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誰?」澹臺忘歸疑惑的看著緋傾傾,她不認識這個人,而且,這人穿了一身古裝,周圍的環境也是古色古香。

難道,這是拍古裝劇的地方?!

突然,澹臺忘歸感覺腦袋突然一疼,抬手抱住頭,澹臺忘歸臉上的表情痛苦萬分。

緋傾傾一看這樣子,立馬開口道:「快去叫大夫!」

一個丫鬟趕緊跑了出去。

澹臺忘歸頭痛到暈厥,所以,大夫來的時候,澹臺忘歸還在暈厥。

「大夫,怎麼樣?」緋傾傾看著大夫,緊張的問道。

「應該是落水的後遺症。」大夫摸著鬍子說道。

「至於世子說的不記得你的事,應該是落水磕著了頭,所以腦袋裡有淤血,導致了失憶。」大夫嚴肅的說道。

緋傾傾點點頭,嘆口氣。

其實她比誰都明白,根本不是失憶,而是換了個靈魂。

看剛剛的樣子,估計等澹臺忘歸再醒來之後,記憶應該就會被安排上了。

原來那個可愛的澹臺忘歸,沒了。 廣寧侯的四小姐落水之後性情大變的事情很快就傳遍了。

緋傾傾雖然傷心於本土的澹臺忘歸那個可愛的女孩沒了。

但是日子還是要繼續過下去。

雖然已經知道了現在的澹臺忘歸已經不是本土的澹臺忘歸了,緋傾傾還是得對她關照有加,反正不管澹臺忘歸會不會因為這次廣寧侯府對她不錯而不搞事情也好,還是即使對她很好她也會按照命運去搞事情,緋傾傾反正是做好了任何一個可能的心理準備。

不過穿越過來的澹臺忘歸也不是那種不知好歹的事情。

她沒想到她居然沒死,穿越到了另外的世界另外的人。

而且,上一世她只有一個疼她的師傅,但是師傅也離世得早,一下子多了一群家人,澹臺忘歸頗為不習慣。

特別是那個弟弟,從記憶中得知,這是對原身最好的人。

雖然現在廣寧侯和廣寧侯夫人對她也不錯,但是她知道根源還是在澹臺非的身上。

不過也正是因為如此,讓澹臺忘歸感覺澹臺非對她的好完全是因為她是澹臺忘歸而已。

這是澹臺非對澹臺忘歸的好,而不是對她的。

這樣一來,反而隔了一層。

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所以雖然感覺隔了一層,但是澹臺非對她好,她也會對澹臺非好。

澹臺忘歸就是這麼一個恩怨分明的人。

至於澹臺菁和澹臺泠,這兩人確實欺負原身,但是這已經是過去式了,現在她也沒必要要計較。

再說,雖然這兩人現在和原身也是不對付,但是也沒特別過分,沒什麼好計較的。

因為這次是澹臺忘歸自己腳滑落水,所以,澹臺忘歸這次沒有和廣寧侯府結下命仇。

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不存在那種誅九族的事情了。

不過緋傾傾還是擔心啊。

都把澹臺忘歸看得那麼嚴實了,結果還是出了意外,這說明什麼,說明命運這東西真是神特么能搞事情啊。

誰也說不準還能搞出什麼意外來。

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 反正緋傾傾直接交代不讓人來打擾澹臺忘歸養病,然後各種好東西也不斷往澹臺忘歸的院子里送。

華娛之閃耀巨星 緋傾傾操心著廣寧侯府里的穿越者,南宮流雲那邊就感覺很不自在了。

好歹也是吃了緋傾傾很長時間的飯了,緋傾傾突然這麼一離開,南宮流雲覺得自己吃什麼都不是滋味兒。

所以,艱難的吃了幾頓,南宮流雲忍不住了,偷偷出宮去了廣寧侯府。

南宮流雲雖然是偷偷的,但是實際上真是偷偷的嗎?

並不是,皇上,廣寧侯都知道。

不過也沒阻止他。

南宮流雲出去走走看看,皇上還挺高興的。

所以怎麼可能阻止呢,恨不得把南宮流雲打包送出宮去。

南宮流雲病弱,所以出行自然是披上了厚厚的披風。

「你怎麼來了?!」五年的伴讀生涯,緋傾傾和南宮流雲已經很熟了。

所以,也不用特別尊稱太子殿下。

「吃。」南宮流雲幽幽的吐出了一個字。

緋傾傾噗嗤一聲笑出聲來,得,她明白了。 緋傾傾笑得燦爛,南宮流雲也看得迷了眼。

之前緋傾傾還在皇宮的時候,估摸著是因為天天看,所以沒什麼感覺。

然後緋傾傾回了廣寧侯府幾天後,可能是士別三日刮目相待,南宮流雲總覺得,這丫怎麼又好看了呢??!

「走吧,我給你做幾道菜。」緋傾傾站起來,示意南宮流雲跟著她走。

南宮流雲自然抬腳跟上。

緋傾傾的院子里也弄了一個小廚房。

自己學成絕世廚藝之後,緋傾傾就覺得不止皇宮的溫水菜不好吃,廣寧侯府的溫水菜也難吃,索性在廣寧侯府也弄了個小廚房。

自己炒個菜,給澹臺忘歸熬個粥什麼的,都格外的方便。

本來吧,作為世子自己下廚,本來是應該被制止的,不過因為緋傾傾這個世子後面要加個偽,所以廣寧侯就任由她去了。

關鍵還是因為那股子愧疚感,所以就任由著緋傾傾來。

「你在這裡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弄好了。」緋傾傾說了一聲,就直接去小廚房了。

不過,應該在這裡等著的南宮流雲卻抬腳默默跟上了緋傾傾的腳步。

緋傾傾的小廚房裡熬著粥,這是給澹臺忘歸的。

這會兒,緋傾傾正在洗菜。

南宮流雲也看不出緋傾傾要做什麼,就站在後面看著。

緋傾傾很快就做了幾個菜,大冬天也沒什麼新鮮的菜,隨便做了兩道之後,就直接放在小廚房的小桌子上。

南宮流雲都過來了,也沒必要端出去了。

緋傾傾給南宮流雲盛了一碗飯,然後順便把一直熬著的粥也盛了出來。

南宮流雲還還以為給他的,結果緋傾傾盛出來之後,就叫人送到澹臺忘歸那邊去。

南宮流云:「……」

不得不說,南宮流雲覺得他有點酸了。

澹臺非對他這四姐也太好了吧?!

南宮流雲表示吃進嘴裡的菜從香味變成了酸味!

肯定是醋放多了!

緋傾傾叫人給澹臺忘歸送了粥之後,就回來給自己盛了碗飯。

「你和你四姐感情很好啊。」南宮流雲吃了一口飯,笑咪咪的說道,看不出情緒如何。

臉上的笑很明顯假笑。

「還行吧。」緋傾傾點點頭,如果是本土的澹臺忘歸,那是真的好,但是現在,關係就是一個迷。

南宮流雲不高興了,不開心了,不過卻又找不到不開心不高興的理由。

所以,只好憋著。

一頓飯吃完,南宮流雲非但沒有覺得心情好,反而很鬱悶。

皇上雖然希望南宮流雲經常出去走走,不過還是要及時回宮的。

所以吃完飯之後,南宮流雲就回宮去了。

之後,南宮流雲就沒再出宮來廣寧侯府,緋傾傾還覺得奇怪,不過緋傾傾也就奇怪了那麼幾次,就沒時間奇怪了。

因為,有一個親戚找上了她。

最近,廣寧侯府的下人們都感覺他們世子病了。

一天天懨懨的,臉色也有點蒼白。

不過只有緋傾傾自己知道,這只是正常的姨媽期而已。

不過她比較倒霉,有肚子痛的毛病。

她能怎麼辦,她也很絕望啊! 終於送走了親戚,緋傾傾感覺自己又活過來了。

然後,緋傾傾發現她需要裹胸了。

女孩子發育比男孩子早,古人更甚。

緋傾傾臉上笑嘻嘻,心裡mmp。

不過好在現在是冬天,換了夏天,唉,夏天不裹胸也很熱。

沒辦法,誰讓古人要裹得這麼嚴嚴實實呢?!

說起來,緋傾傾覺得這個世界是幾個世界來最糟糕的。

之前那幾個世界,要拿到氣運值她自己就能行。

可是這個世界不同。

這個世界南宮流雲需要坐上皇位。

南宮流雲坐上皇位之後,就那也去不了。

她倒是想過和南宮流雲去氣候宜人的城鎮,可是一旦南宮流雲坐上皇位,都是扯淡。

長嘆一口氣,緋傾傾鼻子上皺出了可愛的紋路。

不僅是因為南宮流雲的事,還有就是,今天是家宴。

家宴意味著什麼,意味著要吃那些溫水煮菜。

想想就覺得心情不好。

都市之無敵仙尊 不過還不如得去。

總裁的棄婦小三 離大年越來越近,家宴多不說,大年的時候,還要參加宮宴。

又是一次躲也躲不過的溫水煮菜宴。

嘆口氣,緋傾傾換了身衣服,往前廳而去。

澹臺忘歸身體已經養得差不多了,所以,今天的家宴也會參加。

飯桌上,大家吃吃喝喝。

飯後,廣寧侯說了宮宴的事情。

「非兒是必須要去的,其他的,菁兒,和忘歸也一起,小五和小六就在家裡。」廣寧侯做出了安排。

廣寧侯府的五小姐和六小姐是雙胞胎,今年十三歲,前面的大小姐和二小姐已經出嫁,現在待嫁的就是三小姐澹臺菁和四小姐澹臺忘歸。

所以自然是要帶出去,讓更多的人看到。

澹臺泠雖然有點不甘心,不過她可不敢反駁廣寧侯,所以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點頭應下了。

因為要參加宮宴,所以緋傾傾,澹臺菁和澹臺忘歸都安排了做新衣服。

給三人做新衣服的,是金陵最好的綵衣樓。

綵衣樓的綉娘上門來量尺寸。

廣寧侯夫人把三人都叫到她的院子,然後由綉娘一一給他們量身。

廣寧侯府自己也有自己的綉娘的。

不過技術最頂尖的一批,卻在皇宮和綵衣樓里。

參加宮宴這種情況,自然是要做好的。

緋傾傾剛量完身,就看到一個下人領著一個女子過來。

等對方說明了來意之後,大家這才知道原委。

然後,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緋傾傾身上。

這女子是宮裡的綉娘,是太子殿下派來給緋傾傾量身的。

「這怎麼好意思呢?」廣寧侯夫人雖然對太子十分看中緋傾傾高興,不過該有的客套還是要有的。

「廣寧侯世子作為太子殿下的伴讀,太子殿下想著世子也是應該的。」綉娘臉上帶著笑容,麻利的給緋傾傾量完身之後,說了幾句就告辭了。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