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啊……」叫老沈的婦女抬起頭:「我家今天晚上有客人……」

「哦!」楊慶紅得意的一仰頭。

而辦公室,那兩個今年新入職的大學生,則已經悄悄的,來到了楊慶紅面前。

「楊阿姨……」兩人說話都是甜甜的,軟軟的,旁敲側擊著:「您兒子是做什麼的呀?」

楊慶紅笑了笑,沒有說話。

但她享受這種感覺。

連身子都好似輕了幾分。

兒子爭氣,當媽的連氣勢都不一樣!

就是……

她迄今不知,自家兒子到底做了什麼?

身旁,兩個小姑娘更加熱情起來。 有一位知青的顧客聽后解釋道:「今天麗源要在五樓舉辦第一屆年會,那兩排美女是迎接賓客的,我給你們說這些美女是麗源所有女員工中身材最好,最漂亮的,最主要的是她們都是還沒有結婚……」

「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啊?難道你是麗源的員工?」

「我倒是想是麗源的員工,可是達不到麗源招聘的條件。我知道的這麼清楚,是聽我表姐說的,她運氣好麗源去她們學校招聘的時候,她就被麗源聘用了。」

「是這樣的啊!你表姐的運氣還真好。我聽說麗源的工資比國營企業的工資都要搞很多。」

「那是,麗源普通員工的工資,是國企普通員工的兩倍以上。就是到麗源當一個最普通的保安,每個月的基本工資是四百多,加上月獎,每個月能拿到五百多元。

麗源不僅有月獎,還有年終獎,我聽說這次麗源普通員工的年終獎是一千元。

這些都是每個員工都有的,但和這次麗源年會時對所有優秀員工進行的重獎相比,一千元的獎金就不算什麼了。

你們知道這次麗源對那些優秀員工的獎勵是多少嗎?

你們肯定不知道,聽我告訴你們,那些優秀員工每個人都會得到一萬元的獎金……」

現在普通工人的月工資也就兩百元左右,麗源普通員工每個月比其他單位的高兩倍,還有一千元的年終獎,就讓這些看熱鬧的羨慕嫉妒了。

聽到那些優秀員工會得到一萬元的獎勵,所有人在羨慕嫉妒恨的同時,都恨不得得那一萬元獎勵的是自己。

一萬元,那顆是普通工人不吃不喝四五年工資的總和啊!

那些以前還為自己是國營單位的職工而自豪驕傲的人,在得知麗源員工的待遇之後,心中那點驕傲和自豪全都變成個羨慕和嫉妒。

「瑪的,以前老子還為自己是國企員工沾沾自喜,和人家麗源的員工相比,才他么的覺得自己現在的工作有多垃圾。」

「是啊!沒想到麗源的待遇這麼好,下次麗源再招人的時候,我怎麼都要去試試。」

「麗源普通職工的待遇都俺么好,管理人員的待遇肯定更好,下次麗源招人的時候,我就去應聘一下他們的管理人員!」

……

就在圍觀看熱鬧的人議論紛紛的時候,蕭毅他們的車停在了麗源大樓外。

蕭毅他們的車剛停下,雷建國就帶着公司的一眾管理人員出現在樓梯口。

看人鬧的人中很多人都知道雷建國是麗源超市的經理,見他竟然帶着麗源的管理人員向兩輛計程車迎了上去。

看熱鬧的人轟的一下就議論了起來。

「那不是麗源的雷經理和麗源的管理人員嗎,看樣子他們這好像是要去迎接什麼大人物!」

「你們說,他們會不會失去迎接剛到的那兩輛計程車上的人?」

「呵呵,你想多了!大人物有坐計程車的嗎?」

「下來了,下來了,計程車上的人下來了。」

看到計程車上下來的有老人有小孩,還有中年男女,大家都很失望,都在心裏想着雷經理他們去迎接的另有其人,決不可能是那兩輛計程車上的人。

「董事長好!」

看到雷經理和麗源的管理人員,竟然恭恭敬敬地對着從計程車上下來的人叫董事長,所有看熱鬧的人全都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

那幾個一看就知道是小地方的土包子的人中,竟然有麗源超市的董事長,這也太他么的出人意料了吧。

蕭毅看着雷建國和他身後的一眾高管,面帶笑容地說道:「雷經理,你們怎麼都下來,用不着高的這麼隆重吧?」

「董事長,你是我們公司的舵手,您到了,作為下屬,我們來迎接您這本來就是應該的。」雷建國恭聲回答道。

剛才周圍看熱鬧的人都以為是其中一個中年人士麗源的董事長,在知道那個十七八歲的少年才是麗源的董事長后,所有看熱鬧的人全都呆如木雞。

尼瑪!那個十七八歲的少年,竟然是麗源的董事長,這也太他么的年輕了吧!

想到自己十七八歲的時候,還在被父母供養著呢,可眼前這個十七八歲的少年,人家已經是一家有幾十家超市的公司的董事長了。

想到這不少人都在心裏暗自感慨著,自己連一個小毛孩都不如,這輩子算是白活了!

蕭毅道:「沒想到大家都到了我遲到了。」

行政主管寧琳笑着說道:「不是董事長您遲到了,而是得到參加年會資格的員工們太興奮,太激動,全來早了。」

寧琳剛擔任行政部主管,老闆就將籌備公司*年會這麼重要的任務交給了她,她比那些得到參加年會資格的員工還興奮還激動。

人事部主管戴永勝道:「這可是公司召開的第一次年會,能來參加這次年會不僅是一種榮譽,還有着很深遠的意義,別說那些得到參加這次年會資格的員工了,我們大家還不是都即興奮又激動,還無比的自豪和驕傲!」

「老戴說的很對,麗源成立不到半年時間,幾發展成為了一家擁有幾十家分店的大型零售企業,確實值得驕傲和自豪!」

「這話對,這麼短的時間發展到現在這麼大的規模,簡直就是奇迹!」

蕭毅呵呵笑道:「現在還只是有了一個良好的開端而已,你要我們大家一起努力,你們將親自見證和創造出更多的奇迹的。」

「作為麗源初創到發展壯大到現在規模的親歷者,在老闆你的英明領導下,創造出更多奇迹我是一點都不覺得意外。」

其他人在覺得雷建國這馬屁拍的太有水準了的同時,都暗惱自己怎麼就沒抓住第一個拍老闆馬屁的機會呢。

「這一切都是大家共同努力的結果。」

說完見其他人也蠢蠢*,打算大拍自己馬屁,蕭毅趕緊引到介紹自己的親人上。

「來,我給大家介紹一下,這兩位是我的爺爺奶奶,這兩位是我的父母,這兩位是我的岳父岳母,這位美麗漂亮的女士,不用我介紹你們也應該知道對吧,沒錯,他就是我的女朋友,劉靚穎。」

。 做飯的阿姨買了菜剛回來,恭敬地問「季小姐,今天在家裡用午餐嗎?」

季宛宛看了看手機,說了一聲不用。

溫錦歆那邊有做飯菜,讓她過去吃。

付夏瞧見了手機屏幕上的字,立馬抱住了她的腰,可憐巴巴「你是不是又要出去,我不管,我也要和你一起去,你可不能拋下我。」

在這個樣子下去她還不如回付家呢,一個人坐在餐桌上吃飯的經歷,她再也不想有了。

季宛宛深吸一口氣,冷眼看她「你鬆手我就帶你去。」

付夏立馬鬆開她的腰直高興的蹦起來,竊喜的表情藏都藏不住「走吧走吧,是不是去你朋友那,男的女的?」

季宛宛拿了些東西,付夏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崩了形象,立馬收斂了些,一雙眼眸還警惕地往她那看。

季宛宛沒在意,只是面前這人還直愣愣地站在那,便忍不住「走吧。」

家裡的司機開來一輛車,將兩人送到那邊的別墅。

付夏心裡很是抓癢,她想知道那邊到底是何方神聖。

季宛宛偏偏一點信息也不透露。

到了地方,溫錦歆遠遠地就看見了她,匆匆跑過去,甚是嚴肅「宛宛姐,我覺得我們還是報警吧。」

付夏瞧著人的臉,還真特么熟悉,越看越熟悉。

誰呢這是。

溫錦歆臉上的慎重冷色終於給了季宛宛人設靠譜地感覺,她勾起嘴角「怎麼了,裡面有變態殺人狂?還是有電鋸狂魔?」

溫錦歆:……

她瞧了眼另外的一個女生,氣吞吞地道「宛宛姐,那個黎夜寒就是個騙子,他想把我騙到他別墅里去,幸好我發現得早,還有我有天晚上發現他在打電話,還說把什麼人丟海里餵魚。」

她心有餘悸地提了提心臟,「他肯定不是好人,宛宛姐我們現在怎麼辦啊?」

這一雙清透帶著信任的眸還真把季宛宛給問住了。

她再怎麼想也沒想到女主居然想去報警抓男主的一天。

季宛宛裝作懷疑地問「是不是你聽錯了?」

她的不信任讓溫錦歆有些受傷,她撐著堅定的眼神「怎麼可能,是真的,我那天還被他給發現了,他看我的眼神太驚悚了,我還以為還被他給滅口了!」

男主把女主滅口這事,季宛宛絕對懷疑女主瞎掰。

付夏盯著這張面孔,左思右想終於認出她來了。

可現在個情況她到底顯得很心虛起來,那天可是她帶著一幫人教訓她的。

她應該沒認出來吧。

想著身體還不自覺的往後縮了縮。

千萬別認出來!

「都發生這樣的事了,你還不報警,你是等著他先殺你嗎。」聽到這樣的事,付夏又忍不住的站了出來。

溫錦歆早就想報了,可她一人的力量肯定是不夠的,所以她立馬把季宛宛叫來了。

溫錦歆聽到付夏的激動,心情也立馬急切起來「好,我馬上報。」說著還掏出手機。

季宛宛腦袋都被她們倆弄疼了,她壓著她的手,「別衝動,事情還是先去了解吧,報假警可是犯法的。」

這個劇情到底崩壞了多少。

首先季宛宛可以肯定的是黎夜寒肯定不是好人。

黎夜寒出門了,付夏和溫錦歆同仇敵愾的坐在一頭,討論著發生的事。

一連串地聽下來,付夏也察覺到了怪怪的。

溫錦歆還繼續講著,付夏越來越覺得不對,她立馬阻止,「停停停,這男人是不是對你有意思啊。」

逗弄的讓她給做那麼多小事,還非得送她去上班,還強硬的讓她吃晚餐,那麼多事合起來不就是這意思。

溫錦歆當場愣住了。

這一句話已經不是她一個人問過了,齊媛和季宛宛都問過。

那黎夜寒真的對她有好感?

不可能吧。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