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因為這件事兒,你知道我為什麼會在這個公司裡面嗎?」

「那天我抓到了我的女朋友跟老闆在廁所裡面……」

其實我這個時候也不是真的想把所有的事情也說出來,只不過我是想找一個人過來聽我當初發生那件事情而已,雖然我也不知道,我的前女友究竟是心裏面樂不樂意,不過現在發生了這些事兒,人家肯定也不是特別開心的。

所以我就一直沒有把這件事情放在自己的心裡,在發生了這些事情的情況下,那些人還以為我這個時候傻了一樣,反正讓他們看看自己的經理什麼都不管了,反而一直都在圍著一個女人轉,好像有些不太對勁。

「我說你們幾個都在這裡看什麼看,難道還不應該趕緊去幹活嗎?現在發生了這些事情,如果再不趕緊弄的話,你能還來得及嗎!」

我說這句話的原因是因為現在正好網上有一個特別熱門的題材,只要隨隨便便的沾一點光就可以活的那種,所以對於這些人來說才真正的是一筆發小財的機會,所以我才會這麼著急的把這些人給趕回去了。

再加上魏薇現在這種樣子也不適合讓很多人看見,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裏面就莫名其妙的有了一種衝動,好像是把這個女人重新搶到自己身邊的感覺,後來仔細看了看,當時覺得有些過意不去。

「其實你也不用想這麼多,這些人只不過是心地善良而已,到時候如果真出了什麼事的話,還是會讓你先走……」

聽到我這句話的時候,魏薇的臉上露出一抹不屑的表情,然後直接就把我手裡面捧著的藥膏放了過去,「誰知道你會不會記著給我敷藥的機會直接就把我給殺死,你要知道我們這裡面可就我自己一個人了,如果到時候死了的話,我們好好一個家就全部都落……」

說到這裡的時候,她還不忘了笑了一下,然後起身做了一個表示恭敬的姿態,笑眯眯的說道:「如果你這個時候可以讓我一直在這裡幹下去的話,我也不是不能告訴你要怎麼樣解救你的親生女兒,現在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方了,我也不可能會對你怎麼樣的……」

「話不能這麼說,如果到時候你用我們的直播間去做一些違法亂紀的事情,那麼我們這個直播間的名氣不就徹底的毀了嗎?你現在都看到的都是我們辛辛苦苦打造出來的,如果到時候沒了的話,你讓我們這群要到什麼地方吃飯喝水去,難道還讓我們一大家子吃西北風不成?」

我說這句話的時候也是沒有留著一些面子,絲毫沒有認為自己面前的是一個什麼千金大小姐,反正人家也只不過是一個隨便的女主播而已。

「我跟你說了,如果現在你不後悔的話,到時候你絕對會後悔的……」她說這句話的時候一點都不悔恨,好像這個時候這些人沒有死掉全部都是因為他們命好一樣,如果到時候真出了什麼事的話,我覺對會因為這件事自責一輩子的。

「反正你也不是這個公司裡面的老闆,現在你既然已經做了這個決定了,到時候就直接問你們老闆去,如果連那個地方你也能來這的話,我倒是不介意看看你的身上究竟有多厲害!」

我說這句話的時候還不忘了瞪了一下我面前的這個人,早一點去不就什麼事情都沒有了嗎?偏偏看著自己旁邊的那個人,誰不知道她有一顆堅定不移往上爬的心。

「我會跟你說,如果這次我成功了的話,是絕對不可能放過你的,所以你現在還是老老實實的去找周萌萌要吧!」 我看到這裡面的這些人全部把東西拿走的時候,心裏面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特別的心氣爽,如果不是因為這些人一直坐在旁邊阻攔著我的話,說不定我現在的工作都已經弄的差不多了。

所以看到那些人走的時候,我心裏面除了高興根本一點想法都沒有,旁邊那些人看到我這個表情的時候也是不由得吞了吞口水,好像他們都已經知道了,得罪了我,這個殺青之後自己的生活會變成什麼模樣,所以我知道這些人在背後害我的時候,我並沒有說什麼。

惡魔總裁霸道寵:老婆,太腹黑 「我跟你們說,如果不能把這裡的事情弄好的話,到時候出了什麼事,我也沒辦法繼續幫助你們!」

我說這句話的時候,明面上是在跟那些人說,千萬不能隨便的怎麼怎麼樣,實際上我是在抽中的機會給自己一些重要的人送了一些東西。

我們之間雖然說沒有多少的現金交易,但是很多東西都是在一起掛鉤的,只要有一個人出了什麼大事的話,另一個人絕對會受到傷害,所以在遇到這種事情的情況下,我們一般都會直接打取女人的戰場。

「我發現你們這裡都想挺多的嘛,如果不是因為這裡的話,我說不定這一年都不可能到那個年老的商店轉一轉了?」

他說這句話的時候還不忘了看了一下男主一一,好像這個時候他要是不答應的話,簡直就是罪惡不赦一樣,再加上這個地方距離,吃飯的地方也挺近的,所以他們也就稍微的點了點頭就坐了下去。

「你也知道咱們現在的生活是一個什麼樣子的,如果這樣隨隨便便的讓一些流浪的人進來的話,咱們的隊伍會越來越高,到時候也就越來越控制。」

其實他們這句話我心裏面也差不多挺認同的,畢竟有一些東西都是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所以在這個時候我也沒有道理繼續逼迫人家在這裡幹活,只不過我就悄悄的把他們的卡布奇諾換成底下的那些,或者上面那些的根本沒有幾個人要。

也正是因為抱著這種心理,所以我對於這個公司一點歸屬感都沒有再發現自己被人打了這麼一下之後,我第一反應就是覺得那些人都已經爬到我的頭上了,如果不是因為他們的話,我估計我現在還在好好的……

我說這句話的原因是因為我發小回來發現這件事情之後,一怒之下直接就把我的經理給扔到了一邊……

雖然說我現在也算有一個不大不小的官,但是這種事情對於老闆來說,就有一個決定的主動權,他們老闆都不敢用這個小丫頭的跟別人說別人再怎麼喜歡。

「我跟你說我現在才離開了這麼一段時間,你就把這裡的事情給我處理了這麼多幺蛾子,早知道會變成這樣的話,我一盆水都衝到你頭上了!」

我說這句話的時候心裏面其實一直都沒有他跟自己面前的美人比起來,他們去的那個只不過是叫作陪襯而已。

我心裏面想著這些事情對於接下來要做的那件事特別的不放心,如果不是因為他們一直坐在旁邊催促著我的話,我覺得我這一輩子都不可能再使用任何東西了。

「我就是隨隨便便的出去幹了幾天活,你就已經把這個功能設置,如果我再離開半個月的話,我公司裡面的所有人是不是都以為你才是老闆,你知不知道我把這些人弄到我這裡究竟花費了多大的能耐嗎?如果讓他們走的話,我的公司要怎麼樣才能支持下去……」

雖然說我的發小平常的時候也都是隨隨便便的,所有事情都不早點,不過在發生這種事情的情況下,還是第一感覺要回去看看到底要怎麼辦。

開發出了這種事情,其他人都在勸著,他說只要直接把我看出的時候,他竟然還反過來問一下我以後到底要怎麼做,並且這麼一點,我也絕對會把自己所學的東西全心全意的都融入到這個公司裡面。

不過旁邊那些人看到我這個表情的時候,也感受到了我對他們的濃濃恨意,如果不是因為這些人一直都在我發小面前說我怎麼樣,不行的話,根據我們兩個之間的感情是絕對不可能到現在這個地步的,所以對於其他發生的這件事情,我完全都沒有放在心上。

如果那些人開始發現自己一開始得到那些錢就越來越少,到時候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都開始覺得自己一開始的時候是不是做錯了,自然覺得發生了這麼多事情的情況下他們也開始慢慢的反省了自己。

然後就有一些人過來我這邊跟我道歉之類的話,我再勸了幾次,發現沒有多少的事情之後,我最終還是讓他們慢慢的按照自己的生活方式去做,反正對於我來說這裡面發生了什麼事情,也沒有多大的關係。

如果到時候真的出了什麼事的話,也只能是因為這些人一開始的時候心裏面實在是不單純。

「其實當初如果不是你們一直坐在那裡,真的話,我也絕對不可能會把這件事情放在你們的身上,我也知道你們對於這件事情究竟耗費了多少能耐……」

我說這些話的時候絕對是一臉的真誠,所以很多人都在這個時候相信了我說的道理,還有一些人覺得我這個時候實在是太累了,然後就跟我流了幾句鱷魚眼淚。

不過很快他們就發現只要自己努力的傢伙,所收到的那些跟自己一開始付出的也都是一定成正比的,所以對於我的第一開始慢慢的消失了很多,就是所謂的打一棒子再給一個甜棗的政策。

我的發小看到我這個能力的時候也是滿意的點了點頭,其實在一開始的時候,他也知道我這個人是絕對不可能隨隨便便的就把自己的事情告訴他的,發生了這些事情的情況下,也只能是說明我一開始的時候沒有用心去做這件事兒。 就在我在這裡得意洋洋的時候,旁邊突然出來一個人,我也不知道他們究竟想干點什麼,不過在我反應過來的時候,我就已經被這些人給抓了出去,他們有一些人甚至拿出來了一個警察的標誌能讓我束手就擒。

「我跟你們說我覺得什麼事情都沒有干過,如果你們再這樣下去的話,我就直接告你們說你們侵犯勞動人民的合法權益!」

我說這句話的時候雖然也是瞎扯的,不過還有一些人直接就黑的臉色,我心裡清楚,雖然有一些人要抓我,根本不需要什麼證據,但是在光天化日之下他們也不敢隨隨便便的把我怎麼樣,這也是我為什麼這麼理直氣壯的原因。

還有很多人看著我的時候,臉上不自覺的就開始帶上了那種看犯人的表情,一開始的時候我還沒有明白過來這些人到底想幹什麼,不過現在發生了這些事情的情況下,我就知道這些人最近想要拿我幹什麼啊。

那天只不過是看著我什麼東西都不會,還以為我這個人特別好欺負,所以這個時候才想著要怎麼樣欺負我,但這個時候如果我稍微有一些反抗的話,他們心裏面肯定就不願意了。

所以想要把我直接拉到他們的身邊,然後跟我說這些事情,當初發生那些事情的時候,我心裏面也明白要怎麼樣跟這些人把這裡的官司打好。

「你們好好的看看我,可是什麼事情都沒有做,只不過是在這裡安靜的上班而已,如果這樣隨便你們敢抓我的話,到時候出了什麼問題,你以為我會放過你們嗎?別忘了,我雖然沒什麼背景,但是我能混到這個地步……」

我說這句話的時候,雖然沒有把剩下的話說出來,不過很多人都已經知道我在說什麼,我們公司裡面的一些人看了我一眼之後就趕緊轉了過去,生怕我記住他們的臉。

旁邊那幾個人臉上也是帶上了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雖然我心裡也清楚這些人不敢怎麼樣對我,但是在這個時候如果不能跟這些人說清楚的話,到時候出了什麼問題我可能會被這些人給……

其中一個女的看出來了,我這個表情的時候,也知道我是一個色厲內茬的人,所以這個時候只是笑眯眯的看著我說道:「其實你也不用特別擔心,我們只不過是過來找你了解一些事情而已,如果你能夠配合的話,自然也沒有什麼大問題……」

她越這麼說話我心裏面一直都不靠譜,畢竟當初我從那個公司出來之後,就再也沒有人對我這麼好的這個時候,隨隨便便一個人對我示好,可能就是想要通過我去干點什麼事情,如果就這樣直接上的話,就絕對是中了他們的圈套。

「你心裡也清楚我是絕對不可能會隨隨便便的跟一些人說點什麼的,到時候出了些問題的話,你們就過來跟我說是我的原因,我可沒那麼傻,如果沒什麼事的話,你還是趕緊走吧!」

我一邊這麼說話一邊就想要回到你公司裡面,但是那些人這個時候好像不願意放開我一樣,抓著我的胳膊,就好像是擰著一團棉花一樣。

「什麼事情都沒有說呢,如果這樣你不願意說的話,那我們最後也沒有辦法,只不過是說以後你出了什麼問題……」

這些人看到我的表情好像就是我這個時候已經在貪污了一樣,雖然我在這個公司裡面掌管的權力真的是很多的,但是我每個月的工資就是那些死工資到時候出了些問題的話,我的發小也絕對不可能懷疑到我的身上。

我們都已經在一起這麼十幾年了,如果出了一些問題,隨隨便便都是我做的話,那麼我們兩個也絕對不可能會到了這個地步。

「你們想的那些事情我絕對沒有做過,如果這個時候你們想用這些東西來作為把柄能抓住我的話,那你們真的是想錯了,我真的跟你們一點關係都沒有!」

公司門口很多人都是來來往往的,聽到我說這句話的時候,很多人的眼睛裡面都閃過了一絲不屑一顧的表現,雖然他們也認為我這個人絕對不可能是手腳那麼乾淨的,在發生了這麼多事情的情況下,他們也只是看著我所有的事情都不願意隨隨便便跟我解釋清楚。

而且這些人看著我的表情就好像已經看到了一個要死的人一樣,雖然我這麼長時間一直都想著自己以後到底要怎麼做,但是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把我發小的錢變成我自己的。

「你就放心把很多事情我們都已經知道了,你到底干過一些什麼我們也清楚,到時候如果真出了什麼事的話,你後悔也來不及,所以這個時候我們是能幫助你的,你也不用表現的這麼有敵意,很多人都做過這種事情,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兒……」

那些人說這些話的時候,臉上也露出了一副我都懂得的表情,我也知道這些人究竟想干點什麼,如果我這個時候就隨隨便便的入了他們的願的話,那也說明了我真的干過虧心事。

致命誘惑:霸道首席偷孕妻 但是這麼多年了,不管我是在這個公司還是在其他公司裡面,我從來都沒有干過任何一件讓我自己後悔的事情,所以我對於這些人要說的那些事情,我都不知道要怎麼樣跟他們解釋。

所以我就點了點頭,任由他們把我拉到了一個咖啡廳一樣的地點,「如果有什麼事情的話你們就直接說吧,我公司裡面有事,如果這樣離開的話,肯定還有很多的問題,到時候出了一些事的話,我自己都解決不完……」

我一坐下來就表現出來的東張西望,好像特別擔心怎麼樣,那些人看到我這個表情也以為我是在心虛些事情,所以在這個時候,他們也只是嘆了一口氣,就準備跟我直接切入主題。 那個人一邊說這句話的時候,一邊就開始把我列入了哪些人的名單裡面,雖然這麼多年了,我也知道這些人的手腳不是這麼乾淨的,但是我從來沒有想到竟然有人光天化日之下就敢過來找我的麻煩。

我的發小這個時候不知道什麼時候給我發了一個消息,我看了一眼就知道了,這些人是什麼地方來的,然後我也只是笑了笑配合著他們把這裡的事情給說完了。

總裁追妻:幸福有你 「其實我當初做這些事情的時候,我都已經決定好了,絕對沒有人會發現我的,但是這個時候你們突然過來了,讓我不得不懷疑我是不是什麼地方露餡了,這樣吧,如果你們不願意說出你們的背後到底是誰的話,你們最起碼要做出一個可以讓我相信你們的吧?」

既然知道了我究竟貪污了多少錢之後,這些人臉上才露出了一個滿意的表現,如果不是我發小突然給我發的消息的話,我是絕對不可能知道他們竟然是我那個敵對公司裡面派過來的人,就是為了要收集我們公司裡面的證據,然後想要把我們這些人全部給打入地牢之下。

但是沒有想到的是,我的公司竟然是我發錯了,我們兩個之間都是那種褲子都能穿一條的人,別說是這些東西了,這就是他們如意算盤沒有打對的地方。

所以在這個時候,我也只是笑了笑,沒有根據他們說的那些話繼續說下去,反而到時候會變成什麼樣子,也只能是他們自己做的那些事兒。

「這樣吧,如果你不願意把這裡的消息泄露出去的話,你最好還是跟我們公司裡面合作一下,我們也絕對不可能會讓你們公司平白無故的損失那麼多的,只不過是想要經過你們公司業務的時候幫我們推薦一些東西而已……」

這些人笑了笑直接就說出來了,他們的條件聽到這裡的時候我倒是詫異了一下,一開始的時候我還以為他們會直接讓我把這個公司裡面的把柄給拿出去,到時候他們就可以用這個東西來威脅我們了。

但是我沒有想到的是,這些人竟然開始對我們的一些推廣渠道有了興趣。

我心裡清楚的是,如果這個時候我的推廣渠道讓他們反省的話,到時候我們這個公司覺得開啟不下去,但是在這個時候我已經隱隱約約的掌握到了,他們到底想干點什麼,所以在這個時候我也只是嘆了一口氣。

「如果你們真的想要通過我們公司裡面的渠道的話,大可以直接找我們老闆,如果這樣下去的話,咱們兩個之間的合作,說不定還會被一些有心人給抓過去,說是一些什麼之類的把柄,到時候發生了什麼事情,對於咱們兩個都不太好,對吧?」

這個人笑了笑,然後直接就把合同推的過來,「我也知道你們公司裡面的渠道是有一定的特殊的,我這個時候也不是隨隨便便的就讓你過來給我弄點什麼,只不過是我想著的是咱們兩個之間要是直接合作的話,肯定是會有著一些優惠的,這個時候如果你……」

這句話沒有說完的時候,我就已經明白了,這個人究竟想要干點什麼,他們只不過是認為我想利用他們這個心理,然後去自己做一個回收的價格,但是他沒有想到的是我們公司裡面所有東西都是明碼標價的。

還有一些女主不直接就拿著這些東西去跟一些人談合同,到時候有了一些東西的話,直接就跟他們合作了,我們公司雖然知道有這件事情,但是從來沒有阻止過,對於她們來說這也是維持生活的一種手段。

所以我們公司裡面的人知道的話,一般都不會去阻止的,也不跟別的公司一樣,會隨隨便便的去跟那些人說怎麼樣怎麼樣的,在發生了這麼多事情的情況下,那些人都認為我們公司裡面特別的嚴,但實際上他們從來都不了解我。

所以我看到這些人的時候總想著要笑一下,但是發生了這麼多事情,我還從來沒有想象過一次我們公司竟然會被人說成這個模樣,早知道會變成這個樣子的話,我是絕對不可能會把這裡的事情告訴那些人的,所以在這個時候我也只是笑笑,並沒有說點什麼,不過這個時候他們還以為我都已經答應了。

「既然都已經答應了,那麼咱們說話就簽一下字吧,到時候你們想怎麼做我們公司裡面也管不了你們,到時候再出了什麼事情的話,也只能算你們自己……」

那現在這句話還沒有說完的時候,我直接就搖了搖頭:「這可不能這麼說,一開始的時候我都已經說好了,咱們是絕對不可能會這樣做這個準備的,既然一開始就已經是你們想要提出這個價格了,如果我們這個公司裡面隨便的吃一些回扣的話,對於我們手底下的這些員工也不太好,要不這樣吧,你們最多能出多少,就直接說一個明碼標價!」

潛愛成癮,帝君的小毒妻 他們聽到我這句話的時候,還以為我是對於這份錢不太滿意,所以只笑了笑拿了一厚嗒的錢放到我的身邊。

「這個樣子的話,就勉強的證明了一下我們的心意吧,其實我跟你們說我們都已經是準備好了,要跟你們長期合作的,如果這樣下去的話,對於咱們公司裡面也沒有多少好處,到時候你們也得不到多少好處費不對嗎?所以咱們現在這樣絕對是互惠互利的!」

這些人一邊說這句話的時候,一邊還不忘看看四周,生怕這個時候我叫一些狗仔隊過來跟他們說點什麼,到時候他們的公司就身敗名裂了。 之前看到我這麼一副油鹽不進的樣子的時候,臉上也是帶上了一抹不懷好意的笑容,其實在一開始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決定好了,我這個人要怎麼做才能收留起來,但是他們從來沒有想到的是,我一直都沒有把他們當做我要賺錢的那一方面。

雖然我心裡也清楚要發生這些事情的情況下,那些人也絕對不可能會跟我說點什麼,但是現在這個時候我如果再跟他們把這些錢拿起來的話,已經說明了,我們絕對會變成同類的人,到時候如果出了什麼事情的話,我也不能隨隨便便的去說他們什麼不對的,所以在這個時候我也只是嘆了一口氣就決定。告訴他們這裡的真相。

「其實這個時候你也不用跟我說點什麼的,我們公司裡面一開始就已經規定了我們這些人拿多少工資,那些主播拿什麼樣的工資拿什麼葯提成,如果你這樣想從我身邊下手的話,還不如隨便去我們那裡找一個主播……」

我說這句話真的是盼著我的良心再說,但是這些人臉上一副不相信的表情,好像我這個時候如果不答應他們的話,就已經算是做錯了什麼事一樣。

「要不然這樣吧,如果你嫌這些錢少的話,那以後如果我們掙了一些福利的話,我們也可以再給你一些提成,但是最多再給你一成……」

這些人的臉上也是露出了一副就疼的表情,看樣子如果他們跟其他公司裡面合作也差不多就是這些錢了,所以我想了想也就答應了下來,只要我回去把這些東西給了,公司裡面的話也差不多了,只是我沒有想到的是在我的手剛剛摸到這些錢的時候就已經被一個記者給抓了起來,還有一些人看著我的表情的時候臉上露出了一副失望的樣子。

好像我這個時候只要把這些東西拿起來的話,就已經算是對不起他們了,只不過這些人從來沒有想到的是我這個時候已經想著要怎麼樣才能把這些錢給公司裡面的那些主播好好的瘋一遍了,如果到時候不管發生了什麼事,我都不給他們的話,以後有了什麼好消息,那些人肯定也不會記得我。

所以在發生了這些事情的情況下,我也只是嘆了一口氣,然後就還是把這些東西給拿過去了,那些人看著我的樣子的時候,好像我這個時候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大事一樣。

不過這個時候我也沒有想著他們究竟要做什麼,然後我就把這個合同給拿了起來,順便照個照片給我的發小發過去,那些人看到我這個舉動的時候還不明白,他們還以為我這個人做了壞事,總有一種想要保存起來的樣子,但是公司裡面的一些人看到我的樣子也是稍微的帶了一些失望。

不過他們也心裡清楚,我絕對不可能會隨隨便便的做出這種傷害自己信譽的事,所以在這個時候也只是看了一下,就決定把這裡的事情給我說清楚。

不過我卻看也沒有看這些人眼睛拿著東西到了,我發小的辦公室裡面,然後把這些東西弄清楚了之後就往桌子上一拍,其實患者一般情況下,我也不願意去跟他們把這裡的東西弄清楚的,但是這些人從來沒有了解出來我這人脾氣是什麼樣子的,等著他們手裡面把這些錢全部分到手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我究竟做了什麼事兒。

不過我們公司裡面是挺高興的,旁邊那家公司好像都有一些不太樂意了,其實他們也清楚,如果想要買我們這個渠道的話,肯定也是要耗費很多的能力的。

但是現在只不過稍微花了一些錢而已,對於他們來說還是在自己的承受範圍之內,如果到時候發生了什麼事情的話,他們也不知道要怎麼樣才能把這些東西說清楚,所以在這個時候,也只是擺出了一副笑眯眯的樣子看著我們這裡。

根據一些過去他們那裡幹活的人來說,那些人恨不得就把我給氣死了,因為這個時候他們公司裡面付出了那麼多的代價,其實實際上只不過是買了我們這些主播的一個小推廣而已,因為這些錢對於我們來說並沒有多大的,要求,分到每個人手裡面只有一小點,所以她們也只不過是當做了一個簡單的小客戶。

「你這樣子做的話,以後再也沒有人敢隨隨便便過來找你什麼麻煩了,你也掙不到什麼外快了,你心裏面真的願意嗎?」

那些人看著我的表情的時候,好像是要從我臉上找出一副不情願的模樣。

但是在這個時候他們心裏面也清楚我到底想要做點什麼,因為我從來就沒有把這些錢放在自己的心裏面,我唯一在乎的就是這些人對於我的看法究竟是什麼樣子的,如果喜歡我的話,我也絕對不可能會讓他們過來跟我有什麼麻煩。

「你也知道我從來沒有把這些事情放在自己的心上,到時候如果真出了這些事情的話,也只能算是我自己運氣不好,這個時候你就不用想太多了……」

我笑了笑就決定把自己的所有打算給說出來,如果我們公司裡面一直這樣小打小鬧下去的話,到時候出了什麼問題,那些人也是不可能會對我們有著過多的一個評價,所以在這個時候直接就把自己的名氣給打出去,很多人就會樂意過來找我們弄些廣告之類的,到時候我們要賺錢還不只是一句話的事情嗎?

我把這些東西全部告訴我發條之後,他就直接一揮手就決定讓我把這裡的東西給負責起來,我看到他的表情的時候就跟他爹一樣,恨不得直接一巴掌把這個小子給扇出去。

「反正你都已經對這個業務這麼熟悉了,我這個時候不是應該相信你嗎?再說咱們兩個都是什麼關係,我要是懷疑你的話不是太不是人了嗎?」 「你這個樣子也倒是挺放心我的,如果有一天我把你的錢全部給捲走的話,我看你到底能不能還能把這裡的事情看得這麼簡單,早知道你是這個樣子的人的話,我是絕對不可能來你的公司裡面的!」

我看著他的表情的時候,恨不得直接就把這個人給做出去,但是我沒有想到的是,他這個時候滿心滿意的就是想要讓我把這個公司裡面的事情全部給他解釋清楚。

畢竟他在裡面都忙了這麼多年了,從來沒有一天能夠像我這樣,就開始把這些東西給準備好,早知道會變成這個樣子的話,他也不可能會一直讓我在那個公司裡面呆這麼長時間。

「我跟你說我都已經在這個公司裡面投了這麼多錢了,掙還是第1次,在這裡賺到一大筆錢的,你都不知道,我拿回家的時候我的老頭子都已經高興死了!」

他這麼一副笑眯眯的表情的時候,讓我想到我們當初在一起上學的時候,那種日子,其實在一開始的時候,我也沒有想到當初會變成這樣,早知道會這個樣子的話,我也不可能會在那個公司裡面耗費我這麼多的青春年華,而且我的女朋友還被那個老闆給弄走了。

想到這裡的時候我不由的看了他一眼,然後去問問他們那些人,他們好像這兩天都沒有見到過魏薇,我看著他的表情的時候也不知道,這裡面少了一個人他就清楚不清楚。

不過這個地方都是有著一些專門的人過來給他打理了,所以到時候如果真的少的人的話,人家可能也會把這個人從公司裡面給劃出去,雖然我不知道魏薇這段時間怎麼了,不過最起碼我們兩個也有著一段感情看著她就這個樣子我心裏面也是有些不好受。

我發小好像看出來了,我心裏面在想著什麼一樣,看著我兩眼笑眯眯的說道:「怎麼樣?難道是公司裡面出來了一個讓你特別擔心的人嗎?我倒是不知道你竟然還有一天在擔心這些人……」

在說這句話的時候,他的眼裡面還在想著我以後到底要怎麼做,不過在這個時候我也不知道怎麼樣才能跟他解釋清楚,反正在這裡那些人究竟要怎麼想我我也認了。

畢竟在這個時候我的確是很擔心魏薇,想了想我最終還是開了口:「你究竟知不知道咱們最近新來的一個女主播叫魏薇的?」

「這件事情本來就不是我負責的,要不然你就去人事部那邊看看怎麼回事吧,反正你找他們就差不多了,到時候出了什麼事的話你再跟我說,我就負責給你們提供一些錢財之類的幫助……」

其實我心裡清楚跟他說了這件事情跟沒有說也差不多,但是我從來沒有想到過的事,我心心念念的一個人竟然這個時候蹲在我的發小的腿下。

「那就這樣吧,我就先去忙工作上的事情了,如果你有什麼事想要知道的話,就直接過來找我就行了,到時候我沒時間也會讓你的助理跟你說清楚的……」

我這個時候也沒有想著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反正到時候如果出了事兒的話,我們兩個之間在慢慢的商量就可以了,所以在這個時候我也只是看了一眼辦公室裡面覺得有些不太對勁,不過也沒有多想。

等著我出去了之後看到那些人他們的眼裡面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好奇的表情,我才感覺好像是有那麼一點的尷尬,其實在一開始的時候我也沒有想到這件事情竟然會到這個地步,早知道會變成這樣的話,我也絕對不可能會把這些東西告訴哪些人了。

但是我們都是在一個公司的抬頭不見低頭見,到時候如果出了什麼事的話,我如果沒有跟他們說到時候真出了這些東西,我也沒辦法繼續在這裡待下去,所以這個時候我也只是嘆了一口氣,就把這個東西給忘到腦後。

其實在一開始的時候,我也不知道他們究竟在看我什麼,不過後來根據一個剛來的新人跟我說,我才知道他們為什麼會這麼尷尬,其實在一開始魏薇來到這個公司的時候,他們就知道這個人是我的前女友,結果沒想到這兩個人這麼快就到一起。

說心裏面難受吧,其實也沒有多麼難受,在一開始的時候我就知道這個人絕對不可能是一個好人,但是明明白白的告訴我這些事情的話,我還是有一些接受不了的。

所以在這個時候那些人看著我這個表情,也只是嘆了一口氣用一種懷疑的眼神看著我,好像這個時候我隨便弄點什麼事情的話,都是一種特別正常的消息。

還有一些人時不時的過來跑過來安慰我一下,「你放心吧,我們是絕對不可能會說你什麼的,當初發生這件事情的時候我們都已經決定好了,這裡面出的那些東西不可能都是你的原因,如果到時候真的出了什麼事的話,我們絕對會站在你的身後的……」

「就說一開始的時候跟你也沒有多大關係,完全是這兩個人,有一些做的不對了,你就放心,我們絕對不可能說你的壞話了……」

那些人一邊說這句話的時候一邊看著我,其實在一開始的時候我也沒有想到這些人究竟會怎麼做,不過現在這個樣子,如果我說點什麼的話,他們也絕對不可能相信的。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