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殺我嗎,來,動手吧。」夜陀絲毫不懼的說道。

詹璇璣冷哼一聲,還真沒那個膽量出手。

「洪錚是個人物,是東荒未來最有可能成帝的人,想要東荒擺脫困境,還需與他打好關係。但似前輩這樣……目光短淺,心胸狹隘,自私自利,不肯正視自己的人,好像失去了洪錚的信任,真的是一大損失。」夜陀說道,持著萬曦鼎,緩緩向壁障橫渡而去。

詹璇璣面色冷漠的可怕,陰沉一片。

黑夜雙眸出現了殺機,扭過頭,一步一步向詹璇璣逼近:「詹璇璣,你好膽,敢陰我的夫君!」

半步大帝發怒,詹璇璣也不敢惹。

他眯起了眼睛,看向黑夜:「怎麼,你一個南國魔族,也敢對我出手嗎?」

黑夜眯起了鳳眸,背後陡然衝出了赤金盤龍棍,掃在了詹璇璣的身上,將他差點攔腰截斷。

詹璇璣咳出一口鮮血,面色猙獰的看著黑夜。

「我不是南國魔族,我是洪錚之妻,洪行簡的兒媳,我是洪家的媳婦。生是洪家的人,死是洪家的鬼,誰敢再說我是南國魔族?」黑夜面色冷漠的可怕。

「大膽!」秩序大帝的聲音從虛空中浮現,蒼穹裂開了一道縫隙,可以看到在無盡的裂縫中,裡面有一座大墳崩裂了。

從棺材中走出了一個老態龍鍾,老的不像樣子的老者,眸子綠油油的一片,盯著黑夜。他散發出的氣息,居然不比黑夜弱!

「秩序老魔!」

「早就傳言秩序者中有幾尊秩序老魔,乃是避開了死亡規則,避開了秩序的人,想不到真的存在。」

「黑夜,不要衝動。秩序老魔乃是活死人,眾生不能成帝,但有半步大帝的實力!」

黑夜想了想,收起了赤金盤龍棍。

秩序老魔還有秩序大帝,還是在擔心洪行簡,否則他們早就出來,將黑夜給殺了。黑夜只要不成帝,他們便不用擔心。

並且他們乃是活死人,真要與黑夜拚鬥起來,絕對是兩敗俱傷,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局面。

秩序裂縫癒合,場面上一時間恢復了平靜。

洪錚將收集到的烙印融入到了黃金巨蟹的身上,黃金巨蟹開始了沉眠與蛻變,身上漸漸有帝威在瀰漫。

「走,去第二處。」洪錚說道。他帶著眾人,跨越無盡遠,來到了一處黑暗深淵。這裡已經沒人敢靠近了,非常的陰森。

蟹神王曾經在此地見到過一部古書,長有雙翅,一閃而過。

「長有翅膀的古書,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大茶壺也是在不斷的思索著。

「好像有些印象,像是在哪裡見過,但一時間也想不起來。」七彩天雞皺起了眉頭。

出現在眼前的,乃是一處巨大的黑色深淵,一眼望不到底。當中有無盡的黑色霧氣在沉浮著,如同墨汁一般的濃厚。

剛剛靠近那裡,洪錚的身上就結出了薄薄的冰層,血液都快凍住了。

「下方隔絕天地,沒有乾坤精氣,乃是真空地帶。」洪錚說道。

大茶壺不敢靠近了,站在遠處,觀察著深淵。 第八百三十二章長有翅膀的古書

深淵深處就像是另外一片世界,沒有絲毫的天地精氣,就如同冰冷的宇宙深處一片。忽然,洪錚看到了深淵中,有一道流光劃過,速度非常快。一閃而過,眨眼間就消失在視線中。

「你們在這裡等我,我下去看看。」洪錚說道,祭出了神塔,托在手中,綻放出了混沌光。

他邁步在虛空中,緩緩降落。眼前已經變的黑暗一片,幾乎達到了伸手不見五指的程度。濃濃的黑霧就如同墨汁一般,阻擋了他的視線。

毫無疑問,這裡,還有蟹神王口中藏有頭顱的神塔,乃是萬竅仙巢最神秘的兩個地方。

恐怕就連北域的初代大帝,也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隨著他的下降,完全隔絕了天地,他封閉全身孔竅。神藏之門發光,完全能夠自給自足。體內神力滾滾,永遠都不斷絕一般。

呼呼,呼呼。

翅膀閃動的聲音傳來,洪錚猛然回頭,向後方看去。只見在他的視線中,出現了一部白玉無瑕的古書。它撲閃著雙翅,非常的詭異,似乎有靈智一般。

它懸浮在洪錚的身前,隨後停下了身子,在打量著洪錚。

洪錚眼中出現了奇異之色,這就是蟹神王口中的古書。

它通體如玉,生有一對白色的羽翼,翼展開來,也並沒有多大。雙翅揮動間,灑落了大片的光雨,上下沉浮著。

洪錚想努力看清楚它體內的字,卻發現非常的晦澀,根本就看不真切。在它的下方,一團烙印在那裡翻滾著。

那是北域初代大帝的烙印,散落在這個地方。

「這是仙書嗎,或者,乃是外界生靈修行的經文?外界生靈連修行的經書,都如此的神異嗎?」洪錚想到。

古書隨後似乎對洪錚失去了興趣,雙翅一展,向深淵深處遠遁而去。速度快到了極致,眨眼間就消失在了洪錚的視線中。

洪錚先將北域初代大帝的烙印收集到了神域晶體中,身軀在原地不動。帝器金人沉墜了下去,施展出了縱地金光,追向了古書。

重生復仇:孤女不好惹! 也不知道追了多久,他終於來到了深淵之底。

隨後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因為在深淵之底,布滿了骸骨!

全部都已經失去了血肉,只剩下了骷髏,密密麻麻的一片。每塊的骸骨身上,都布滿了凹凸起伏的符文,呈紫金色,還未腐朽。

這種符文,與古書身上蘊含的符文,有一定的相似性。

「難道這些都是修鍊了古書身上經文的修士嗎?只是他們為什麼會死?」帝器金人湛藍色的瞳孔中,滿是吃驚之色。

根據大茶壺所言和北域的傳說,北域原先乃是蠻荒一片,比東荒還要蒙昧。在上個紀元,根本就沒有任何強大的生靈出現。

但隨後天降萬竅仙巢,從其中走出了一尊零八仙,教化愚民,普度眾生,才漸漸的改變了北域的格局。

於是紀元初始時期,北域漸漸崛起無數強大的生靈,出現了本土大帝,聖王,神王。但在隨後的一段時間內,萬竅仙巢一夜間消失不見。

洪錚之前也看到過幾個畫面,北域大帝身軀崩碎,仰天怒吼,說絕對不會讓雲瀟瀟復甦成功。

現在看來,萬竅仙巢,也被捲入到了嫁衣計劃中。

帝器金人思緒飄零,走在此地,踏在白骨上,將諸多白骨踩成了骨粉,消散在天地間。但隨後,他眸子一凜。

因為纏繞在他們身體上的符文,卻沒有消失,變成了漆黑一片,隨後飛了起來,向神秘古書沖了過去,融入到了它的體內。

沒有絲毫的違和感,就像是這些符文原先就與古書是一體。

正疑惑間,原本仙氣滾滾,翅膀揮灑璀璨光雨的古書在這一刻猛然打開。它不斷的沉浮著,像是充滿了痛苦。接著,它全身升起了滾滾的魔氣,雪白的雙翅也是在這一刻,化為了一片漆黑。

氣息變的無比的邪惡,一眼看去,就讓人有種嘔吐感。哪怕是洪錚,在看向他的剎那,都感覺到了頭暈目眩,神魂都要裂開了。

短短一個呼吸的時間,仙書就變為了魔書!

魔書邪氣滾滾,雙翅暴漲了一分。書體上的諸多金色符文也是在這一刻變成了漆黑。太邪惡了,煞氣沖霄。洪錚只感覺血腥氣息撲面而來,就似乎這本魔書,殺了無數人,從屍山血海中衝出來的一般。

忽然,帝器金人只感覺通體冰寒,被一股強大的神念鎖定了。

那股神念,來自於這部古書!

它雙翅一展,自主翻開了第一頁。從第一頁上,衝出了一個黑漆漆的符文,那是一個殺字!

殺字衝出來之後,釋放汪洋一般的殺機,籠罩了洪錚。

洪錚眼中出現了無盡幻象,像是墜入到了地獄中。在幻覺中,他被萬箭穿心而死,真實的痛苦感傳了過來。

他湛藍色的雙眸亮起,周身浮現極顛神威,將殺機震開。

但那個巨大的殺字化為一座小山似的,向其鎮殺而來。

洪錚一拳轟出,與殺字轟在一起,深淵震顫著。地面上的骸骨不斷的被震碎。金鐵交擊聲出現,那個巨大的殺字像是金石鑄造而成的一般,只是被震退了三十丈!

洪錚有些心驚,要知曉,就算是帝器本體萬曦鼎,遇到他一拳,也會被打飛,甚至打出一個拳印。但這個殺字,自己卻無法對它產生傷害。

「殺!」殺字中陡然傳出了一道神念,非常的暴戾,再次向洪錚鎮壓而來。它就如同山嶺在沉墜。

帝器金人雙臂交叉在一起,打出了域外金光。兩束神光從雙臂上出現,照耀在了殺字上。

殺字元文震顫了一下,被照耀的一片金黃,居然有了褪去一身魔氣的徵兆!

洪錚一愣,猛然反應過來。雙手在腹部捏印,打出各種繁複的印訣。雙手合成了一個框型,一面古鏡成型。

洪荒照骨鏡,乃是他融合域外金光與萬佛嶺那種能攻擊別人丹田歲月輪和南國問天經中的魔解卷衍化出的神通。

一束水桶粗細的金光照耀在了古書上,古書渾身的魔氣在不斷的消退,仙氣漸漸衍生。 第八百三十三章帝夜沉

片刻之後,殺字蛻變,化為了一個「仙」字。非常的神聖與聖潔,飛回到了仙書的體內。

仙書最後像是耗盡了無盡的神力才鎮壓下了魔氣一般,重新變的聖潔起來。懸浮在那裡,上下沉浮著。

四周已經形成了一大片空白的地帶,無數的骸骨已經化為了粉碎。但還有幾具屍骨,通體發光,還未消失。甚至上面的神性精華還存在。

忽然,帝器金人感覺到兩道視線停留在了自己的後背上。他身軀一震,緩緩回頭,看向後方,在山壁之下,有一具碧綠如玉的骷髏倚靠在那裡。他釋放出了濃濃的仙氣,背靠山壁上。

空洞的眼眶中,漸漸升起了火焰。它的眉心中,還有一塊碧綠色的晶體凸起,正釋放微弱的神力,維持著他最後一絲生機不滅。

他的骨骼上,也布滿了無數的符文。

「年輕人,到我這裡來,我有話要對你說。」骷髏散發出了斷斷續續的神念。

洪錚警惕的看著他:「你是誰?」

「夜沉,你可以叫我帝夜沉!」骷髏說道。

帝夜沉……名字前面加的一個帝字,代表了他是大帝!

總裁禁區:淑女止步 「你是北域大帝!」洪錚湛藍色的眸子收縮著,藍光大放,看著骷髏。在帝器金人的視線中,這具骷髏四周出現了無數幻象。

其中一處殘破的畫面,乃是他一拳轟天,將一片荒漠化為了滿乾坤的春色!

四季神拳!

「你是夜陀的帝父!」洪錚心中震驚,之前與夜陀交談,知曉夜陀之父也是大帝,但早就失蹤不見。沒有想到卻出現在這裡。

「你認識夜陀?」骷髏非常的虛弱,有些意外。

他的狀態非常的糟糕,基本上已經全廢了。元神之火隨時都能夠熄滅,那些符文纏繞在他的身軀上,在汲取著他僅剩的神性精華。

洪錚點點頭,隨後將與夜陀之戰說了出來。

帝夜沉沉默了很大一會兒,半晌才開口:「他長大了,長成了我想要的樣子。我希望他一身正氣,剛正不阿,他終於成為了我所期望的樣子。」

洪錚猶豫了一會兒,才問道:「萬竅仙巢到底發生了什麼,你又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夜沉頭顱咔咔咔的轉動,如果不是眉心中的那顆碧綠色的晶體給他提供神力,他早就已經死了。他看向仙書,道:「都怪它,那本仙書!」

洪錚身軀一震,看來果然沒錯,這仙書來歷詭異。

「上個紀元,北域乃是蠻荒地帶,處於蒙昧狀態。隨後天降萬竅仙巢,從裡面走出了一百零八仙。他們教化眾生,普度天下。傳我們修仙法,教我們如何契合天道。那時候天地精氣精純,成帝先機非常多。我就是第一批本土成帝之人。」夜沉的思緒像是回到了無盡遠之前。

「我們所修的仙法,都來自於這本仙書。它確實非常的逆天,能輕易的感悟天道。築基,金丹,元嬰,化神,出竅,合體,大乘,散仙……在那個成帝先機濃厚的年代,一尊尊蓋世生靈不斷的崛起。」

「那時候的北域,連五行大世界,泥丸大世界,都非常震驚於我們的崛起速度。曾經我們都認為,北域將是第一批能夠打出這片天地的勢力。但是,所有人都沒有料到,哪怕是北域初代大帝都沒有預料,北域的法,有一種致命的弊病!」

洪錚眸光閃爍,問道:「怎麼說?」

「這個致命的弊病,就來自於仙書!」帝夜沉的語氣中充滿了怨毒與不甘,還有一種絕望與恐懼。

「對於採集自身金丹,你了解多少?」帝夜沉話鋒一轉,問道。

「了解一點,我也修鍊過,是一種逆天的法,能快速的開啟自身神藏。」洪錚說道。

「沒錯,但你有沒有想過,如果你採集金丹成功的一剎那,有人將你禁錮,你怎麼辦?」

洪錚心神劇震:「將會成為別人的大葯,大補的大葯!」

「沒錯,採集自身金丹,就是有人以整個北域為爐鼎,採集金丹的一種術。它就來源於仙書。看到這些骨駭身上的符文了嗎,也是來源於仙書。」

「仙書正常的時候,我們修為暴增,能快速的崛起。但仙書會魔化,萬竅仙巢的一百零八仙都修鍊了仙書身上的法。他們都死於仙書徹底魔化的瞬間。當初萬竅仙巢在北域中,我感應到了不對勁,它不時透發出死氣。我們就聯合了一批人,進入到萬竅仙巢中查看。剛剛進入到這裡,就看到了仙書魔化!」

「我曾親眼看到,仙書魔化的剎那,一百零八仙身上的符文也跟隨著魔化,在他們的身上生根,長出了無數的根須,汲取著他們的本源。一百零八仙,哪怕是北域初代大帝,一個都沒有活下來,神魂全部裂開而亡!北域的法,也來源於仙書。我們那一批人,除了我,身軀上的符文也魔化了。如果不是我早年間得到了這塊晶體,磨滅了自身的符文,我也會自身遭厄。」帝夜沉說道。

洪錚長嘆一聲,這果然是北域修鍊體系最大的弊病。如果仙書衝出了北域,大範圍的魔化,整個北域的人,全部都會被吸干神力而亡!

除非是那些沒有修鍊北域仙法的人。

想著想著,洪錚的心中陡然掀起了驚濤駭浪,眼中滿是震驚之色。

帝夜沉感應到了洪錚的變化,道:「你想到了什麼?」

「嫁衣計劃!」洪錚道。

「沒錯,有超級黑手,布置幾個紀元,讓萬竅仙巢降落在北域,將北域無數生靈當成了爐鼎,讓他們修鍊仙書上的法,只為了汲取他們的神力,復活雲瀟瀟!」夜沉說道。

雲瀟瀟到底是什麼人,嫁衣計劃太可怕了。

已經布置了兩個紀元了!

東荒,北域,西土都發現了嫁衣計劃的影子!

西土是那處禁地中,旁邊有一具古棺,在不斷的汲取著西土的舍利子。

「仙書,萬竅仙巢,都是嫁衣計劃的一部分。現在的北域,看上去很強大,但岌岌可危,一旦仙書長時間魔化,整個北域,都會毀於一旦。」夜沉說道。

「換句話說,是不是誰得到了仙書,誰等於就掌控了北域?」洪錚問道。

「可以這麼說……等等,你想幹什麼?」 第八百三十四章授帝八段體

洪錚抬頭,看向仙書,藍色瞳孔眯成了一道縫。隨後打消了這個念頭:「只是問問。」

仙書太邪異了,就連北域初代大帝那群仙都難以掌控,更不要說洪錚了。若是沾染上了,絕對會引發大難。

「你還能恢復到巔峰嗎?」洪錚問道。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