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才這些沒用的東西幹嘛?」

「這些是一些藥材,只是現在人們都不知道他們的具體作用吧了!我現在最主要的一件事就是尋找藥材,所以只要藥材我都留意的,不管什麼時候他一定會有用的。」

古葬天小心的把一株紫參放進玉盒之中放進了空間戒指之中。

求收藏!求收藏!收藏是在是太慘了!求大家支持! 時間就在獵殺之中不斷的流逝著,原本對於戰鬥技巧一竅不通的慕容婉兒仙子阿也是一身驚天的殺氣,整個人看上去就像是一個浴血的妖女一樣,整個人充滿了異樣的魅惑之力。

「古葬天!現在我們到了什麼地方了?」

慕容婉兒看著四周密密麻麻的遠古巨樹向著古葬天問道。

「我們現在到了皇者之境妖獸的領地邊緣了,你知道你想要的郝天草到底在亘古之森的什麼地方嗎?」


古葬天看了一下自己手中的地圖緩慢的向著慕容婉兒問道。

「他在赤尾妖狐的洞穴之中,不過赤尾妖狐在那邊的我就不知道了!我也是偷偷的從我們家老祖的手跡之中看到的,差不多這幾天這朱靈藥也快成熟了。」

古葬天聽到慕容婉兒的話,眼神之中露出了思索的神色,腦海之中不斷的思考著赤尾妖狐的資料,想要根據赤尾妖狐的習性推測出赤尾妖狐所在的大概範圍。

「赤尾妖狐!火屬性,一般居住在火山和炎熱的地方。郝天草,火屬性靈草具有延年益壽的作用,可以使修鍊者毫無瓶頸的突破一個小境界,生長的極致可以進化到昊天草屬於陽屬性,具有氣死回生固本培元的效果,最主要的是可以洗精伐髓,鑄造後天九陽之體,此靈草屬於聖葯隸屬周天靈物榜第十,與之相對的就是天陰草。」

「怎麼有什麼計劃嗎?」

慕容婉兒看著緩慢的睜開眼睛的古葬天直接問道。

「著郝天草是火屬性的,現在亘古之森之中適合它生存的地方那就只有一個地方了,但那時以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距離太遠了。我們必須穿過兩隻皇者之境的妖獸領地。」

古葬天看著慕容婉兒緩慢的說道。

「你既然已經推算推算出了郝天草生長的地方了,那我們就這樣殺過去,反正以我們兩個的實力還是可以殺死著兩隻皇者之境的妖獸的。」

慕容婉兒毫無懼色的向著古葬天說道。

「你以為皇者之境的妖獸就是那麼好解決的嗎?他們都是有靈智的,絲毫不比我們笨。」

「啊!好吧!你決定吧!我什麼都聽你的,只要你幫我找到郝天草,我一定幫你尋找陰陽屬性的靈藥。」

慕容婉兒似乎也感覺道自己的話有點大了,直接向著古葬天說道,一副所有的事情你都決定吧!我只在旁邊幫助你就行了。

「那好吧!我們就殺過去吧!」

古葬天說著緩慢的從空間戒指中拿出了方天畫戟,直接向著前面走了起來。

「噗通!」

慕容婉兒直接栽倒在地上了,憤怒的看著古葬天一副想要殺人的表情,絲毫不注意古葬天正在看著她雪白的大腿眼神之中露出了炙熱的目光。

慕容婉兒看著古葬天的眼神終於反應了過來直接向著古葬天喊道。

「古葬天我一定要殺了你!你這個色狼!流氓!無賴!」

聽到慕容婉兒充滿殺氣地話語,古葬天身影一閃直接向前面跑著,一邊跑著一邊說著。

「婉兒你收拾一下!我在前面等你!不然前面的妖獸會佔你便宜的。」

「啊!」

慕容婉兒大喊一聲直接一道粉色的光罩直接換了自己的衣服,然後瘋狂的向著古葬天追了過去。

兩人打打鬧鬧的向著前面走著,很快他們就走到了到了第一個皇者之境妖獸的領地了。

「好了不要鬧了!」古葬天一把按住慕容婉兒,心神不斷的在皇者之境妖獸的妖獸領地之中探查。

「不好!」

古葬天快速的收回了自己的心神,整個人的表情變的嚴肅了起來。

「怎麼了?我們是不是不能悄悄的摸過去?」

慕容婉兒直接緊張的向著古葬天問道。

「不能了!著妖獸的領地意識太強了,他的神識不斷的在他的領地之中回蕩著,就在剛才他已經感知到我了,我們還是好好的準備一下直接殺掉他之後在向著下一個妖獸的領地走吧!」

古葬天說著直接從空間戒指之中拿出了一顆造化丹直接遞給了慕容婉兒。

「待會兒要是堅持不住了就快速的吃掉這顆丹藥,對你的會有幫助的。」

「這是!這麼好的丹藥,你為什麼不自己拿著,這可相當於一顆救命丹藥啊!」

慕容婉兒看著自己手中的玉瓶吃驚的向著古葬天說道。

「這丹藥我還有!你就好好的自己守著吧!待會兒要收來了之後就在側翼扶住攻擊千萬不要衝到前面,獵殺的事你就直接交給我,你現在的技巧還不足以應對這樣強的妖獸。」

古葬天說著,就緩慢的閉上了自己的眼睛,靜靜的調節著自己的狀態,希望用自己最強大的狀態來迎戰將要面對的妖獸。

慕容婉兒看著閉上眼睛的古葬天,靜靜的觀察著四周的一切不希望任何的東西打擾到古葬天的調節。

「來了!」

半柱香的時間之後,古葬天緩慢的站起了身子靜靜的看著遠處。慕容婉兒深吸了一口氣緩慢的站在了古葬天的身後,手中的彩袖不斷的閃爍著淡淡的粉色的光芒,一道道魅惑的氣息不斷的向著四周擴散著。

就在古葬天和慕容婉兒靜靜的看著遠處的時候,一聲驚天的咆哮聲傳到了兩人的耳朵之中,一棵棵遠古巨樹不斷的向著四周到了下去,遮天的塵土不斷的向著四周擴散著。


古葬天直接按住了想要進攻的慕容婉兒靜靜的看著眼前遮天的塵土。慕容婉兒看著平靜的古葬天最後還是靜靜的站在了古葬天的身後。

塵土緩慢的消散著,一隻巨大的踏天犀牛出現在了古葬天和慕容婉兒的眼中。

「不錯!我們的運氣還是比較的好啊!」

古葬天說著靜靜的向著踏天犀牛走了過去。慕容婉兒伸了伸手想要攔著古葬天但是最後還是收回了自己的手。

「人族!剛剛的是你吧!你這樣的弱小竟然能夠帶著一個女孩子走到了這裡不錯!不過這裡是不屬於你們人類的還是離開吧!今天本大王心情好就不和你一般計較了。」

踏天犀牛向著古葬天說著,緩慢的化作了一個巨人出現在了古葬天和慕容婉兒的面前。

「我只想借路而已!你同不同意?」

古葬天眼神之中沒有露出絲毫的吃驚,只是靜靜的說道。

「不同意!還沒有一個人族從我的領地之中穿過,你也不行!」

踏天犀牛聽到古葬天的話就像是聽到了一個驚天的笑話一樣,哈哈大笑的向著古葬天說道。

「真的不能嗎?」

古葬天依舊平靜的向著踏天犀牛說道。

「不能!人類你還是走吧!在我沒有改變主意的時候你還能安全的走出去,要是你激怒了我你就為這些遠古巨樹當養量吧!」

「看來只有一戰了!雖然我擊殺過人族的皇者之境的武者,但是還是第一次和皇者之境的妖獸戰鬥。」

古葬天說著一股皇者浩然之氣緩慢的從他的身上擴散出來,識海之中的創世緩慢的變成了高貴的紫色一個巨大的皇字出現在了創世的花身之上,一朵高貴的帝王花出現在了古葬天的識海之中。

「帝王命格!孤霸天下!」

古葬天大吼一聲,紫色的帝王之花自己接出現在了古葬天的頭頂,胸前的皇道玉璽也直接飛到了帝王花之上,古葬天身上原本的普通的衣服瞬間在帝王紫氣的影響下變得高貴額起來。

「有意思的人類!你激怒我了,今天你們就別活著出去了,那個小女孩是多麼的漂亮啊!以後就做我的夫人吧!」

踏天犀牛說著手中忽然多出了一把巨大的牛角,一步一步的向著古葬天走了過來。

慕容婉兒看著對峙的兩人,尤其是聽到踏天犀牛的話之後,眼神之中透露出了寒冷的殺意,一朵充滿魅惑之力的命格之花出現在了頭頂之上,一股股粉色的光芒很快的籠罩住了自己。

「踏天犀牛是你想讓我當你的夫人嗎?很好!就看你有沒有那個力量了。」

慕容婉兒說著就踏著詭異的步法向著踏天犀牛緩慢的走了過去,整個人救星石九天之上曼舞的仙女一樣,在粉色的光芒之中不斷的移動著。

「不錯!真漂亮!真漂亮!」

踏天犀牛看著充滿魅惑的慕容婉兒眼神之中充滿了貪婪的神色,衣服色狼的表情看的古葬天有種想吐的感覺。

「戰!」

古葬天大吼一聲,直接運轉皇道之力,緩慢的跟在慕容婉兒的身後向著踏天犀牛走了過去,方天畫戟之上已經被紫色的光芒所包裹住了。踏天犀牛沉浸在慕容婉兒魅惑的舞蹈之中絲毫沒有感覺到慕容婉兒身後的殺機。 「婉兒繼續!到了他的面前之後你就快速的後退,其他的就交給我就好了。」

古葬天說著整個人開始瘋狂的向著四周散發著紫色的光芒,紫色的光芒緩慢容入奧慕容婉兒的粉色光芒之中,整個人就像消失了一樣在空間之中沒有有了他的氣息。

兩人緩慢的向著踏天犀牛緩慢的接近著,踏天犀牛依舊一副色狼的表情看著慕容婉兒曼妙的舞姿,絲毫沒有察覺到著曼妙的舞姿之後隱藏著驚人的殺機。


「走!」

古葬天向著慕容婉兒大喊一聲直接把慕容婉兒從後面向上一提,慕容婉兒借著古葬天的力量直接騰空而起在天空之中扭轉著優美的舞姿世界向著後面退了去。


「殺!」

古葬天手中的方天畫戟閃過一絲灰色的光芒,直接向著踏天犀牛刺了過去。鋒利的戟刃直接在空氣之中激起了恐怖的氣浪,一道道颶風瘋狂的沿著戟刃向著視奏擴散著,凌厲的氣刃直接使得周圍的樹枝變得光禿禿的。

「叮!」

就在方天畫戟的戟尖距離踏天犀牛的脖子之處只有一指的距離的時候,原本沉浸在慕容婉兒輕歌曼舞之中的踏天犀牛頓時之間眼睛變得清明了起來,平靜的卡著古葬天的攻擊眼神之中閃過一絲淡淡的微笑。

踏天犀牛緩慢的伸出了自己的手掌,狠狠的擊打在了古葬天的方天畫戟之上,沒有絲毫的花哨,沒有絲毫的靈力閃動就像是隨便伸手幹了一件很隨意的事一樣。

「不好!」

古葬天心中暗叫一聲快速的閑著後面退去,但是已經遲了一道巨力直接從方天畫戟之上向著古葬天傳了過來。

「噗!」

古葬天直接吐了一口鮮血直接向著後面飛了出去。慕容婉兒看著倒飛出去的古葬天是直接飛身上去快速的接住了古葬天,在巨力之下兩人依舊緩慢的向著後退去平穩的落在不了地上。

「就你們這樣的小計謀還想對付我!你們是在是奧坎你們自己了。」

踏天犀牛說著一股衝天的氣息直接向著四周擴散了開來,在恐怖的氣息之下整片地域的妖獸就像是感受到了什麼驚恐的東西一樣瘋狂的向著四周逃了出去。

「看來我們還是小看了你們皇者之境妖獸的智慧了!」

古葬天緩慢的推開慕容婉兒的攙扶,緩慢的站了起來手握著方天畫戟,伸手擦掉自己嘴角的鮮血,靜靜的看著踏天犀牛眼神之中戰意盎然。

「你還要戰!就剛才的一擊你應該知道了我們之間的差距了吧!你知道這樣是毫無意義的,還是靜靜等待著死亡的降臨吧!」

踏天犀牛緩慢的向著古葬天走了過來,眼神之中充滿了藐視,就像是一個高高在上的聖人看著一個螻蟻一樣。

「現在我們怎麼辦?看現在的樣子我們絕對不是他的對手的!」

慕容婉兒緩慢的走到古葬天的身後,小聲的向著古葬天說道。

古葬天緩慢的拍了一下慕容婉兒的手背說道。

「反正現在在我們兩個的面前只有兩個選擇,但是這兩個選擇都是死,所以我們只有拚命的和他戰鬥了不是嗎?」

「很不明智的選擇,我以為你會選擇一個比較愉快的死亡方式,但是你卻選擇了一個痛苦的死亡方式。」

踏天犀牛說著,手中的牛角之上開始緩慢的布滿岩石,一個尖銳的岩石牛角出現在了古葬天兩人的視野之中。


「戰!」

古葬天說著直接瘋狂的運轉起經脈之中的靈力,旋轉的靈力瘋狂的吸收著周圍的帝王紫氣,原本充滿高貴氣質的古葬天頓時之間變的無比的平凡,手中的方天畫戟也顯現出了它原本的樣子,黝黑的戟柄之上布滿了裂痕和殘破的符文。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