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想怎麼樣?」事已至此,白燁只能站出來。

「哼,想怎麼樣?你們剛才竟然敢那樣對待本公子我,本公子一定讓你們十倍償還。」只見陸傑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冷眼看著幾人。

「你們是要老夫親自動手,還是主動束手就擒,」在陸傑威嚇眾人一句后,麻衣老者面色不善地怒視著幾人。

「對,你們若是願意束手就擒,本公子或許會給你們一條生路,否則全都死路一條。」覺得麻衣老者的話很有道理,陸傑當即跟著補充一句。等到麻衣老者和陸傑一前一後說完,七人左右兩邊的兩伙人包抄過來,一下子擋住幾人的所有退路。

「怎麼辦?」眼看著幾人已經無路可逃,白燁只能回頭詢問其他人。

當白燁的目光停在林玄仲身上時,林玄仲已經將對方的人打量一遍。三支護衛隊三十三人,加上陸傑與那麻衣老者,一共三十五人。一名七階武修,四名六階武修,還有三十個五階武修,對於林玄仲而言,如果麻衣老者不在,對方的整體實力還不足為懼。可麻衣老者在,一切都變得艱難起來。

對於其他人而言,麻衣老者在不在問題不大,關鍵對方人數太多,整體力量已經不是他們可以對抗。不過一想到林玄仲可以擊殺那些六階武修,同白燁一起,其他人紛紛看向林玄仲。

危急關頭,林玄仲顯然成為整個隊伍的中心,連倪友都跟著其他人一起看向林玄仲。只不過麻衣老者的實力太強,林玄仲根本沒有什麼把握。

「大家都小心一點,」不知道一向沉默不語的倪友斌恢復到什麼程度,迎上倪友斌那特別的目光,林玄仲只能把倪友斌當成是一個五階武修看,所以接下來他們只有兩名六階武修可以用來對付麻衣老者。

「你們在那墨跡什麼,難道還指望會有人過來救你們?」在林玄仲冷靜考慮該怎麼辦時,陸傑急的催問起來。

「休想,」迎上陸傑那令人厭惡的無恥嘴臉,還沒考慮清楚的林玄仲直接表態。

「敬酒不吃吃罰酒,黎老你帶人給我拿下他們,除了兩個女子不殺外,其他人可以隨地處決。」林玄仲的答覆直接激怒陸傑。

「公子放心,老夫一定將那兩個小美人抓來獻給公子,」那黎老顯然本身就不是什麼好人,見陸傑還對藍馨公主和韓璇感興趣,一臉奉承地迎合著陸傑。

「李大海、張樹林,你們二人隨我一起拿下他們,」黎老越過林玄仲他們直接對那兩支護衛隊長吩咐一句,隨即又轉身看向王護衛道:「王護衛,你保護好公子的安全。」

剛才林玄仲出其不意的擒住陸傑,黎老還清楚的記著,所以在人手充足的情況下,黎老覺得不得不防。

「是,」三名護衛隊長接到命令紛紛應是。

下一時間,黎老直接從馬上飛躍而下,落在林玄仲他們面前,「不知你等誰願做老夫的對手?」

「卑鄙無恥,仗著自己修為高便來欺負我們。」

「我若是真要欺負你們便不會給你們出手的機會,如果你們不懂知足,那老夫只好隨意挑一個對手。」

「我和白燁對付那個老者,其他人先保護好自己,」面對七階武修,林玄仲不敢輕敵,沒想過自己和白燁聯手能打的過那麻衣老者,但林玄仲覺得先這樣做最好。

「韓姑娘,你一人對戰二人沒問題吧?」跟著林玄仲又看向韓璇。

愛在流轉時 「兩位放心,」明白林玄仲的意思,此刻韓璇回答的十分認真。

「如此最好,」見林玄仲與白燁向自己走來,麻衣老者完全不在乎兩人是什麼境界,只是笑著稱讚一聲。

「廢話少說,」不管對方比他們強多少,白燁此刻只想和對方打一場,說著直接出手。

與此同時,林玄仲跟著白燁向那麻衣老者動手,以前和七階武修交過手,一開始,林玄仲並不是很害怕對方。

只是七階武修的力量遠不是五階武修能比,在全力藉助劍勢的情況下,林玄仲還是有種不能力敵的感覺。對方的一個簡單攻擊都需要林玄仲全力去應付。不知道白燁的感受是不是與自己相同,反正林玄仲注意到白燁臉上沒有一點輕鬆的樣子。

另一邊,在三人打起來后,方青他們離開原來的位置與那二十二人激戰起來。

韓璇是一人對戰兩名六階武修,其他的人各自有幾名對手。其中以倪友斌的對手最多,一人要對付七個,好在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倪友斌總歸是六階武修,在簡單展示身手后,那六人並未佔到什麼好處。

拋開倪友斌不提,藍馨公主做為一個女子,由於陸傑要求倒是對手最少,剩下劉能和方青太苦,每人要對付四五名實力相差不多的對手,他們的壓力很大。

好在兩人都在戰場上廝殺過,遇到現在的情況,暫時還能應付的來。再說方青現在境界又有所精進,實力無比接近六階武修,所以此刻一人對抗六人,且戰且退,還能堅持。

另外,對方雖然人多,但同時向方青出手,相互影響反而減弱他們各自的力量,以至於遲遲不能拿下方青。

當然一旦方青被那些人圍困住,那就隨時都有可能被那些人擒住。

時間一點一點過去,剛才黎老帶著王護衛等人追林玄仲他們時,不出意外的在路上遇到那五名夜軍。

黎老一行人的出現,更是讓五人明白到林玄仲他們一定還會遇到危險,所以五人不斷地加快速度。可即便他們跑起來,依舊沒有那些駑馬快,要到這裡還需要一些時間。

而這邊的戰鬥因為雙方人數差距顯得越發緊急,與和黎老交手的林玄仲與白燁時刻關注著其他人的情況。

見其他人都要對敵如此多的對手,兩人都很擔心,可是兩人自己的情況並不比其他人樂觀。

「能死在老夫手裡,算是你們的榮幸,」過去的一段時間裡,麻衣老者完全見識到兩人實力后,現在把最終結果說出來。不管是對是錯,麻衣老者顯然已經不把林玄仲和白燁放在眼裡。

對話把話說的如此肯定,林玄仲已經意識到與白燁聯手依舊不是對方對手,為今之計只有考慮別的辦法。

另一邊,這麼長時間過去,白燁心裡對林玄仲隱藏實力的一點期望破滅,白燁已經明白林玄仲的真正實力不敵七階武修,畢竟林玄仲境界擺在那裡。如此一來,白燁可以想到他們幾人完全不是對方等人的對手,越打白燁越是害怕。 第407章

無從了解白燁此刻的想法,不過經過一段時間的考慮,林玄仲想到一個主意。只要白燁能拖住麻衣老者一段時間,林玄仲就有信心去把圍攻方青他們的人全部擊殺,幫助其他人擺脫困境。

趁現在己方的人還沒受傷,自己的氣力還算充足,林玄仲想著若是再拖下去,即便還有那樣的機會,自己卻不一定還有足夠的氣力。

一邊考慮自己的辦法,一邊關注其他人的情況,結果就這麼短的時間,林玄仲看到劉能被那些人包圍起來,然後無法應付那些人同時進攻,很快受傷。劉能的處境十分危險,能自保都已經困難,更別說是擊殺那些人。

好在劉能奮不顧身的衝出那些人的包圍,暫時脫離危險,林玄仲又接著看向其他人。藍馨公主和韓璇不用擔心,看起來兩女都不會出事,只有倪友斌的情況讓林玄仲看不懂。明明被七八個人圍住,倪友斌卻從始至終只用一隻手抵抗,似乎完全不把那八人放在眼中。另一方面,又像是因為身上有傷的關係,倪友斌只能這樣,總之,那場面讓人很難看懂。

收回目光,林玄仲想幫方青他們一把,但又怕白燁一個人堅持不住,進退兩難之下,林玄仲又看向陸傑和王護衛等人。

此刻離那些人有著十幾米遠的距離,有心想再挾持陸傑卻無法做到,如果強行嘗試的話,只怕會激怒麻衣老者。一旦對方下死手,林玄仲覺得任憑自己速度再快,恐怕最終難逃一死。現在與白燁一起還能周旋,林玄仲不敢冒那樣的險。

只是拖得越長越是對他們不利,林玄仲清楚的意識到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啊,」猶豫之間,一聲慘叫傳來,不知怎麼回事,方青可能因為反應不及被一人刺傷,結果跟著又被對方的人完全圍住。一下子陷入困境,在處處遭受攻擊情況下,不會身法的方青隨時都有受傷的可能。而且不斷的抵擋同樣讓方青的元力快速消耗著,時間一長,方青遲早會出事。

現在一個人出現問題會讓整個隊伍陷入困境,白燁和林玄仲都不想看到這種情況出現。

「林兄。怎麼辦?」兩人碰頭的時候,白燁無奈地詢問林玄仲,現在的情況,白燁是一點辦法都沒有。

「你能不能拖住一下對方,我去幫他們解決問題,」情急之下,林玄仲無暇多想把剛才的想法說出來。

「林兄,我可以儘力試試!」林玄仲的眼神里明顯有著很多意思,白燁考慮一下完全明白過來,現在這或許是一個方法,所以儘管是硬著頭皮答應林玄仲,白燁還是選擇贊成。

「難道你們兩個還能商量出一個打敗我的辦法?」見林玄仲與白燁竊竊私語,麻衣老者很自然地以為兩人在討論如何能擊敗他。

「不用你管,」麻衣老者的聲音總能給林玄仲一種無形的壓力,儘管如此,林玄仲還是要裝作自然一些。

待白燁答應后,兩人迅速分散開,然後雙雙出手攻向麻衣老者。

「不知死活,」見兩人還真想拚命攻擊自己,麻衣老者嗤笑一聲,當即揮動兵器迎上。

七階武修的力量太強,只是簡單兩招,麻衣老者輕易地擋下兩人的攻擊,一點都不費力氣。

就在此時,剛才那五名夜軍終於趕到這裡,不出意外的看到他們預期中的畫面,不知道林玄仲他們為何沒能逃掉,幾人卻知道林玄仲他們一定會有危險。與五人一同來的還有一些雲城的人,由一個中年男子帶隊,跟在那中年男子後面是一支雲城的護衛隊,顯然來的人與陸傑有些關係。

「三叔,你怎麼也來了?」當那伙人的出現引起這邊的人注意時,同王護衛待在一起陸傑當即轉身打個招呼。

「傑兒,我聽說有人在城內鬧事,還利用你逃脫,所以帶些人過來看看。」中年男子語氣不溫不火,一臉平靜的回答一句。

「三叔,你不用擔心,他們已經中了黎老的計,現在被我們團團圍住,插翅難飛。」知曉來人的來意,陸傑當即笑著說下現在的情況。

「如此只好,」只見那中年男子在聽到陸傑如此說后,微微一笑,一臉平靜地看向林玄仲等人。

雙方在人數上的差距太大,中年男子很容易就能看清現在的情況。

與此同時,林玄仲他們同樣注意到中年男子的到來,顯然來人都與陸傑是一方,一個個又是一陣驚懼。

「三叔他們是?」與中年男子對話后,陸傑又注意到旁邊幾個穿著不同的人。

「他們幾位是夜軍營里的軍官,現在正要回去。」說著話時,中年男子的語氣很客氣。

「原來是夜軍里的朋友,」聽到其叔介紹說章文他們是夜軍里的軍官,陸傑的語氣當即變得客氣起來。

「不知幾位朋友是要看看熱鬧再走,還是現在離開?」對著章文幾人一拱手,中年男子同樣說話很客氣。

「回營的事先不急,」之前那個與黎老對話的章文見林玄仲他們都有危險,再想想他們的來意,自然不打算走。本來他們在來的路上已經商量過,實在不行他們就全都出手,與林玄仲幾人聯合一起,即便不能打的過陸傑一方的人,但至少安然脫身沒有問題。只是在半路上遇到中年男子一行人,又讓章文他們改變主意。

「那好,幾位請便,」中年男子見幾人似乎對眼前的事有些興趣,自然沒有意見。

「有黎老在,三叔與我一起看著吧。」對章文幾人留下並不在意,陸傑笑著沖中年男子說了一句。

「恩,」中年男子點點頭,對陸傑的話不可置否,然後便觀察起和黎老交手的林玄仲兩人。

中年男子與另外一支護衛隊雖然沒加入戰鬥,但僅僅站在那裡,對於林玄仲而言就是一種莫大壓力,以至於林玄仲此刻都有種無法思考的感覺。

「怎麼辦?」

「先看看再說。」

「可他們的情況很危險,難道還有別的人來救他們不成?」

「難道我們要在是兩個七階武修手下救他們嗎?」

「這可如何是好?」五名夜軍與中年男子等人保持一段距離,此刻慌慌張張的議論起來。萬一林玄仲真是他們軍營里的人,他們在此袖手旁觀,等林玄仲他們出了事,他們肯定逃不了干係。可若林玄仲他們不是夜軍的人,幾人想干預此事只是自找麻煩。

章文五人一個個皺著眉頭,每個人都想過,即便與林玄仲等人聯手,他們還是打不過兩名五階武修,何況還有這麼多六階武修,幾人實在不敢貿然出手。

另一邊,林玄仲與白燁聽到陸傑與那中年男子的對話,知道了來人中還有五名夜軍,兩人想象五人求助,可當兩人對視一眼后卻都看出對方眼中的擔心。因為有那中年男子在,兩人都想不到讓那五人搭救有什麼用,反而覺得會拖累那五人。

除非是先殺了一些人,這樣一想,林玄仲趕緊向白燁示意,然後在故意靠近方青那邊時。林玄仲連連後退幾步直接拉開與黎老的距離,然後瞬間轉身來到藍馨公主旁邊。

長劍一動,一陣嗡嗡聲響,林玄仲的身影就在這時變得飄忽起來。一出手,林玄仲就沒想停下。

當圍攻藍馨公主的三人感覺到一陣風從他們身上吹過時,林玄仲的劍已經從他們身上劃過。

一刻不停,林玄仲幾步向前,轉眼來到方青旁邊位置。那些圍攻方青的人站的還算分散,林玄仲的身影在他們之間穿梭起來。

每走一步,取走一人性命,當林玄仲的劍從最後一人身上劃過時,正和白燁交手的黎老總算看清楚怎麼回事。

那一道道光影正是一把劍在動,拿劍的人正是剛脫身的林玄仲。

穿越之和妖談戀愛 沒時間為林玄仲奇快的身法驚訝,黎老只想儘快阻止林玄仲。

「孺子,你敢?」一劍震開白燁,黎老趕緊向那邊跑去,同時還不忘提醒那邊的人,「你們小心。」黎老的聲音很大,不管剛才那些人在如何攻擊方青他們,此刻一個個全都轉身向黎老看去。

豪門嬌妻:紀少,寵上天 只是一開始他們並沒看出什麼,因為還沒有人倒下,但是很快就有人注意到一個快速移動的身影。

「那是誰?」林玄仲的速度太快,驚的陸傑都沒認出來。

「剛才和黎老交手的另一個人,」中年男子給出答覆,同時眼神直直地盯著林玄仲。

「他在幹什麼?」

「在殺人,」說著中年男子神色一凌,一步邁出直朝林玄仲而去,七階武修的速度自然飛快無比。

「三叔,你要作甚?」見自己三叔話都還沒說完,人就跑出去,陸傑很是疑惑。 第408章

與此同時,正在殺人的林玄仲聽到黎老的聲音后,不由驚嘆七階武修的眼力不凡,同時加快速度,轉眼來到劉能旁邊。

此刻原本攻擊劉能的人都在向劉老看著,當劉老給他們指明林玄仲具體方位時,林玄仲已然來到其中一人身邊。

雖然不知道來者是誰,但那正對著林玄仲的人察覺到一絲危險,當即舉起手中的兵器想要攻擊林玄仲。可林玄仲只是簡單一側輕易避開對方的兵器,同時將手中的劍從對方的脖子上劃過。像剛才一樣,林玄仲根本沒有停下來,殺了一人後,一步上前走劉能旁邊,一劍擊殺另一個人,然後又迅速脫離劉能,從包圍圈的空隙出去,反手擊殺一人。

動作越快,林玄仲那種殺人的感覺就越強烈,或許是以前有過很多次類似經歷,所有動作都是一氣呵成,沒有半點失誤,速度遠比以前要快。即便有些人發現林玄仲過來,因為無法及時地做出正確選擇,最終等待他們的還是死亡。

一眨眼,林玄仲便將原先圍攻劉能的幾人全部擊殺。因為韓璇離的近的關係,林玄仲又迅速趕往韓璇那邊。對付有所防備的六階武修有些難度,不過有韓璇協助又讓事情變簡單的多。猜到是林玄仲過來,韓璇直接向那兩人發起攻擊。

那兩個人一邊抵擋韓璇的攻擊,一邊防範林玄仲,動作十分保守,不過已然護好各自周身。如此一來,要對付他們,林玄仲沒想著像擊殺五階武修那麼簡單。五步八荒一出,藉助劍勢盪開一人的兵器,林玄仲瞬間前進一步,來到那人的側面,在那人無法及時防備時一劍刺入那人胸口。

在五步八荒面前,即便是六階武修都不能慌亂,否則只會有一個下場。與此同時,另一個人見其同伴如此無奈的被殺,頓時嚇得魂飛魄散,當即抽身後退,可是此人的速度怎麼能快過林玄仲。

在接連擋下林玄仲的兩次攻擊后,此人同樣死在林玄仲手裡,一擊斃命,不管是對付五階武修,還是六階武修林玄仲在出手時都是選擇一擊斃命的方式。

當然在林玄仲出手時,藍馨公主他們雖然同樣看不清林玄仲的身影,但是她們都有一種熟悉的感覺,一個個都能想到是怎麼回事。

只有白燁因為黎老擺脫他要去制住林玄仲時,第一時間意識到情況不妙,當即跟在黎老後面用劍氣干擾黎老的動作。由於黎老背對著白燁,不得不回頭提防白燁。

「小子,你敢背後偷襲,老夫一定不會放過你,」一邊恐嚇白燁,一邊黎老還必要出手抵擋倒是耽誤一點時間。當黎老再次擺脫白燁時,林玄仲已經將那兩名六階武修擊殺。至於那個中年男子,與林玄仲之間有一段距離,想過來還需要一定時間。

殺了兩名六階武修后,林玄仲還想再去殺那些圍攻倪友斌的人,但因為一個停頓,身體突然不受控制般地疼痛起來,彷彿要把林玄仲生吞活剝一樣。劇烈的疼痛下,體內的元氣跟著翻騰起來,讓林玄仲有種難言的痛苦感覺,好似不堪重負般。

被遺忘的第三者 體內的異狀讓林玄仲心驚膽顫,以至於短時間內,林玄仲完全失去思考的能力,一心只想著儘快幫倪友斌解決問題。

強行走動幾步,林玄仲轉眼來到倪友斌近前。剛才藍馨公主旁邊三人倒下,已經讓圍攻倪友斌的幾人意識到處境危險,再說還有麻衣老者先前的提醒,此刻他們一個個都不再攻擊倪友斌,反而全都拿著兵器對著正向他們過來的林玄仲。

「快攻擊,」一人提醒后,其他人紛紛對林玄仲施展劍氣攻擊。咻咻聲響不斷,無形的劍氣逼來,林玄仲不敢硬抗,只能向他們沒有攻擊的方位躲閃。

當那些人想到合力攻擊封住林玄仲的所有移動方位時,林玄仲已經來到一個人的身邊,體內的元氣還是翻騰不已,林玄仲勉強還能掌控自己的身體。利用八荒步可以連續移動的優勢,在那人舉劍抵擋時,林玄仲咬著牙一劍擊殺那人,然後又一個接著一個將其他人擊殺。

直至殺掉最後那個人時猛的吐出一口鮮血,眼前一陣晃動,林玄仲的身體不受控制地向後倒下。正好此刻中年男子飛躍而起,一掌劈來。

「林兄,小心,」已經要昏過去的林玄仲聽到其他人提醒自己,眼睛一睜正好看到面前有一個人影,離自己越來越近。驚懼之下,林玄仲像儘力避開那人,結果因為動用元氣又吐出一口鮮血。

中年男子的雙掌停在林玄仲先前站立的位置,林玄仲則因為剛才那一動更加快速的倒下,結果卻機緣巧合地避開了中年男子的攻擊,只不過那吐血的情況讓林玄仲看起來像是被對方掌風所傷。

一下子摔在地上,林玄仲體內的疼痛更加劇烈,以至於昏過去又醒過來。

另一邊,中年男子一擊未果,卻看到林玄仲受傷,驚異之下向前兩步,想要擒住林玄仲,結果倪友斌擋在那人前面,長劍一動毫無顧忌的攻向中年男子。

「大膽!」在中年男子還在奇怪林玄仲為什麼會吐血時,倪友斌橫插一手,讓中年男子憤怒起來,一道掌風直接對著倪友斌劈去。

「嘭」的一聲,倪友斌的身體直直地退後幾步,完全不能擋住對方,不過倪友斌的出現還是給林玄仲爭取到一定的時間。等到體內氣息有所平穩,林玄仲趕緊起身退到倪友斌旁邊,與倪友斌一起警惕地盯著那中年男子。

當那中年男子想再次動手時,先前被林玄仲擊殺的那些人,一個個倒在地上,眼中還殘留著他們死前的驚懼之色。直到死去的那一刻,他們都不明白為什麼林玄仲的速度能那麼快,根本不給他們反應的時間。

而當那些人倒下后,方青他們周圍一下子變得空蕩起來,只有他們還站著。

「方青、劉能,你們小心,」在方青與劉能兩人為林玄仲的處境擔心時,白燁的聲音突然傳來,驚的兩人趕緊轉身。

正要從兩人中間過去黎老隨手一劍攻向劉能,想要將劉能擊殺,而得到提醒的劉能自然不會坐以待斃,身體一側避開攻擊,然後連連退後幾步拉開與黎老的距離。與此同時,方青揮劍攻向黎老的側面,想要引起黎老的注意。

注意到方青的舉動,黎老只是隨意的一揮長劍,一道勁氣徑直地擊撞在方青手中的兵器上。

「當」的一聲,方青的動作立刻頓住,然後身體倒飛出去。黎老的隨意一擊直接讓方青受傷,跟著黎老又是一道勁氣將劉能打的摔倒在地,然後三步兩步來到林玄仲與倪友斌面前,與那中年男子站在一起。

「陸三爺,此子身法非凡,前所未見,恐怕大有來頭。」

「是也,只是我等已經將此人得罪,今日唯有殺之才能免除後患。」

「可惜一個傑出後輩今日要葬身於此。」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