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叫我姐姐嗎?」赤虹霞似是頗為羞惱的瞟了韓星一眼,雙頰登時一陣發燙。

見他旋即明白了自己的意思,這才柔聲道:「青銅燈體,上面有道痕,與我的本命法寶烙印的原始印記同出一轍!」

言簡意賅!

韓星卻立時明白了赤虹霞何以不惜以戰尊境的修為冒著被天道壓制的危險也要進入荒古秘地的真正用意!

稍一停頓,他又險些昏厥了過去……大感奇怪:本命法寶……什麼意思?

他的一雙眼睛賊忒嘻嘻的向赤虹霞全身上下來回掃描,暗自猜量:難道自已這位絕代紅顏是根燈芯變的?

「咳咳咳……」

對這異想天開的念頭,連他自已也忍不住要爆笑出口了,只能用咳嗽掩飾。

赤虹霞很是是驚詫,剛才還好好的,怎麼突然間就像是經脈差氣了一般咳嗽了起來?

她忍不住輕輕握住他的手,以示安慰。

赤虹霞手掌溫軟滑膩,柔若無骨,這番含情脈脈的握了上來,讓韓星體內剛壓制下的情火登時又轟然席捲了上來,他心中一凜,知她只是關切自己,急忙凝神聚念,道:「我沒事,我這就去把這盞燈替你取了過來!」

這話說的十分豪邁,視魔煞為浮雲,如關二爺百萬軍中取上將之首那麼簡單!

赤虹霞知他說得如此輕描淡寫,但實際卻是千難萬險,心中一盪,自是感激他對自已能捨生忘死這份心意,連忙回答道:「我與這燈體有些感應,想必仙人傳承也在其中,我自會取來,倒是我看這第三口石棺中的傳承與你有些緣份……」

韓星抬頭望去,只見這第三口石棺是用黃金石頭打造,有無數符文道痕繚繞其上。

這棺材每移動一下,都帶有雷音電閃,諸天在其面前都黯淡下來,周圍的空間被石棺的乾坤之力壓的都扭曲了,佛仿天下所有道痕都凝結在了這口石棺上,似乎有一種要滅天的味道!

金色石棺的棺頭前面血淋淋的刻了三個大字「葬天棺」!

韓星心底忽然一動,傳來一種共鳴的聲音,似雷音滾滾從心頭劃過:「蒼天算個屁,天若不仁,我便毀了它,敢叫日月換新天!」

道道苻文從石棺上衝出,流轉出漫天雷霆電光。

雷光駭人,每一道都有水缸粗,劈落下來,打的土石焦灼,山峰塌陷,須彌山化為一片雷海,璀璨的讓人炫目。

隱隱約約可以看到,一位長的狀若蝙蝠,鳳嘴銀牙,朱發藍身,兩腋生翅,身長百丈,全身披掛著金色戰袍鎧甲的神祗,左手持雷鑽,右手持雷鎚,屹立在金棺之上。

在他的周圍,有無數的或大或小的金色閃電光球圍繞他旋轉……

「九千雷霆!」

韓星大驚,據《大荒寶鑒錄》上記載,掌控九千雷霆的是一位欻火大神,乃雷霆本源化身,幾次用滅世雷霆差點毀了天界,在莽荒大戰中,被封神台所鎮壓,自此九千雷霆術失傳!

誰掌了九千雷霆術就等於掌握了恆沙大道,可變化無窮!

若以九千雷霆鑄就的金身,可成金剛不壞之體!

「嘩啦……!」

萬道雷霆轟鳴,無數電閃在瞬間宛如萬劍齊發,劍雨般灑落長空,肆虐雷霆之力,彷彿是在對韓星怒吼咆哮。

赤虹霞豁然轉身,一雙美眸子落在韓星身上,面色堅定認真的說道:「仙人傳承講究緣份,你這荒古血脈的體質比常人強悍,好像己然引起了這雷霆的注意,一旦交上手,斷無退路,不是你是死就是它活,我要你活著,把這份傳承繼承下來,別讓我失望!」

「別讓我失望……」赤虹霞說這句話時,嬌聲中透出無盡肅穆的氣息和期望。

儘管她的眼眸凝重之意足以讓韓星在瞬間戰意昂揚,但眼底深處卻更多隱含的是擔憂和無限的牽腸掛肚之意……

就像一個女人,在丈夫臨上戰場前的囑託,不能傷感,亦不能悲傷,只能用一句「別讓我失望……」

「別讓我失望……」包涵了赤虹霞所要表達的太多太的意思!

言語落地,她頭也不回,拂袖一揮,縴手伸出,面對那盞衝起滿天絢麗的霞光的銅燈,淡然一掌拍出。

啪!

那口石棺通體一顫,好似受到無形的重擊,連那金烏所化成的神女周身滔天焰火都暗了下來,繼而消散大半。

宮裡有位小霸后 這般連空間都燒變形了的熊熊烈焰,竟是被此女如此輕鬆一掌拍的火光黯淡,可見其神通遠非同級修士可比……

赤虹霞此刻與剛才判若二人,混元戰氣驟然衝起,一聲嬌嘯,鳳凰展翅,朱雀吞天,長虹逐日,虛空之上,處處都是絕殺的招式,斬殺向赤棺上的神女。 天道的壓制被玉山中那黑袍之人祭出神格暫時解除了禁錮……以便讓這裡仙魔神魄和所有的人全力施為……

他要仙魔傳承重見天日,多一人成仙,他便多一份抗擊天道的助力!

韓星看著宛若天女般的赤虹霞虛空而立,與石棺上的女子纏鬥在了一起,眼中透出愛慕、敬畏之意,不由的感嘆一聲:娶妻如此,夫復何求!

他豁然抬首,望向這第三口金色石棺,身上混元戰力驟然爆發,體內《逆天九印》玄功法力頓時瘋狂運轉,他雙掌若隱若現著二個大印,幾成實體從手掌輪廓浮現而出。

若是等到「不動根本印」與「內獅子印」凝聚成實物,韓星的《逆天九印》神通便可進入第三四境……外獅子印與大日金剛印!

他雙掌上揚,十指發出金戈鐵馬般的顫音,從掌心衝起的雙印將天空都染的一片金光燦爛,這股狂暴的神力,有無盡殺伐之氣,化為彌天浪潮,轟然爆發!

韓星運起鯤鵬虛空術,一步邁出,呼吸間消失在眾人視線之內,沖入到了第三口石棺發出的滅世雷霆之中……

※※※※※※

陸千夜一把青銅化血神刀帶著血色烈焰猛然劈向空中那口酆都石棺……

赤虹霞的纖纖玉掌也舞成了滿天紅霞生蓮,一下子向著石棺上的青燈壓落而去……

韓星通體的荒古血脈被催發的像是燃燒了起來,全身璀燦發光,右手鋪天蓋地拍出「不動根本印」,左手橫空打出「內獅子印」,不斷拍擊金色石棺,響聲震耳欲聾……

三人奮力出手,各種攻伐手段齊出,勢不可擋!

頓時將這方天地都打穿了,千萬斤重的巨石紛紛滾落,化為齏粉揚揚飄落,山峰崩斷、古木折毀!

所有的人都一臉驚慌,早就被眼前這恐怖的一幕給嚇到了,這才真正了解三人恐怖的戰力!

赤虹霞本就是強者大能倒也罷了,只是韓星與陸千夜的修為讓眾人大出意料之外,這二人充其量也只是戰王後期的修為,可爆發出的戰力直壓戰尊境!

特別是韓星,恐怕就是地級戰聖在他手中也討不著便宜,足見荒古血脈越級挑戰的厲害!

一時間半空光華大作,三人發出的磅礴的力量浩瀚無匹,挾雷霆萬鈞之勢轟落而下。

三口巨棺劇烈顫動,棺身被撼動、開裂,被崩飛下沉了數十丈高。

連續轟擊,撞在石棺上,恍如晴天劈雷、震耳欲聾,數千計的陡崖懸棺被震的粉碎。

三口巨大的石棺被崩裂的縫隙越來越大,棺中的屍血化成滿天血雨,黑霧瀰漫的越發重了。

「嗖嗖嗖…」

從三口石棺的黑霧中射出十二枚葬棺屍釘,快似閃電般的射向三人。

凌厲無匹的黑色葬屍釘,像十二道通天徹地的黑色閃電,瞬間撕裂了三人的攻勢,連金光防護層都打穿了。

葬屍釘帶來的衝天濃重而厚實的腐朽屍氣,將三人的身體都浸染的略略發黑,一時間身上的金色靈氣光華都暗淡了下來。

若非是仙人傳承只是依附在這石棺中的神魔僵枯的屍體中,它們只能演化出部分神通,卻掌握不住這傳承的整個力量,只怕這一刻三人早就被葬屍釘釘在虛空中祭祀天道了!

※※※※※※

「神格法像,出來——」

腐朽的屍氣,對韓星與赤虹霞皆有侵害,唯獨陸千夜嗅之如吃了一劑大補之葯。

他的雙手猛然反擊,拍向自己的天靈蓋上,突的從中冒出二團栲栳大小冥氣魔雲,出現在頭頂上。

陸千夜頭上那團冥氣魔雲漸漸匯聚成了二個獸首人形生物,越來越清晰,猛的衝出,帶著一股驚人的威壓。

下一刻,在眾人眼前出現了一頭足足十丈大小通體散發著黑色波紋的人形牛魔!

碩大的牛頭兩側,銅鈴般的牛眼瞪得渾圓,牛鼻子中噴出井口粗的冥氣,手持精鋼鐵釵,一聲咆哮傳出,無數遊魂鬼魄被吸入到了口中。

冥將牛頭尊者!

與此同時,卻見那冥氣魔雲中陰風呼嘯,又一股莫大的威壓,從那陸千夜頭上轟然降臨,漸漸凝結成一個馬面怪物。

一雙馬耳豎在額旁,鼻孔噴出慘烈的氣息,手中的青銅神矛透發出古老滄桑的輪迴氣息,大地瞬間被死亡陰影籠罩了。

重生之再嫁 陰神馬面羅剎!

所有人大驚失色,連韓星也皺眉,想不到這陸千夜藉助此冥氣深重之地,以神格聚成酆都大帝座下的二位冥將法像,竟與真神一般無二,看上去比以前更加的凝實,而且也不再是半透明的樣子,這實在是超出了想像!

「嗯?我怎麼嗅到主人的氣息,前方石棺上站立的皂袍之人系吾主再世?怎麼彷彿又回到了黃泉?」牛頭尊者瞪著臉盆大的牛眼不解的問向馬面羅剎。

馬面羅剎也有種又回到了冥世的感覺,它從鼻孔中打出了二個噴嚏,渾身一震,就要拜下去。

只是這二尊冥神,在陰界縱橫了億萬年,見識自是是不凡,看那皂袍之人,突然感覺氣息不對,馬面羅剎轉頭對牛頭尊者道:「此人己亡萬年,屍臭衝天,之所以能夠顯化成我主模樣,實為體內有酆都大帝所留道痕,否則早就成為一堆白骨,待我二人殺上前去,破了他的法相,取其傳承為吾新主所用!」

馬嘶牛吼,宛如雷霆一樣頓時響起。

牛頭尊者揮動精鋼鐵釵,盪起一道道陰雷,直戳石棺上那皂袍魔神的上三路,而馬面羅剎的青銅神矛矛尖上則閃出一圈圈拘人神魄的碧綠的光弧,轟然怒刺他的下三路。

牛頭馬面聯手,神鬼皆驚!

石棺上的皂袍魔神嘴裡爆出一聲狂嘯,驟然間陰風大起,右手抬起,一道魔劍凝聚而成,黑芒如刀,斜斬而下,抵擋住了二件終極陰兵。

接著水桶粗的劍芒黑光陡然朝外盪出去,天地一片黑暗,萬丈開外的一座山峰被削豆腐一般攔腰應聲而斷。

「噗!」馬面羅剎被斬斷了一條手臂,連帶半邊身子都差點被破開,墨褐色的血箭狂噴流出。

「嚓!」牛頭尊者頭上二支山峰一樣的犄角也被一劍斬斷,一隻巨耳從耳根處被削了下來,黑綠色的血液,井噴般噴了出來,瞬時間匯成了一道冥河順山滾滾奔流而下。

似乎牛頭尊者與馬面羅剎的冥氣泄盡,當最後一滴墨血流盡后,仰天便倒,轟然一聲,炸成無數馬血牛肉,雨點般落了下來!

山頂上,觀看的眾人盡皆被驚出了一臉黑線。

只是下一刻,他們的眼球差點被驚的掉了下來……

被炸開的無盡黑血碎肉在虛空中快速蠕動重組,連流出的血河也開始倒流,居然將此地的陰極之氣也被吸收進去了大半,僅一個呼吸間,牛頭馬面又重新凝聚起了真身,爆發出比之前更加可怕的氣息!

「拘天縛地索!」

「嘩啦啦!」牛頭尊者與馬面羅剎打出了在六道輪迴中獨有的冥界兇器。

這兩道鐵索不和拘謹過多少人的靈魂,透出滔天的魔氣,鐵鏈晃動,彷彿冥界大開,億萬生魂在其中哀嚎慘叫,恐怖至極。

冤家情緣:青春永恆 殺招終於祭出,兩道鐵索上億萬道咒文一圈一圈的浮動流轉,像二條黑色魔龍,迅飛而出,在烏雲翻滾中,一聲響亮,把那口黑危石棺連帶皂袍魔神綁了個結實。

石棺震動,要遁入虛空。

牛頭馬面龐大的身軀速度驚人,摯鐵釵神矛攻殺而來,發出了極其恐怖的能量,席捲天地,劈向石棺!

「鏗!」精鋼鐵釵震動,衝出二道玄黑的烏光,宛似匹練,將皂袍魔神鎖骨洞穿。

「咔嚓!」青銅神矛將綠袍魔神斬的四分五裂,萬古不滅的一點精魄化為飛灰,全身寸斷跌落棺中,死的不能再死了!

「轟!」石棺炸開,支離破碎,那團煙霧糾纏而成的紫黑色珠子,被陸千夜一把握在手中,張開口吞入腹中。

瞬時間,他身上頓時魔氣瀰漫,整個人就像是一方邪惡的冥界,透出了讓人顫慄的氣息。

他識海中有經文閃過:敕斬萬妖……摧馘千精……吾佩真符,役使萬靈……

陸千夜知道自己接受了酆都大帝的傳承,納入了一方血海進入了體內,人己徹底入魔,只是這些力量他暫時還不能支配,要假以時日才能煉化。

「韓星,你等著,待我徹底凝練了這方血海,將酆都大帝的傳承煉成,就是你的死期!」為防止意外,他縱身跳躍,又化為蠱雕,雙翅一振,消失得無影無蹤……

※※※※※※

此時此刻,上方的第二口石棺紅光爆吐,如赤虹衝天,縱橫飛舞的烈焰閃電,己將赤虹霞死死困住。

赤虹霞反手取出仙霞峰的鎮山法寶「流霞分光鏡」,頓時鏡面上光華熾盛,一縷縷神曦飛起,沒入虛空,,照得周圍忽明忽暗。

在「流霞分光鏡」的神力反擊下,石棺發出的無盡紅芒被瞬間驅散。

若非「流霞分光鏡」乃是仙霞峰那伍無上存取萬丈海底之玄冰祭煉而成,水能克火,只怕這凶焰根本就難以壓制。 赤色石棺上那神女發分類似金烏般的一聲鳴叫,滿頭烈焰紅髮滿天張揚,身子驟然從金烏的虛影中脫出,手指一撮,從青銅燈體中取出一縷赤紅的火精,瞬時落在了金烏身體上。

「轟!」金烏的身體彷彿是一輪燃燒的太陽,發出了萬丈光芒,眾人驚呼聲中,只聽得「呀呀」一聲怪叫,一隻火鳳般的太陽神鳥載著火人一般的神女,執掌青燈,破空而出,張牙舞爪,直取赤虹霞。

青銅燈離她越來越近,她的本命燈芯在懷中跳動的也越發更加厲害……

現在你就是打死赤虹霞,她都不會相信這燈體與自己沒有關係!

她周身突然劇烈地顫抖起來,面對尋找了幾百年的青銅燈威力,既感到有一種說不出的森然恐懼,又帶著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的無邊狂潮般洶湧的喜悅。

只是一個燈體就有如此堪比聖器的威壓,若加上自己懷中的燈芯,豈不是就是一件完整的仙器!

現在青銅燈上的一點若隱若現的神火,看似燈芯,其實只是這火神女在燃燒自己的本命精華,她已化成了青銅燈的器靈,否則斷不會以身充當燈芯!

太陽鳥通體燦爛,厲聲怪吼,猛然仰起頭來,一對火翼狂飆,在炎風呼嘯中,疾沖而上,張開噴吐百丈烈焰的巨喙向赤虹霞啄去。

赤虹霞暗呼糟糕,好在她眼疾手快,搶在那太陽鳥騰空疾掠衝到之前,便將自己的兵刃紫晶耀天劍投拋而出。

紫晶耀天劍像一條矯躍的紫金天龍,帶著強悍的氣息迎了上去!

「嘭!」一股熾熱恐怖的氣浪撲來,赤虹霞臉色一片蒼白……

在足有半丈長紅亮而鋒銳的鳥啄之下,玄器紫晶耀天劍如同一把木劍遇上精鋼,四裂崩飛,墜落在地。

赤虹霞雖堪堪避過,但身上多處仍被火焰氣浪掃中,若非身上有寶甲護體,只怕就會被那赤色符文密布的紅光一揮二斷!

饒是如此,也讓她胸前的寶甲被劃開,頓時劇痛如裂,身子衝天飛旋拋起。

「啪!」寶甲開裂,從她懷中掉出一物,正是那根萬古不滅的燈芯!

這根不足寸長的燈芯一出,化為一隻火鳳,口頓時噴湧出數百丈高的火浪,衝天狂舞。

在熊熊火焰中,一隻金烏與一隻金色的鳳凰在烈火中展翅長鳴……

「轟!」二道烈焰相撞,猶如煙花怒放,驟一望去,就像雙鳳交頸開屏,兩根燈芯爆發出了無窮的神曦,亮麗奪目,耀的人睜不開雙眼。

只是從火勢上看,明顯赤虹霞的本命燈芯佔了上峰,正在吞噬另一根燈芯。

那火神女手持銅燈,陡吃了一驚,她紅衣鼓舞,一時間臉容慘白如雪,旋即,她似乎發現了什麼,露出喜出望外的笑容,冷笑一聲,道:「這可真叫『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想不到遺失萬年的燈芯竟在你的手中,該物歸原主了!」

火神女衝天飛起,疾電般朝燈芯搶去。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