕你的老婆為了別的男人執意要和你離婚嗎?這樣的話他就可以拿著特產和別的男人在一起了,雖然還是可以分到不少錢的。」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