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二人要走,誰也攔不住。」莫東一手執天一鏡,一手握紫星劍,眼神凌厲便是用火的林家人都不能和他對視。

「沒想到你手上竟有這等寶器,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這應該是天一鏡吧。」

林四長老淡然的把眼睛從天一鏡上移開,依然是用俯視螻蟻的姿態。

「天一鏡……」

這一刻,林家的人都敬畏火熱的看著天一鏡,此寶器在北望境也很有名,他們對莫東有了嫉妒,但細細想莫東是府天門第一天才,府天門怎麼可能不給其一些防身寶器。

「既然知道了,你覺得你今天走的了嗎。」莫東長身而立,淡然輕鬆。

「哈哈哈……」

林四長老神情一愣,隨即爆發出陰森森的笑聲。

他等候在這裡布下可謂是天羅地網要將莫東斬殺於此,而此時莫東卻說他走不了。

擺明是告訴他,他堂堂御靈境界將要隕落在此。

「你以為有天一鏡你就有恃無恐了嗎。」林四長老眼中劃過一縷殺機,「來這就是你的底牌,這就是你的依仗,如果僅僅如此的話……」

「你就死吧。」

陰冷聲音在回蕩,還在半空的林四長老忽然消失,莫東瞳孔一縮,他靈力輻射出去,但這林四長老似乎完全失去氣息。

「嗡轟。」

一個拳頭猶如鬼魅般出現前方,而這哪裡是一拳,分明就是一個巨大的鐵鎚顯化。

狡詐皇帝:極品皇妃 好似巨人揮動鐵鎚,莫東四處虛空都呈現塌陷形狀。

莫東輕吸一口氣,瞬息間他目光掠過鐵鎚般的拳頭,和林四長老那雙冷厲的眼睛一對。

他面色沉凝,眼中鋒銳之色閃過,直覺告訴他不能接這一拳,但在此刻他竟然不退不閃,瀰漫著金色紋絡的一拳轟去。

「轟。」

兩拳相碰時,林四長老眼中蔑意閃過,他可不會傻到只用體魄力量。

「噗。」莫東渾身一震,倒飛出去,就如被一鐵鎚砸了出去,林四長老原地森笑。

「不自量力。」林家的人不屑的呸著,可眼中卻有驚動之色,靈動五重修為和御靈境界對轟,居然沒有被後者碾碎,而僅僅受了不重了傷。

「老朽沒有時間和你晃下去,還是早點送你下地獄吧。」林四長老說著,移形換位般就來到了莫東身邊。

「鏗。」

劍氣肆虐,在幾十丈內起起伏伏,莫東來不及擦掉嘴角的血跡,施展飛天劍訣反攻向林四長老。

「區區劍訣。」林四長老冷哼,抬手間便有一隻靈力大手碾壓,劍氣斬在其上面似沒有半點作用。

「都還給你。」林四長老捏碎了飛斬過來的劍氣,大手一捏又迅猛朝莫東拍過來。

「轟。」

塵浪飛揚,莫東腳踏易步閃開了,但仍然有一絲心悸,靈動五重和御靈境界差距還是顯而易見的,而且林四長老也不是普通的御靈境界。

強勢婚愛:豪門老公輕點寵 「裂空。」莫東臉上卻無退色,目光如劍般不屈,身軀一晃,眨眼來到林家四長老近前,紫星劍光芒爆閃,虛空中隱隱有一抹淡淡的黑色。

飛天劍訣第四式是莫東自己悟出來的,攻擊力遠超飛天劍前三式,而且裂空式甚至是結合了飛天劍的前三式,劍勢飄渺,無蹤無跡,被莫東當作底牌。

在葉族廣場上也正是這一劍讓林家四長老對莫東生出了忌憚之心,同時強烈了殺機。

「這樣的劍招雖然讓我忌憚,但是想要用他來殺我,痴人說夢。」

林家四長老眼神微凝,身上忽然散開靈力潮汐,瞬息百丈之內都水般的波紋,在這裡彷彿形成了一個領域。

莫東一劍斬來,裂空之名也是名副其實,一路黑線瀰漫,這林四長老建立的領域無法阻擋他,他在不斷的靠近。

攸然,他身體錯過林四長老又迅速的閃到一邊,使林四長老想要趁此抓住他的算計落空。

「你傷到了我。」

林四長老摸了一下胸口,指頭上多了血跡,他的目光很陰沉。

「什麼,四長老竟然受傷了。」

「這不可能吧。」

林家人如驚慌的小鳥,臉上顯露著不可思議。

「你會死在我手裡。」莫東臉色蒼白,但眼神凌厲,別看他一劍破開林四長老防禦,還傷到了林四長老,但這呼吸的較量,耗費了他不少心神。

「斬!」

莫東身軀一晃,一會兒在左出現,一會兒在右出現,騰挪橫移,這次林家四長老卻長了心眼,莫東裂空劍招是很厲害,但是修為的差距畢竟很明顯。

而他能逼得的御靈境界隱隱落在下風,這樣的事迹宣揚出去,肯定會引起軒然大波。

「轟。」

便是御靈境界也無法對靈兵刀槍不入,林家四長老雖有雄厚超過莫東的靈力,但莫東的裂空劍招無可抵擋,也是在避其鋒芒,忽然林家四長老掌中出現了一個事物。

驚人波動散開,莫東手中紫星劍都是不穩,翻身倒退,此時林家四長老臉色陰冷,手中握著錘形靈兵。

好似天崩地裂,林家四長老一錘砸了過來。

「鐺。」

嫁個大佬慢慢寵 紫星劍震蕩,上面的星辰紋絡也是閃爍黯淡,最終莫東握不住紫星劍,而林家四長老一掌狠狠拍來。

一道慘白的光芒射來,林四長老身形一頓,盯著天一鏡,有忌憚有貪色。

「轟。」

但這並沒有讓林四長老懼怕,他手中錘形靈兵陡然光芒大盛,似是暴漲十幾丈,對著莫東砸了下來。

莫東也是一頓狠照,不過林四長老很狡猾,仗著能夠御空,能比較輕鬆的躲開天一境,如此一來卻也不敢靠近莫東。

一時間,莫東居然和林四長老僵持上了。 「那王先生你現在回來是打算安定下來定居嗎?」蘇心優說話時喜歡盯著一個人的眼睛看,王小海並沒有害羞閃躲的煮著茶。

他優雅的給她續上一杯第三道茶「嗯,是有這個打算,長年在各國漂泊想要回國找個合適的人安定下來。」

猜想他是想起了小雨才回到這個地方,蘇心優刻意問道「王先生可有合意的人選?」

他停了下來拿起茶當成酒一飲而盡「有是有,只是緣分未到!」

「此話怎講?」

他淡淡的憂傷道「我回來了依人卻不在!」

「不知王先生的依人是何人,興許我知道呢?」

「哦?」蘇心優的話引起了王小海的興趣望著她等待她說下去。

蘇心優輕柔的笑道「我有個妹妹,就是我夫君的妹妹她叫伍小雨,曾跟我講過她的一些事情,她十八歲前是住在我剛才敲門的家中,不知王先生要找的可是她?」

「對,就是她,你要找的…」

王小海沒把話講完,蘇心優壓制太久的憤怒一下爆發,冷不防彈跳起身一腳踹他倒地,他的兩個手下立即上前來護主。

但蘇心優並不把她們放在眼裡。

突然就打了起來,看著自己的嫂子,身手了得一對二竟能佔上風。

「給我退下!」王小海叫他的手下退開。

那兩個聽話的人退開之後蘇心優不客氣的對王小海拳打腳踢,他並沒還手。

可把那兩個女人急得,好幾次想衝上來還擊。

「我知道我為什麼要打你嗎?」捉住他的衣領,就算提不起他,也照樣提著,另一隻手握成拳對準他的臉問他。

「我做了不道德不光彩的事情!」對此他也一直在懊惱自己當時衝動犯下的錯。

狠狠的一拳打到他的左邊上再問「你知不知道她現在因為你當年犯下的錯患上了神經疾病?」

因為這個男人讓一個好好的姑娘變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她繼續揍他,直到她累了為止才放手。

他沒有在意自己鼻青臉腫,一臉歉意的問她「她現在在哪?蘇小姐請你告訴我她現在在哪,我要去找她,我要彌補我當年犯下的錯。」

「你已經對她的身心造成了傷害,你個禽獸,當年她才十四歲,你怎麼下得手?」越說越氣,她又想上前去揍他。

他閃縮了下,用力一甩手,也罷,事情都發生了將他打死也無事於補,現在只有想辦法把小雨的身世弄清楚。

蘇心優沒打他,反倒是他自己撲通一聲跪下抽自己的耳光「我該死,我混蛋,我不是人,我該打,你就打死我吧!」

「主人,不要這樣」他的兩位手下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上前去捉住他的手不讓他抽自己的耳光。

「好了」蘇心優怒呵一聲,他停了下來才繼續說「別在我面前演戲,小雨她現在在北平,你要去找她可以,但是你必須用你以後的日子來彌補之前犯下的錯!」

「我會的,我會的!謝謝嫂子成全!」他滿心誠意的猛點頭。

「別喊我嫂子,我也沒有成全你,你有沒有機會去彌補以前犯下的錯還要看我公婆還有小雨的意思,我不過是她的嫂子,不有權力決定什麼。」

「這個我知道」他站了起來對手下說「給夫人和小姐備房」

「是!」兩位女孩雖然不明白自己的主子為什麼在被一個女人打了之後還要款待她們,還是聽話的去準備房間給她們住。

「不用了,我們有地方住!」蘇心優不想讓夢柔與這個變態男同一屋檐下,他這個人不是心理變態就是喜歡小蘿莉,她可不想小雨被他騙了,夢柔又被他騙。

「嫂子,您就不要拒絕好嗎?你住在這讓我心裡也好受些。」

蘇心優不客氣的說「不好意思,我看到你會不好受!」

霸氣的說完帶著夢柔轉身便走。

下到地面后,那個隨從的司機給她們準備好了民宿。

是一間比較新的木房子,房主人是一對年輕的夫妻,應該是剛新婚,牆上還貼著喜慶的大紅喜字。

「老闆,您要的房間為你們準備好了,是三間對嗎?」

「嗯!」司機點點頭。

接著他們小兩口拿了個包包把鑰匙交給司機。

漂亮的苗家女孩對司機輕柔的說道「這是家裡的鑰匙,我們今天晚上會到娘家去探親,三天之後才回來,您要是回去時我們還沒回來,把鑰匙交給我隔壁的王大媽就好!」

其實司機是把他們的新房整間都租了下來,與其說是租不如說是買,只是一個晚上的租金都能把這房子和房子裡面的所有東西買了下來。

所以兩夫妻才放心的把鑰匙交給他。

「嗯!」司機再次點點頭。

小兩口離開后,下起雨來蘇心優有點擔心眉頭微皺問他「司機你是把整個屋子租了下來把人趕走嗎?」

司機解釋道「不是的,少夫人,這屋主是正巧今晚要回娘家去住幾天,我才租下來的。」

瞥見牆腳處有兩把好看的油紙傘,也是看出司機在撒謊,雖然是善意的謊言她也不能讓那小兩口淋雨示意他「那行吧,他們雨傘都不有帶你拿兩把過去給他們,實在走不了讓他們回來住一個晚上明早再出發。」

「小的明白!」

第一次住苗家木屋,一眼望去,這屋主人肯定是個小文藝青年,弄了個小書架牆上還貼了好多大字報,還有各種的室內花草擺放在屋子的每個角落。

一些苗族用品,看著十分的新奇。

她最喜歡掛窗台上的那個類似晴天娃娃的風鈴,風一吹噹噹響。

「嫂子這屋子好漂亮。」

「確實是,夢柔你餓了嗎?」

夢柔不好意思的點點頭。

「那叫司機準備晚飯吧」

話落,王小海的手下便端著菜過來了。

可以說是山珍海味,大魚大肉。

蘇心優讓她們拿回去不要,結果那兩女孩每一道菜都當著她們的面試吃。

「夫人,這些菜都是沒毒的可以放心食用,我們主子並非大奸大惡之人!」

呃~

這王小海也太那個啥了吧!何夢柔望著要她們端回去蘇心優。

「拿回去!」

兩個女孩突然的跪下一臉為難的說「如果夫人不收,我們也失業了,先生說過要是你們不收我們就別回去了!」 第二百四十五章拚命

林四長老錘形靈兵很厲害,其品階幾乎直追莫東手上的紫星劍,並且因為林四長老的修為,這錘形靈兵在其手上發揮的威力要比紫星劍強。

轟。

一座小山丘夷為平地,地上拓印出一個大鎚子,莫東依靠天一鏡、易步和林四長老遊走戰鬥,居然和林四長老相戰半刻而不敗。

「這樣的寶貝落在你手上可真是明珠蒙塵。」可以說要是沒有天一鏡,莫東早落在林四長老手上,所以林四長老對這個在北望境能排的上的寶器天一鏡越發眼熱。

林四長老攻擊越來越厲害,而作為御靈境界的他,隨意便可調動天地間的靈力,掌控靈力起來輕鬆自如。

「吼……」只一拳,便有數百隻靈力所化的妖獸,咆哮著、奔騰著淹沒向莫東。

天一鏡說起來對具有靈魂的生命體最為克制,作用最大,而林四長老也吃透了天一鏡作用,所以他想要靠自身的優勢去耗盡莫東。

這樣一來,莫東沒有一樣佔優。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