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按照現代的算的話老娘比你大十幾歲好嗎,不過如果按照這裡的算的話,我竟然比你還小一個月!

……

「閉嘴!睡覺!以後不許叫我大哥哥!!」

「啊!為什麼啊大哥哥!!」

「閉嘴!」 轉眼,五年已過。

五年的時間帶給漠狼與央陽的變化並沒有想象中的大,也就是長大了長高了變強了而已。

哦,對了,還有一點,那就是漠狼的追求者多了,除了老追求者西亞外,還多了幾個不知從哪裡跑來的傢伙,其中就有隻地界精靈,那個矮個子。

對此漠狼表示她已經很習慣了,如果剛開始的時候不懂為什麼西亞會對她那麼好,現在就懂得不能在懂了。

……但是,漠狼對這種事情向來是拒絕的:

「西亞,我說了很多遍了,不需要再為我準備食物了,我現在都可以打獵了不是嗎?」

漠狼無奈的皺著眉頭將手裡的肉重新塞進西亞的懷裡,拒絕到。

西亞可憐巴巴的望著漠狼,抱著手裡被退回來的肉,一副要哭的模樣,「那個,沒事的,我自願的啊,漠漠你可以將這肉腌一下,存起來留著嘛!」

「……但是,我的腌肉已經有很多了不是嗎,你在這樣送的話我洞穴里就只剩下腌肉而塞不下我了啊!」漠狼覺得自己才要哭了,五年來這個傢伙除了給她送肉就是送肉,而且送過來的肉都一模一樣,連品種都不帶變的!

她跟央陽本來就吃不了多少,而且如今以她們的實力,捕獵也根本花不了多少時間,只要夜晚出去溜達一圈,想吃什麼肉都不是問題。

有時候還會因為獵物太大而沒有辦法吃完就只好帶給其他的族人們分享,所以說真的真的不再需要別人給她不停地送肉了啊!她如今缺什麼都不會缺肉了啊!

「可是,可是……」這是我專門給你抓的啊,這不是你最喜歡的肉嘛……

西亞沮喪的低下頭,龐大的身軀縮了縮看起來更加的可憐了。

看著這樣的西亞,漠狼都忍不住自己懷疑她剛才是不是欺負這個傢伙了……

嘆了口氣,她還能咋辦,只能接過了唄。

「好吧,你給我吧,順便去幫我通知一下族人,晚上我給大家熬湯喝,我房間里的肉得騰騰了。」

接過肉,隨意的甩到身後,瘦弱的身軀輕輕鬆鬆的將比自己大了幾圈的肉扛著,然後轉身回了洞穴,將肉掛在架子上,看著滿房間的肉,再次長嘆了一口氣。

央陽從外面回來后,看到正在嘆氣的漠狼,還有那又多出來的一塊肉,瞭然的點了點頭,勾起嘴角跑到漠狼的身邊將她一把抱住,已經18歲的他體型比起漠狼大了一圈,剛好將整個人都抱在懷裡。

「大哥哥?怎麼了,那個傢伙又來送肉了?可是你不是說不收了嗎?」

漠狼嫌棄的看了眼摟住她的手,嗯了一聲一把將纏在自己腰上的手拍掉,將那被她放在牆角處的大鍋拖出來說到:「嗯,是啊,但是我說了他不聽我也沒有辦法不是嗎?你一會出去一趟,將蒂安叫過來,今天晚上我熬肉湯,讓他也過來嘗嘗,順便把我之前壞了讓他拿去修的石勺拿回來。」

央陽嘟了嘟嘴,揉了揉被打疼了的手,不滿道:「哦,我知道了,話說大哥哥你為什麼總是要找那個蒂安過來啊,我很討厭他!」

對於某人的申訴,漠狼只是回以一個淡漠的表情,然後轉頭繼續忙活順便解答道:「是啊,我也很討厭,但是沒有辦法不是嗎,他是我們唯一認識的地界精靈,也是這裡唯一會做工具的種族。你要知道,你的石刀,都是他做的。」

「啊啊!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真是!搞不懂那些傢伙為什麼老是纏著大哥哥,明明大哥哥是個男人,雖然長得很好看,但是整天跑到大哥哥面前獻殷勤真是太討厭了!我們要趕緊找到出去的路才行!」央陽狠狠的跺了跺腳,煩躁的揉了一把已經長長了不少的奶白色捲毛,邊罵著邊往外走去,最後消失不見。

漠狼搖了搖頭,默默扶額,說真的,五年前她如果被認成男的情有可原。畢竟那時候身體還沒有發育,而且當時的形象確實有些男性化。

可是!可是這特么的都過了五年了,她都十八了,身體都差不多開始發育完畢了,大姨媽也都來過了,見過她的人都知道她是女的了!可是為什麼,為什麼家裡的這個臭小子就認定自己是男的!她很像男人嗎,像嗎?!看看這臉,看看這皮膚,看看這凹凸有致……好吧,雖然胸可能還沒有發育完畢,但是,怎麼看都是女性吧!他,他是眼神有問題嗎!!!

漠狼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努力的讓自己的情緒平復下來,這五年來她的脾氣越來越暴躁了,這樣不好不好……果然當初讓央陽那個臭小子留下了是個錯誤!

等心情平復了下來后,漠狼又從新開始了折騰手中的鍋,幾年來力氣變得特別大的她,輕輕鬆鬆的就將頂西亞一個大的大鍋舉起來,然後走出洞穴,往歷年來經常舉行喝湯儀式的大空地走去。

路上拒絕了無數只要上來幫忙的雄性,等到了地兒,將大鍋甩在地上然後又幽幽的往回走去拿食材。

來來回回十幾次后,東西終於拿完了,而漠狼那白皙的怎麼曬也曬不黑的肌膚上早已布滿了汗珠。

輕輕將臉上的汗珠抹去,漠狼鬆了一口氣,看著地下的一大堆食材等,皺了皺眉頭,深呼吸,蹲下又開始慢慢收拾起了食材。

嗯……這是一年前送的,可以熬湯。這是三個月前送的,可以烤肉。這是半年前送的,可以熬湯……

時間飛快的流逝著,裝滿了整個洞穴的食材收拾起來可不是那麼簡單的,再加上因為時間的問題,原本軟化的肉變得干硬,要切割的話需要花費的功夫也是不少。

等著漠狼將一切收拾完畢后,夜幕早已降臨。

因為西亞早就去通知的緣故,等漠狼收拾完后,身邊也已經趴滿了前來蹭吃喝的無翼龍,她們要麼露出和藹的表情,要麼露出期待的表情,每隻龍的情緒一眼就能看的出來,是那麼的簡單易懂。

五年的時間,早已讓她習慣這裡的生活,或者說她已經喜歡上了這裡的生活……但是,她還是想出去,畢竟這裡並不屬於她……

將所有的肉全部放在烤架上,示意著身邊的幫手把火點上,然後就開始慢慢的烤了起來。

由於肉太多,吃的龍也太多,漠狼索性就只烤一部分,剩下的那些就任由大傢伙自己烤著玩,烤成什麼樣就吃什麼樣。至於湯,因為勺子還沒送到的緣故也只能緩緩,不過問題也不大,那群傢伙也就是吃個味道,好吃不好吃反正也嘗不出來。

「漠漠漠漠哦哦~~~」

突然,就在大家都幸福的吃著東西聊著天,烤著烤肉看著天的時候,一個娘娘的小聲音就像是那黑夜中的一顆星,直接刺入眾獸的耳膜,包括漠狼……

這標誌性的聲音讓漠狼即使不轉頭就能知道到底是誰來了,對此她只是嗯了一聲然後將手伸過去,在收回來時果然上面就多了勺子。


將勺子擱在身旁,勾了勾唇角說到:「蒂安,謝了。不過你今天怎麼來的那麼晚?」

說著話,手上的動作也沒停,畢竟還有那麼多的族人等著她的烤肉。

蒂安蹦噠著走到漠狼的身邊,滿臉幸福的看著她說到:「啊,是這樣的~我們今天抓住了一頭不錯的獵物,本來呢我是打算享用的,結果就看到死羊過來找我了~本來他找我,我還是很不樂意的,但是一聽到是你需要我,我就奔過來啦!順便幫你把石勺做好~」

漠狼點了點頭,「嗯,那麼謝謝……」

「謝什麼謝!大哥哥你不知道他有多過分!」漠狼的話被後來的央陽給打斷,看著那黑的要命的臉估計又跟蒂安鬧了。

漠狼放下手中的肉,示意旁邊一直在等待的無翼龍自己烤,退了下來看著央陽問到:「怎麼了?你又跟蒂安鬧了?」

小不點蒂安聽到這話,不屑的嗤笑了聲,抓著衣服爬上了肩膀,坐在漠狼的肩膀上與央陽平視著,雙手盤在胸前上下打量了一番央陽,嫌棄的冷哼了一聲:「哼!我怎麼過分了?你怎麼不說你是以什麼樣的態度來找我的?那動靜簡直要把我們的洞穴給砸了!我好心幫你掩蓋你的罪行,怎麼,還不樂意了?說我過分,你才過分呢!」

「你!!」央陽被氣得不輕,或者說真的要被氣死了!如果不是因為看到了他們把人類當做食物,他才懶得管呢!雖然差點把他們的家砸了是事實……

「不能怪我,因為他們準備吃人類啊!要知道這裡是不可能有人類的,所以那個人類一定是外界來的。我,我就是想問問他怎麼進來的,然後帶給大哥哥……」

央陽滿臉的委屈,但是此刻漠狼的注意點已經不是這個了,而是:「什麼?你說有人類?!」

陡然拔高的聲音嚇得央陽一個哆嗦,而蒂安也差點從漠狼的肩膀上摔下去。

「那,那個,漠漠漠漠漠~你,你別那麼激動嘛……」 漠狼也知道似乎自己的表現太誇張了些,深呼吸了口氣,讓自己那不平靜的心平靜下來,然後把自己肩膀上的蒂安拽下來,讓他跨坐在自己的手上,四目對視問到:「好吧,可以告訴我你們是在哪裡抓到那個人類的嗎?」

蒂安第一次跟漠狼那麼近距離的相處,有些害羞的別過了頭,但又捨不得的偷偷瞧著回答道:「我也不知道,因為捕獵這種事情向來是下面的人去做的,而我要做的就是等著吃……所以,到底是從哪塊抓來的是真的不知道。」

的確,蒂安因為身份尊貴的緣故,向來是不會親自去抓捕獵物的,唯一的一次親自動手還遇到了自己跟西亞。

不知道的話也很正常……

「那,你們將那個人類吃掉了嗎?」

蒂安搖了搖頭,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央陽:「沒有,因為央陽打亂了我們的進餐儀式,所以那個人類我們也沒有吃成。而且,在聽到央陽的解釋后,我已經命人將那個人類儲存起來了,就擔心你要去看。畢竟,你是要離開的……」

話說到最後,蒂安的語氣變得有些沮喪了。

跟漠狼的四年相處足夠他對她有一定的了解,所以對她總有一天會出去的事情也是知道的。

說實話,他很捨不得她,不想讓她走。但是他也知道,這樣不行,她畢竟不屬於這裡。而且,最重要的是,如果她不離開,在未來的某一天,她的力量就會像他們一樣,慢慢的蛻化,最終變成普普通通甚至連意識都不會有的,真正的怪物。

漠狼也有些感慨,在這裡生活了五年,如果說真的沒有什麼感情的話是完全不可能的,但是沒辦法,她必須離開。

西亞一族不知道的事情,蒂安早已全部告訴了她,包括那個在這裡待久了就會慢慢喪失神智力量的事情。

嘆了口氣,輕輕的揉弄了兩下蒂安的綠色毛髮:「好了,帶我去見見那個人類吧。」

蒂安點點頭,手摩擦了兩下剛才漠狼碰到的毛髮,臉色發紅的嗯了一聲就轉身蹦蹦跳跳的向著自個的家走去。

漠狼看了眼再坐的無翼龍,猶豫的不知該如何是好,剛巧看到了狩獵回來的西亞,沖著他說了一聲就急急忙忙跟上去,留下了西亞扛著肉爾康手的看著離去的她。

哦!我的媳婦!你快會來,你要去哪裡?!

漠狼要去哪裡?自然是蒂安的老巢了。

到了蒂安的家后,漠狼對著守門的兩個地界精靈點頭示意后,就往下走去,而央陽則緊跟在身後,防備的看著周圍以防有一些不長眼的精靈衝過來。

等到了最底下,蒂安早已在那裡等候著。雖然這地界精靈的住處已經看了很多遍了,但每一次前來都會胖漠狼忍不住驚嘆一番這群小小的小傢伙竟有如此手藝。

洞穴的構造與無翼龍的住處有些不同,無翼龍的住所更像是一個龐大的鳥巢,中間空曠,外壁上則是他們的住所,挖出來的洞,中間的部分足夠他們活動。說不上是一個好住處,但卻是最適合他們的地方。

相反的,地界精靈的住處就更像是一個蟻巢,一個一個的小洞穴之間互相有鏈接,如果沒有人帶領的話會輕易的迷失在裡面,因為那裡每一處都一模一樣,甚至是土質,形狀,都分毫不差。

偶爾的幾個不一樣的地方,那也是因為長老等級別的人住在那裡,所以需要一些不同的東西來彰顯出他們的身份罷了。


至於中間那小小的一個小空地,也是為了再舉行一些儀式的時候方便長老們戰立。

當然如果僅此這樣的話漠狼也不會每次過來都忍不住讚歎一番了,不過此刻的關注點可不是建築,而是那個被塞著嘴巴身子被綁的像個毛毛蟲還一扭一扭的掙扎的人類。

漠狼看著那人,忍俊不禁的挑了挑眉頭。幾步踏前,走到蒂安的身後,剛站穩,原本還淡定不已的蒂安突然像是被人踩了尾巴似得暴跳而起,然後順手從身後的精靈手中奪了跟石棍砸在了人類的臉上。

「嚎!你個臭小子,竟然敢在我們把你放進倉庫的時候偷吃了我們的食物!!混蛋混蛋混蛋!!」

蒂安暴躁的不行,因為在這裡對於他們這些怕見光的精靈來說食物那是不可多得不能浪費的。所以只要一抓到獵物,他們誰不是溫柔對待就怕出了差錯,簡直是把食物當親爹給供著。

可是呢!這個傢伙竟然就趁著這麼一會時間,把他們倉庫記得食物全部吃完了!!這樣的話讓他們怎麼活?!怎麼度過明天一天!

狠狠的磨了磨牙,看著那眼睛被打腫了的人類,手中的棍子捏緊,恨不得再去打一棍子!

這麼生氣的蒂安漠狼倒還是第一次見,雖然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為了防止蒂安一氣之下將這個還有利用價值的人類給打死,漠狼決定她還是出言勸阻一下比較好。

「好了蒂安,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讓你這麼生氣?」

漠狼的聲音讓蒂安冷靜了下來,但還有些不甘的看了眼地上趴著的人類,說到:「這個傢伙把我們儲存的食物全部吃完了,要知道,那可是我們明天一天全族的食物啊!」

聽到是這個原因,漠狼愣了愣,低頭看向這個看起來瘦瘦的並不強壯的人類男性,實在是難以想象他是怎麼將一個族的食物全部吃完的。

人類男子也被漠狼的聲音給吸引了,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聽到了母語啊!他從小到大聽到的屬於人類的語言啊!

當他抬起頭,與漠狼對視,那一刻,他感覺自己彷彿聽到了蝴蝶飛舞的聲音,花朵開放的聲音,還有心臟那劇烈跳動的聲音……

哦!我的女神,為何,你會墜落至此?哦,我的女神,你可知你是那麼的美麗,就像那最美麗的花,綻開在我的心房……

「……」


本來還想著給這個傢伙求求情幫他一下,結果那越來越色的眼神讓漠狼瞬間打消了這個想法,並且奪過蒂安手中的棍子,沖著他臉又來了一下。

人類男子被打疼了,唔唔唔的掙扎的更使勁兒了。

可惜,地界精靈的繩子不是那麼容易掙脫的,哪怕是她,都不一定能夠掙脫的開。

指了指地上的毛毛蟲,漠狼索性也不廢話了,「蒂安,可以讓我問他幾個問題嗎?問完了隨你怎麼處置,做儲備糧也沒問題,如果食物不夠的話你可以跟我說,我明天順帶幫你們打一份送過來。」

「這,這怎麼好意思~」蒂安羞澀的扭捏了兩下,但沒有拒絕,畢竟他們的確是很需要食物的,所以有人給他們打獵是再好不過得了,更不要說給他們打獵的還是他喜歡的人~那妥妥的沒問題!

見著蒂安那個模樣,漠狼就知道他已經同意了。反正她也經常給這群傢伙打獵,多一次少一次也沒什麼。

走近毛毛蟲,居高臨下的看著那個翻滾的毛毛蟲,漠狼冷哼一聲,將堵著他的嘴的破石頭拿下來,冷眼看著他等待著他回神。

毛毛蟲人類睜著大眼睛看著眼前的女神,嘴巴半張著發了半天愣,直到漠狼眼底出現了明顯地不耐時才回過了神,咳嗽了兩聲用以掩蓋自己的失禮,文質彬彬的自我介紹到:「這位美麗的小姐你好,在下名為禹仁,今年十九,無不良嗜好。在下呢來自人類帝國,家父是禹傑,雖然身份尊貴,但在下更加喜歡過自由自在的生活,一次偶然讓在下來到了這裡,並且遇到了你,敢問這位美麗動人的小姐,能否告訴我你的芳名,好讓我與你交談?」

「……漠狼,我的名字。」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