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瓶辟穀丹,一瓶15粒,共45粒,一粒可維持三天;五瓶氣血丹,築基期使用可加速築基的時間,一至四品修士可用於療傷。」,陌凡拿著張紙條念道:「外加20塊下品靈石」。

「還有就是術修前輩給我的三樣,符篆,功法以及高仿金箍棒。」

陌凡先是看了眼霸氣十足的金箍棒(高仿A貨),然後不舍地將其收回到儲物戒指,畢竟太顯眼了,被人看到也不好解釋。

他又拿起符篆的說明書:鎮符,以八門遁甲為基礎而製作,無視對方種族,大小,只需在其身上貼出八門的方位即可自動進行鎮壓兩小時,目前無提前解除方法。

他數了數符篆的數量,一共可以使用五次,陌凡也將其收回戒指中,決定拿來當作殺手鐧來用。

「好了,該看看正貨了」,陌凡紅著臉搓搓手,打開了面前這卷原本的功法。

「《齊天》,聽名字都挺強的,可惜術修前輩只有前五層的,後續的至今無人找到。」

「mmp,這麼多」,陌凡看著眼前這一整面的密密麻麻的符號,眼睛直犯暈。

「對了,我可以試試集中精力」,陌凡趕緊集中精神,看起文章功法。

沒過一會,陌凡如願的進入了源於功法的幻術中。

入眼的依舊是一個金色的人影,不過這回還顯現出了對應人體的筋脈絡和骨頭,它盤坐起來,周身出現了一些淡色光芒,代表著靈氣,金人緩緩地將靈氣吸收至體內,由心竅開始,以人體的脈絡為通道,最後煉化為靈力儲存至丹田。

一品修士淬骨,只要最少將體內五條骨頭淬練成如脂玉一般的玉骨,度過天劫,即可晉陞二品。

《齊天》的第一層功法是需要將人體的全部206塊骨骼都淬練成玉骨,最主要的還是利用修鍊《齊天》凝練出的特殊靈力額外再淬鍊一遍四肢與脊柱,形成更加堅硬的金色骨骼,雖說難度極大,但是修成后實力也比同階強大數倍。

天地中的靈氣是毫無屬性的,當修士吸收了靈氣后,通過在體內脈絡中進行循環來產生不同屬性,每一個功法都有著自己的一套脈絡運輸套路,靈力所產生的屬性,就如同精神力一般,各有不同特點。

而修鍊《齊天》這套功法所產生的靈力則有著霸道,靈巧的特性,所以脈絡的運輸的也及其複雜,從心竅出發,幾乎繞遍整個人體的脈絡,最後儲存在丹田之中。

陌凡看了不下千遍,才將其完全記住。

退出幻術,陌凡將房門反鎖,才回到床鋪盤膝而坐,畢竟修鍊可不能被人打擾到。

首先,靜下心來,感受周身的靈氣,陌凡閉上眼睛,放空心神,感受周圍的一切,慢慢的,他明確的感受到周身有著許多光芒,有的亮,有的暗。

接著,將靈氣收入自身體內,陌凡運轉精神力,與其天地間的靈氣進行「交流」,隨後引入體內心竅。

然而其中那些較暗的靈氣融入身體后就立刻遍及全身消失不見。

什麼情況?

陌凡先將引入體內的靈氣儲存在心竅,接著又動用精神力引入了一些較暗的靈氣融入體內,果不其然,又融入了四肢百骸中,不見了。

陌凡皺了下眉頭,算了,先不管了,反正現在也沒什麼大事,接著他將暫存在心竅的靈氣引動,按照《齊天》的脈絡圖行進著,每完全修鍊一次是要進行八個周身循環,所以對精神力的要求也很苛刻,要不是陌凡修鍊的精神力與其功法同根同源,恐怕連一個循環都很難完成。

由於陌凡精神力弱小的問題,靈氣在脈絡中的行進極為緩慢,大約過了兩個小時才完成八次循環。

陌凡直接躺在了床上一臉享受的表情,「修鍊好爽呀,就像是內部按摩一樣,渾身酥酥的,不過奇怪的是精神莫名其妙的振奮了。」

陌凡掏出手機,給術修前輩發了條信息,打算詢問下較暗靈氣的情況,對方說今天天色已晚,明天過去一趟。

陌凡看了看時間,發現已經10點了,結果整個宿舍也只是他一個人。

睡也睡不著,還不如去外頭找些吃的呢。

……

……

「老頭兒,把錢叫出來」,陌凡走在路上,手中拿著幾串燒烤心情愉悅地吃著,聽到旁邊巷子里傳來聲音。

他偷偷摸摸地看了一眼,三個男子圍堵一名老人,搶劫勒索。

「唉,這一到晚上,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陌凡感嘆了下,隨後拿起手機報警,接著光明正大地站出來,大喊道:「不許動,轉過身來,雙手抱頭,警察!」

三名男子慢慢轉過頭,顫巍巍地舉起雙手,當抬頭看到一個年輕的,臉上還帶有些許稚氣的青年時,三人瞬間發飆,「靠,敢耍我們,扁他」,中間持刀男子說道,隨後沖了上去,形成三人陣勢。

陌凡左手插口袋,右手舉著燒烤簽吃著,靜靜地看著三人,暗想,這架勢,平常肯定沒少欺負人,隨後他將吃剩的竹籤丟掉,說道:「你們三個一起上吧。」

三名男子揍了那麼多學生,第一次見那麼囂張的,同時向陌凡的致命處出手。

「真慢」,陌凡吐槽到,隨後賞了他們一人一拳,三人頓時倒地不省人事。

「嘁,沒意思」,陌凡拍拍手掌,轉頭對躲在角落的老人說道:「老爺爺,您可以出來了」。

角落的陰影緩緩走出一個穿著唐裝的老人。

「小夥子,謝謝你呀」,老人握著陌凡的手激動的用蹩腳的中文說道:「我的父母是華人,而我是名英籍華裔,好不容易來一趟祖國,沒想到碰到了這樣的事,謝謝你呀!」

陌凡擺擺手:「小事情,不用在意的。」 老人問道:「小夥子,你是不是修鍊過真正的中國功夫呀!」

陌凡:「!!!」

陌凡假裝鎮定地說道:「沒有的事,我從小力氣大而已,主要是他們三個徒有其表,其實身子虛著呢,所以才那麼容易解決。」

隨後警察趕了過來,將三人帶走,老人也替陌凡承擔了錄筆錄的重大任務,陌凡望著警車離去后才離開。

「哎,打開始修鍊后,每天都有事情發生,我都懷疑我是傳說中的事兒精了」。

…………

…………

次日,陌凡盤坐在術修家的沙發上,向術修示範昨天的較暗靈氣入體消失事件。

陌凡運轉精神力將較暗靈氣單獨引進體內,結果就像昨天那樣融入了四肢百骸。

他睜開眼睛,問道:「術修前輩,你發現什麼了嗎?」

「什麼發現什麼?」,術修反問:「我還想問你有吸收靈氣嗎?周圍靈氣根本沒有一絲異動,連一點靈氣都沒有聚在你周身。」

「什麼!」,陌凡驚呼:「難道那些較暗光芒不是靈氣!」

術修臉色嚴肅起來,畢竟是不知名物質,得認真對待,他問道:「陌凡,你吸收之後,身體有沒有發生異常情況。」

陌凡仔細想了想:「大情況是沒有,小情況的話也就睡覺更香了,胃口變好了,這算嗎?」。

術修一臉黑線,過了會說道:「看來短時間內是不會有問題的,等你哪天準備好去靈氣世界的時候,順便讓千翎尊者幫你看看就行了。」

陌凡點點頭:「其實我已經準備好了,連學校的假我也請了,隨時都能出發」

「那行吧,現在我帶你去,走,上樓頂」,術修笑眯眯地說道。

「額,其實我可以坐地鐵去的」,陌凡咽了咽口水,後退一步,沒錯,他慫了,自從上次后,他已經對御劍有了強大的心理陰影。

「欸,坐地鐵哪有飛劍快」,術修笑眯眯地將陌凡強行拖上樓頂。

在經過了15分鐘的高速空中飛行后,陌凡下來的時候臉上慘白慘白的。

「你看,這不沒啥事嗎?你知道恐高,多坐幾回,就會克服的,相信我。」,術修給了陌凡一個眼神讓他自己體會。

倆人在千羽曦的帶領下,成功進入小世界中,陌凡向千翎尊者說明了來意。

千翎尊者說道:「我先幫你看看體內的情況吧」,說著把住陌凡的脈絡用精神力探查著。

過了一會兒,千翎尊者笑了笑,說道:「恭喜你了陌凡。」

陌凡有些發愣,問道:「恭喜啥,我咋了?等等,把脈,恭喜」,陌凡理了下思路,隨後張大嘴叫道:「我有喜了!我是男的呀,哪來的孩子?前輩,這不對吧。」

千翎尊者和術修一臉黑線,這小子腦洞咋那麼大。

千羽曦笑了一會,對千翎尊者說道:「爹,你還是趕緊說吧,省得他亂想。」

千翎尊者正了正臉色,對陌凡說道:「恭喜你,擁有掌握空間的天賦。」

眾人:「!!!」

陌凡說道:「我,我有那天賦?」

千翎尊者接著說道:「你原本是沒有的,不過你反噬了邪修的靈魂后,他的天賦轉移到了你的身上,而且你現在的精神力已經堪比二品初級修士的實力了。」

「對了」,千翎尊者又問道:「你以前真的沒修鍊過嗎?或者家人沒人修鍊嗎?」

陌凡搖搖頭:「什麼都沒有,這次又咋了。」

千翎尊者若有所思的看了眼陌凡,說道:「你的身體被人用天材地寶淬鍊過,也就是你以前可能有過葯浴的經歷。」

陌凡:「!!!」

「我咋不知道!」,陌凡說道,心中想著等過年回家的時候去找找是哪個好心人幫的忙。

「行了,這也不是什麼壞事,回頭再說吧,我們講講正事,你確定現在就要進入靈氣世界,想好了嗎?」

陌凡堅定地點點頭,說道:「我想好了,去。」

千翎尊者伸出手掌拍向陌凡的胸膛,接著說道:「行了,我往你體內打入了道空間之力,還有一道我的分身,空間之力你只要用精神力觸碰一下就能啟動,同理,你想提前回來的話也是這樣啟動,也可以等一個月時限自動觸發,至於我的分身是只有在你最危險無法抵抗,動用不了空間之力的時候才自動激活。」

接著千翎尊者拿出個竹簡交給陌凡,說道:「這是運用空間之力的方法,你先學個基礎」

「謝謝千翎前輩,我明白了,那麼,各位,我們一個月後再見啦!」,陌凡揮揮手,啟動了空間之力消失在眾人的視線中。

…………

…………

「爸,我還年輕,不想結婚」,林莉婭甩了甩被捆在一塊兒的雙手說道:「您能不能把我放了,我想去外邊闖蕩。」

「不行,咱們林家可是鎮上的大戶,你又是家裡的獨苗,想出去闖蕩,不可能,趕緊給我回去找個男人嫁了,我不要求對方實力財力有多強,我只希望能早日抱到孫子。」

眼前的兩個人,女孩穿著流浪漢的破麻大袍子,不過精緻的臉龐卻出賣了她的身份。

而走在女孩前方的,是一個身穿華麗古典的中年長須男子,吹鬍子瞪眼地說著。

忽然,林莉婭耳朵靈巧地動了動,說道:「爸,前面有打鬥的聲音,去看看唄,湊個熱鬧。」

「不行」,中年男子牽著女兒,淡淡的說道。

「爸,如果你未來女婿在那你去嗎?」,林莉婭眼睛滴溜一轉,將計就計說道,只要同意,自己就可以找個機會跑掉了。

中年男子腳步頓了一下,隨後站住了腳跟。

上鉤,林莉婭內心竊喜。

「走吧」,男子說道,二人立馬趕往打鬥聲傳來的地方。

…………

…………

時間回到剛才。

陌凡經歷了令人泛噁心的空間通道后,落在了一塊平原上。

「這就是靈氣世界!」,陌凡拍拍身上的灰塵,環繞著四周,「和現實世界的風景差不多嘛!不過靈氣真的好充裕」。

咦!

陌凡發現旁邊有一個毛茸茸的大屁股躲在一個洞里。

「這是什麼煞風景的東西」,陌凡在好奇心的促使下使勁踹了過去。 「吱!」,一道聲音從洞中傳了出來,那碩大的屁股動了動,隨後整隻身軀如炮彈一般,嘭的一聲從坑中飛了出來。

陌凡眼前多出一隻兩米多高的巨型無尾鼠類,深棕色的皮毛,眼睛周圍的皮毛像大樹的年輪一樣,一圈又一圈的白色。

吱!

巨型鼠類嘶叫一聲,尋找剛剛侵犯到它的人。

「媽耶,這牙齒那麼長,」,陌凡仰望著這隻巨型鼠類的兩顆門牙,感嘆道。

巨型鼠類注意到眼前這個來歷不明的人類,想都不想就將仇恨發泄到他的身上,舉起右爪朝陌凡揮去。

陌凡趕緊一個下蹲躲開攻擊,然後迅速拉開雙方距離。

「你可算是我修練以來的真正第一戰呀」,陌凡掏出自己的大棍子說道。

巨鼠雖然聽不懂他在說什麼,但它看到人類拿出武器,就知道什麼意思了。

它切換成四肢行進,迅速跑到陌凡面前,露出門牙,咬向對方的腿。

陌凡把棍子豎直起來,擋住門牙,一腳將其腦袋踹飛。

巨鼠揮揮頭,伸出雙爪朝陌凡襲來,被陌凡一棍接著一棍推開。

這麼被壓著打感覺真不爽,陌凡暗道。

他將棍子收起來,繞到巨鼠身後,「吃我一棍」,陌凡又拿出棍子將其注入經過《齊天》煉化的靈力。

一棒子揮到巨鼠的背上,巨鼠身後彷彿有眼睛一般,瞬間避開了陌凡的攻擊,然後一頭撞在陌凡腹部。

陌凡腰瞬間彎的像龍蝦一樣,喉嚨一甜,吐了口血。

他擦擦嘴角的血,「好痛」。

「遇事一定要冷靜」,陌凡自我催眠著,使腦子清醒些,「分析對方特點,速度快,攻擊力高」。

陌凡:「。。」

媽耶,怎麼打,我根本沒優勢,唉,只能找機會等對方失誤了。

雙方陷入了五分鐘的僵局,別認為五分鐘時間極短,巨鼠的攻擊是按秒來計數的,陌凡已經藉助身法及棍法擋了將近上百次攻擊。

終於,巨鼠在揮完一次爪后,腋下留出了一個空檔。

好機會!陌凡目光瞬間一利,將體內靈氣統統注入棍中,孤注一擲,一棒捅了過去。

吱!

陌凡的棍子像戳破紙張一樣,輕鬆捅破了巨鼠的皮毛,直插血肉。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