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沒有選擇的權利。」上官悠好像失去了耐心,他站了起來,目光中帶著幾分冷冽。「無論你喜不喜歡,我都是你的父親,很抱歉不是你母親最喜歡的人,但是無論是你,還是你的母親,以後的生活都只能有我陪伴。」

對他這樣的話十分抗拒的上官准極力的想要掙脫他的手,奈何怎麼都掙不脫。

「放開我!小心我告訴九九!」

重生之商業領袖 上官悠這才想到糾正兒子對自己老婆的稱呼問題「以後記得叫玖玖為母親或者媽媽。」

上官准好像故意要和他對著干似的,哼了一聲「就不!憑什麼就你可以叫九九?我不能!」

「我是她丈夫,你是她兒子,夫妻之間可以有很親昵的稱呼,但是母子之間,還是稱呼對方名稱比較好。」

「你這分明就是嫉妒我和九九感情好!」上官准捏著小拳頭,不甘心的說。

上官悠好像很是欣慰似的揉了揉他的小腦袋「你終於明白了,我的乖兒子。雖然很愧疚之前沒能與你一起長大,但是愧疚歸愧疚,你要和我搶玖玖的話,我還是會不允許的。」

上官准鄙夷地看了一眼自己的父親,小臉上都是不屑「九九又不在你身邊,別以為我不知道追求九九的男人可多了。

對於自家兒子這種完全不靠著自己親生父親的態度,上官悠表示也是很絕望了,但是能怎麼辦? 三國之戰神召喚 自己的兒子,怎麼都要寵下去!

「上官叔叔想要帶走小準的話,是不是先要問過我?」

上官悠剛拎著上官准走出後花園,就看到一個小小的女孩抱著一隻大大的毛絨玩具熊出現在他們面前,她的身後是王室的衛兵,明顯是早有準備的樣子。

上官悠挑了挑眉,「這是你找的幫手?」

上官准對自己父親的問題表示不屑回答!就是他找的幫手那又怎麼樣?

就允許他仗著自己比自己年齡大來隨意決定他的來去,就不允許他找幫手了?

「你很聰明。」上官悠看著面前的小女孩,話卻是對自己的兒子說的。「但是這些年爸爸不在你身邊,也沒有教過你,你的聰明也就只是小聰明而已。」

上官准凶萌凶萌的抬起頭,腮幫子鼓了起來,不樂意接話。他就要看看自己這個爸爸怎麼在王室衛兵面前帶自己走!

上官悠低頭看著抱著大熊玩偶的小女孩。

「笑笑公主?」

笑笑抱緊了玩偶,漂亮乾淨的瞳仁中,隱約有淡金色的光芒閃過。「叔叔,當初說好了讓我帶走小准,反正您對小准不也不是很在意嗎?」

對這個小女孩的一通搶白並沒有生氣,上官悠看向徐言「國主那邊聯繫好了?」

徐言立馬點了點頭「隨時可以為家主接通國主的電話。」

笑笑公主的臉色立馬就變了,「你找到了我的父親?」

如果是父親一定要讓他把小准帶走,自己只是一個小公主的身份,是什麼也改變不了的!

她抱緊了懷中的玩偶,大大的眼睛中滿是不甘之色。

上官悠勾了勾唇「或許你再長大個二十歲還可以擁有與我叫板的實力,但是可惜了,笑笑公主,你的年齡與你的實力現在還遠遠不夠格。」

笑笑公主緊緊地抿唇,衛兵看著小公主好想要放棄了的樣子,再說了也不是不知道眼前的男子與國主的關係,因此沒有上前阻攔。

看著自己好不容易找來的幫手就這樣輕而易舉的被這個男人勸退了,上官准咬了咬牙。

上官悠按住了他的肩膀「這就是力量,無論是能力還是權力,我的兒子,以後我的一切都是屬於你的。」

只要一句話,如果你想走過哪裡,只要你擁有這些東西,即便是當地的主人也要為你讓出一條道路來。

這就是權力,力量。

上官准站在這個男人的身後,以前跟在容九玥的身邊的時候,容九玥也能給他提供一種淡淡的溫馨的安全感,但是眼前這個男人,也一樣給他提供了一種安全感。

是一種截然不同的,好像更加厚實的感覺。

上官悠牽著上官準的手走過笑笑公主的時候,笑笑公主忽然開了口。

「上官家主,你搶走了我很喜歡的玩具。」

上官悠眼底浮出寒意「你在說什麼?」

笑笑公主抱緊了手中的玩具熊,卻是走向與兩人相反的方向。

「無論是什麼原因,只要是離開我的東西,我都不會再看一眼了。」

上官准回頭看向那個女孩的背影,這幾天他在這裡一直都是她在照顧自己,雖然看著很是可愛與優雅,但是只有他知道,這個女孩只是將自己當做一個玩具一般,給他穿上最好看的衣服,時不時帶他出來玩耍。

而他也知道,笑笑公主對任何玩具的興趣不會超過三天,他算是維持的時間最久的玩具。

之前他也有擔心過萬一笑笑公主也厭煩了自己,自己要如何在異國他鄉生存。

但是沒有想到,還沒有等到那一天,這個男人就找了過來。

「殿下……」上官准開口「我們還會再見的,對嗎?」

笑笑公主頭也沒回,風中帶過來她稚嫩淡漠的聲音「我厭煩你了,醜陋的玩具。」

上官悠狹長的鳳眸淡淡的眯起。

這樣的態度,還真是熟悉的過分。

真不愧是那個人的女兒。

低頭看向上官准「我們走吧。」

上官准卻是再度回頭看了一眼那個女孩孤單的背影。

小小的,卻是那樣的,孤單。 上官准很想喊住她,可是那個女孩走得很快,好像在掩飾什麼似的,快速的離開了眾人的視野。

「走吧。」上官悠牽了牽兒子的手。

上官准抿了抿唇「我能和她去道別一下嗎?」

道別?上官悠有些疑惑地看著自己這個兒子,他的兒子他還是清楚的,這小子看著很是呆萌可愛,但事實上卻是冷漠程度不亞於自己。

怎麼會對一個只相處了幾天的小女孩,露出這樣的留戀?

笑笑公主,果然是一個很特殊的女孩啊,就是不知道未來的家族中,還有哪一位家族的千金能夠和她比?

兩情若是腹黑時 鍾離昭嗎?

上官悠點點頭「不過你可別想著什麼去了我就沒法找到你帶你回去,這種想法。我想找到誰,不是你現在能阻止的。」

上官准沉默了,「放心,我不會那麼做的。」

就算了是為了九九,他也不會這麼做的。

可是當他走過了整個後花園都沒有找見那個小女孩的時候,他有些慌了。

在他記憶中,那個笑笑公主一直都是仗著比自己大一歲的年齡一直欺壓著自己,讓自己吃各種不喜歡吃的東西,還會讓自己做各種危險的雜耍的女孩,任性而又嬌蠻。

但是卻是會在其他貴族來嘲笑自己時出現趕走所有人的護短的女孩。

「你是我的玩具,怎麼能被別人玩弄?」笑笑公主就是這樣的蠻不講理而又佔有慾十足。

她喜歡你的時候會讓你感覺自己就是她的整個世界,可是她厭煩你了的時候,也絕對能坐到毫不講理的拋棄無情。

「笑笑公主?」

上官准輕聲喚了一聲,還是沒有得到回應,他皺了下眉。

「你在嗎?」

「你在找我?」穿著粉色公主裙的女孩抱著一隻軟軟的兔子玩偶出現在他面前。漂亮的眼睛中已經失去了對他的任何興味的光芒,這樣的目光,上官准很熟悉,當笑笑公主對什麼東西厭棄了的時候,就會露出這樣的目光。

莫名的,他感覺到有幾分委屈。

就因為自己要離開了,還不是因為自己的意願離開,這個女孩就這樣輕易的……

「你不是要跟你的爸爸走了嗎?」笑笑公主抱著兔子經過他「我有很多的玩具和玩伴,差你一個不少,多你一個也不多。上官准,去找你的父親吧。」

女孩經過他,身上還帶著特有的薰衣草的清香。

上官准一直看著小女孩的背影,最後說了聲「對不起。」

笑笑公主頓了一下,頭也沒有回「是我不要你了,你哪來的臉面和我說對不起?」

而她從來不會說對不起,就算是她真的錯了,反正她就是一個笑話,就是這樣的嬌蠻無理。

上官准在飛機上的時候,還一直在想笑笑公主的話,實在是他從小沒什麼玩伴,其實笑笑公主是上官准從小到大第一個同齡人。

可以說,和笑笑公主之間的相處對於上官准來說都是無比清晰而深刻的。

上官悠撐著腦袋看著自家兒子這幅樣子,開玩笑般的說道「若不是你這樣小的年齡看不出什麼東西來,我倒是可以給你定下和那個小姑娘的婚約。」

這樣的話,就算是不去培養自己的兒子了,培養自己那個怎麼看怎麼都很有潛力的兒媳婦兒,也是不錯的。

上官准目光稚嫩的看向父親「我才四歲。」

意思就是你開這個玩笑太過分了。

「你還知道你才四歲?」上官悠走到他跟前揉了揉他的腦袋「又是我都懷疑眼前的這個小孩子住了一個成年人的靈魂。」

上官准抿了抿唇,彆扭的將腦袋別開,倒是真的有幾分這個年齡段的小孩子該有的樣子了。

上官悠知道他們這些家族的孩子從生下來就是得天獨厚的,所以對自己兒子的特殊性他也沒有驚訝什麼,就是對自己的兒子的性格,他還需要琢磨一下,這是到底隨了誰?

「回去以後,我們就可以去找你母親了,想必她也很想你了。」

「九九……媽媽不是最喜歡那個姐姐嗎?」上官准在自家老爹幽幽的目光下,不得不改口。

「那也是你的姐姐,夏侯眠。」

上官准想到夏侯眠,小臉就極不情願的皺成一團「我不喜歡她。」

小孩子的情感再怎麼複雜,其實還是有點簡單的,在親人跟前,他們真的很少會掩飾自己真實的情緒。

上官悠聽到上官准這麼說,縱容的笑了笑「那咱們就不去見了。」

巨星從有嘻哈開始 上官准狐疑的看著自己的父親:「你說真的?」別以為他看不出來,自己的父親也因為母親的原因好像對那個小姐姐的態度也很好。

上官悠將他抱了起來,自己做到兒子原本的位子上,讓上官准坐到自己的腿上「再喜歡那個小女孩的母親,但是我的兒子才是有著我的血脈的,而且是我最愛的女人給我生的孩子。」

別人的孩子再怎麼喜歡都不是親生的啊。

那種血濃於水的關係,就算是在不知道上官準的親生母親是誰的時候,上官悠都接受了這個兒子的存在,何況知道了一切?

上官准皺著眉「可是你確定母親會因為我回來嗎?」

他對自己沒有任何的自信。

「不是還有我嗎?」上官悠捏了捏兒子的小臉「相信你爸!」

上官准頓時就更加不放心了!

他媽媽的樣子怎麼看也不像在意自己的老爹啊!

看起來他們一家三口想要團圓,任務遠大而路途漫長。

「你母親實際上是一個很心軟的人,」上官悠抱著兒子,聲音溫柔的不可思議。

實際上就連上官悠沒有想到,自己會對自己的兒子這樣的溫柔,他一直以為自己對自己的孩子應該是很嚴格很殘酷的,女孩說不定會好一點,男孩的話就一定是要棍棒教出來,讓他成為一個合格家主的,但是在看到這個男孩,想起之前的一切的時候,看到這個孩子肖似他母親的眼睛,他就忍不住心軟。

他想,他真栽在了這對母子身上了,準確的說,是那個女人的手上。

就是不知道,當自己帶著兒子回去的時候,那個女人會是怎樣的表情呢? 容九玥最近總感覺心神不寧的,以至於早晨吃飯的時候都是心不在焉的,直到在宇文泠驚訝的目光下咬了一大口芥末醬,被刺激的滿臉都是淚水,她才回神。

「你怎麼了?魂不守舍的。」遞給她幾張紙巾,宇文泠關切地問道。

「謝謝。」容九玥接過紙巾,擦了擦眼淚,搖了搖頭「也沒什麼事情,就是感覺,好像有什麼事情會發生似的。」

宇文泠修長筆直的手指輕輕的敲擊在桌子上,饒有興趣的問道「這就是,女人的第六感?」

容九玥十分無語的看向他「這與第六感什麼的沒什麼關係吧,應該是,直覺?」

直覺嗎?沒有記錯的話,容九玥的直覺一直都很準的吧?

「我這段時間可能不能在這裡陪著你了,我要單獨出去處理一些事情。」宇文泠遞給容九玥一張卡。

「雖然知道你不缺錢,但是總是動用之前的身份所用的卡和資源,總是會讓人懷疑的。就當是為了合作夥伴這個身份?」

容九玥看著宇文泠遞過來的卡,笑著搖了搖頭「即使不用之前的身份所有的資源,對於這些東西,我都是不缺的。」

她在很早的時候就留下了很多的退路。

所以倒是不至於沒了身份就什麼都沒有了。

對於容九玥的選擇雖然早有預料,但是真正被拒絕了,宇文泠還是不可避免的雙眼一暗。

不過他很快就調整好了心態「這段時間你打算做些什麼?」

容九玥將麵包上的芥末醬抹掉,道「當然是好好出去美容逛街啊,我都三十歲了,再不保養就成黃臉婆了。」

雖然看著還是很年輕的樣子,但是容九玥還是很清楚自己的年齡的。

三十歲這個年齡,對於女生來說實在是太敏感了。

宇文泠笑了笑「三十歲不算老。」

「但是絕對稱不上年輕。」容九玥將芥末醬抹乾凈了,塗上奶油,才開始吃了起來,大概是麵包上還有芥末醬的殘留,所以她是皺著眉吃完麵包的。

「我下次還是煎雞蛋吧,麵包實在是太考驗我了。」容九玥吃完了麵包,十分嚴肅的總結道。

這樣的話語和神情將宇文泠逗笑了,實在是容九玥的表情有點太可愛了,所以他忍不住抬手,想是想要去捏一下她的臉,不過容九玥輕輕的側開了臉,十分自然但是卻又疏離的躲開了。

宇文泠將手收回,面上也沒多少尷尬,大概是被拒絕的太多了,所以這樣的不留情面的一個小動作也不算什麼了。

容九玥大概是意識到自己的態度實在是表現的太明顯了,所以低下腦袋,可是她不覺得自己做的有什麼錯。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