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跟我搞什麼鬼,誰他媽稀罕跟你看碟,我知道你對米悠悠也有想法,可惜人家看不上你。」白申賢對匡世勛心中還有怒火,說以說話非常刻薄。

「算是吧,看看也無所謂……」說罷,他將碟片放入了播放器,畫面出來,白申賢差點沒驚掉下巴。

屏幕上打出了一行字,謹以此片獻給我深愛的米悠悠,下面的署名是老公白申賢。

「靠,我什麼時候,什麼時候……」接下來,他話都說不明白了,因為這不是什麼影片,這是一張動物世界的片,傻瓜都知道裡面錄的什麼。

啪!白申賢一拳砸在桌子上,立即被痛處了眼淚。「米悠悠,你這個賤人,你竟然做這麼無恥的事,關掉,關掉……」

白申賢實在受不了這種刺激,匡世勛將碟片收了起來,他只是憑著一種本能,猜測董亮那種貨色最喜歡干這種齷齪的事情。

現在,果然證實了自己的想法是對的。「你也別怪米悠悠,董亮給她下藥了,現在她或許都不認識你了,眼中只有董亮。」

白申賢牙齒咬得格格響。「你別說了,別……我……我……」

白申賢情緒起伏半天說不出話來。「我和他董亮無冤無仇,他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米悠悠和他的初戀情人非常像,可惜那個女人已經自殺身亡,所以,米悠悠只是一個替代品嘍,你還想不想找到米悠悠,想你就振作起來。」匡世勛拍了一下白申賢的肩膀,看過影片,白申賢才相信了他說的話。「怎麼不想,可是怎麼找?」

(本章完) 匡世勛正想說出自己的方法,可是一看董亮的臉,頓時心中一陣難過。

「要是找到米悠悠這個賤人,看我不打斷他腿,竟然敢背叛老子。」

「白申賢,米悠悠是被蒙在鼓裡的呀,做男人不應該有點胸懷嗎?」

「哼,你胸懷高,我胸懷低好吧,總之從今天起,米悠悠這個人從我眼前消失了,一個爛貨,值得我白申賢還去愛嗎?」

匡世勛真想一巴掌給白申賢抽去,之前說著自己如何愛米悠悠,一切都是假的。

愛一個人不是應該為她考慮嗎?

白申賢將所有碟片打包,拿到院子付之一炬,然後自己揚長而去,留下一句。」此事再與我無關。

匡世勛原本還指望這傢伙幫助自己找到米悠悠的,現在看來,這男人不可靠。

現在已經打草驚蛇,董亮不會那麼容易再露面了,難道這就是米悠悠的命嗎?匡世勛正胡思亂想的時候接到一個電話,電話是雷剛打過來的。

匡世勛趕到雷門,發現氣氛有些不一樣,但是有一點,雷剛面色鐵青,好像剛剛知道了什麼嚴重的事。

雷龍將匡世勛迎到了會客廳,會客廳上除了佛爺之外,竟然還有十個蒙面的傢伙,整整齊齊的站佛爺身後,雷剛恢復不錯。

「世勛啊,近日我得到消息,松山精神衛生中心果然有問題,我想……」

雷剛想說的,匡世勛心中已經想到了,只是這時間真是緊,米悠悠這件事還沒結束,雷剛又來催促自己。

「我知道了。」

「佛爺會帶著這十個兄弟做你的幫手,我想讓你們探一下衛生中心,不管是不是有虎兒的蹤跡,也請你們探清這裡面的底細。」

佛爺似乎有什麼想說,讓雷剛厲聲說了一句。「豬大腸,這次任務世勛兄弟說什麼你都要執行,你可做得到?」

佛爺臉一紅,暴跳如雷。「萬歲,都說了不準說真名,不準說。」

堂堂一個佛爺的真名竟然叫……匡世勛差點沒笑出聲來。

「你若是不聽世勛兄弟的話,我讓世勛兄弟將你的真名傳到江湖上去,如何?」雷剛使這招,就是為了讓佛爺聽匡世勛的話。

「聽,我聽,不過,我有一個小小的要求,我……手癢,能不能大開殺戒。」

雷剛搖搖頭說:「說好的,一切聽世勛兄弟的,另外,雷龍聽命,所有的後勤工作你必須做好。」

這等於說雷龍也是這次行動小組的一員,雷龍當即走了出來站到了隊伍中。

匡世勛覺得有些大題小做了,不就是一個精神衛生中心,搞這麼多人幹嘛。「雷……前輩,這會不會有些誇張了?」

「現在的衛生中心是一個私人禁地,不知道裡面什麼情況,萬事小心為妙。」

「那麼,能不能再加一個人?」

「加誰?」

「程琳。」雷剛沉默了好幾秒,然後說了一句。「總之這次活動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你自己拿主意吧。」

匡世勛為何要求加上程琳,因為和程琳有過幾次行動,他覺得程琳夠冷靜,處理問題非常符合他的要求,是一個非常不錯的助手。

匡世勛給程琳打了電話,程琳火速趕來。

程琳還帶來了衛生中心的截面圖。「現在的衛生中心結構雖然沒有變,但是裡面守衛森嚴,都是私人的安保力量,大家看看圖,先熟悉熟悉。」

現在,衛生中心已經不接受病人,而是關閉了所有接納通道,加上衛生中心的位置非常特殊。

衛生中心坐落在遂寧江邊,背靠遂寧大山系,整個山莊坐落在一座高達千米的懸崖上,現在,上山的道路已經被封死,整個衛生中心等於是成了一座陸地上的孤島。

所以,要上衛生中心只有兩種選擇,一種走水路,然後攀岩懸崖,尋找突破口。

另一種空投,空投的可能性非常小,因為衛生中心佔地不是很大,很容易暴露。

程琳調度了皮划艇還有無人機,東西都準備好之後,開始出發。

匡世勛帶著蠅貓,必要時候,他給蠅貓身上裝了攝像頭,如果無人機失敗,他後備方案就是蠅貓。

一行人坐著兩艘皮划艇,一路來到遂寧江邊的懸崖下。

程琳準備了登山工具,正準備分發呢,佛爺看都沒看她。「丫頭,就這懸崖,用得著這麼麻煩嗎,老夫要上去,還不如履平地。」

佛爺又開始吹牛逼了。

程琳給其他人分發了登山工具,然後開始操縱無人機,無人機飛到島上,衛生中心的內部構造圖開始呈現。

基本的機構圖已經和程琳給的圖發生了巨變,現在的衛生中心形成了莊園式結構,外圍是各種低矮的科室單位,背靠遂寧山是一棟高達幾百米的破敗大樓,這大樓看起來非常的陰森恐怖。

外圍低矮的科室單位就像碎片一樣,這樣破敗的大樓卻有差不多上百個安保人員來回巡邏,主體大樓上面還有擴音喇叭,探照燈,整個一個軍事監獄的模式。

佛爺已經逞強開始強行登山,匡世勛也是想考驗一下這老頭是不是真的如他所說,如履平地。

出了雷門,佛爺壓根就不聽他的意見,連雷龍的都不聽。

程琳也說了,既然佛爺喜歡逞強,就讓他做一塊探路石,看看上面的情況再說。

佛爺幾個騰挪之間,身體已經上了百米之高,但是隨著高度的增加,他的動作越來越小,越來越謹慎。

他的身體一開始就像一頭大鳥,慢慢的變成了一隻老烏龜,再慢慢的好像一條爬蟲。

越是往上,坡度越加陡峭,佛爺已經爬到了五六百米的樣子,大概已經是過了一半的懸崖。

忽然,他的身影就好像固定在了懸崖上一樣,猛然聽見啊呀一聲,一群海鳥直接在黑夜中被驚飛。

只見黑夜那牛逼的身體正跟一塊石頭一樣,直直的栽入了遂寧江水。

雷龍挺身跳進了冰冷的江水,朝著佛爺的位置游去,幾分鐘后,將佛爺給拖到了皮划艇邊。

「佛爺,怎麼樣,懸崖什麼情況?」

佛爺眼中爆射出一道精光,好像經歷了什麼恐怖的事情一樣。「有鳥,鳥很多。」

(本章完) 「佛爺,都叫你不要逞強,你就是不聽。」雷龍埋怨著佛爺。

佛爺一下子暴跳起來。「要不是鳥,我會這麼狼狽嗎,你們想象一下,身體動都不能動,讓那些鳥不停叼你,你們看我這臉……」

佛爺露出了那張被海鳥叼腫的臉委屈的說,其實即便沒有鳥,他已經沒有辦法再繼續向上,上面的坡度實在太抖。

探照燈在衛生中心閃爍著,無人機已經抓取了衛生中心的全圖。

「我們的目的是探測有沒有雷虎前輩,不如讓貓探路。」匡世勛將蠅貓拿出來,一邊虎摸著一邊跟貓低語著。

「你還懂貓語?」佛爺一臉的不敢相信。

「相處久了,自然知道一些。」自從捕獲蠅貓之後,匡世勛不少對它進行訓練,現在的蠅貓,基本能夠明白自己的心意。

匡世勛拿出雷虎的臍帶讓蠅貓聞,蠅貓聞夠了之後,順著匡世勛指的方向,快速飛奔。

只見蠅貓的身體在懸崖峭壁之上來回縱躍,大約一個小時的功夫,蠅貓已經進入了衛生中心,不過它走得非常小心,處處避開了安保。

大家都看著顯示屏裡面的蠅貓,因為給蠅貓身上裝了監控裝置,能夠及時反饋它的畫面回來。

「佛爺,貓都比你厲害,看見沒有,貓還不怕被鳥啄。」

佛爺垂頭喪氣的,坐在一邊獨自喝酒。

噠噠噠……

忽然一串子彈對著蠅貓掃射過來,蠅貓已經暴露了行蹤,它的身體快速的想突破外層的防禦,進入衛生中心聳立的那棟中心大樓。

衛生中心,忽然傳來警報聲,場面讓匡世勛等人都意想不到,一隻貓的闖入,竟然讓著不起眼的小小衛生中心變成了活生生的戰場。

子彈橫飛,這些子彈想要傷住蠅貓,何其之難,不過也有的子彈擊中了蠅貓身上的監控裝置。

嘭一聲!

這邊的監控也失去了畫面,原本一群人的冒險,現在卻變成了蠅貓自己的冒險。

現在要考慮闖衛生中心已經不現實。

「這醫院肯定有古怪,小小的醫院竟然重兵把守,這裡面什麼名堂。」

「承建衛生中心的安保力量來自國外,不知道國家為何將這樣的權利給了一個國外機構……」

程琳話沒有說完,就看見天空裡面飛來幾十輛直升機,這應該是協調過來處理混亂事件的。

「海洋城野戰特種部隊都出動了,看來,我們真是低估了這中心醫院。」

程琳是做安保的,她的話自然是可信的,從直升機的規模來看,這件事真和軍方有關係。

匡世勛雙手合十,現在他只希望蠅貓能夠平安回來報道,現在已經證明,這件事是軍方在搞,他曾經說過,雷虎的事情只要涉及到軍方,自己將退出。

山莊上面雖然沒有了槍聲,但是場面依舊很混亂,無人機讓子彈直接擊落,程琳哀嘆一聲,然後命令將皮划艇劃到距離衛生中心幾百米外的地方,免得捲入整件事件中。

直升機在海面盤旋,很快,一輛直升機直接對著皮划艇飛了過來,下來的人身著迷彩。

「程大小姐,是你們,你們這大半夜的來這裡做什麼?」這個軍人和程琳認識。

「吳剛,夜釣不行嗎,那邊怎麼回事?」

「我們收到警報說有不明生物入侵,上頭已經有五六個保安受了重傷,最近,海洋城不是很太平啊,你們別夜釣了……喲,雷龍,你們?」

吳剛發現在場的人壓根就不像是夜釣的,特別是那十個傻瓜一樣的特備助手,當他視線停留在佛爺那張臉的時候,竟然驚叫出聲,伸手就去拔槍。「豬大腸。」

佛爺手上拿著兩把飛刀來回的耍著。「你是誰,豬大腸是誰,我不認識誰叫豬大腸的。」

「吳隊長,他已經什麼都不記得了,你別激動。」雷龍趕緊解釋。

吳剛將槍收了回去。「我知道你們來這裡的目的,明確告訴你們,雷虎不在這裡,別枉費心機了,回去告訴你爹,雷虎的事,叫他別管。」

「你是誰?」吳剛這才發現還多了一個自己不認識的年輕人。

「他叫匡世勛,是我爺爺的主治醫生。」

「哦,真是年輕有為,年輕人,別什麼事都摻和,好了,程琳,你也不小了,做什麼事之前考慮考慮,你們離開吧,這裡已經被禁止夜釣了。」

吳剛直接下了驅逐令,程琳一直陰沉著臉,忽然說了一句。「吳隊長,軍方不是承認說不涉及精神衛生中心嗎,怎麼衛生中心我聽說承包給了國外安保機構,難道小小一個衛生中心,我們國家就沒有合適的安保力量了嗎?」

「上頭的事情我不清楚,總之我們是接到命令就要執行命令。」

吳剛上飛機后,直接拿著擴音喇叭催促幾人離開海域。

離開海域后,匡世勛等人還繼續在岸上等待蠅貓,畢竟蠅貓還沒有回來,匡世勛心中忐忑不安,總覺得自己害了蠅貓。

幾分鐘后,衛生中心那邊陷入一片平靜,直升機也紛紛離開,看來事情得到了控制,可是,卻沒有蠅貓回來的消息。

「匡世勛,看來你的貓淪陷了,哈哈哈,你這個傻子,貓不是人,哪有人那麼聰明?」佛爺這個時候開始說風涼話了。

時間一點一滴的消失,幾個時辰過去,匡世勛非常確定,蠅貓淪陷了,他只是希望,蠅貓不要被擊斃的好。

「回。」他只說了一個字,一行人回到雷門,雷剛聽了整件事後眉頭緊鎖。「小小一個衛生中心究竟關了什麼重要人物,竟然堪比軍事重地。」

這也是大家心頭的疑惑,難怪衛生中心唯一的陸地入口會被封鎖,這裡面究竟有什麼重要的秘密,不得而知。

「吳大隊長明確回答了,說雷虎公子不在這中心醫院裡面。」程琳直接跟雷剛彙報。

雷剛看了一眼雷龍,雷龍點點頭。「蠅貓也丟失了,不知死活。」

雷剛面色非常複雜,掃了一眼匡世勛。「賞。」

下面的人抬了一箱金條過來,匡世勛卻絲毫沒有動心,他現在滿腦子都是蠅貓,不知道蠅貓究竟是不是還活著,這金條,對於他來說簡直無關痛癢。

(本章完) 蠅貓丟了,雷剛頗有些幸災樂禍,總之,只要看見蠅貓,就好像那貓爪子時刻打著他的臉。

「兄弟,你這次不能拒絕,這金條,你必須收。」

匡世勛也不想跟他客氣,自己也不是聖賢,自然有要用到錢的地方。

「雷虎的事你不必掛記在心上,你說過,如果是軍方的事,你不管,我尊重你。」雷剛這話說得很開明的樣子。

匡世勛才不在乎雷虎的事情呢,現在,他只在乎一件事,蠅貓沒有了,自己的寶貝現在下落不明。

以當時的情形,蠅貓八成是被逮捕了,否則,怎麼會不回來找他。

程琳似乎也看出了他的心事,當即安慰匡世勛。「放心吧,具體情況我會找機會問一下吳剛。」

忽然有人來彙報,說朱三爺帶著人在雷龍工程地上鬧事,現在正鬧得不可開交呢。

雷剛勃然大怒。「朱老三,我還有賬沒有跟他算呢,走。」

雷剛一揮手,佛爺,還有雷龍,雷奧龍等一行跟在了雷剛身後,先後上了車。

匡世勛和程琳也跟著去,朱三爺是雷門的叛徒,今天竟然敢公然露面搞事,肯定是有目的的。

海洋城人民南路五號工地,朱三爺帶著幾十個兄弟,他身邊赫然跟著兩個神秘男子,都帶著面罩,不過匡世勛一看其中一人,當即驚叫了出來。「董亮。」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