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史蒂夫教士,此次前來香江是為了消滅吸血鬼而來,高魯斯是一隻實力強大的吸血鬼伯爵,我們需要你的幫助。」

史蒂夫說明了來意。

他從大鼻子這裡知道楊風英文很不錯,因此直接里英語說的,至於楊風剛才和大鼻子說什麼他沒聽懂。

「抱歉,我受傷了,沒時間。」

楊風不冷不淡的回了一句當然不是用英文回的說完看了大鼻子一眼,

「你帶來的人自己帶走,將我受傷的事告訴他以後別來我這裡,我不知道什麼吸血鬼伯爵高魯斯,就算是德古拉跑出來了,也和我沒半毛錢關係別再帶一些亂七八糟的人到我家來。,

需要我的幫助?你們搶我的生意,還要我幫助你們,腦子沒坑吧?

我楊風雖然不是個小氣的人,但也不會大度到和撿生意的人合作,還是免費幫忙,你的臉有多大?想要我免費幫你?

史蒂夫聽不懂楊風在說什麼,也不明白為何楊風懂英文卻不直接回答自己只能看向大鼻子,等他翻譯。

大鼻子無奈只能翻譯給史蒂夫聽。

「他說因為和一隻兩千年前的吸血鬼戰鬥受了傷不能幫我們,也讓我們不要隨便來打擾他。還說就算是德古拉跑出來了,他也不會出手。」

香江哪裡來的第二隻千年吸血鬼?

史蒂夫覺得楊風在說謊,因為翻譯需要說的婉轉一點兩千年殭屍也被大鼻子翻譯成兩千年吸血鬼。

狗屁的吸血鬼什麼高魯斯伯爵,楊風敢保證這東西碰到實力恢復的秦屍,絕對被按在地上摩擦。

前者跑出來是到處吸食人的鮮血,後者實力恢復跑到哪都是血流成河那種能比較嗎?

不是他看不起吸血鬼,同樣年份的吸血鬼和殭屍比較起來,吸血鬼除了外貌沒那麼猙獰神智清醒之外其實實力沒有殭屍那麼恐怖,不過說這些也沒意思因為目前香江沒有殭屍會和吸血鬼打一架。

「先生,高魯斯會殺死很多無辜的人所以我們需要你的幫助。」

史蒂夫沒有放棄依舊想勸說楊風,楊風不耐煩了。

「請你們馬上離開我家不然我報警了,還有我不知道什麼吸血鬼伯爵,那是你們自己的事,別來煩我。」

資本主義就是高官又怎麼樣,這裡是我家,你走不走?不走我報警了。

大鼻子一張臉就和吃了大頭蒼蠅一樣難看只能小聲和史蒂夫交流,然後離開了楊風家裡。

說服楊風失敗。

果然最後還是需要靠自己,史蒂夫多少有些失望回到警署就帶著自己的人離開,他們需要準備一些東西。

「聖職者!」

一棟荒廢的別墅之中高魯斯暫時呆在別墅內,他的實力還沒有恢復,除了每天外出吸食女人的鮮血之外他幾乎很少離開也根本不需要,他的血裔會將他想要的消息都傳給他,比起殭屍,吸血鬼這方面控制更強。

「既然如此那麼就開始狂歡吧!」

吸血鬼最討厭的存在就是聖職者這些人專門對付它們而存在,自己實力大損被鎮壓沉睡那麼多年,也是因為這些討厭的人。

沒想到自己才復活實力還沒有恢復,這些討厭的人又來了既然你們想對付我,那麼就別怪我的孩子們亂來了。

狂歡吧!

香江出現的吸血鬼都會聽從高魯斯的命令這些吸血鬼平日里那麼低調,也都是因為高魯斯不想引起聖職者的注意想要先恢復實力。

只要他實力恢復了害怕什麼聖職者,到時候要風得風要雨得雨。

只是高魯斯沒想到自己的孩子們還沒鬧騰對方就來了,既然如此那麼就開始拉開狂歡序幕。

夜幕降臨以史蒂芬為首的聖職者們帶上聖經、聖水和十字架,開始行走在香江的街頭著手清除這些吸血鬼,普通的吸血鬼實力很弱,只要找到針對他們的辦法,很容易就能將他們都給殺死。

只是讓這些聖職者們都沒想到的是,他們才準備動手然後整個香江的吸血鬼們都鬧騰了起來,夜裡原本一隻只潛伏起來的吸血鬼聽從於高魯斯的命令開始行動了。

往日只是在暗地裡活動悄悄吸食人血的他們,現在開始走人多的地方。

吸血鬼帶來的恐懼並沒有持續太長的時間,死去的人少曝光的也很少這就讓不少人覺得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於是夜生活繼續展開。

熱鬧的歌舞廳內幾隻吸血鬼忽然露出了獠牙朝著身邊最近的人撲了過去。

「鬼啊!」

「殭屍啊!」

一時間有人被咬,其他人都陷入了安靜之中誰都沒想到吸血鬼敢在這麼多人群之中出現並且咬人,亂了,整個歌舞廳徹底的亂了。

整個香江各處的街道上,吸血鬼們像是出籠的猛獸在大街上追著人咬,那些在街上溜達的人嚇得夠嗆,雖然被咬的人不多,但帶來的恐懼卻不是那麼容易被平息的。

整個香江都亂套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史蒂夫將十字架釘在了一隻吸血鬼的心臟上憤怒的咆哮起來,他們還沒準備動手呢整個香江的吸血鬼就暴亂了起來到處咬人,到處嚇人。

被咬死的人不多但造成的影響卻很大。

香江所有的警察都亂成了一團到處東奔兩跑到處都有人報警,說吸血殭屍出現了在各地咬人。

政府大樓,原本已經下班,被吸血鬼這麼一鬧,所有人都跑了回來開始加班。

「殭屍啊!」

「救命啊!」

正坐在樓頂和李希下象棋的楊風,愕然的看向遠處的街道,兩隻吸血鬼追著一個人在街上跑什麼情況?

楊風愣了一下沒搞懂發生了什麼事,李希也一樣,當然他嚇得一個抖索很慶幸自己跑來和楊風做鄰居,特么的這些吸血鬼都瘋了吧。

以往的吸血鬼不都是夜裡悄悄咬幾個倒霉蛋嗎?

怎麼今天晚上就像是瘋了一樣到處追著人咬,這很不對勁。

難道是那些聖職者們的到來,刺激到了這些吸血鬼?

楊風沒想明白兩枚硬幣出現在他手中,彈了出去那兩隻還在追著人咬的吸血鬼心臟直接被洞穿,噗通一下倒在了地上。

被追的人回頭一看差點激動的哭出來,吸血鬼倒下了趕快逃命!

可惜吸血鬼是倒下了但並沒有死這些鬼東兩的生命力很頑強,慢慢的又從地上爬了起來,沖著楊風所在的方向張開大嘴,露出還沾染著鮮血的獠牙,兩枚普通硬幣並不是銀制的,哪怕他們的心臟被射穿也不能將他們殺死吸了人血他們的心臟還能慢慢的恢復。

沖著楊風嗷叫兩隻吸血鬼不敢再靠近跑進一旁的巷子里消失了,這尼瑪是子彈吧!

李希看的目瞪口呆,那麼遠的距離,楊風彈出兩枚硬幣竟然打入了吸血鬼的身體之中,手槍的威力都不見得有這麼大吧。

先被吸血鬼嚇了一跳隨後又被楊風這一手給驚到李希張大了嘴不知該說點什麼他的腦子徹底亂了。

「李大哥最近香江不會太平,你先回去休息,放心吧,在周邊沒有妖魔鬼怪敢過來。」

將李希給送回去后楊風走上了街道上發現街上有不少吸血鬼在咬人到處都是一團亂,甚至還有的跑進了別人家裡追著人咬。

這些聖職者的到來,就像是朝著汽油堆丟了一根火柴直接將油桶給點燃了。

「看來這位高魯斯對聖職者的怨恨很大。」

跳進一旁的園子里楊風手上彈出一道紫黑色的雷電將那跑進別人家的吸血鬼給電死,道術對你沒用那你抗住雷電再說,電不死你,輕鬆秒殺。

「叮!殺死殭屍獲得功德一百點。」

系統直接將吸血鬼規劃到了殭屍一列之中,楊風殺了一隻普通吸血鬼得到一百點功德還別說,如果吸血鬼數量大多讓楊風來殺的話能得到不少功德。

不過那不是他的任務楊風動手,只是不想自己家周邊變得亂糟糟的,各種雞飛狗跳睡覺都睡不著。

至於剛才彈硬幣的手段其實很簡單以強大的身體素質為依靠,靈力推動就行了只是殺傷力一般,不過對付普通人的話很致命。

「不知死活!」

剛才被打傷的兩隻吸血鬼竟然還沒離開!

於是楊風就送了他們兩道微弱的電流順便收了兩百功德留下他們那幾乎被燒成灰的屍體,就算有鮮血也無法再復活。

楊風家附近被他殺死的吸血鬼足足有十幾隻那麼整個香江會有多少?

想到白天來找他幫忙的史蒂夫,楊風不禁感嘆。

「夠你們忙的了、希望別越鬧越大還然你們臭家政府臉上可沒光。」

搞定收工楊風回到家裡,只要吸血鬼不出現在他家周圍咬人,楊風就懶得去搭理,而其他地方就亂套了。

史蒂夫一群人到處跑,到處擊殺吸血鬼,碰到他們吸血鬼彷彿碰到剋星上聖經能將他們燒死聖水也一樣十字架可以輕鬆釘死他們。

但問題來了聖職者有多少香江有多大你殺的吸血鬼估計還沒有被傳播的多按照這樣的速度下去,香江的吸血鬼不會減少不說,只會變得更多,而且要不了多久今天晚上被咬的人又會加入吸血鬼行列到處咬人。

「這就是你們給我提交的答案?」會議室內港督指著一群人的鼻子臭罵拍著桌子怒道:「整個香江以及亂成了一團你們到底怎麼做事的?警察呢?我們從歐洲請來的人呢?」

香江到處都是吸血鬼在咬人,這個消息好懸沒氣的港督一口氣背過去,這事情要是處理不好,對他的執政生涯來說就是個巨大的霉點。

搞不好他還會被因此擼下來這個時候也就只有政府人員還能坐在這裡開會,警方大大小小的人物都忙成一團上司們焦頭爛額,下面的警員們累成狗,還要防備自己也被吸血鬼咬。

「救我!!救我!!」

很不幸楊風的老朋友阿雷地中招了,被一隻吸血鬼啃了一口。

看著鮮血淋漓的手背上留有兩個牙洞,阿雷想死的心都有了。

「靠!老子不幹了!每個月拿著那麼一點點薪水卻干這種危險的事情這些洋鬼子不是請了什麼聖職者來對付吸血鬼嗎?人呢?人呢?」

被吸血鬼咬了一口覺得自己會屍變的阿雷徹底的暴走了,將帽子朝著地上狠狠一丟還不解恨的踩了幾腳。

阿雷捂著手臂朝著楊風家裡跑,他相信楊風會救自己也能救自己他還有老婆孩子,家裡還有熱坑頭,才不想變成什麼吸血鬼維護治安?治療傷員?特么的誰願意誰去?老子不幹了!

阿雷被咬也是因為救傷員中招的誰能想到被他救的人變成了吸血鬼,對著他的手背就是一口呢。

一個不平靜的夜晚楊風坐在紫霄閣店鋪內聽到凌亂的腳步,抬頭一看就看到一隻手全是血的阿雷和幾個驚慌失措的同事。

「被咬了?」

「啊呸!救了個娘們結果被她啃了一口幫我看看還能救嗎?不能救你就宰了我!」

阿雷嘴上說的霸氣其實心裡慌得一批眼神之中帶著祈求,看的楊風想笑。

「你就嘴硬吧你還宰了你,你想讓我做殺人犯?」

法律可不管你殺的是不是中毒的人,只知道你是殺人犯這就足夠。

楊風還是毛小方,才不想莫名其妙背上這種罪名。

「洗洗吧我幫你處理傷口,只是被吸血鬼啃了一下,問題不大,別一副要死要活的模樣。」

「早說嘛,疼死我了該死的臭娘們,我一定要弄死她!」

阿雷齜牙咧嘴的清洗著傷口楊風眨眨眼睛在他傷口洗的差不多之後,直接朝著盆子里倒了一些大蒜水下去。

「嗷!」

大蒜水倒了下去阿雷就像是被蛋蛋受到重擊一樣整個人發出一聲殺豬般的叫聲跳了起來,可是他的手被楊風按在盆子里,根本收不回來。

「殭屍有屍毒吸血鬼也有毒,只是形式不一樣,但傳播途徑都差不多,不將這些毒弄出來,你就等著變成躲在下水道的吸血鬼好了。」

雖然過程會很痛,和中了屍毒用糯米驅散屍毒時的感覺差不多。

被吸血鬼咬傷用糯米意義不大,大蒜水才是最合適的東西。

可惜阿雷不中用,這才不到十秒鐘,就兩眼一翻暈死了過去!

楊風嘀咕一聲看著毒素被清除的差不多后才將阿雷的手拿出來用紗布包上,看向其他人問道:「你們有受傷嗎?」

「沒有沒有!」

幾人驚恐的搖頭,看楊風那眼神,彷彿楊風就是一頭大惡魔一樣。

我有那麼恐怖嗎?

楊風不由的搖頭,似乎沒有吧這都是正常程序只是阿雷自己扛不住而已。

傷口處理好,阿雷很快就蘇醒了過來。

不過一群人卻設有離開的意思楊風也隨著他們繼續看自己的書在電腦沒有普及之前,有時候真無聊只能看書打發時間。

「來來來,我們來鬥地主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對打麻將沒興趣的楊風乾脆祭出了殺招,鬥地主!娛樂為主嘛!

「不會?不要緊,我教你們,規則很簡單的一次一毛錢也不多,小問題而已。」

以楊風的身價斗一毛錢的地主,確實是在消磨時間,不是為了贏錢,而且他也不會去作弊,正常心態就好。

「三帶一!」

「要不起!」

「要不起!」

「順子大王,報單、給錢給錢!別想耍賴!」

阿雷和另外一個小農民被楊風這個大地主按在地上摩擦。

這運氣來了,擋都擋不住啊隨時能拿到一手好牌將其他人揉的一點脾氣都沒有。

這個時候阿雷他們哪裡還有心思去在意什麼吸血鬼去他娘的,別影響老子鬥地主。

又輸了一毛!心痛!

來了勁的阿雷別說自己的任務,連手疼都忘記了甚至抗議將楊風擠開然後自己上陣打的不亦樂乎。

「各位天亮了,走人!」

楊風很想提醒一下他們結果看幾人玩的這麼帶勁只好隨著他們去。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