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最新章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全文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txt下載、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免費閱讀、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天天可樂

天天可樂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我,單人獨享百億補貼、讓你扮演逃犯,扮演!懂嗎!、

。 她隱約想起來,在穿過來昏睡的那兩天,似夢非夢之間,曾聽到過清脆的三清鈴鈴鐺聲,接着似乎就是這道士的聲音說着什麼「引」「定」一類的字眼,後來她腦子似乎就清明了一些。

難道就是他?

「這是留給道長的……」蔣氏賠笑。

「無妨。」趙元蘊淡淡擺手。

蔣氏將他奉若神明,不敢反駁,恨恨的鬆開了手:「還不謝過道長!」

薛染香回過神,彎腰行禮:「多謝道長。」

說罷,轉身便要走。

「小居士,可否借一步說話?」趙元蘊卻跟上來垂眸看她,淡漠的眉眼似乎染上了幾分溫和。

「說什麼?」薛染香莫名其妙,搞封建迷信?她不感興趣的。

「這邊請。」趙元蘊頗為有禮的伸手。

到了門口,薛染香站住腳:「什麼事,你說吧。」

她還趕時間呢。

趙元蘊見她眼神全是陌生與警惕,心頭微堵,漆黑的鳳眸中氤氳出點點哀傷,復又消逝,一時無言。

「沒事?那我先走了。」薛染香見他不說話,就急着要走,她耽誤不起了。

她走了兩步回頭:「之前我昏睡,可是你搖的三清鈴?」

「嗯。」趙元蘊輕輕點頭。

「多謝道長。」薛染香又朝他行了一禮,不管他這一套有沒有用,好歹人家也盡心了,謝還是要謝的。

「居士客氣了。」趙元蘊還了一禮。

「沒什麼事的話,我先走了,我還有急事。」薛染香說罷告辭。

「小道也該回山了,就此別過。」趙元蘊頷首。

薛染香灑脫的揮了揮手,轉身去了。

趙元蘊背着手站在原地,看着她的背影,眼中溢出濃的化不開的哀傷。

良久,他吐出一口氣,面上微微有了一絲釋然,性情大變,前塵往事盡忘卻,也好,也好啊。

「師兄,師父讓咱們儘快。」跟班在後頭提醒。

「走吧。」趙元蘊再次看了一眼薛染香離去的方向,當先而行。

……

薛染香出了門,踮腳看了看周圍。

這一片地處平原,一眼就能望到遠處,洪水過後,能吃的都被人吃光了,放眼望去,竟一點綠色都沒有,就連樹葉樹皮都叫人吃光了。

薛染香身處的地方,叫三倉村,據說是從前朝廷囤積官鹽的地方。

三倉村東邊有條河,河東岸是五倉村,所以這條河叫四五中溝,賀家就在五倉村。

她片刻也不敢耽誤,急匆匆的往賀家趕。

快到橋的時候被韓氏攔了下來,她才驚覺已經走到了原主心上人的家門口。

「哎呀香香,你來就來吧,每回都不空手,叫嬸子怎麼好意思呢?」韓氏嘴上說着客氣話,手卻去取她肩上的口袋。

薛染香側身躲過:「你誤會了,這是賀家的東西。」

她說罷了,也不等韓氏再開口,便徑直走人了。

韓氏這個婦人,就是個心機婊,嘴像個蜜罐心如個辣串,原主之前吃了她好多虧的。

她這人生來是直來直去的,對於這種婊,她是看都懶得看一眼。

「誒?香香,你……」韓氏極為不甘心,卻也不好發作,只好眼睜睜看着她走了。 東方塑吃驚地盯著陳凌,都有些目瞪口呆。

他根本想不到,竟然有人靠著格鬥術打敗了自己這個格鬥兵王!

這麼多年,自己成名后,從無敗績,參加過全國特種兵格鬥大賽,多次奪冠。

結果,自己這個強大的格鬥兵王,竟然成為對方的手下敗將。

東方塑盯著陳凌年輕的臉龐,心底在翻江倒海。

這小子才多大?20歲?

他這是打娘胎就開始練武了嗎?否則,格鬥術不可能達到這樣的境界!

東方塑一直以為自己的功夫已經練到家,再也沒有對手,沒想到在這個傢伙面前,竟然過不到十招。

要不要這麼誇張?

呼呼。

東方塑深呼吸,恢復了一絲平靜,掃了一眼四周,突然低吼道:「龍辰,你看夠沒有?」

話音剛落,突然,嘭的一聲。

一顆子彈從一棵樹上飆射出來,射向陳凌。

在子彈呼嘯而來的時候,陳凌汗毛瞬間倒豎,毫不猶豫地來了一個軍事動作,往左邊一側,撲倒在地上。

下一刻,子彈貼著他的頭髮過去,射中身後的大樹上。

啪。

頓時間,大樹上出現一個大窟窿,木屑橫飛。

陳凌回頭看了一眼彈孔,冷汗直冒,背後瞬間濕透!

差點被陰了!

他剛才與東方塑格鬥的時候,隱隱感覺有些不對勁,才開啟腦域強化技能,將心神一分為二,注意著四周的情況。

如果不是這樣,他不可能在瞬間做出反應,逃過一劫。

陳凌一個鯉魚打挺,站起來,身形閃爍,立刻奔襲起來,沖入林子里。

這個時候,藏在樹上開槍的龍辰看到這一幕,眼珠子瞬間瞪大,一臉震驚。

特么,躲開了?他怎麼會這麼快?

龍辰想到剛才看到的畫面,有些戚戚然。

剛才他竟然看到這個傢伙追著強大的東方塑打,逼得京城的格鬥之王,都想落荒而逃。

龍辰一度以為看花了眼,不斷地眨眼睛,掐自己,才知道這一切都是真實的。

東方塑是誰?他可是魔都的超級格鬥兵王,可以說是格鬥的老祖,任何人在格鬥術上,都沒佔過他的絲毫便宜。

還有一點,這個傢伙是一個力王,一身力氣大如鬥牛,可以單手挑起200斤的大漢。

強大如東方塑,竟然被對方打得節節後退,還開口讓自己出手相助,進行狙殺。

說到狙殺,龍辰就鬱悶了。

他已經在這裡潛伏了一段時間,一直無聲無息地鎖定對方,就等著開槍的這一刻。

剛才,自己也是有十足的把握,才扣動了扳機。

沒想到,對方的警惕性竟然如此之強,反應也是快若閃電,一個簡單的軍事動作,就成功躲避過去。

這麼近的距離,要是換做其他人,早就被槍殺,淘汰出局。

這個小子本事果然不小!

龍戰自詡狙擊術一流,特別是在提前完成鎖定,進行射擊的情況下,沒人能逃得過被狙殺的命運,但是對方竟然輕易就做到!

要不是親眼所見,他還以為對方在作弊。

龍辰回過神,立刻調整槍口,想到再次鎖定陳凌。

但是,在狙擊鏡裡面,他看到對方的人影一閃,瞬間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不見了?」

龍辰神情一凝,再次仔細掃了四周一眼,發現周圍空空如也。

他看著陳凌消失的位置,默算了一下時間。

見鬼了,這小子的速度,至少在自己的兩倍以上!

果然是個難纏的對手!

這樣才有意思!

龍辰的爭強好勝之心,瞬間被激起,冷冷一笑,突然,眯起雙眸。

剎那間,他的瞳孔發出一種悠悠的光芒。

龍辰天生貓眼,在黑夜裡,一樣能看到東西,視力非常好。

也正是因為這樣,他在練習狙殺術上更具優勢,成為超一流的擊殺高手。

龍辰藉助貓眼,從陳凌消失的地方,仔細觀察起來。

唰唰。

他的視線不斷朝著遠處延申,經過仔細辨認后,突然看到50多米外的叢林,一陣人影聳動。

這道身影正在以飛快的速度離開原地,與林間的幽靈移動的速度不遑多讓!

龍辰盯著這個畫面,愣了一下!

這也太快了吧?瞬間就去到10米之遠,這小子是彈簧嗎?

不,就算是彈簧也沒這麼誇張!

龍辰不再多想,立刻調整槍口的方向,迅速完成鎖定,再次開槍。

嘭。

一道沉悶的狙擊槍聲在林子裡面響起。

下一刻,龍辰使勁睜大眼睛,盯著子彈飛去的位置,希望看到煙霧繚繞。

結果,半天過去,什麼煙霧都沒有,還空無一人。

「卧槽!又沒打中!」

龍辰低吼一聲,有點被打擊到了。

剛才那一槍,他更有十把握,畢竟是朝著對方的背後開槍。

結果,對方的背後好像長了眼睛一樣,身形一閃,再次躲避過去,還直接消失不見。

這小子的速度一定是常人2倍以上,不,是越來越快。

「老子偏不信干不掉你!」

龍辰冷冷一笑,再次仔細觀察起來,鎖定陳凌前進的方向,腦袋在快速運轉,快速計算計算與判斷對方的前進軌跡。

「就是現在!」

過了一會,龍辰眼底閃出一刀光芒,猛然調轉槍口,瞬間開槍。

嘭。

狙擊槍聲再次響起。

龍辰目光煜煜地盯著遠處。

結果,讓他駭然的是,子彈竟然再次落空。

真的見鬼了!

龍辰憋著一肚子火。

連續三槍,他都進行了完美鎖定,並且在瞬間開槍,結果,槍槍落空。

Add comment: