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話那大臣,額頭全是冷汗,根本不敢看他。

咬著牙回道:「微臣聽說的,但這次審判大會,不就是審判順勛王等人嗎?」

「我等雖然跟幾大門閥有關聯,但說到底只是邊緣之罪啊。」

他這麼一說!

許多貴族大臣們的目光開始閃爍,迅速嗅到了一絲自救的機會。

如果陛下要處理自己,那順勛王豈不是更應該處死?

「陛下,沒錯!」

「老夫……贊同。」

「微,微臣也是這麼以為。」

陸陸續續的貴族大臣怕被清算,開始附和,企圖給秦雲施加壓力。

內閣大臣們,嘴角皆是一抽,一群不怕死的玩意!

砰!

龍椅上,傳出巨大的聲響。

秦雲噌的一下就站了起來,臉色冰冷,雙眼有殺伐氣。

「哼,一群狗東西,敢威脅起朕來了!」

「上一個向朕施壓的人,人頭還掛在宣武門!」

「來人!」

他一聲暴喝,如驚雷滾動,整個太極殿迅速因其顫慄。

禁軍鐵甲轟鳴,迅速沖了進來。

見此一幕,跪下的諸多貴族大臣們,臉色噌的一下蒼白。

求饒道。

「陛下,陛下!,您不能這樣啊!」

「我等沒有大過,也沒有參與叛逆,怎麼如此對待?」

「審判大會,不就是審判幽州方面,和門閥的嗎?」

「不要啊,陛下!」

「……」

貴族大臣們,哭成一片,驚懼至極。

這時,魏徵剛正不阿道:「陛下,這些人以下犯上,的確該處理。」

「但老臣認為,事有輕重緩急,如果不處理順勛王等人,先處理他們,這會引起非議。」

諸多貴族大臣雙眼一亮,彷彿抓住了救命稻草!

連魏大人都站出來說話了,想必陛下為了不處理順勛王,只能妥協。

紛紛開口:「陛下,魏大人說的沒錯啊。」

「還請率先處理順勛王。」

「我等小錯,甘願認罰。」

聞言,秦雲怒極反笑!

「好好好!」

「要先處理順勛王是吧?」

「朕宣布順勛王無罪!」

「而你們,拖下去,重打一百大板,剝去官職,貶為庶民!」

話音激起千層浪。

顧春棠等人不覺得不合適,只覺得陛下手段實在太雷厲風行!

貴族大臣們炸鍋,雙眼驚懼!

「陛下,這如何能行?」

「順勛王憑什麼無罪,憑什麼我們就要被牽連,剝去官職?!」

秦雲冷哼一聲,衝下龍梯。

一臉煞氣,讓諸多貴族大臣紛紛後退,顫抖不已,根本不敢抬頭。

陛下在太極殿打人,又不是第一次了。

「王八蛋!」

「你們說為什麼?」

「朕來告訴你,為什麼順勛王無罪!」

「幽州大戰,順勛王率領燕雲十二將,拚死了門閥聯軍二十餘萬人。」

「給朕爭取到了最佳的機會,得以在藍田縣,埋葬門閥的滔天陰謀跟野心。」

「如果沒有他們奮不顧身的赴死,在座諸位,現在豈有安然享樂的日子?」秦雲情緒激動的說道。

太極殿,目光閃爍。

魏徵等錚臣,還是覺得不妥,想要開口說話。

砰!

秦雲忽然狠狠砸了自己一拳!

痛心疾首。

嘶啞道:「幽州十幾萬的軍隊,全部葬身藍田縣,他們死前高喊的口號,就是為大夏盡忠!」

「誰家兒郎?誰家丈夫?死無全屍啊!」

「死無全屍啊!」

秦雲雙眼紅潤,聲嘶力竭,感情十足!

頓時讓眾臣頭皮一麻,就連魏徵這等迂腐之人,也緩緩沉默下去,頗覺愧疚。

「縱使他們有過,但難道十幾萬人的救贖一戰,死傷無數,還不夠么?」

「幽州大牢慘案,也水落石出,跟順勛王沒有直接關係!」

「他們用死,證明了自己,捍衛了國家!」

「而你們呢?!」

秦雲雙眼一狠,一腳狠狠踹翻了一位貴族大臣。

「王八蛋,你們呢?你們做什麼了?」

被踢的大臣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你們除了拉幫結派,做牆頭草,禍害別人,還會什麼?」

「啊??」

秦雲怒吼,雙眼快要殺人!

站出來的十幾位大臣額頭貼地,被嚇得連連後退。

「陛下,我們知道錯了……」

「順勛王無罪,無罪。」

秦雲冷哼:「少跟朕來這一套!」

「滾!」

「禁軍給朕拖下去,杖責五十,集體削官,以儆效尤!」

說完,他覺得不解氣,手指一指。

對著整個太極殿怒吼:「今後誰再敢污衊為大夏死去的英魂,一律處死,沒有商量的餘地!」

「拖下去!」

禁軍迅速上前,架起貴族大臣們就往外拖。

他們掙扎,痛哭,整個人都在顫抖。

「陛下,不要啊!」

「我們真的知道錯了。」

「我們沒有參與造反,您不能這樣啊……」

聲音漸行漸遠,十幾人極度凄涼。

些許僥倖逃過一劫,沒有站出來威脅秦雲的貴族大臣們,冷汗打濕了全身的衣服。

原地發抖,不敢抬頭。

秦雲深吸一口大氣!

看向文武百官,道:「朕打算特赦順勛王,及其部眾,諸位怎麼樣?」

多數大臣嘴角一抽,心想您都將什麼大道理佔據完了,還要我們說什麼?

一開口不就是對大夏英魂不敬了嗎?

只有魏徵這種重量級大臣,才敢轉頭,交換意見。

最終決定道:「陛下……您說的很有道理,特赦也是可以的,但……」

「罰恐怕還是要罰一下的,否則日後人人都敢對你不敬。」

秦雲知道他會這麼說,故意露出一抹極其為難的表情。

「唉!」

「魏愛卿,你怎麼也跟著他們一起胡鬧……?」

Add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